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二百四十三章 要托了 (三千字大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四十三章 要托了 (三千字大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不想整整齐齐的,只有去当托派!

    如果说历史是浩浩荡荡奔流到海不复回的大河。那么袁燕倏这位穿越者想要改变河流走向最好的方法就是向穿林北腿学习,把某处关键堤坝给boom了。

    所以对他来说,钢铁同志就是花园口啊。如果要是把他老人家给boom了,那么世界历史必将大幅度地改变。而列夫-达维多维奇-托洛斯基……嗯,巨镐同志就是现成的bomb。

    当然啦,熟知历史的袁大师是不大看好这颗bomb的。原因就是巨镐同志和天魔传人有很多相似之处。

    这两位真的都是天才中的甜菜,在军事上战略上理论上文学上都有着杰出的成果。然而作为搞政治的大甜菜,他们都有一个极大的缺陷,不大善于团结同志。

    前者恃才傲物脾气太臭,见谁怼谁。说这个“连马恩全集都没有通读的大老粗”,说那个是“孟什维克的余孽”。而且当时的局面也不用他这个大甜菜独挑大梁,所以他的同志们团结起来把他给怼下去了。

    后者比较幸运,虽然动不动撂挑子“上山养病”,还因为自己这张破嘴差点连小命都丢了,不过被他怼过的同志们发现不听他的话吃枣……嗯,马上药丸,只好反过来团结他了。

    巨镐同志这颗臭弹搞政治斗争是有点不靠谱,可是总得试试吧。他要是真的上台其他不去说了,东方某大国的革命进程必将大大改变。

    他在1926年就预言了,中国工人群众向左转,像中国资产阶级向右转一样,都是如此不可置疑的事实。由于“炮党”建立在资产阶级和工人的政治和组织的联合之上,今天它备受阶级斗争离心倾向的折磨。没有也不可能有可以对抗这些倾向的任何政治咒语和狡猾的策略手段。{笔者注:摘自《托洛斯基论中国革命》。慕容强烈推荐一下这本书。其天才之处看了这本书就明白了。}

    他还主张自己的东方小兄弟应该保持其独立性,在革命"gao chao"时期建立苏维埃,夺取统一战线的主导权,把资产阶级民主主义革命进行到底。

    而且最关键的是他非常明白东方某大国对于国际共运的重要性甚至可以说是必要性。不像搞“一国社会主义”的钢铁同志那样三心二意,他从始至终都希望把东方某大国拉进社会主义阵营。

    如果俄罗斯能和赛里斯抛开历史上的芥蒂真心联合起来,那么这个拥有充沛人力和丰富资源的赤色同盟绝对就是自由世界的噩梦!

    接下来别说什么抗日战争了,国内阶级矛盾同样十分尖锐的霓虹金不能从赛里斯身上割肉补自己身上的疮,那只有赤化这一条路可以走了。整个东北亚和西太平洋一旦被染红,那么……呵呵,画美不看。

    所以“愚者大人”就擅做主张地给“尤里-马林”添加了一个托派的人物设定。这个人设么,对“正义阁下”确实有点危险性来着,不过革命事业总是需要牺牲者的吗。死道友不死贫道的scp基金会理事长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何况他真心觉得小钱德勒先生是那种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命硬之人,在欧洲战场死过一回的他估计不会那么容易死的……应该是吧。

    于是我们的尤里-马林同志从这一刻开始就走上了著名托派分子的不归路。

    现在那个什么“教授先生”很有可能是第三国际里面的人,说不定还有直通莫斯科的渠道,那么在他面前自然要这么说:

    “‘维斯瓦河上的奇迹’第一大功臣是毕苏斯基……”

    “第二大功臣是乌里扬诺夫……”

    “第三大功臣是斯大林!”

    尤里-马林这几句话一出口,厅内一阵大哗。就连城府很深的教授先生都皱起眉头,一脸的不以为然。

    “尤里,稳住稳住,千万别激动。现在你什么话都别说,只管抽烟就行了。”

    “尼奥,真的能行吗?”

    过了好一会,教授先生重重地敲了敲烟斗,大家闻声都安静了下来。而他老人家直视“正义阁下”说道:“马林先生,你这么说有什么理由吗?”

