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一百九十章 赫尔曼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九十章 赫尔曼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日耳曼人的英雄

    既然说完正事,骆佳骧也准备起身告辞了。

    他又想起来一件事,因此开口问道:“鸿渐啊,有几位日本友人想见见你。不知你几时有空啊?”

    老子正要找机会结交日本……那个友人呢,想不到这帮霓虹金自己送上门来了。这可太好了啊……

    不过自己也不能表现的太过热切,万一眼前的骆世叔是一位反日的爱国人士呢?这要是误会自己是精神日本人,那我这个精神美国人实在太冤枉了啊。

    袁燕倏露出踌躇的神色犹犹豫豫地道:“日本人啊……我看还是……要不这样……世叔,你看我应该见不见他们呢?”

    只听这位外交官扬声道:“鸿渐,当然要见!我明白你的顾虑,这两年中日之间因为青岛问题确实有些龃龉。近日来一系列事件更是让两国关系雪上加霜……”

    因为1919年巴黎和会通过的《山东条款》,也就是同意日本继承德国在山东的一切权益。五四运动因此而爆发,1920年的中日关系确实很糟糕。

    他继续语重心长地说道:“但是中日两国同文同种,我们两大东亚民族正该携手合作共度难关。鸿渐不管你是不是有志于外交事业,都应该好好地与他们交流一番。”

    好吧,今年是1920年,不是1931年。在当时中国人看来,东洋小鼻子虽然蛮横,但是比起西洋大鼻子们还要顺眼一点。

    比如说1923年的那场关东大地震,中国各界那是不计前嫌慷慨援助。这么说吧,关东大地震和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311海啸},这两场大灾的最大捐助国都是……“中华民国”。不得不说,台湾不愧是全盘继承了中华传统文化的“宝岛”啊。

    事实就是当时中国很大一部分政治精英和知识分子的想法和骆佳骧这位资深外交官一模一样!

    袁大穿越者心说,你们把他们当朋友,他们把你们当鱼肉。历史真的是没有捷径可走,抗日战争真的也是要打上一次才行啊。

    他就算再自我膨胀,也知道光靠他一门嘴炮是改变不了这一大帮子人的想法的。要改造他们也只有铁与血还有……牛棚。

    “既然如此,晚辈就听世叔的和他们见上一见吧,时间么,您就看着办吧。”

    “好,那我就为你们安排一下。为叔告辞了。”

    “世叔慢走,我送你下楼。”

    作为赛里斯人和赛里斯人的晚辈,袁燕倏自然要把骆世叔一路送到楼下,见他上了车这才转身回家……

    “袁先生,你在这呢?”

    他闻声一看,就见到两位白人男子正大步向着自己走来。

    我们的袁大师吃了一惊,迎上前去道:“钱德勒教授,你怎么来了?!你什么时候回的纽约?”

    看上去老了不少的条顿骑士难得地露出一丝微笑道:“昨天刚回来。今天在课上没见到你,问了一下才知道你在家中病休。所以我就来了。”

    袁燕倏更加惊讶地道:“啊?钱德勒教授,你亲自来干嘛呢?你要见我找人通知我一声就好了啊。”

    教授先生摇头道:“不,我这趟来是专程向你致谢的。”

    “致谢?”中国学生这才恍然大悟地道,“你说那事……钱德勒教授,你可真是……”

    他明白了,自己把那个250选举人票之差的预测结果归功于眼前的条顿骑士,所以人家上门来致谢了啊。

    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转移话题道:“对了,这位先生是?”

    钱德勒教授答道:“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儿子,小尤里安-赫尔曼-钱德勒。”

    因吹斯听,这对父子全都叫尤里安-h-钱德勒。老子的h是heinrich,儿子的h是hermann。而这个“赫尔曼”乃是日耳曼人历史上的第一位大英雄。{注释1}

    “尤里安,这位就是你也很想见的袁燕倏先生。”

    “袁先生,见到你这样优秀的政治经济学家是我很荣幸!”

    我们的袁大师打量着这位年轻人不那么入眼的脸庞和依然挺拔的身材,回想起了自己曾经听到过的只言片语。

    “钱德勒先生,见到你这样的美利坚战争英雄也是我的荣幸。”

    “战争英雄?”尤里安自嘲地笑了笑道,“我只不过是刚被宣判无罪的叛国嫌犯和退伍军人罢了。”

    “呵呵。钱德勒先生还真是、真是……谦虚啊。”听他这么说,袁燕倏也只好干笑几声道,“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两位跟我一起回家聊聊如何?”

    父子两人对视一眼,都点了点头。

    三人来到楼上,先去高雅而热闹的“文艺沙龙”逛了一圈,这才来到客厅坐了下来。

    “谢谢你,袁先生。你一分钱都没有拿到,而我倒是成了知名教授了。”

    条顿骑士这次又很难得地开了一个玩笑。

    我们的袁大师摆手道:“钱德勒教授,你别这么说。要不是你邀请我参加你的公开课,我也不会关注这一次的美国总统大选,自然也不会做出这个预测。所以说起来你确实有一份功劳……”

    “而且这一次我是出够风头了。我们赛里斯人有一句俗语,人应该担心自己太过出名,就像猪……嗯,羊牛要怕自己长得太胖一样……”

    父子两人闻言笑道:“哈哈哈,因吹斯听。”

    袁燕倏摊开双手总结道:“所以,钱德勒教授。我这样做对我对你还有对nyu来说都好。你真的没必要谢我。”

    钱德勒教授点点头又摇摇头道:“其实,我还有一件事情要谢你……”

    袁大师讶然问道:“还有什么事情?”

    小尤里安接口道:“袁先生,就是我的案子,要不是你的那几篇文章,结果真的还不好说呢……”

    其实他的《九篇评论民主党》中的前几篇正好出现在一个极为微妙的时间点上。

    就像九十六年之后那场大选一样,只有开完票全世界才知道真的有那么多的美利坚人民支持我皇川普。而这次大选也是一样,只有开完票大家才知道原来自己身边有那么多人讨厌伍德罗-威尔逊这位有良心的大统领。

    于是整个美国的风向就为之一变,而袁燕倏这头“猪啊羊啊牛啊”乘着这个风头就上天了。在外界看来,就像是他一个人靠着几篇文章扭转了美利坚的舆论导向!

    所以共和党才会那么快出来保他,而民主党也马上把他放了。原因就在于此。

    当然,小尤里安能无罪释放,主要还是靠着他在法庭上的那番感人的证言。陪审团制度的一大缺陷就是只要能说服陪审团,逻辑和证据链条能吃吗?

    ………………

    注释1:那个屋大维以头撞墙高喊“瓦鲁斯,还我军团。”的典故就是赫尔曼干出来的。他从小就被罗马人抓去当奴隶,后来成了日耳曼佣兵团的首领,是一个非常拉丁化的日耳曼人。可是他好好的带路党和高等日耳曼人不当,反倒是联合了老乡在茂密的黑森林里面一口气干掉了三个罗马军团。

    这场战役史称“条顿森林之役”,而条顿骑士这个名字也因此而来。作为日耳曼人,恩叔曾经自豪地说,“日耳曼人同瓦鲁斯的会战,是历史上最有决定的转折点之一。”

    今天两章都被慕容设在了六点,所以晚了一些,不好意思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