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文明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九十六章 文明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文明与野蛮的交锋

    “哈哈哈……”

    我们的袁大师笑声一收,用手指着那位《泰晤士报》记者大声道:“我抗议!”

    “我强烈地抗议!!”

    《纽约时报》的时事记者果然又专业又客气,立马接口问道:“袁先生,你抗议什么?”

    我们的袁大师紧紧地抿着薄薄的嘴唇环视室内众人,把大家的情绪都拉得高高地之后。他这才大声呵斥道:“我要代表爱尔兰人民和全世界有良知的人们抗议你们英国政府和英国人的残忍暴行!!!”

    他这句话说完,现场众人不禁切切私语了起来。

    “袁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大概在说爱尔兰人反抗英国人的游击战吧。”

    “哦,这事我也听说过。不过我只听说爱尔兰共和军暗杀英国人,没听说英国人屠杀爱尔兰人啊。”

    “嗯,这几天报纸倒是有过都柏林发生流血冲突的消息,不过说到残忍暴行么……”

    “哈哈哈……”

    那位《泰晤士报》驻纽约记者看到袁燕倏这么激动,不禁也笑了起来道:“袁先生,你恐怕是因为一些不实消息而产生‘误会’了吧。爱尔兰那边只不过是一小撮异想天开的独立分子搞点破坏和暗杀罢了。我们大不列颠政府已经采取了果断措施,如今把局面都给稳定了下来……”

    所以说,这年头信息传递速度可真是够慢的,不但慢而且还不够精确直观。要搁在一百年后,这种大新闻早就传遍全世界了。脸书推特油管这些社交软件上的文字照片视频类直播随手可得。

    那个“阿拉阿伯之春”不就是这么搞起来的吗?

    而现在因为英国政府全面封锁消息的缘故,外界只有一些零星的小道消息,就连《泰晤士报》驻纽约记者都被蒙在鼓里。在原本那条历史线上,这一次的血腥星期天也要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发酵才能成为重大新闻。

    其实历史上英国佬搞出了好几次“血腥星期天”。最早一次是在1887年的伦敦,不过那次是警察镇压工人和社运分子。1913年和1920年这两次都发生在爱尔兰的都柏林。而到了半个世纪之后的1972年,牛牛居然又在北爱尔兰的德里市搞出了一次“血腥星期天”。这次有13位死者,其中有些人居然是背后和脑后中枪,有人是在受伤倒地之后再次中枪身亡,还死者已经高举双手大喊“别开枪”仍然被射杀。

    所以,我们的袁大师黑起不列颠那是根本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只听得那位记者以轻松加轻蔑的口吻说道:“至于袁先生说的残忍暴行那就太夸大了。我想要不是你从某些渠道得到了错误信息,要么就是对我们文明世界抱有偏见。袁先生大概以为我们西方人和你们东方人一样尚未脱离野蛮吧……”

    “你给我住口!”袁燕倏大喝一声,指着对方痛斥道,“好一位身为文明人的记者先生!”

    “好一张文明人出版的《泰晤士报》!!”

    “好一个文明人组成的大不列颠政府!!!”

    “我这个野蛮的东方人倒要问问你还有在场的西方文明人们,你们英国人哪里文明了?”

    “1775年你们在这片北美大陆上文明了吗?”

    这句话一出口,场中有人居然吹起口哨和鼓起掌来了。因为这就是在说独立战争啊。

    “1840年和1860年你们在我们中国文明了吗?”

    这当然就是说一鸦和二鸦了。

    “十九世纪末你们在南非文明了吗?”

    他这是在说1880年和1899年的两次布尔战争,尤其是第二次布尔战争。在战争进行到最后阶段的时候英国军队对待当地荷裔布尔人非常残暴,比起二战的徳日鬼子真的是半斤八两。

    日后冈村宁次这狗杂种在东北搞“集村并屯”和在华北搞的“三光政策”,同英国人在南非干的如出一辙。而英国人和德国人一样建立了集中营,把十几万妇孺老弱给关了进去,营中死亡率接近50%。{笔者注:一想起冈村宁次,慕容就生气。有人居然说穿林北腿是民族主义者,有这种赦免手上沾满同胞鲜血的屠夫反倒是待之以上宾的民族主义者吗?}

    “好吧,以上这些都是历史,那我也到此为止就不说你们在印度和东南亚干的那些好事了……”

    其实,袁大师知道在场的“文明人”不太在乎三哥和猴子的死活,所以就不加以解说了。好吧,其实他老人家也不是很在乎。

    “那么我要告诉你和大家,你们这些文明的英国人在上个礼拜日,也就是1920年11月21日的都柏林又好好地当了一次文明人。你们英勇又高贵的不列颠军人在都柏林克罗克公园球场开枪打死12人打伤60人。而这些人都是手无寸铁的看球观众!”

    “污蔑!这是污蔑!”闻听此言,那位英国记者不由得大声抗辩道,“我都不知道的消息你又是从哪里来的?”

    袁燕倏对此早就有所准备,他微微一笑道:“当然是……从我们中国人的外交部咯。”

    “女士们先生们,麦考尔先生可以作证。我在这个星期三见到了我国驻纽约的外交官,从他口中得知了这个重大消息!”

    他这么解释自己的消息来源,其他人倒真的是信了。这年头真的没有比各国外交系统更快的消息渠道了。当然啦,民国外交系统是不是真的会有这种收集情报的能力和传递消息的速度……关他屁事,能自圆其说不就好了。

    他兴奋地挥动着双手,慷慨激昂地说道:“这不但印证了本人对于不列颠这个殖民帝国的看法,而且也为全世界人民敲响了警钟。这个把触须伸进地球各个角落的邪恶存在,不但是爱尔兰人民的敌人,也是我们中国人和你们美国人的敌人,更是全人类的敌人!”

    “只要这个日不落帝国依然日不落,那么全世界所有国家和人民都笼罩在战争的阴影之中,只有把这块人类头顶上的乌云驱散,全人类才能见到和平的曙光!”

    “民主党和伍德罗-威尔逊总统错了一次,那么我们不能第二次再犯同样的错误了啊……”

    哎呀,要是美德真的在二战中联手那实在太好玩了啊!

    不过自己这番表演脱离了一点点病娇……嗯,大病初愈的人设,所以现在应该……

    “尼奥,你怎么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