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厉害了 (继续求表扬!)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三十四章 厉害了 (继续求表扬!)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用特殊材料制成的大师

    袁燕倏先生在第一篇《民主党高层和美国人民分歧的由来和发展》中,总体性地描述了美国民主党自绝于美国人民的整个历史过程。

    以至于当时民主党副总统提名人fdr都说,对我们民主党人来说,这是一记最响亮的警钟。也是通过这篇文章,这位民主党后起之秀才能了解到民主党自身存在的致命缺陷,从而带领同党中人渡过其后那些年的低潮期,并且重新成为美国政坛的两大党之一。

    除了民主党人的良师诤友之外,袁先生也成了共和党人最欣赏的政治理论家和经济专家。在此之后,他成为了其后几任共和党总统的座上宾,并和他们缔结了深厚的私人友谊。要不是袁燕倏先生始终不肯入籍美国,共和党政府甚至考虑过让他担任财政部次长以应对大萧条的经济危局。

    后来有人开玩笑地说他是“来自中国的美国共和党政委”。

    在第二评《关于威廉二世的几个问题》、第三评《英国是自由主义国家吗?》和第四评《殖民主义的辩护士》之中,袁大师从大历史的角度深刻解析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对阵双方走向战争的这个不可逆的过程,也从自由主义的立场批判了协约国和同盟国为了争夺全球市场和殖民地发起的这场“不义之战”。

    当时对这三篇文章反应最大的是英国人。《泰晤士报》上连续刊登评论员文章,以极为尖刻甚至相当不礼貌的语言评价了袁先生这三篇文章,甚至称其为“抽阿芙容抽到发癫的阿芙容佬。”。

    后来有不肯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称,这些评论员文章是当时兼任英国陆军大臣和空军大臣的温斯顿-丘吉尔亲自动笔写的。而他本人对此既没有承认也不否认。

    袁大师对此的回应却让他成了二十世纪最伟大的预言家,顺便还成了“金句”家。因为他说了一句被后世历史所证明的传世名言:sunrisebysin,andsunbywistonfall.{注:2}

    当然,全世界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尤其是美国人民更是通过袁大师的文章,洞悉了还沉湎于维多利亚荣光中的英国统治阶级们,仍然在幻想维持“日不落帝国”。而为了他们一小撮人的利益,这根邪恶的“搅屎棍”有着不惜把整个世界拖入战争地狱的险恶用心。

    这三篇文章还极大地鼓舞了全球殖民地人民追求自由和独立的信心,并给他们指明了自由主义的康庄大道。

    印度国父“圣雄”甘地曾经评价道,中印两国都是历史最为悠久的文明古国之一,历史上出现的杰出人物如同恒河里面的沙子一样。而二十世纪最为杰出的中国人就是袁燕倏先生,真希望他是一个印度人啊。

    袁大师对此的回应很让人费解。他遗憾地说,自己消化系统不够坚强,所以当不了印度人。

    可是这也触怒了另外一位殖民地政治领袖,那就是威尔逊的弟子李承晚先生,他就对袁燕倏先生的论述颇不以为然,1921年他回到美国之后指名袁大师要求进行论战。{注释1}

    心怀宽广的袁燕倏先生听闻以后只说了一句话,地球对韩国人来说太小,他们就别来搀和了。不过心直口快的他在私下场合别人问到的时候,还是说了一句心里话,谁在乎擦鞋垫的想法?

    于是在美国外交界,“擦鞋垫”成了朝鲜半岛的代名词。

    在评述完一战成因和全球战后态势之后,袁先生的第五评《在战争和和平道路上的两条路线》,第六评《两种根本对立的外交政策》和第七评《民主党是当代最大的战争贩子》,又把目光转到了美国民主党政府和其一战政策。

    袁燕倏先生用他那一支如椽巨笔不容争辩地阐明了,此前八年民主党执政时期的政策,尤其是参加一战的重大决策对美国民主制度,全球资本主义自由市场,还有全世界和平造成了极为严重的破坏。

    由此他也站到了美国进步主义者的对立面上。在这些左翼经济学家之中,时任全国经济调查局局长,制度经济学创立者约翰-罗杰斯-康芒斯{johnrogersmons}和袁大师的论战最为精彩也最具有启发性。康芒斯在他的《制度经济学》中,开篇就感谢了袁燕倏先生的砥砺之功。

    在经济学界他们两人的论战被称为,非市场vs市场。{注释3}

    袁大师最后两篇《资产阶级使命和威尔逊的假和平主义》和《关于威尔逊的假和平主义及其在世界历史上的教训》则是对威尔逊总统个人的批判。

    据说当时中风导致左半身瘫痪的威尔逊总统在让人给他读了这两篇文章之后,竟然暂时地恢复了行动能力,要亲自写文章为自己辩护。不过他马上因为心动过速和高血压而晕倒了。

    袁燕倏先生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放弃发表第十篇评论。而他这样不为己甚的处事风格也得到舆论界和美国人民的交口称赞。

    更让人敬佩的是,这些雄文是在袁大师面临着真真正正的死亡威胁,还忍受着身心上极大的痛苦的情况下完成的。

    他无愧于斯大林同志的“这个世界居然有用特殊材料制作的资本家走狗”的赞誉之词!

    总之,《“九”篇文章“评”论民主党》不但展现了他在政治经济学上的惊人才华,也让世人知道袁大师历史学上的出众天赋,还有他远超凡人的意志品质。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这几篇政治评论都极为重要。值得今人仔细研读。

    编者注:以上内容参考芝加哥大学宪法讲师贝拉克-奥巴马先生的评论文章《袁燕倏先生早期政治经济学思想理论研究》。

    ——节选自《袁燕倏文集-政治篇》

    ……………………

    注释1:1920年11月,李承晚正在去中国的旅途之中,并会在同年12月在上海就任大韩民国大统领。不过半年之后临时政府快没钱了,于是他就回美国“参加”华盛顿会议去了。

    注释2:这句话意思不难理解,日不落因罪而升,却因温斯顿而落。不过这句话改编自莎士比亚的名句:somerisebysin,andsomebyvirtuefall.有人因罪而升迁,有人却因德而没落。

    此句本人原创,转载……我也管不到啊。要表扬我的话……你们懂的

    注释3:制度经济学派{institutionaleconomics}重视对非市场因素的分析,诸如制度因素、法律因素、历史因素、社会和伦理因素等等。其中尤以制度因素为甚,因此而得名。

    实际上,制度经济学是德国历史学派在美国的变种。这一学派反对西方主流经济学的抽象演绎法和数量分析法。说的再简单一点,他们和主流之间最大的区别就是把人当成“自然人”,而不是所谓的“理性人”。

    ……………………

    ps。昨天不舍得和忘记打赏的病友们今天都麻利点,就这章还不打赏未免也太说不过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