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回忆录 (周一第一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一十六章 回忆录 (周一第一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占星大师和狂欢之神

    我们的袁大师吃着吃着就停下来,拿起餐巾擦了擦嘴,不满地说道:“我说你们三位,能不能不要这样看着我啊。你们眼神就好像我是在吃最后一餐的死囚一样,实在太影响食欲了。”

    他对着约翰翻了翻白眼道:“对了,还有你,麦考尔先生。你留在这里干嘛?”

    人家立马回敬道:“我就在看你吃最后的晚餐啊。”

    这时海伦-布朗小姐有些不满地道:“麦考尔先生!你这么说我就生气了,再也不理你了!”

    这位大小姐这话都说了几遍啊?

    黑发小美女转过头向着袁大师道:“腻嗷,你别理他,多吃一点。以后你可能就吃不到了……”

    她会不会说话啊?

    还是路易斯-贝克先生比较稳重,他干咳了一下道:“是啊,尼奥。你要考虑一下后事……嗯,今后的安排了。”

    “你们都是瞎操心。我说……”

    突然外面响起了一阵喧闹之声,原来纽约州开票结果已经出来了。

    贝克先生有些坐立不安地道:“尼奥,你不出去看看嘛?”

    我们的袁大师悠悠地喝了一口茶,淡淡地道:“我看不看又有什么区别呢?”

    他突然站了起来,向着桌上三位小伙伴点头致意道:“各位,我今天可是累坏了。那么我先去休息了。”

    布朗小姐惊讶地道:“你还睡得着?这可是五十万美金啊!”

    袁燕倏耸了耸肩膀道:“为什么不睡?明天还有大场面呢。不养足精神怎么成?”

    说着他转身走向了卧室,不过就在打开门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一个典故,于是又转了回来。

    我们的袁大师微微一笑道:“各位,如果是好消息,就不要叫醒我,等我醒了再说……”

    约翰-麦考尔先生没好气地说道:“明白了,有坏消息就叫醒你,因为坏消息丝毫不能耽搁。”

    “约翰,看不出来你连拿破仑一世的名言都知道啊。”他竖起食指摇了摇道,“不过你错了,如果是坏消息,那也别叫醒我,让我这辈子最后一次睡一个安稳觉!”

    “晚安!”

    他对着三人微微躬身,转身走进了卧室……

    这段场景在路易斯-贝克先生的回忆录《奇迹家族中的奇迹》里面是这么写的:

    即使过了这么久,我依然清晰地记得那个晚上,那个被称为“nyu豪赌之夜”的晚上,当然,我也忘不掉那位制造了这个大新闻的neo-yuan。

    那个时候我才发现,我一生挚友兼生意伙伴的双眼之中总是闪动着奇异的光芒,脸上的表情也总是那么漫不经心,嘴角更总是带着一种似有似无实际上充满讥诮意味的笑容。

    是的,就是他后来那些照片中经常出现的那种古怪表情。

    在当时的状况下,我们这些非当事人的心情都颇为忐忑,可是他却是那么镇定自若,胃口更是好得出奇。我就眼睁睁地看着他吃掉了五人份的食物。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这样的神情,我居然不再为他担心了。因为在那一刻我有一种明悟,此刻背了几十万美金赌注的neo他一定知道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当然,他不可能掌握什么内幕消息,我敢发誓说,即使我的祖父都不可能了解选举人票的精确差额。

    不过对我们这样的凡人来说,面对历史这样复杂谜团自然是毫无头绪,可是对他而言,线头就清清楚楚在摆那里,只要轻轻一下就从历史的谜团中抽出了未来的真相。

    neo就像是已经掌握了真相的福尔摩斯,对他而言,我们这些华生之所以看不清未来,只不过就是因为我们的太过愚蠢罢了。

    “愚蠢的人类!”

    这也是他经常在私下场合说的一句口头禅,虽然他常常是玩笑似地说出这句话,但是我也常常能听出其中的悲悯之情。

    从那时起,我就把他当做了我人生中的福尔摩斯。更确切地说,他就是我的“占星大师”。

    和所有的占星师,比如那位著名的诺查丹马斯一样,尼奥始终不肯给出明确的预言。可是只要能留心他的一言一行,不难判断出未来的一些蛛丝马迹。

    我也经常隐晦或者不那么隐晦地问过他如何能预知未来,不过他始终拒绝回答这个问题。直到有一天他十分难得地喝醉了,而我又好奇地问了一次,而那一次他回答的是:pikapika。

    后来我请教了很多精通中文的汉学家甚至中国各地人士{到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中国有那么多方言},始终没人能告诉我‘pikapika’是什么意思。

    在海伦-布朗女士的回忆录《爱情之母》中是这么写的:

    有人常说尼奥对待人生的态度太过于轻佻,他这样的天才原本能为全人类,尤其是他的同胞做出更多的贡献。

    可是我从1920年11月2日的那天晚上就明白了,他不是轻佻,也不是没有责任心,而是对他而言,除死之外无大事……或许死亡对他而言也不是一件值得担心的大事。

    不是我为我的文学和人生的双重导师辩护,而是他本来就是误入人间的狄俄尼索斯,这位古希腊的酒神有一个古怪的绰号,奇异的陌生者。而“奇异的陌生者”同样是尼奥一生的真实写照。

    和狄俄尼索斯巡游队伍一样,太阳的光芒一般耀眼夺目的他头戴葡萄枝和常春藤编成的花冠,手执缠着常春藤、顶端缀着松球的神杖走在队伍的前面。而我有幸当了一位跟随他的小小的林中仙女。

    我们这些随从们喝得醉醺醺的,围着他边唱边叫、乱奔乱跑,或者跳起节奏欢快的旋舞。在长笛、芦笛和铙钹声中,喧哗的游行队伍在风光秀美的群山中、在绿荫如盖的树林中、在青翠平坦的草地上快乐地行进。

    我们虔诚地相信他能带领我们去向极乐的彼岸!

    至于其他人,甚至那些比我们更为出名和也更加出色的伟大人物也只不过是他的路边风景而已。

    老实说,在那一刻之前我对他还抱有一些少女旖旎的想法,而在那一刻之后,我感到了一种莫名的自卑。也许我这样的女子只配担当一个侍奉他的山林小仙女……不,世间所有女子都配不上他!

    后来的那些臭娘们……{编者注:此处有删节。}

    在约翰-麦考尔律师的回忆录之中……

    他并没有留下回忆录,不过据说他有记日记的习惯。只是这些日记始终没有公开。另有一种说法,在他死前把所有日记、往来书信和重要文件全都付之一炬。

    这位大律师这种的做法对后世的“袁学家们”而言可称得上是灭顶之灾,因为他后来真的成为了袁大师的私人律师。

    确切地说,约翰-麦考尔成立了一家专门为袁燕倏提供法律服务的律师事务所,而这家律师事务所最终会成为一个庞然大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