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八十五章 赌一把 (周三第二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十五章 赌一把 (周三第二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破绽百出的袁大师

    我们的袁大师为了能脱身也只好强忍不快,起身虚扶着对方的香肩把她掺了起来。

    他咧嘴一笑露出六颗雪白的门牙,爽朗地道:“萝……我能叫你安吗?”

    “当、当、当然。”

    这小娘们抖个不停算是哪门子事啊?我大新乡这个纬度也不闹疟疾啊。

    他心里暗暗皱眉,脸上却一片灿烂地道:“安,当时我一想到你这种忍冬花一般的女子能为我们无政府主义事业做出这么大的贡献,现在有可能落到美帝国主义爪牙的手里,根本就没有过考虑我自己的安危。至于你的误解,那是必要的警惕,我完全不怪你。你也不要有思想包袱……”

    忍冬花就是金银花,最近上火的袁大师挺想念这玩意的,所以就顺口说出来了。

    他自说自话地拉起人家的小手继续说道:“反倒是你这么年轻就投入到这么危险的工作中,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我们赛里斯人有两句诗,留着春天青葱的树林,就有冬天温暖的炉火。留着你那灿烂的青春,就有我们革命的成功。”

    忍冬花小姐姐哪受得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还有“好死不如赖活着”这样温馨、隽永、深刻、睿智的诗句啊,两眼顿时就湿润了。

    说来也是可怜,被母亲一个人抚养长大的艾纽卡-萝歇尔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父爱,颠沛流离的生活也让她没有遇上过大哥哥类型的男人,反倒见识多了那些对自己母亲和自己心怀不轨的臭男人,还有脑子多多少少有点不正常的无政府主义者。

    不是歧视左派无政府主义者,可是这种视人命为无物的激进分子,要么出于对所有统治阶级的刻骨仇恨,要么就有着对全世界被压迫者的大爱。这两种人怎么可能正常得起来?

    所以一旦阶级矛盾缓和或者阶级矛盾让位于民族矛盾,无政府激进主义就不那么吃香了,也就无政府工团主义还能蹦跶几下。而这正是1920年美国的正在发生的状况。

    像袁燕倏这种身兼高级知识分子和“无政府主义者”两个身份的家伙,她还是平生仅见。好吧,像袁大师这么会忽悠的高级知识分子真的也不多。

    她突然体验到了一种奇怪的感受,平时只有在做那些奇怪的梦的时候的那一种感受。艾纽卡小姐姐一张俏脸顿时变得非常奇怪。

    身为老司机的袁燕倏也是一愣,我也不过就是魔改两句我们赛里斯温馨、隽永、深刻、睿智的诗句啊,这小娘们怎么看着像是那啥了啊。

    就在我们的袁大师暗自纳闷的时候,艾纽卡小姐姐已经受不了,她挣开了这个男人的手,一转头急急忙忙地向着后厨冲了过去,“倾倾哐哐”地一路上还撞到了几把椅子。可是等她到了后厨门口似乎想起了什么,转身又冲向了大门。

    她都忘了门是锁着的,拉了好几次才想起来,赶忙掏出钥匙抖抖索索地开了门跑了出去。

    袁燕倏目送着她的背影,心中不由得就产生了一种自豪感……

    “袁同志,你可真是……哈哈哈哈……真是太有趣了!”

    看到自己女儿这样窘迫的样子,薇安大姐姐非但不恼反而是笑的花枝乱颤,连手中的枪都有点握不稳了。

    我们的袁大师看着她的样子心中一动,正准备来一招“龙爪手”……想了想还是放弃了。

    金发大美女笑了半天,忽然叹了一口气,有些伤感地说道:“安这个孩子也怪可怜的。袁同志,如果有机会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她。”

    “有机会的,当然是有机会的。”袁燕倏赶忙点头道,“那是不是请你把枪给放下?这万一要是走了火,可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这可不行!”薇安大姐姐又转为严肃的表情道:“在你证明自己的身份之前,我的枪是不可能放下的。”

    我们的袁大师冷笑一声道:“我的身份?难道我救了你的女儿还不能证明我是你们的同志吗?”

    “不能!”金发大美女摇了摇头道,“我们调查过你。nyu的大学生,中国帮会的大人物,贝克家族的坐上宾,还是某些娱乐场所的常客。那么袁同志,你认为拥有这些身份的人物会是我们的同志吗?”

    袁燕倏闻听此言心中就是一寒,脱口问道:“你们在wathcing我?”

    他心中也是懊悔,哎呀,自己到底是革命斗争经验不丰富啊。我被大师球逼着救了萝歇尔小姐,自然就引起了那个组织的关注,监视自己根本就是应有之意。如果对我管都不管,那这个组织还能搞出华尔街大爆炸这种大新闻?

    而我竟然没有想到这一点……不对,这对母女不赶紧跑路反而留在了案发地,这种事情我也想不到啊!

    这其中必有隐情!

    薇安大姐姐微微一笑,并不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继续问道:“而且袁同志,你不觉得整件事情很诡异吗?你又是怎么知道nypd要抓捕安的呢?”

    “好吧,就算你在nypd里面有内线让你提早得知了消息。那么你又怎么知道安会在哪里?而且你还知道她的名字。”

    “袁同志,你说换了你站在我们的立场上,会不会怀疑他是放长线钓大鱼?会不会调查这样的神秘人物?”

    我们的袁大师被问得是无言以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想不到自己身上有那么多破绽,幸亏这还不是拥有庞大资源的政府势力所主导的调查,可是就这么一个恐怖主义组织已经能发现自己很多地方不对了啊。

    自己也太过麻痹大意了,以后一定要小心……那么现在要不要仰仗自己第二个身份来赌一把呢?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疲倦和厌烦的神色,用很不客气的口吻说道:“我救了你的女儿,帮了你的组织,没有要求过任何报答吧?”

    “而且你们也跟踪我这么多天了,难道还认为我是联邦探员或者私家侦探吗?”

    “你要是真的这么认为,那就打死我好了!当然,如果你不怕引起nypd关注的话。”

    我们的袁大师敢这么说是仗着自己nyu在读学生的身份,现在还加上了贝克家族的好友。他可不是那种失踪了也没人管的流浪汉。而且他也不是秘密来此,有心人随便调查一下就知道他今晨来了这家店子。

    说着袁燕倏拿起了公文包,看也不看金发大美女,自顾自地向着门口走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