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一百四十章 败血症 (我们真是病的不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四十章 败血症 (我们真是病的不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天无绝人之路

    袁燕倏早上醒过来之后,就觉得全身不对劲。他对1920年的医生实在没什么信心,只好找自己带的那个破系统了。

    “大师球,快给我全身扫描一下。”

    “开始扫描宿主全身……宿主,告诉你一个坏消息,你得了败血症。”

    我们的袁大师心里暗道一声糟糕,自己果然得了不治之症……当然是1920年的不治之症了。

    就算他不是读医科的,只懂一点常识的外行也知道败血症这玩意没有抗生素治疗的话,再这么下去真要嗝屁了啊。

    而且今天在他身边进进出出的那些医生护士们,不是一脸凝重就是强颜欢笑,怎么看都不是一件好事情。

    他心里那个后悔啊,自己只不过想拖延一点时间,等外界舆论发酵来着。哪里知道被那杯热咖啡烫了一下,居然会有生命危险!

    实际上,原版的袁燕倏身体底子还算不错,可是耐不住他曾孙侄子袁鸿渐这两个月的折腾啊。尤其是从10月31日晚上到11月3日上午他被捕为止,短短三天不到的时间一堆破事都挤在一块了。{笔者注:说看的有些乱的病友“北”吵吵了,那么我来帮大家梳理一下剧情。另外,这五百字不算在章节内。}

    10曰31日下午,我们的袁大师从唐人街上借了一套广东大戏的戏服。

    同日晚上,他去参加了贝克家族的化装舞会。在舞会上他结识了海伦-布朗小姐,还在“华尔街奇迹”乔治-贝克先生面前露了一下小脸。稍后,袁燕倏把大卫-格里菲斯这位电影大师给带进了前途莫测的深沟里,顺手还把他的大弟子--丽莲-吉许这位大明星拐进了酒店房间里。

    11月1日凌晨,他和认识了“三个小时”的吉许小姐在中央火车站依依不舍地分手,回家就遇上了“克苏鲁之父”爱手艺大人。来自赛里斯的“竹林贤者”熬了一个通宵发了一夜的糖,终于把“织梦者”收入麾下,创立的scp基金会和scp杂志。

    同日中午,约翰-麦考尔先生和海伦-布朗小姐来拜访他,经过一番曲折之后,袁燕倏最终同意在布朗小姐主编的《世界妇女》上发表他的小说《浓情巧克力》。

    11月2日清晨,我们的袁大师误入虎穴,碰上了一桌四位无政府主义战士。他只好当上了scp基金会的初级调查员,费了一番唇舌和承诺资助800美金之后才能暂时脱身,还很不情愿地收了一个boom专家当servant-man。当然他没有忘记解救了被绑架的爱手艺大人。

    同日中午,他开始和nyu众人打赌,赌共和党比民主党多250张选举人票。到七点钟才停止接受赌注。当晚还暴饮暴食了一顿广东菜。

    11月3日清晨7点不到,他被人叫醒,来到校园发表了一篇演讲并把赢的五十万美金全都捐给了纽约大学。

    同日7点半,袁大师被捕,关在纽约都会区警察局的审讯室里。

    下午三点钟左右,他开始接受审讯。并与半个小时之后受伤,被送到了纽约长老会医院。

    也就是说这三天都不到的时间里面{将近九十章},袁大师说了不少话,“干”了不少事,动了不少脑子。可是他吃没吃好、睡没睡好,还被大西洋秋风吹了一个通通透透。

    这样一来他的身体抵抗力自然就下降了,所以才会因为区区烫伤而得了败血症。

    这该死的1920年!

    要知道这个时代对付伤口感染最有效的手段是……截肢!

    可是他老人家受伤的地方是口腔内部和舌头,这该怎么截?

    截掉舌头之后还怎么当大师?

    “大师球,真的不能发明青霉素吗?”

    “宿主,真的不行。”

    “那么,叫什么来着……对了,很多浪很多喜的磺胺呢?”

