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二百八十八章 平安夜 七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八十八章 平安夜 七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就缺这么一个人

    “二爷为什么不听呢?信一下洋教又不会死,而且信了就能娶到一位千金小姐。二爷可真是……”

    金凤四姐听了三位牌搭子的转述,不由得为我们的袁大师惋惜起来了。

    “你懂什么?!”她的老公李杰倒是能理解袁燕倏的选择,开口打断了她。红旗老五心中想道,别看这家伙平时想到哪出就是哪出,看起来还不太着调,不过遇到大事还是很讲原则的吗。

    他摆了摆手道:“常言说姻缘姻缘,结的是姻,看的是缘。只能说二爷和魏小姐没有缘分。”

    骆普祥接口道:“五爷说得好啊。以兄弟看来,这桩婚事不成那是魏家的损失,可不是鸿渐兄的损失。以他的相貌以他的才华,什么样的老婆找不到呢?”

    陆衍也点头附和道:“反正他现在身边也不缺靓女,可惜是两个女鬼佬。”

    唯有杨经邦摇头反对道:“你们这话我就不同意了,老袁的条件是没有话可说。不过魏家还有黄家这两家人家可是南洋一只鼎。按照老袁自己的讲法,娶到这样的娘子,可以少奋斗二十年。既然他拿我们当兄弟,我们兄弟肯定要帮他一下……”

    “你们这么看着我干嘛,难道我们上海人就不能讲义气了吗?”他这才发现周围几人用十分奇异的目光打量自己,不由得又气又急地跳着脚说道。

    骆驼祥子咳嗽一声解释道:“那倒不是,只是小杨你难得用这么标准的国语说话。”

    六指琴魔接着道:“而且还不带英文。”

    小杨生煎恍然大悟道:“哦,阿拉forget了。”

    红旗老五皱着眉头道:“可是小杨你说了半天,我们该怎么帮呢?”

    这个问题倒是把这四个大老爷们给难住了,不过一旁的金凤四姐却噗嗤笑道:“哪里还需要你们帮忙啊?!”

    她理所当然地说道:“你们可真是看三国掉泪,替古人担心。二爷这幅相貌,有哪个女人看到之后会不动心的呢?就连我……”

    “嗯,就连你也怎么样?”红旗老五听着这话,这心里头就有点不是滋味了,这话里头也带了几分醋意。

    金凤四姐瞥了一眼老公,继续说道:“就连我的姑娘们见识了那么多男人,可是至今还对他念念不忘呢。如今只要二爷肯来光顾,别说花钱就是让她们拿出钱来倒贴也愿意啊……”

    “我觉得那位魏小姐应该还没有见过二爷,不然的话这件婚事怎么会黄了呢?”

    四个大老爷们闻听此言面面相觑,最后不约而同地鼓掌道:“对啊!”

    “骆长官,外面人来的差不多了。时间也到七点了,你看是不是……”

    骆佳骧抬手看了看表,皱着眉头道:“袁鸿渐来了没?”

    “嗯……他还没到。”

    这位一等秘书跺了一下脚,转头对身旁的德国人道:“施陶芬柏格先生,不好意思,我们的仪式要延后举行了。”

    年轻的容克撇了撇嘴心里暗道,中国人……嗯,全世界的人都太没有时间观念了,哪像我们德意志人。

    不过他也没有办法,只好无奈地点了点头。

    从贝克家族的豪宅里面出来的时候,不太守时的袁大师就感觉自己升华了。

    三个月之前他还住在布鲁克林区的小公寓里面啃三明治,三个月之后他就在上东区豪华套间里面吃鱼子酱。

    三个月之前他还只能找只白俄鸡,三个月之后他身边就有两位如花似玉的大美女。

    三个月之前他还在考虑是不是要去买一张克莱顿大学博士文凭,三个月之后他已经开始认真筹谋“饿而死星球”未来的命运了。

    此去华盛顿那就是猛虎归山蛟龙入海,区区一场华盛顿海军会议算什么,到时候能和美帝国务卿甚至大统领谈笑风生……

    “皮卡皮卡!请宿主注意自己的素质和s值。”

    “大师球,我就想想也不行吗?”

    “宿主,想呢当然是能想。但是以你现在接近临界点的s值,在纽约也就罢了,可是去了华盛顿,那么稍有不慎就会原地爆炸!”

    “大师球,你这次提醒得很对,谢谢了。不过我该怎么办呢?”

    “宿主,本系统建议你消停一段时间,让s值降下来之后再去华盛顿比较好。”

    “嗯,大师球,我明白了。”

    袁燕倏本来还想带着丽莲-吉许和艾纽卡-萝歇尔这两个漂亮的洋婆子去总领事馆在自己同胞面前装一个大逼,如今一想就觉得自己太过幼稚了。这么一来自己是痛快了,别人可就不痛快了。而且这不就真的坐实了自己“贪花好色”的名声了吗?

    他是看不上那帮没有政治头脑的老华侨和黄皮白心的高等洋人,不过静下心来想想人家那也是自己的同胞,比起后世那些真-香蕉人,他们还是有那么一点家国情怀的。自己只不过仗着历史前知,所以才看不起他们最后沦落到美利坚种族歧视链的底层。

    其实真要说起来这件事情也不能全怪他们,毕竟犹太人算是白种人,还信奉亚伯拉罕三大教之一,又在三、四十年代控制了部分舆论工具,这才能顺利地混进美国白人主流社会

    某人不是说过吗,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这是革命的首要问题。

    那么这些同胞就是自己的朋友啊,将来肯定是能派上用场。如果自己想要尽快改变美利坚种族歧视生态,还要废除《排华法案》,不靠他们难道还能靠北洋和炮党吗?那个后来八千万人的党派也指望不上啊。

    没错,他们现在力量太过弱小根本撼动不了美利坚主流意识形态,但是有我在,至少能学习犹太人,带着他们共同走向富裕道路的吗。

    有了小钱钱之后,在美国这个资本主义社会还有什么办不到的呢?后世美国能搞出“黑命贵”这样的逆向种族主义,还不是因为犹太人掌控了的媒体和文化界吗?

    没错,他们现在意识太过保守根本不懂得如何影响美利坚政治利益集团,但是有我在还用担心这种问题吗。

    他们犹太人能在二战时期加入美国军队,我们赛里斯人凭什么不行?只要我能把太平洋战争局势再搞得对美国更为不利一点,这帮洋基佬肯定更加需要华人帮忙的啊。

    这么看来美利坚华人就缺了自己这么一个人啊。

    想到此处他就改了主意,让他的新司机庄昆仑同志先把两位女伴送回家,然后一个人去了慈善舞会。这么一来,他就耽搁了那么一下。

    所以等我们的袁大师抵达会场的时候,这场慈善舞会已经开始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