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二百八十六章 平安夜 五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八十六章 平安夜 五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神秘的东方人

    “五个大锅子?”

    “是的,就是五个大锅子!”

    老钱德勒先生不明所以地摇了摇头道:“真是古怪的东方人。”

    他皱着眉头道:“尤里,我总觉得我的这个学生十分古怪。我以前确实没有教过他,不过这段时间也打听过了,他本来就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差生……嗯,普通学生。压根没人听说过他还写小说,可是现在他倒是成了一位作家。还有他的博士论文和政论文章……”

    “当然历史上像他这种天才确实有,可是如此地毫无征兆,而且还是一个chin……恩,nese。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

    “总之,我教了这么多年的书,从来就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学生。”他十分严肃地嘱咐道,“尤里,也许是我太过多疑还有那么一点偏见,只是我真的觉得你不应该和这个东方人走得太近。他太神秘了!”

    他儿子在心里苦笑一声,现在说这个实在太晚了。实际上自己已经成了这位神秘东方人的某种“傀儡”。

    “正义阁下”只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父亲,我也知道尼奥有点……那个。不过除了他,谁会给我这样的人提供一份如此优渥的工作呢?”

    “可是,你不觉得你现在的工作实在和待遇不符吗?”条顿骑士到底是一位心思缜密的政治经济学教授,也是一位生活经验丰富的老者,早就看出其中的吊诡之处。

    而事到如今,他的儿子也只好尽力打消自己父亲的疑虑了:“父亲,其实这不过是预支费。我明年会去欧洲……”

    “欧洲?!会有危险吗?”老钱德勒先生着急地问道。

    如果不危险,“愚者大人”会对自己这么周到这么慷慨这么知无不言,还搞出一个心灵链接吗?

    他嘴上当然是否认道:“不,父亲。不会有什么危险的。我只不过去做生意,又不是去打仗。何况我此行的目的地是德国,你也一直说我的德文可是非常正宗的哦。当然这多亏了你的教导……”

    “还有教鞭!”

    “哈哈哈……”

    父子两人同时笑了起来。少顷,老钱德勒先生抬起下巴,指了指年轻的女音乐家道:“那罗杰斯小姐怎么办?”

    小钱德勒先生肃容道:“父亲,我准备过完圣诞就向她求婚,如果她答应的话,那么我会在去欧洲之前举行婚礼。”

    他的父亲闻言自然是老怀大慰,点头道:“尤里,祝你好运。对了,你母亲的遗言里面说过,她的那枚钻石戒指是特意留给你的妻子的。她一定很高兴看到你……嗯,这个样子的。我等会就找出来给你。”

    “谢谢,父亲。”

    “野村前辈,您回来了?辛苦了。”

    “山本君,不要这么客气。咦,今天是平安夜,你没有出去玩玩吗?”

    “野村前辈,西洋人的舞会哪有我们日本人的艺馆有意思呢?”

    “哈哈哈,这倒也是。不过喝酒之前,我们说点正事。”

    “嗨咦!野村前辈,请指教。”

    “山本君,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就不必如此了……”

    风尘仆仆的野村吉三郎连衣服都没换,就在自己的办公室和山本五十六说起正事了。

    他神情严肃地道:“山本君,我们海军都知道你有着常人不具备的直觉,而这次我了解到的情况确实如你所料啊。”

    虽然早有预感,但是山本五十六还是有点惊讶也有点难以接受地问道:“野村前辈,你的意思是……”

    野村大佐点点头道:“山本君,你听我说。我这次先去了俄亥俄州见了几个共和党的朋友。他们私下里告诉我,下一任的大统领哈丁先生……嗯,主要还有他周围的‘俄亥俄帮’很不乐见英日同盟的继续存在。对帝国在支那的行动也颇有微词。他们上台之后,很有可能压迫不列颠终止和我们的盟约,还会要求帝国执行他们那一套‘门户开放’政策,不得阻碍米国的工业品进入支那。”

    其实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下一届共和党政府那完全就是美利坚金融实业托拉斯的白手套,自然是要为他们服务的。

    那么这些巨型托拉斯要干什么?自然是要全力扩展他们的商业版图。所以对他们而言,赛里斯和东南亚这么一大块市场是绝对不能放过的。

    山本五十六也只好默默地点了点头。

    只听野村吉三郎继续说道:“我又去了华盛顿向币原喜重郎公使阁下报告了这个最新情况,他对此也是早有所料啊……”

    现任的日本驻美公使币原喜重郎{1872-1951},在原本那条时间线上从1924年起任加藤高明、若槻礼次郎、浜口雄幸等内阁的外相,历经五次内阁变更、故有“币原时代“之称。后来还成为了日本第44任,也是战后第一任首相。

    “野村前辈,那么币原公使怎么说?”

    “哎……他对此也是一筹莫展,只好先报告给国内了。”

    这种涉及到国家根本利益的大战略调整,哪怕币原喜重郎的外交经验在丰富,那也是改变不了的。

    山本五十六沉吟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把袁燕倏的事情说了出来,当然不是所有的事情:“野村前辈,前几天我刚去见了袁桑,他跟我说……”

    “纳尼?他有办法让帝国得到北桦太岛的石油开采权?!”

    “他还要和我们海军合办航运公司?!”

    “他还要向支那走私军火?!”

    这些事情完全出乎野村吉三郎的意料之外。他原本把我们的袁大师看得颇高,可是还是没有想到这个中国人居然、居然、居然……能量如此之大,赚起钱来也是如此的不择手段。

    他站起身来在办公室里面踱了几步理了一下思路,这才开口问道:“山本君,你怎么看?”

    “野村前辈,本人认为不妨一试。反正对我们大日本帝国来说不成的话也没有损失。而对我们海军来说,说不定还能白捡一个海运公司。”

    “嗯……”野村吉三郎想了想道,“这件事情我还是要和币原公使商量一下……”

    山本五十六有点不礼貌地打断道:“野村前辈,这是我们海军的事情,何必把公使阁下外务省拉进来呢?就算要让他们参与,也要在我们成功之后。”

    “嗯,我看还是……”野村吉三郎微微点头道,“谨慎一点好。”

    “腹艺”这种东东只有日本人听得明白,山本五十六站了起来躬身道:“嗨咦,下官明白!”

    而“独走”这种事情对日本人来说,可不是陆军马鹿的专利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