    “宿主,那叫百浪多喜。当然也不行,这都是理科生的事儿,你就别瞎搀和了。”

    “再不掺和那我就要死了啊啊啊!!!”

    “其实这不是正好taijian……”

    “大师球,你说什么?”

    “宿主,我说你不用‘太’担心啦。”

    “大师球,你让我怎么不担心?我都要死了啊啊啊!!!”

    “宿主,请不要放弃。你别忘了……”

    “对啊!”

    果然是天无绝人之路啊,自己真的还有一线生机。

    袁燕倏立马恢复了斗志。他不顾医生和护士的劝说,在床上坐了起来,拿起了床头柜上的纸和笔再次开始了自己的战斗。

    他这次要写的是九篇评论里面的第二篇《关于威廉二世的几个问题》。

    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历史学家怎么才能哗众取宠……嗯,迅速扬名?

    历史教导了历史学家,那就得来点和传统历史观点不一样的东东。

    大家粉的历史人物就要黑,比如岳飞啦、刘胡兰啦、狼牙山五壮士啦等等等等;大家黑的历史人物就要粉,比如秦桧啦、胡兰成啦、那位脑子进水的汉奸啦等等等等。

    具体到威廉二世这位老兄身上,他这几年可是被黑的挺惨的。所以袁燕倏写一篇黑他的文章那怎么能吸引眼球。当然要给他洗地才能迅速得到大众关注,从而赚取更大的名声和更多的b币吗。

    当然,他没想到这篇文章还有一个小小的副作用。那就是他将要成为“德国人民”,还是一些比较著名的“德国人民”的老朋友。

    “威廉二世的问题,实际上是一个世界范围内的大问题,他曾经引起了世界各国人民的反对和痛恨,至今还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美国人民对他也是深恶痛绝,认为此人乃是引发这次世界大战的元凶首恶……

    但是,笔者敢断言在德意志国家,现在叫做魏玛共和国范围之内,多数人的意见会越来越相同的,他们不赞成全盘否定威廉二世,而且会越来越怀念威廉二世……

    就是在国外,也是如此。笔者之所以反对全盘否定威廉二世,是因为希望说服一部分人,以利于认清历史大势。这就是笔者写这篇文章的目的。”

    好吧,一个中国人,更确切地说,一个黄种人为“黄祸论”的全世界头号鼓吹者威廉二世洗地,难度真的很高啊。

    这就像某些汉族人为成吉思汗、忽必烈、努尔哈赤、皇太极,还有white彦tiger,他们这一干为“民族融合”做出极大贡献的历史伟人来歌功颂德一样滴“困难”……

    喔唷,这么一说倒也不难了,只要不要heart和face就行了。而我们袁大师这两样早就被大师球系统给吃掉了。

    既然都不要heart和face了,那么被病痛折磨着的袁燕倏真是下笔如有神啊。

    “威廉二世其实是一个和平主义者,他想和欧洲大陆上的主要国家英、法、俄,当然还有盟友奥匈帝国都保持一种友好关系……

    他坚信“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创建了威廉皇帝科学研究院,力图用先进科技提高综合国力……

    作为德国皇帝,他更拥有着对无产阶级的强烈同情心,对德国的左翼政治力量也相当宽容。”{注释1}

    ……………………

    注释1:威廉二世真的挺想和英法保持和睦关系的。可是他老人家就是管不住自己这张破嘴。

    他在接受英国《每日电讯报》采访的时候居然说“你们英国人都疯了”。而这场采访是他想向英国人民表达善意才特地安排的。

    他还跑到摩洛哥支持当地人独立活动,因此触怒了法国人。虽然这个比喻不是那么恰当,不过这真的就像我皇川普想要和天朝和睦共处,可是他又发推支持宝岛那帮沙比建国一样。

    我皇川普这么牛逼都不敢这么干,可见他比威廉二世聪明得多了。

    至于威廉二世创办皇家科学院和善待左翼,这确实是史实。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