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有钱啦 (四千字大。祝大家周末快乐!)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六十二章 有钱啦 (四千字大。祝大家周末快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笔者声明:我真不知道qq阅读和苹果的病友们看不到作者感言,所以把那些“空白”在作品相关里面重发了一遍。

    为了向这些病友表达歉意,那么就发一个两章合并的大章节。

    …………………………

    本章副标题:会花钱的大师很忙

    区区凡人怎能抵挡可以和《希瑞经》相媲美的麻将牌呢。

    我们的袁大师怀疑这四位外国朋友智商太低不能领悟“蕴含着赛里斯古老智慧的游戏”的奥妙,特意教给他们最简单的“港督{沪语中的傻瓜}麻将”。

    这种麻将只能胡“清{清或者风一色}混{混一色}碰{碰碰胡}”外加乱风向{不看牌型只要凑齐十四张风牌就能胡牌}这四种牌型,后来“清混碰”麻将的英文名称是“basicmahjong{基础麻将}”。

    不愧叫做“港督麻将”和“基础麻将”,“清混碰”确实简单易学还很容易计算番数,没多少功夫这四位老外就打得像模像样了。等他们学会之后,四个老外就像第一次得到玩具的孩子那样兴致勃发,这一打就从下午打到了午夜。

    为什么就算没有我们的袁大师麻将牌都能风靡美国呢?

    这就不得不介绍一下西方最流行的扑克游戏,惠斯特牌戏。其实原始的惠斯特和后世中国人打的四十分非常相像,同样是四个人分成两对来对抗,开局前可把一种花色定为王牌,任何一张王牌都可赢过其他花色的任何一张牌。两方都以赢墩为目的。不过比起四十分,惠斯特没有大小皇,庄家也没有底牌可以换。

    在惠斯特牌戏的基础上,又发展出了惠斯特桥牌,竞叫桥牌和现代流行的定约桥牌。

    好了,只要是打过任意一种类型的麻将和四十分,就能明白为什么麻将更好玩了。比起麻将,这种四人扑克游戏规则显得太过呆板,也太需要对家的配合,当然还更费脑子。

    那么,为什么我们的袁大师的那条时间线上,美利坚和全世界的麻将热潮最后消退了呢?

    答案再明显不过了,因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来了啊。

    到了三十年代后期,西方国家的人民都很忙的好伐。男的上战场,女的进工厂,老的下地干农活,小盆友们不是参加童子军或者希特勒青年团,那就是在为国家捡废铜烂铁。

    谁还有这个美国时间打麻将?

    好不容易等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了,大家终于有了空闲时间,这个时候电视开始普及了……

    不过最关键的一个因素还是推广不力。更确切地说,麻将运动还不够商业化。

    美国出现的那些麻将组织都是业余爱好者为了找搭子而建立的俱乐部,这些非营利性质的小俱乐部没有这个动力也没有这个能力,把麻将运动推上商业化的轨道。

    某些国家和某些地区确实举办过一些比赛,不过规模不大影响力更小,所以麻将运动在这一阵热潮之后就销声匿迹了。

    幸好,这条时间线上有袁燕倏这位穿越者,情况自然就大大地不同了。

    尤其是对英国人民来说,他们真的应该好好地感谢我们的袁大师。

    等到第三帝国实施“海狮计划”,德意志雄鹰飞临伦敦上空的时候,英国的绅士和淑女们惊喜地发现他们仍能上麻将俱乐部打麻将。因为那些俱乐部都建在地下。这当然是某位“先知”的主意咯。

    为了激励英国人民的斗志,在此期间英国政府还以乔治六世的名义举办了第一届“国王杯”麻将大赛。“国王杯”日后会更名为“女王杯”,还会成为麻将四大公开赛之一。

    凌晨时分,袁燕倏送走了自己的朋友们,在这套连家具都已经配齐的豪华公寓里面睡了一觉。

    不过第二天他很早就起床了,18点的体质意味着他每天打个盹就够了,而且他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呢。

    1920年11月19日9点钟,我们的袁大师走进书房。他仔细地关上门拉上窗帘,这才坐到了书桌前。

    “大师球,出来吧!”

    老子总算可以大抄特抄了啊啊啊!!!

