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一百二十章 说几句 (周三第一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二十章 说几句 (周三第一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自由的空气千金难买!

    “女士们先生们,让我们欢迎詹姆斯-柯南特副校长为我们讲几句话!”

    我们的袁大师看着没人鼓掌,只好把那些合同夹在腋下,一个人在那里鼓掌。等副校长先生走上来之后,他才把那些射幸合同恭恭敬敬地用双手交给了对方。

    副校长先生的心肠就软多了,他接过了合同之后开门见山地道:“同学们,别担心。校董事会经过协商,决定采纳袁先生的建议,每份赌约只收上面金额的……二分之一!”

    这帮家伙真不愧是培养华尔街吸血鬼的nyu的校董事会,我建议随便收点意思意思就行了。他们倒好,直接来了一个五成。

    “大师球,这没问题吧?”

    “没关系,只要不是宿主你收的就行。”

    是的,就在他被约翰-麦考尔逼到墙角的时候,灵机一动想到了这个“窍门”:赌博归赌博,收钱归收钱。

    自己不收钱不就不会产生s值了吗?不如就当花钱买个好名声吧。

    可是当他看到大家都这么踊跃,觉得一点钱都不收这心里未免有点不通达,也未免太辜负了这帮白皮的热情支持了。于是他就又想出一个主意,那就是把赌注当然只是一部分赌注捐给校方。

    这位nyu的中国学生不靠着十几万美金的捐款只靠嘴炮,詹姆斯-柯南特先生和校方又怎么会眼睁睁地看着他搅风搅雨呢?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名往,古人诚不我欺。

    不得不说,资本主义教育体系就是这么简单直接,只要你肯捐钱那你就是大爷。哪像我们袁大师经历过的社会主义教育体系,他家里也不用捐钱,只要靠着他的魔都户口让他轻轻松松进了一个211……只能说投胎有风险,穿越需谨慎。

    “我、我、我没听错吧?”

    “真、真、真的吗?”

    “这、这、这次不会再变了吧?”

    从袁燕倏开口之后,场内众人的心情就如同过山车一般起起落落,以至于听到了这样的大好消息,一时之间还不敢相信。

    柯南特先生只好再次大声说道:“大家没听错,只用缴付你们所欠金额的二分之一就行了,还可以免息分期付款。”

    “不过毕业之前必须全额付清,否则校方会扣留毕业证书,直到把欠款交齐。”

    看看人家资本主义大学无师自通就知道扣留毕业证书了,实在是太善于学习了。

    这帮家伙也是够可怜的,心理过山车真的不是那么好坐的。好在现在总算是尘埃落定,他们这颗心终于可以放下来了。

    再怎么说,一半总比全额好。而且2500美金的一半也不过1250美金,对1920年能读得起大学的人来说,也不算是个很大的数目,况且还能分期付款来着。

    只听副校长继续说道:“经过校董事会讨论,为了表彰袁先生慷慨大度的行为,决定免除他的博士生学费。并且本人很荣幸地推荐他直接参加博士答辩。”

    “大师球,这免掉的800美金也应该没问题吧?”

    “宿主,确实没什么问题。因为在原本那条时间线上这800美金就没有付过。”

    对啊,自己大曾伯祖父拿钱去买了克莱登大学的phd.,自然不会出这个钱了。

    这个时候,副校长转过头来向着他说道:“袁先生,要不要再给大家说几句吧?”

    其实他老人家本来也就是客气客气,没想到我们的袁大师哪里会放过这种装逼的机会,欣然点头道:“那好,我就再说两句。”

    他上前两步,吐气开声道:“女士们先生们……”

    袁燕倏这一开口,底下众人的脸“唰”地一声全都变得煞白,这个中国人这次又要说什么啊,千万别再来这样的“心跳游戏”了。

    幸好这次这个中国人要说的是:“我有一个梦想……”

    “皮卡皮卡。”

    忘了这茬了,演讲那也算是散文。

    我们的袁大师只好咽了一口唾沫改口道:“这个梦想就是来我大美利坚合众国这个‘自由的国度,勇士的家乡’来留学。”

    “到了美国之后人们经常问我为什么来到纽约大学。而我总是回答,我来这里的原因是fresh……”{注释1}

    袁燕倏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大新乡的清晨天空,还真是够fresh的,都是一大早刚烧出来的煤灰能不新鲜吗?

    哎呀,忘了现在是1920年,纽约城里到处都是烟囱,呼哧呼哧地往外喷着大气悬浮物。

    他老人家不由得心里面哀叹一声:这还有没有天理了,凭什么一百年后的洋奴能堂堂正正地说出“fresh-air”。而他们的祖宗老子我就不能呢?

    不行,以后一定要把《寂静的春天》给抄出来,不让我大美利坚恢复青山绿水apec蓝,老子还怎么有脸当洋奴?

    没办法,如今只好再换一种说法的了。

    “fresh-spirit-and-free-air!”

    “鲜活的精神和自由的空气!”

    “三年前当我走下了邮轮离开了海关,我准备带上早就准备好的五层口罩,可是当我呼吸到我在美国第一口空气的时候,我就把口罩给丢掉了。因为根本没用……嗯,用不着。”{笔者注:原文是五只口罩。}

    “当我呼吸到纽约城的空气的那一瞬间,我感受了到清爽和自由,那是精神上的清爽和心灵上的自由!”

    “我的精神上不再有雾,心灵中压抑感也不复存在。”

    “和你们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一种愉悦。此时此刻,我站在这里,也不禁回忆起那种自由的感觉。”

    “在纽约大学,我始终感受到一种新鲜空气,它使我永远心存感激,那就是言论自由的新鲜空气。”

    “来美国之前,我在历史课上学到过《独立宣言》的内容,但是那些字眼,生命、自由、对幸福的追求等概念,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实际含义。”

    “只有在美国,我才理解,表达自己观点的权利是神圣的!”

    “咦,大师球,你这次为什么不阻止我?”

    “宿主,你以为这番演讲有什么新鲜之处吗?”

    注释1:这个梗的关键词是,马里兰大学,赵家人,杨小姐,毕业演讲。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