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九十八章 白非白 (周四第一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十八章 白非白 (周四第一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写历史小说的作者不夹带私货,那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咦,这都晚了十多分钟了,钱德勒教授怎么还不来?”

    “对啊,他老人家一向最守时的了,反正我上他的课没见他迟到或者早退过。我有一次还看见他掐着秒表计时呢,不愧是日耳曼人。”

    “嗨,就因为他是日耳曼人,所以今天来不了了!”

    “为什么啊?”

    “你们没有听说啊,他儿子被指控是德国间谍的案子今天开庭,他回宾州出庭去了。”

    “钱德勒教授的儿子是德国间谍?!真的假的啊?!我听说他儿子以前可是美国军官啊。”

    “谁知道呢。他儿子确实是西点军校毕业的职业军官。小钱德勒先生在法国前线被德国佬的毒气弹熏得差点双目失明,还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因此在荣升少校之后就光荣退役了。”

    “前年回国之后,他成了《哈里斯堡自由报》的记者。不过不知道是不是被毒气熏得脑筋不正常了,他不但公开反对《凡尔赛合约》,还经常发表文章说什么美德应该联手、美国要全力支持爱尔兰独立、法国佬是猪队友绝对靠不住、老奸巨猾的英国佬滚回去之类的言论。”{笔者注:哈里斯堡是宾夕法尼亚首府。}

    “这不就让那些爱国团体给盯上,所以他就被当成德国间谍抓进去了啊。”

    1917年4月6日威尔逊总统对同盟国集团宣战之后的一夜之间,我大美利坚涌现出无数“超级爱国者”。这帮大海军爱好者、义务兵役信奉者、禁酒令支持者、反对烟草者,反对进化论者、清教徒中的禁欲者、支持言论检查者、反黑反犹反华的种族主义者……统统把自己包裹在星条旗制成的爱国者斗篷里面,也把他们的敌人说成是列宁和威廉二世的走狗。

    这些爱国者组织了大大小小成百上千的“爱国团体”,亚当斯教授参加的3k党也是其中之一。这帮家伙的理念信条当然是五花八门不可胜数,不过对待叛国者和激进分子的态度倒是相当一致,那就是s.o.s,ship-or-shooting,流放或者枪毙。

    而为打击国内的反战势力,威尔逊政府相继于1917年和1918年推动国会通过了反间谍法{espionage-act}和反煽动法{sedition-act},以压制反英、亲德和反战声音。这位算得上战争英雄的退伍军人回国之后就撞了一个正着。

    我们的袁大师听完这段八卦真是唏嘘不已,小胡子那个下士也差点被毒气弹熏成瞎子,后来却成了元首。而小钱德勒这位少校在历史上一点浪花都没有留下来。只能说同人不同命啊。

    不过在他看来,这位钱德勒少校受牢狱之灾的几率不大,这是因为1920年的11月的美国和1918的11月的美国,这两个时间点的政治气氛已经完全不同了……

    就在这时,刚才在门口散发传单的克莱因教授步履匆匆地走了进来,手里面还拿着一叠没有发完的传单,身后跟着他的那几个正在研读经济系学士学位的大学生。

    “先生们,今天钱德勒教授有事请假,所以我来代课。”

    长得很有犹太人特征的犹太教授走上讲台,用稍带尖利的嗓音说道。

    所谓犹太人特征其实就是西亚闪族的特征,包括黑色卷发,长脸,鹰钩鼻,深眼窝和相对西欧各民族而言比较矮小的个子。

    从基因层面他们和以后的生死大敌真的同属于闪米特族。好玩的是,全世界人民把闪族里面的犹太人捧上天说成是最聪明的民族,又把这个民族另一部分人说成是只配吃沙子的操……嗯,放羊佬。

    不过因为犹太人在欧洲晃荡了两千年,大量混血的结果就让一部分犹太人长相和当地民族渐渐趋同,种族特征不再那么明显了。搞得小胡子那帮人为了确认疑似犹太人的白人的身份,不得不检查人家的包皮。不得不说,在抗生素出现之前,切除包皮这种小手术那也是有极大风险的。就中世纪欧洲人这卫生习惯也搞割礼的话……那画面一定很美!

    可是东欧那里对犹太人歧视比西欧更加严重,所以通婚的现象也比较少,也让那里的犹太人长得比较“本色”,就是克莱因教授的这个长相。

    他扬声说道:“既然是政治经济学,那么今天课程的内容就是这次大选。我承认我是支持民主党的……”

    和一百年后一样,1920年的美国少数族裔大部分也是支持民主党的。可是和一百年之后不同,这里的“少数族裔”没有黑黄人种什么事,其实也是白人,更确切地说,高加索人种。

    什么?有人说1870年美国宪法修正案第十五条给予黑人选举权……拜托,那些黑鬼能明白什么是选举吗?格sun要么从west出来了。

    为了不让他们给文明人的民主选举抹黑,所以美国各州尤其是南部州对选民登记设置了极为苛刻的前提条件,变相地剥夺了非洲裔美国人的选举权。

    黑人都是这待遇,就不说本土的印第安人和亚洲各个民族的移民了。实际上在这个年头因为《排华法案》的存在,黄种人几乎不可能入籍美国。

    白人和白人当然那也是不同的啊。美国这座民族大熔炉真正成型还需要一场全民共同参与,至少有共同参与感的大型战争。

    没错,就是二战!一战实际上被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打断了,所以对1917年参战的大美利坚来说这场战争太短也不够刺激……嗯,激烈。

    唯有黑铁的锻打与赤血的浇灌才能让“想象的共同体”变成真正的共同体。

    1920年美国的少数族裔指的是所有非wasp和德裔荷兰裔的白人种族,什么爱尔兰的凯尔特人、法国{南部}意大利的拉丁民族、东欧诸国的斯拉夫人……当然还有犹太人。共和党看不上他们,于是民主党就和他们抱团取暖了。

    族裔问题就又牵涉到了宗教问题。爱尔兰、法国和意大利移民基本都信奉天主教,斯拉夫人自然是东正教,和wasp加尔文宗那一脉的清教徒尿不到一个壶里去。这就让民主党对于宗教的态度更为开放和包容。当然这个年代再开放和包容,也不会容忍无神论的。

    这自然也改变了民主党内部的派别构成。后来民主党就出了美国历史上第一位也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位爱尔兰裔天主教教徒,第四位被刺杀,第n位管不住裤裆的大统领,jfk。

    ps.其实在今天发稿之前笔者考虑了很久,最后决定还是把一千多字的作死内容全给删了。

    虽然404是个绝佳的太监理由,可是到目前为止笔者写得很爽,所以……你们懂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