    尤里神情不变地道:“理由吗,我自然是有的……”

    华沙战役失败这口锅实在太大,大到列宁都不敢自己一个人背,而巨镐和钢铁两位革命同志也为让对方背锅吵得十分厉害。实际上,作为俄共总书记的列宁、苏维埃军事委员会主席的巨镐和西南方面军政委的钢铁,他们三个都负有党组织领导责任。

    看清楚,这三位身份都是各级党组织的领导。

    不过既然要当托派,自然就要让钢铁同志背锅咯。而且他的责任确实不小。

    1920年攻打波兰的红军兵分两路,27岁的军事天才“红色拿破仑”图哈切夫斯基指挥北路红军,用他的话说,他要用刺刀带给波兰的工农幸福与和平。而南路红军的统帅是叶戈罗夫,政委就是斯大林。

    从5月到7月上旬,这两路军队那是势如破竹,所向披靡。值得一提的是,南路军当中有一支赫赫有名的部队,那就是谢苗-布琼尼指挥的有着“红色哥萨克”之称的第一骑兵集团军。

    然而这个大好局面终结在了1920年7月18日列宁同志亲自发布的一道军事命令上。

    因为7月19日是第三共产国际第二次代表大会在彼得格勒召开的日子。第二大功臣列宁同志要在大会开幕前给来自世界各地的与会代表们看看,苏俄攻打波兰并非报私仇,而要打到匈牙利,解放全欧洲、直至全世界。

    要攻占匈牙利,就必须南下攻克军事重镇利沃夫,攻下这座城市意味着打开了通往匈牙利和巴尔干半岛的大门。于是就在第一骑兵集团军即将和北面的红军汇合,一举攻克华沙之时,他们的行军路线却出现了一个90度的急转弯。

    虽然前头加了一个“红色”的前缀,不过哥萨克还是那个能干出江东六十四屯惨案的哥萨克。信奉东正教的他们本来就和信奉天主教的波兰人是世仇,这次信仰更加纯粹和坚定的“红色哥萨克”更是把大"bo bo"祸害的非常惨。

    所以这场“世界革命”就演变成了民族战争和宗教战争。波兰各个阶级的兄弟姐妹们拿起刀枪让哥萨克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

    对红军来说幸运的是,此时图哈斯基的北路军按计划包围了华沙,波兰不得不从南路抽调部队北上。哥萨克才得以撤出战斗,筋疲力竭地原地休整。可是红军战线因此从华沙绵延至利沃夫以北,横跨数百公里。南北两支红军结合部有了一个巨大的空洞。

    在这个时候,列宁和托洛茨基的战略意图依然还是主攻华沙,所以从加米涅夫到图哈切夫斯基的红军高级将领也反复催促第一骑兵集团军改道北上去填补这个空白区域。

    第三大功臣铁人同志关键时刻起到了关键作用。对世界革命事业忠贞无比的他说服了第一骑兵军的谢苗-布琼尼不去援助的西北军而是依然南下,誓要把世界革命这股浪潮从匈牙利浪到罗马尼亚。

    可是在利沃夫这座城市里面,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不管是老人还是孩子,不管是官员还是平民,他们都没有这个革命觉悟。所有人拿得起枪的人都披挂上场就是要堵住这股浪头。

    几乎与此同时波兰军队出其不意地绕过包围华沙的红军左翼,将其包围。红军在内外夹击下立时土崩瓦解。

    这就是波兰……嗯,人类历史上著名的“维斯瓦河上的奇迹”。

    还值得一提的是,绕道北上救援的哥萨克和波兰翼骑兵在乌克兰和波兰边境爆发了人类历史上最后一场骑兵大战。战争的结果既惨不忍睹又荒唐不经,哥萨克骑兵和波兰枪骑兵交火,双方列队开始冲锋,但冲到一半的时候,哥萨克大军突然停顿,然后仓惶掉头逃跑。

    其实这场败仗对哥萨克来说那是悲剧的开始,苏俄在战后解散了第一骑兵集团军,

    心怀宽广的斯大林更是在三十年代搞农业集体化的时候,把大量哥萨克迁出了顿河平原,期间饿死无数。哥萨克就此成为了绝响{该啊}……一个民族吗,当然是要整整齐齐的。

    心怀宽广的斯大林对波兰人也不错,1940年在卡延森林妥善安置了两万两千名波兰精英……一个国家吗,当然是要整整齐齐的。

    心怀宽广的斯大林对参加过苏波之战的老同志还是很尊敬的,好吧,他对老同志们都很尊敬,就让他们提早和列宁同志见面了……一个党派吗,当然是要整整齐齐的。

    当然啦,尤里-马林没有说那么多“整整齐齐”的感想,也没有引用太过敏感的资料。他只是按照红军自己的“总结”把整场战役的态势给描述了一番。

    ………………

    这周再争取来一个三千字大章节和一个免费的番外。请病友们继续支持。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