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一百零八章 夸富宴 (周三第一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零八章 夸富宴 (周三第一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名声可以刷,逼格不能毁!

    只见我们的袁大师翘着二郎腿,抬起手看了看表,不以为意地道:“才四万?现在下午一点都不到,还早得很呢!”

    这时海伦-布朗小姐也面带难色地说道“腻嗷,四万真的不少了啊。”

    我们的袁大师心中一热,这一男一女两只白皮……嗯,白人朋友真的对自己蛮不错的。他算是看出来了,要不是这两个家伙故意拖拖拉拉放慢速度,否则现在怎么可能才只有四万美金。

    白人之中是有好人的吗,自己可不能成为那种只看肤色的种族主义者。还是某位伟人说的对啊,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想到这里,袁燕倏就看向了一直在旁边瞧热闹的约翰-麦考尔先生。

    “哼!”始终没走的约翰-麦考尔和他对视了一眼,冷哼道,“你们劝了也白劝。这家伙就是故意的,我倒要看看最后金额会不会到四十万。”

    哇喔,这家伙真的应该团结一下,居然看出我是故意的了。

    袁燕倏竖了一个大拇指道:“我们赛里斯人有一句谚语,最了解你的人是你的敌人。你们看,还是我们的律师先生了解我。”

    麦考尔先生带着讥诮意味的笑容说道:“是的,袁先生说对了。我算是看出来你为什么这么做了。”

    “哦。”兴趣大增的袁大师接口问道,“那你说说,我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potlatch!”

    听到约翰说的这个单词,布朗小姐这样的经济学门外汉自然是不明所以,可是在场的那些斯特恩学院的学生们神情都微微一动。

    potlatch直译成中文是冬季赠礼节,实际上就是西方人在圣诞节交换礼物,还有东方人发红包的习俗的原始由来。同时它还是一个学术术语,那就是“夸富宴”。

    夸富宴严格说起来这应该是人类学研究的范畴,不过它也是某些人类社会中一种非常奇特的经济行为。这种习俗在北欧维京人、爱斯基摩人、北美印第安人还有中国雪域高原最为盛行。

    炫耀财富这种事"qing ren"类历史那也是屡见不鲜,可是如果这种行为成为一种习俗,而且定期搞一次,那就显得非常怪诞了。不过某些民族就有这种怪诞的习俗。

    在这类宴席上,主人请来四方宾客,故意在客人面前毁坏大量个人财产并且慷慨地馈赠礼物。比如英国古代史诗《贝奥武甫》里面就有此类描述,部落首领砸毁金银器物,把纺织品和鱼油,对北欧人来说相当珍贵的食物和燃料,堆满整座房屋,然后付之一炬。

    这种制度看似是一种单纯的挥霍,一种幼稚的浪费,“妄想自大狂人格“的结果。就像我们袁大师一样,莫名其妙地提出对自己十分苛刻的赌约,还接受了巨额的赌注。

    实际上夸富宴自有其深意。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这是统治者主动调整社会财产分配。人类在蒙昧时期就发现了实行高福利的社会制度,对整个部落或者邦国来说不一定是一件好事。尤其是在一个丛林社会之中坐拥大量财富的平民会失去作战精神和动力,于是就采取了这样极端的手段。

    当然夸富宴还有一种原始功能。

    “potlatch……哈哈哈……用财富换取名声。”袁燕倏笑了起来,“麦考尔先生,我真的要对你刮目相看了啊!”

    约翰耸了耸肩膀道:“难道不是吗?虽然我不知道你输了之后怎么支付这笔赔款,但是今天之后在nyu,不,整个纽约谁不知道有你这么一个疯狂的中国人?就算你申请破产,名声总算是挣下了。”

    我们的袁大师心道,这家伙真还挺聪明,怪不得能拿到纽约州律师执照。一旦不被妒火蒙蔽了眼睛,马上就看出自己是在求名。

    这个小弟我要了!

    他从一开始就打定主意,自己先得在学术界获得一定程度的名誉地位,最好能用如今这种方式刷一波声望,再开始大肆发表文学作品,尤其是通俗类小说。

    实际上,经过他修改的《浓情巧克力》已经不是纯粹意义上的言情小说了,其中包含着反战和反宗教的人道主义关怀;《狄公案》完全可以说成是披着侦探小说皮的正统历史小说;而《五十度灰》……他从来没想过用真实姓名发表的啊。

    约翰-麦考尔先生的这个赌约真的是瞌睡了有人送枕头,时机实在是太好了。所以他一点都不怨恨自己这位“情敌”,而是发自内心地感激。

    这是因为不管是在当下的东方还是西方,通俗小说作家都是一个非常low的工作,大概也就比戏子和电影明星好上那么一丁点罢了。

    比如说宫白羽这位民国时期的武侠小说大家,他说过“不穷到极点,我不肯写稿。”,还说“这些无聊的文字能出版,有了销场,这是今日华北文坛的耻辱,我可不负责。”。

    文坛之耻……武侠小说大家就是这么看待自己的作品的!

    尽管他老人家靠武侠小说过上了好日子,但他对自己的武侠创作不但是感到羞愧,甚至非常之蔑视,自觉是名花堕溷,魂断蓝桥。他深感辜负了鲁迅先生对他的殷切期望,觉得无颜再见鲁迅,就自动断绝了交往。

    说完了东方,那再说说西方。像爱手艺大人这种恐怖小说大师,主流文学界根本不屑一顾。别说是这位“克苏鲁之父”了,就是文学地位比他高得多的埃德加-爱伦-坡照样一辈子穷困潦倒。

    人家爱伦-坡可是推理小说和科幻小说的鼻祖,短篇小说的先驱,浪漫主义的代表人物,可是就因为是写通俗小说出身,始终不被美国主流社会所接受。

    简单来说,袁燕倏的思路是这样的。政治经济学大师……嗯,还是非常知名的大师出于兴趣写写通俗小说,那是他老人家多才多艺不拘小节;而一个普通知识分子为了糊口干这种破事,那就是自甘堕落,在当时文化人看来,大概就跟大家闺秀主动下海差不多。

    在美国这种相对开放的“一切向钱看”的资本主义社会那问题还不是很大。可是等他回了国,一位因为《socialism》这种政治经济学著作而享誉世界的留美博士,一个跑回来写“诲淫诲盗”低俗小说的假洋鬼子,国人对这两者的评价那肯定是天壤之别的啊。

    他的原则是:名声可以刷,逼格不能毁。

    回过神来的袁燕倏笑着说道:“约翰,那就借你吉言了啊!”

    “好了,我们继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