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一百八十章 白话文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八十章 白话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袁大师的魔掌终于伸向了赛里斯和赛里斯的少女们啦!

    花了一个傍晚{十几章},我们的袁大师终于完成了“气炸电灯泡之神”这个任务。不过可惜的是,这种非大师球系统发布的任务,他半点奖励都捞不到。

    再次昏过去的爱迪生先生被闻讯赶来的医生和侍者们抬回了自己的房间。实际上,这位大发明家身体上的问题不大,也就是老年人和糖尿病患者常见症状之一的高血压。

    托马斯-爱迪生闻了一下嗅盐又醒了过来,再吃了一点医生开的镇定安神药,基本恢复了正常。

    当然啦,他老人家“在心理和自尊心上遭受了重重的一击”,所以现在正躺在床上休息。

    随着路易斯-贝克的告辞离去,这间客房里面只剩下了爱迪生父子。

    坐在床边的小爱迪生愤愤地说道:“父亲,那个中国人实在太过分了!”

    西奥多-爱迪生先生本来确实有点佩服袁燕倏的,不过等他父亲被我们的袁大师活生生气晕过去之后,他当然也有点生气了,

    反倒是他的父亲一脸平静地冷哼道:“哼,那个中国人也只有一点小聪明罢了。而且他还有两个致命的弱点。”

    小爱迪生好奇地道:“父亲,你说的两个弱点是什么?”

    老爱迪生坐起来正色道:“正是七宗罪当中的贪婪和骄傲!”

    “贪婪让他把这么好的点子卖给了我们,而骄傲让他犯下了一个更大的错误!”

    他儿子似有所悟地道:“父亲,你的意思是……”

    大发明家冷笑一声道:“西奥多,你也看出来了吧。他既然要投身无线电广播业,却把这么重要的两个发明以十万美金的价格卖给了我们。只要我们把专利攥在手里而不组织生产,到时候……呵呵呵……”

    小爱迪生恍然大悟地道:“对啊,只要世面上没有桌柜式收音机和卡车收音机,那么他们的电台还是普及不了!可是怎么向乔治-贝克先生交代呢?”

    他的老父亲摆手道:“放心,乔治我还是了解的。而且我也不会提过分的要求,只要贝克先生答应我让那个中国人退出nypr,我就会做出让步的……”

    这就叫大企业家算不如大资本家算。

    托马斯-爱迪生只惦记着专利和产品,而乔治-贝克先生和我们的袁大师层次更高,一开始就冲着金融运作去的。所以到时候……呵呵呵……

    现在已经过了晚上九点,两位贝克先生也回房休息了,而袁燕倏却留在吸烟室里面看起了报纸。

    对他这样的穿越者来说,这年头的新闻传播速度真是慢的令人发指。

    2001年双子塔倒掉的时候,袁鸿渐同学还是11岁的小学生,互联网还没有普及呢。不过已经入睡的他都被他老爹叫起来一起在电视上观看这条大新闻的直播。

    对比一下,1920年华尔街波ooom这种大件事也不知道现在国内有多少人知道。可惜了,不然肯定多了很多“今夜要当美国人”的中国人……按照《排华法案》,他们还真当不了。

    所以袁燕倏平时很难看到除了纽约当地的报纸,别说中国报纸了,就连欧洲甚至美国西海岸的《洛杉矶时报》都很少看到。

    而这家位于新泽西的无名乡村俱乐部真是牛逼到爆。我们的袁大师发现吸烟室里面有个书报杂志架,上面摆放着全球各地“最新”的报纸杂志。

    比如说他竟然看到了一个半月以前的《字林西报{northchinadailynews}》,按照当时的交通状况这几份报纸真的非常“新鲜”。《字林西报》原名为《北华捷报{northchinaherald}》,创刊于1850年8月30日的上海。它不但是在中国出版的第一份英文报纸,也是当时中国影响力最大的外文刊物。

    1921年,字林大楼将在外滩动工兴建,1924年竣工的这栋九层大楼一度是魔都最高的建筑物{现在外滩中山东一路的友邦大楼}。可见这家报纸的实力和影响力。

    当然啦,这几份报纸上也没啥可看的新闻,无非就是艾德-史塔克-张和奥斯卡-冯-罗严塔尔-曹如何惺惺相惜,誓言要在独裁官——世昌-徐的领导下并肩建设新民国……两年之后,他们好得都打起来了,所以来了一场直奉大战。

    报上还要中国人民警惕苏修……嗯,苏俄的狼子野心。今年八月份苏俄副外交人民委员的加拉罕起草了《二次对华宣言》,其实这份宣言比起《第一次宣言》已经有所退步,不过还是宣称俄方愿意同中华民国就中东铁路问题以及边界问题展开谈判。

    《字林西报》提醒中国人老毛子一向贪得无厌,比起英国绅士那差的远了,一定要警惕警惕再警惕!

    袁燕倏看诸如此类的玩意看得很是无聊,不过这份来自还不是他的“祖国”的祖国的报纸倒是提醒他了,自己现在应该开始向国内投稿了啊。

    虽然自己暂时还不能回国,但是声望还是要刷一刷滴。

    带了这个破系统自己很多宏伟计划国内已经都实现不了,我还不能当当白话文运动的先驱和标杆吗?

    何况要是等到回国再刷声望,自己成为民国文艺女青年们的梦中"qing ren"的这一个宏伟计划岂不是要推迟了?民国那些淑女名媛岂不是还要多守几个月的空闺少做几个月的春梦?

    这对他这位“妇女之友”来说,是多么大的罪过啊!

    想到这里,激动难耐的袁大师扔下手中报纸,“腾”地一下起身在吸烟室里快步地绕起圈子来了。

    要说到白话文那可是多了去呢,不愁没东西抄,只愁没有b币……那要抄什么好呢?

    金古温梁黄的武侠小说那当然是太low了,配不上他这样的新古典自由主义大师。

    琼瑶奶奶的书倒是有那么一点“反封建争自由,勇敢争当小三。”的味道,不过我这样的大老爷们老是抄女同志写的言情小说那像话吗?

    要不……就来这本?

    哎呀,这本书可真是很女权很反封建而且也很白话文啊,就是有三个问题:

    第一,这也是一位女同志写的啊。

    第二,自己抄了之后会不会成为民国男性……还有民国男性穿越者们的公敌呢?

    第三,这个问题十分严重且非常严肃:老子以后纳妾好像有点自打脸呐?

    赛里斯文学小王子走到窗前,注视着夜空中的寒星,心头萦绕着一个问题,操……嗯,是潮还是not潮,这是个问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