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四十七章 副校长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十七章 副校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自由主义者一定要反反垄断!

    就在袁大师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发现自己身边多了一个人。他睁开惺忪的睡眼一瞧,整个人猛地一震,这位老兄自己认识啊!

    坐在他身边的中年男子神情严肃、长相威严,高额头,尖鼻子,加上一字胡,整个人就算坐在那里一言不发也显得很有气势。

    中年男子淡淡地看了袁燕倏一眼,脸上还带着隐隐责备的神情,看起来对这位学生在课上睡觉很是不满来着。

    我们的袁大师心中暗道不妙,可是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是该解释呢还是该道歉。不过他知道要是给这位老兄留下不好的印象,自己跳级申报博士这件事情就有点悬乎了。因为此君就是nyu的副校长,兼教授评议会副主席的詹姆斯-b-柯南特{james-byrant-conant}先生。这位副校长当然也是一位学者,不过就是偏向教育学。

    笔者注:没查到当时nyu校董会名单,只好借用一下下一任耶鲁大学校长。哎,这就是身为合理党作者的痛苦。

    其实副校长什么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教授评议会副主席的身份。像nyu这样的美国私立大学,虽然不像欧洲大学那样纯粹是由学者行会管理,但是教授评议会的地位也非常之高,不但能决定校内教师的升迁甚至开除或者授予终身教授,还能影响学生学位的评定。

    正在这时,他就听到台上钱德拉教授扬声问道:“还有谁要发表意见?”

    我们的袁大师急中生智,“蹭”地一下站了起来,高声喊道:“教授先生,我有话说!”

    “呃……袁先生。”不管怎么说,这位条顿骑士还是很有专业精神的,哪怕是看不起中国人,但是也不会不让中国学生发言,而且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他觉得袁同学还是有点料的吗。

    实际上,要不是该死的大师球系统限制,我们的袁同学何止有料,都能让满溢到突破天际的干货淹没斯特恩学院……甚至整个经济学界。他从一个人开始打造一个纽约学派,让nyu在今后几十年内执经济学牛耳也不是可能的啊。

    “好吧,请说。”

    可惜,钱德勒教授知道他有料,其他学生不知道啊。一个都不大认识的中国留学生能有什么高见,对阿芙蓉的高见吗?所以在做的学生们虽然出于课堂记录的要求不能高声交谈,不过脸上都露出了不以为然的神情,有的甚至交头接耳开起小会来了。

    袁燕倏根本不为所动,他整了整身上衣服,轻咳一声道:“刚才各位同学们说的对本人都很有启发……”

    启发的我都睡着了。

    “尤其是路易斯-贝克先生从人道主义的角度来支持矿业国有化让我深受感动,也更感敬佩。这才是真正的绅士所应该采取的立场。虽然我们只是nyu的学生,但是作为未来的经济工作者,在座各位包括本人对于人民是有道义上的责任的!”

    反正我就听到了贝克老兄的发言,而且……万一有机会抱个大腿呢?

    他这么一说,乔治-f-贝克的孙子的脸上自然是出现了一丝笑容,其他支持矿业国有化的学生也不自禁地开始点头。就连他身边的那位副校长都松开了眉头,脸上的神色缓和了下来。

    二十年代的美国人民还是很好糊弄的吗。哪里像后世的美帝精英,嘴上叫的是多元主义,心里想的全特么都是生意,越来越像他们的英格兰表兄来着。

    “但是……”我们的袁大师再次提高声音说了一个“but”,然后停了下来把全身的精气神都汇聚到了眼部,炯炯有神地扫视着在场众人的脸庞,整整用了两分钟……

    不用说这招是从史上最伟大的演说家小胡子身上学来的。

    小胡子的绝招自然是很有效的,课堂里的所有人一开始都有点不知所措,接着又感到莫名其妙,最后都有了不耐烦的情绪,而就在这个当口,“轰”地一声,我们的袁大师终于开炮了!

    “但是当我们看到一只破茧而出的蝴蝶的时候,正确的做法是呆在一边静静地欣赏这样令人感动的生命奇迹,而不是上前破开茧子帮助这只蝴蝶跳过这一艰难的步骤。否则最有可能出现的结果,就是这只上帝创造的美丽生物只能在泥泞中挣扎,最后沦为蚂蚁、蜘蛛和胡峰的食物。”

    乘着大家都在思考这段充满着诗意其实就四个字“拔苗助长”到底在说什么的时候。袁燕倏加快了语速道:

    “作为政治经济系的学生我们都知道,垄断是有害的。但是比起自由市场中自然形成的垄断,更加有害的是国家强制干预造成的垄断。后者比前者要坏百倍!不对,是千倍!!也不对,是万倍!!!”

    国有化……嗯,国有化导致的垄断乃是万恶之源啊。

    “众所周知,自由市场确实存在着工场大型化的趋势,不过这仅仅是劳动分工的结果,大型企业可以满足更广阔的市场需求。基于类似的理由,也会出现企业的集中趋势。不过请别忘记了,即使是成功的投资本质上仍然是一项冒险事业,始终存在着血本无归的可能。所以不管是个人投资者,还是法人股东组成的董事会,亦或是银行直接的管理的投资基金,都会采取小心翼翼的态度,从而不让自己的投入受到损失。但是请问在座的各位,谁能保证国有企业会如此地谨慎从事吗?”

    单就这点而言袁大师说的并没错,国有化的最大痼疾不在于企业管理集团官僚化,其实不管是私有制、股份制还是国有制大型企业都会有这个毛病。对于大型企业,更确切地说对于一个上了一定规模的组织系统来说,组织官僚化是一种必要的恶。

    马克思-韦伯早就说过,组织官僚化实际上人类生活理性化的结果。

    和马叔同名的韦伯先生是德国政治经济学家、社会学家,和马叔一起被公认是现代社会学和公共行政学最重要的创始人之一。他最知名的一本著作也是入门公知{特别是基督徒}必读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为什么当公知要去通{bai}读{du}这本书呢,因为能get到“中国人不行是没有信仰”这个point。

    我们的袁大师语重心长地说道:“表面上看,国家主义社会理想和资本主义社会没什么不同。国家主义并不准备推翻传统法律秩序并正式地将所有生产性私人财产转变为公共财产。但是实际上只要开了这个头,所有企业都会慢慢地被政府所接管。每家企业都成为办事处,每个职位都是公务员。政府决定价格,决定生产何种物品,决定如何生产,决定生产多少……”

    “那么我们就会看到一个不存在投机,不存在‘额外’的利润,也不存在亏损,不存在政府预定之外的创新。政府指导和监督着一切!”

    “同学们啊,职业官僚们组成的政府指导和监督一切,这个景象难道不可怕吗?”

    其实他说了这么多,归纳起来就是国有企业的关键问题在与决策机制,也就是外行领导内行。

    而袁燕倏说的这些内容就是他的那本《socialism》里面关于垄断理论和国有化的论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