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一百零四章 赌不赌 (周一啦,开工投票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零四章 赌不赌 (周一啦,开工投票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姿势有问题

    “250票?!你觉得有可能吗?”

    “这个……似乎有那么一点可能。别忘记1912年那次大选啊!”

    实际上,250票的选举人票差距在1920年之前的历届总统大选中并非史无前例。

    比如说落樱神斧华盛顿就是没有对手的情况下,毫无争议地得到了全部选举人票成为美利坚首任大统领。

    还比如说,1920年“人人都恨的威尔逊”在1912年那次总统大选之中,就得到了531张选举人票中的435张,而他的对手进步党的老罗斯福仅仅获得88张选举人票。

    而民主党那一次能大胜,居然也是因为对手共和党来了一次分裂了。其实1910年前后共和党分裂这件事情和无政府主义者还真有点关系。

    1901年美国第25任大统领,也是共和党的威廉?麦金莱{williammckinley}被无政府主义激进分子射伤,并因此去世。他成了美国历史上第三位被刺杀的总统,也让副总统西奥多-罗斯福成为了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大统领,时年42岁。

    老罗斯福两任干得不错,所以党内很多人支持他打破华盛顿以来的惯例,第三次成为美国总统。可是他不但推辞了提名,反而支持自己的好基友威廉-霍华德-塔夫脱成为了第27任总统。

    然而,塔夫脱这位更像是大法官的政治家缺乏了一点人格魅力和决断能力,甚至以总统之尊都搞不定党内的那帮职业政客,他让共和党陷入了极大的混乱之中。{笔者注:塔夫脱后来真的当了最高法院的大法官。}

    这个时候老罗斯福却觉得自己应该当仁不让地出来收拾乱局,所以不但在公开场合多次批评了自己老友,还组织了第三党—进步党参加1912年的总统选举。就这样,共和党的分裂让民主党乘虚而入。

    “不不不,那次情况和现在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的,上次是共和党分裂,这次是民主党分裂,不是正好反转吗?”

    “民主党分裂这点你说对了,但是有一点你忘记了。我就问问你,你知道谁是沃伦-g-哈丁{warren-gamaliel-harding}先生吗?”

    “沃伦-哈丁?我当然知道,不就是这次共和党的候选人。”

    “我的意思是你知道他以前是什么人吗?”

    “这个……我想起来了,报纸上说他是现任的联邦参议员,之前竞选俄亥俄州州长失败,再之前……我就想不起来了。”

    “对啊,哈丁这家伙如果不出来竞选总统的话,谁知道是哪根葱,就连共和党里面没有听过他名字的也大有人在。这次共和党是实在没有人可以推了,所以才把他搬出来的啊。”

    “嗯,比起1916年的共和党候选人休斯先生,还有罗斯福前总统,他在名气方面似乎……嗯,确实是差远了。”

    “而且你没看报纸上面的介绍吗?哈丁在参议院的六年中,工作平淡无奇,毫无卓著之处,既没有推动任何重要议案,也没有创下什么业绩值得人们去回顾,谁也不知道他干了点什么。他根本就是个窝囊废吗!”

    “这么说也对啊。而且他搞的是什么‘门廊竞选’,一直没有离开过他的家乡俄亥俄州的马里恩。全美国都没几个人见过这家伙的?”

    “而他的对手詹姆斯-考克斯先生那就不一样了啊,别忘了他就是击败哈丁先生成为了俄亥俄州州长的啊。这一次不说赢吧,能输250票那么多吗?”

    “所以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就是,那个中国人在犯傻!”

    “嗯,被你这么一说,他看着真的像是个书呆子啊。”

    嗯,这个反应就对了吗。就是要让你们把我当成傻瓜,还是大傻瓜!

    众人眼中的傻子脸上不动声色……好吧,其实在书呆子形态之下,他此刻的表情就是呆呆愣愣,一副不通人情世故的样子。

    而这个时候站在高处的中国书呆子看到有几条美丽……或者不美丽的倩影也朝这里走来,想来是听到消息来看个热闹的文理学院女学生们。其中一位自然就是海伦-布朗小姐。

    哎,如今正是多事之秋,我就不招蜂引蝶了。

    嗨,但是就算不招蜂引蝶,这个逼我是装定了。

    乘着大家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又向着目瞪口呆的麦考尔先生十分耿直地说道:“至于赌注吗……”

    “恕我不能答应你的条件,不和海伦-布朗小姐继续往来!”

    看着就像不懂“世间情为何物”的袁大师大声说道:“首先作为一个诚实的chinese绅士,我敢发誓说我对海伦-布朗小姐没有发生过任何超越友谊的想法。”

    “其次作为一个信奉自由主义的现代人,我要说麦考尔先生你这种追求爱情的方式,实在太反动!实在太落后!!实在太male-chauvinism了!!!”

    实在太怀念琼瑶体了啊!

    “最后作为你的一个朋友,我要说的是……”袁燕倏突然放缓了语调,柔声道:“约翰,如果你真的爱她就不会提出这样的赌约了……”

    “因为爱她,所以放手。do-you-understand?!”

    中文只要一个字“懂”就行了,英文还得来一个do-you-understand。

    海伦-布朗小姐还有她的同学们走过来的时候,正好听到也听懂了袁大师的这番话。这些年轻知识女性脸上的神情都有些不对了。

    要知道,“因为爱她,所以放手。”这种玩意儿对文艺女青年,还是没怎么喝过心灵鸡汤的女文青的杀伤力实在太大了。

    当然我们的袁大师现在没心思也没工夫撩妹。他举起右手,张开五指,傲然说道:“所以,我的赌注也是五千美金!”

    满场鸦雀无声,就连约翰都陷入了呆滞之中……

    “皮卡皮卡。”

    “大师球,你这是闹咋样啊?不是和你说了嘛……”

    “宿主,本系统不是说这个,而是说你的姿势……”

    “姿势?!我的姿势很渊博啊,上知宇宙大爆炸,下知寒武纪爆发,就连江户四十八手都知道,而且不是还有你这个搜索器吗?”

    “不不不不,本系统是说你现在的p-o-s-e!”

    我的pose?!不就右手张开五指,左手很自然地背在了身后,威风凛凛地站在大学校园的高处……

    哎哟,这个pose为什么这么眼熟呢?

    “大师球,不得不说,这次你提醒的对,是我疏忽了!”

    袁燕倏自己都觉得自己现在这个pose很不和谐,所以马上收起右手的其他四根手指,只留下食指,从“红朝太祖范儿”变成了“山姆大叔范儿”地瞠目直指,口中大喝道:“约翰-麦考尔先生,i-want-your-answer……”{注释1}

    “你赌不赌?!”

    注释1:没看明白这个梗的同学,可以百度大美利坚最著名的那张征兵海报,we-want-you。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