    我的b币现在都十万出头了,有了18点的体质良心没有就没有了吧。而且我还有了一个可以无限次使用的限定词……

    “病态{可无限次使用,冷却期一个月。}”

    嗯,这个限定词确实有点那个啥,不过总比“变态”好。

    “铛铛铛,恭喜宿主抽中乔治-马丁的《灰烬之塔》。”

    “铛铛铛,恭喜宿主抽中乔治-马丁的《十字架与龙》。”

    ……

    “大师球,我已经花了五万b币了啊,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宿主,我明白……铛铛铛,恭喜宿主抽中乔治-马丁的《冰与火之歌》!”

    “大师球,先把第一卷给打印出来吧。”

    我们的袁大师看着凭空出现在桌子上的手稿,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拿起了笔铺开了信纸:

    亲爱的霍华德,

    想必你在普罗维登斯也看到关于我的消息了吧。就像报纸上说的那样,我现在已经无罪释放了,身体也恢复的很好。更好的消息是纽约的黑暗势力被正义力量驱逐了,虽然只是暂时而已,但是我们有了一个绝佳的窗口期。

    那么最好的消息自然是,我们的事业可以开始了!

    见信后请立即来纽约,以下是我新的住址。十分期待与你的见面。

    你的尼奥

    袁燕倏把这封短信装进信封,穿上衣服离开了上东区的豪宅。叫了辆出租车直奔纽约市中心。

    为什么他不把信交给门房或者投进邮筒呢?那是因为除了寄信之外,他还要发越洋电报。

    话说我们的袁大师在那天被骆佳骧提醒了一下之后,已经让约翰帮他往家里发了一封报平安的电报。现在他亲自到了电报局,再次发了一份长电。

    没办法,出了这种大事家里是一定要通知一下的。

    这个年头的电报费,尤其是这种越洋的电报那可是老贵老贵……还是老贵的了,一般人真的还打不起。幸亏这个时候他已经拿到了布朗小姐送过来的第一笔稿酬,不然真还没有足够的小钱钱发走海底电缆的越洋电报。

    1930年上海交通部国际电台成立,为了与外资的水线公司开展竞争,所订电报资费稍低。例如:国际电台发美国旧金山电报每字1.95元、纽约3.50元、欧洲各国2.60元;而美国太平洋商务水线公司发往旧金山每字3.15元、纽约3.75元。注意,这里的“元”都是还未贬值的银元啊。

    这还是1930年建立无线电台之后的价格,之前走海底电缆的价格更离谱。{笔者注:不好意思没有查到20年代电报价格,所以稍微介绍一下30年的电报价格,好让大家有个概念。}

    不过他不是有钱了吗,单单一万本的《浓情巧克力》他就能拿到五六千美金,所以本来就不大在乎小钱钱的他就洋洋洒洒地发了一份长长的电报。这几十个字的电报费用,放到1920年的魔都起码可以买一套小公寓了。

    这份电报自然先要把自己入狱的来龙去脉说一下,接着汇报一下的身体情况,最后当然是……继续讨钱。

    嗨,那些钱留在中国那也是要糟蹋掉的,还不如给我来糟蹋……不对,给自己家留条后路呢。

    寄完了信,发完了电报,袁燕倏抬腕看了一下手表,时间刚刚好。

    穿越过来两个月之后,我们的袁大师终于是有钱了。那么他一个有志于当大师的年轻绅士有了钱之后第一件事情该干什么呢?

    买车买房?真是粗胚的想法。

    不懂了吧,当然不是买车买房而是买……哔!

    还是错误!

    看过格里高利-派克演的那部《百万英镑》吗?第一件事情乃是请高级裁缝做衣服啊。

    像他这种身份的人没有十几二十套西装,还有正式场合比如上歌剧院的燕尾服,去赴宴参加酒会的晚礼服,早上见客吃早餐穿的晨礼服,就算一个人在家也得穿的吸烟服,去野外踏青郊游打猎的猎装,去打高尔夫和网球的运动装……怎么好意思出去和别人打招呼吗?

    现在正是初冬,御寒挡风避雨的大衣和风衣不得来几件,这些大衣服不加个貂皮或者海狸皮的领子行吗?

