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一百三十七章 青霉素 (周末快乐!)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三十七章 青霉素 (周末快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区区小伤,何足挂齿?

    “拍他的脸!”

    “啪!啪!啪!”

    其实不用《世界报》主编大人的招呼,在场的那些记者们还能放过袁燕倏那张脸?

    他们呼啦一下全都围了上来,镁光灯更是闪个不停。就把那块来自中国的熟奶油,还有他周围那些身上带着咖啡渍的探员们定格在了底片上。

    “让开,让开,都给我让开!”

    冲在最前头的zod将军一脸怒色,没好气地冲着那些记者吆喝道。他特意走了后门,可是没想到这里还埋伏着记者。

    经验丰富的联邦探员已经意识到这下自己的麻烦大了。

    “队长,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啊是啊,嫌犯为什么会成这个样子?”

    “艾登先生,是不是你们用刑了?”

    可怜的艾登队长那真是有苦说不出啊,只好闷着头往车子那边冲。

    见到在他那里得不到什么消息,记者们又把注意力转到了袁燕倏的身上。

    “尼奥,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啊是啊,你为什么会成这个样子?”

    “袁先生,是不是对你用刑了?”

    可怜的袁先生那真是有苦说不出啊,只好“喔喔喔”“咦咦咦”“啊啊啊”。

    幸好他的律师约翰-麦考尔先生及时地站了出来,扬声说道:“我的当事人遭到了警方严酷的迫害!”

    比如吃了不好粗的三明治,又被联邦探员吓了一跳所以噎住了。嗯,最后还被自己的律师灌了一杯滚滚烫的热咖啡。

    “我的当事人的人身和精神被严重地摧残!”

    其实摧残我的就是你啊啊啊!!!

    “所以,我代表我的当事人对联邦和nypd提出最为严正的抗议!”

    “啪!啪!啪!”

    虽然有点矮但是相貌气质还算不错的大律师,就以这幅正义凛然的雄姿第一次出现在纽约市民面前。

    “好了,现在请大家快点让开。我们要去医院!”

    等他们一行人都上了车,那些记者自然也开着自己的车跟了上去。

    不过普利策先生却没有这么做,他一把拉住自己的女儿问道:“艾玛,你拍到了吗?”

    “当然,父亲。”

    《世界报》主编先生点头道:“那就好,我们现在就回报社。接下来我们有的忙了!”

    “呜哇呜哇!”

    鸣响了警笛的警车一路就向着“纽约第一人民医院”驶去。不过同车麦考尔先生马上提出了异议。

    “什么?你们要带我的当事人去那种破医院?”

    “不行!我的当事人要就医也只能去纽约长老会医院。”

    纽约长老会医院全名是纽约长老会哥伦比亚与康奈尔大学医院,也就是说它是两家顶级医学院的附属医院,这医学水平自然是杠杠的,去那里看病的人自然也是非富即贵。

    作为中国前总统的亲戚、地级市首富第一继承人,我们的袁大师哪里能去什么平民医院,肯定就要去纽约长老会医院咯。

    艾登队长马上反对道:“这行不通。最近的医院只有五分钟车程,而从这里到长老会医院起码要四十五分钟。”

    疼得不行的袁燕倏心道,这家伙说得对,就去最近那家医院得了。

    可是麦考尔先生谨记着他老人家亲自做出的作战部署,把头摇得像是拨浪鼓一样地道:“不行,这绝对不行。我要对我的当事人负责。”

    半昏半醒的袁大师马上想要提出反对意见,可是却只能发出……

    “嗯嗯嗯……”

    他的律师马上说道:“你们听听,我的当事人也是这样的看法。”

    袁燕倏一听这话那就更急了,一边使劲地摇头一边用力地拉着自己律师的袖子道:“哦哦哦……”

    约翰一看秒懂啊,他凑到自己当事人的耳边压低声音道:“尼奥,你让我不用担心是吧?”

    “我明白的,一切按你说的办。我会尽量拖延时间的。”

    我们的袁大师一听这话非常感动……感动非常,我这算不算自作自受?所以他两眼一翻就晕了过去。

    “吱!”

    警车猛地来了一个原地掉头,直奔纽约长老会医院。

    “呜哇呜哇……”

    就这样,响着凄厉警报声的警车当头,十几辆汽车尾随其后,在路边市民们的惊异眼神中招摇过市。

    “尼奥,你醒啦。”

    等袁大师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一间环境算得上豪华的病房。

    他没有看到自己的律师,不过还有两位好朋友倒是都在自己身边。不过,那两个联邦探员也在房间里面。

    看到这两位龊气的家伙一脸晦气的样子,袁燕倏心里面就开森……

    “唔唔唔……”

    哎呀,好疼!

    他刚想要开口说话,就觉得嘴部疼痛难忍,忍不住痛哼出声。

    路易斯-贝克马上说道:“尼奥,你先忍忍,我现在就拉铃。”

    不多时,一位须发皆白带着金丝边眼镜,一看就很有“老专家范儿”的医生走了进来。这位老医生检查了一下伤口,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然后就让护士小姐姐给袁燕倏打了一针。

    医生沉着地说道:“袁先生,伤口疼痛是难免的。所以我给你打了一针镇定剂,你好好休息就是了。”

    “嗯嗯嗯……”

    虽然伤口部位很痛,可是袁燕倏没有把自己这点子小伤放在心上,所以他很安心地准备继续睡觉。

    可是躺在床上的他隐隐约约地听到那位医生压低声音道:“女士和先生们。我必须和你们说实话,他的情况相当不妙。”

    情况不妙?我只不过是烫伤罢了,能不妙到哪里去啊?

    难道纽约长老会医院也是莆田系的,想要讹老子一笔钱吗?

    只听得那位医生用微带责备的语气说道:“因为你们处置不当再加上又拖了一点时间,他的伤口已经感染了……”

    真是的,伤口感染有什么可怕的?这可是全世界知名的纽约长老会医院!

    区区感染,来几瓶抗生素不就好了。我青霉素又不过敏……

    等等,好像有点不对,青霉素这玩意应该是……

    突然意识到自己病情似乎真的相当不妙的袁大师还是抵挡不了强力镇定剂的作用,昏昏沉沉地进入了梦乡之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