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四十九章 养老金 (周一第二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十九章 养老金 (周一第二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其实说了也没用

    “说得好!”

    我们的袁大师这么一打岔倒是让在坐的学生们安静了下来,一时之间搞不清楚这个中国人是什么路数。

    “贝克先生说的我完全赞同!不过……”袁燕倏带着疑惑的神情道,“国有化之后就能让那些矿工不在暗无天日的矿坑里面冒着随时死亡的危险辛勤地劳作吗?”

    “这……”

    他们不去干,难道叫在坐的绅士们去干吗?

    身为小布尔乔亚的袁燕倏知道小布尔乔亚就是这个德行,说就天下无敌,干就无能为力,也就放放嘴炮罢了。

    不过路易斯-贝克马上也反应了过来,开口说道:“国有化至少可以让那些工人拥有更加优越的工作条件,享有更加体面的生活,并在退休和意外发生之后得到更加完善的保障。袁先生,难道你反对这一点吗?”

    “贝克先生,我当然不反对!”袁燕倏一秒钟都不犹豫,立即接口道:“只是这完全可以让政府用法律条文的形式进行规范,为什么一定要采用激进主义的方式呢?”

    对啊,这个中国人说的不错。我们大美利坚依法治国,什么都要讲法律的啊,不然中上层家庭出身的律师们喝西北风去啊?

    可是“这个中国人”是一位新古典自由主义大师,即使用法律来规范资本家的行为,对他来说都是一种迫于无奈的权宜之计。

    所以我们的袁大师继续加码道:“美利坚的矿业工人……不,所有人,甚至包括在座各位的养老和社会保障都可以交给自由市场的吗!”

    路易斯-贝克不由自主地好奇问道:“袁先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袁燕倏微微一笑道:“德意志的那位铁血宰相俾斯麦曾经说过,社会保险是消除革命的最佳投资,因为一个期待养老金的人是最守本份的、也是最容易被统治的人……”

    这个时候,突然有位学生站了起来,大声问道:“袁先生,你是要美利坚学习欧洲国家的养老保险制度吗?”

    实际上现代养老保险制度就诞生于1889年俾斯麦政府领导下的二德子,后来丹麦、英国、瑞典等欧洲国家纷纷效仿德国,分别于1891年、1908年、1913年建立起各自的养老保险制度。

    不过我大美利坚要到“大萧条”之后,养老保险制度才正式确立。

    这是因为这场规模前所未有的经济危机彻底粉碎了人们在个人责任方面的信心,以至于美国人也强烈地感受到他们时时面临着自身难以应付的各种风险,越来越多的人不得不求助于联邦政府。于是,罗斯福这位美共统一阵线主席……嗯,自由世界的大救星于1935年颁布了《社会保障法》,作为“罗斯福新政”中的一项重要内容。

    站起来插话的这位同学身材不高,长得倒是挺精神,圆头圆脑圆眼睛,脸上带着年轻人的那股子冲劲和好奇心。他名叫约翰-d-麦考尔,袁燕倏居然也认识。当然是因为麦考尔先生也有一位好外公,人称“保险业王国的浪漫诗人”,现任纽约人寿保险公司总裁,达尔文-p-金斯利。

    “当然不是!”我们的袁大师斩钉截铁地否定道,“众所周知,此时欧洲各国实行的养老金制度的融资方式是现收现付制的,即退休者的养老金完全由同期劳动者的缴纳来资助。”

    “可是这种制度有着极大的风险。我们应该看到随着科技的发展,我们人类的平均寿命越来越长,而通货膨胀只可能持续不可能停止。因此只要一次经济危机,经济发展速度放缓,失业率上升就会让养老保险支出的需求量大幅度上升,最终不堪重负。”

    约翰-d-麦考尔兴致勃勃地问道:“那袁先生准备采取什么方法呢?”

    “大师球,我说这个会不会产生s值?”

    “会也不会,宿主你自己知道其实你说了也是没用的。”

    听了这话,袁燕倏心中大定。要知道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任凭他说得天花乱坠,《社会保障法》这种玩意儿不到迫不得已,是不会在美国出现,否则我大美利坚还算什么自由灯塔?

    “我们可以采用企业和私人共同建立养老金的方式!”

    他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道:“不知道大家注意到一个经济现象没有。自1914年以来,所有日用品的价格飞涨,到现在1920年几乎都上涨了一倍,比如说牛奶从每夸脱9美分上涨到了17美分,黄油从每磅33美分上涨到了61美分,沙朗牛排从每磅27美分上涨到了45美分。而美利坚人民的平均工资依然原地踏步。我个人认为这个现象是不可持续的……”

    他这一番话出口,学生们倒也罢了,钱德勒教授和柯南特副校长都露出了满意的神情。这个中国学生真心有心,而且作风踏实,作为经济学家当然要留心身边所有商品价格变动咯。

    “下一轮工资上涨是不可避免的。可是普通人往往因为眼前的诱惑而忘记了储蓄的重要,那么我们这些经济工作者就应该为他们未雨绸缪。我们应当提醒企业和雇员,与其把上涨的工资全部花费掉,不如提早为未来打算……”

    “而在我不成熟的设想中,有两种方式。”他向着路易斯-贝克同学笑了一笑道:“一种是养老基金,就是由企业和工会出面征收养老金,交给专业的投资基金和投资人进行管理。当然这一种风险比较大。”

    “不过还有另一种……”他又朝着约翰-d-麦考尔同学点点头道,“可以购买保险公司设立的专项保险。虽然利润没有前一种高,但是风险却得到了有效的控制。”

    我们的袁大师非常谦虚地说道:“这就是本人一点浅见,仅供大家参考。”

    他虽然只是稍微透露了一些概念性的东西而已,但是这里可是nyu的斯特恩商学院啊,别说钱德勒教授,这些学生起码都是经济学硕士的在读生,如何听不出他这番话的意思呢?

    其实袁燕倏说的投资基金和商业养老保险都是大路货,可是他引进了“集体”和“工资”这两个概念,那就大大的不同了。这意味着只要能推动政府立法,那么在可预见的未来,那些上涨工资中就会有相当一部分流入华尔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