    做了衣服那还没有完呢,搭配不同衣物的不同样式的礼帽、钱包、皮带、皮鞋、靴子、领带、领结、手帕、手套、袖扣……等等这些配饰还不都得配上?

    其实以上这些还是小钱。俗话说得好,屌丝玩车,富豪玩表。哪怕在一百年后,手表才是男人真正的大件。

    这可是1920年,当个西化的绅士就那么简单。随便弄件西装打个领带你以为就能出去见那些大人物了?

    别看那些穿越小说的主角有了辣么多钱,他们就根本不会花钱,整天就想着买房子办工厂,整个一后世屌丝泥腿子的做派。

    讲真,买房子干嘛呢?房子还能背着四处走啊,大师要住当然就住大酒店啊。等名头响了,连房钱都不用付。

    再者说1920年买什么房子啊,等大萧条和二战来了,全世界各地的房子都跟白捡一样。真的要投资房产,等个十年二十年不就好了。

    他要是真能成为美帝国主义的头号帮凶,再和麦克阿瑟这位日本太上皇成为老朋友,把靖国神社圈起来建个大别墅,小日本都要笑着免费提供劳力和建材呢。

    还有什么办工厂,简直是在搞笑哦。

    建在国外的工厂,真以为洋人就不会山寨了吗?区区专利法还能阻挡那些大资本家?格sun乃么要从west出来了呃。

    建在国内的工厂,真以为有了黄金十年这些工厂就一定能赚钱?有这种想法的人脑子肯定坏忒了。

    还有小日本打过来怎么办?有人说抗战爆发可以搬迁到内地……两个字,呵呵。

    讲真,把工厂交给炮党还不如交给小日本呢,好歹还能有机会收回来,总比当成破铜烂铁卖掉得强。

    穿越者要发财那也要搞金融啊。可惜的是,因为那个破系统的存在袁燕倏不能搞。

    既然如此,他就把钱花在了刀刃上,那就是提升自身逼格和层次。

    所以他来到了一家犹太人开的高级裁缝店,这家店子还是路易斯-贝克先生推荐给他的。我们的袁大师确实不太喜欢犹太人,也准备坑他们一把。不过1920年的美国还属犹太裁缝们的手艺最好。

    搞定了自己大部分行头,出了裁缝店的袁大师再次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纽约市第一人民医院”。

    嗯,看来还是要买辆车再请个司机什么的……

    他当然也得知那几位无政府主义战士被抓进去又被放出来的消息,现在是要去亲眼看看这几个家伙的惨况好出一口恶气。

    在医院的病房里面看到这两个“木乃个阿姨”状的反美斗士,袁燕倏心里那个开森啊,叫你们折腾你老子我,有报应了吧?

    “夫人,林登先生和庄先生的情况怎么样了。”

    不过他脸上还是做出十分沉痛的神情,痛心疾首地向看着有些憔悴的薇安大姐姐问道。

    龙母没好气地看了这个中国人一眼,冷淡地回道:“谢谢袁先生的关心,他们和我们娘俩还死不了。”

    “误会,这是天大的误会啊!”scp基金会初级调查员一脸无辜地道,“我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连累你们啊。夫人,可别忘记我是为了救你的女儿才被那些该死的家伙盯上的啊。”

    他掏出一个厚厚的信封道:“为了表达我的歉意,这不还给你们提前送钱来了吗?对了,我个人加了200美金,算是林登先生和庄先生的营养费吧。”

    出气归出气,送钱归送钱。不过送钱也不能用支票,还是用现金吧。

    薇安大姐姐听到这个理由又打开看了看这刀美金,她容颜稍霁正要开口说话……

    “妈妈,我来了……啊,你、腻、袁先生怎么在这里呢?”

    我们的袁大师直起身来深情地看着对方道:“萝歇尔小姐,我是来看望‘you’的啊。”

    英文里面你们和你那都是you,所以在这个词上加重音的意思就是……撩妹啊。

    艾纽卡小姐姐俏脸一红,一双妙目中都能滴出水来了。

    袁燕倏心头大乐,忍不住走上前去柔声说道;“安,我是……”

    “啊,你是……袁先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