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四十章 吓一跳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十章 吓一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不蘸糖的白米粽能吃?

    “铛铛铛,咚咚咚,轰轰轰……”

    雄壮的音乐在袁燕倏耳边响起,听着有些像是《苏维埃进行曲》,这可是大师球系统第一次播放音乐。袁大师咂了咂嘴心中暗道,可惜不能外放,不然我也成了自带bgm的男人了。

    “宿主一次性捕捉……嗯,折服了两位民国大师。开始解锁文学门类,系统更新中……”

    袁燕倏闭起双眼,还是止不住两滴浊泪沿着英俊的脸庞流了下来。

    终于……终于能当大家都看得懂的文学大师了!

    早在两千多前,战国时代的文学大师屈原同志,就在《楚辞》里面悲愤地控诉过:《阳春白雪》好是好,奈何作者吃不饱。《下里巴人》逼格低,一月一个iphone7。后来他老人家投河自尽,未尝不是生活所迫,不然后人为什么要包粽子给他吃呢?

    自己要是一直走这条曲高和寡的经济学大师之路,往后咸蛋黄肉粽是甭想了,只能吃吃白米粽,还不能蘸糖……这对无锡人来说是多大的折磨啊。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好诗好诗,我这个文学门外汉都觉得是一首好诗。鸿渐兄,这是你写的吗?”

    袁燕倏马上十分明显地抬起手腕用袖子在眼旁擦了一擦,然后神情庄重似有便秘一般地转过身来,对着一脸敬佩的何廉说道:“淬廉贤弟。这首《自由和爱情》当然……不是兄弟我写的,作者是匈牙利诗人裴多飞。只不过兄弟前些日子自学匈牙利文,一时兴起试着翻译了一下,倒是让淬廉你见笑了。”

    他一边同何廉说话一边用眼角瞟着徐志摩,心中暗道奇怪,何廉大师都为这首诗激动成这样了,你这个新月派干将为何还不纳头便拜呢?可是徐志摩接下来一句话让他五雷轰顶,混不知身处何方。

    只见徐志摩挑了一个大拇指疙瘩道:“鸿渐兄,小弟虽然不喜此道,但是你这诗翻译得真是好!而且你刚才说的最后两句……”

    “等等,槱森,你且等等。你说你不喜欢作诗?!”

    袁燕倏心中大骇,难道我穿的这条时间线真的有问题?!

    徐志摩摊开双手,理所当然地道:“小弟一身俗骨更无鸿渐兄的高才,所以自小就疏于辞章……”

    “新诗旧诗都与我完全没有相干!”{笔者注:此乃真实历史中徐志摩的原话。}

    袁燕倏倒吸了一口冷气,难道眼前的徐诗人不是原装货?!我们的袁大师不禁脑洞大开,徐志摩此去英伦在大英图书馆中觅得马恩遗书《五星战世诀》,神功大成之后回国背叛了自己的阶级而高举赤帜……八卡纳!

    他转念一想,要是这个世界崩坏成这个样子,还要s值干嘛?自己更没道理连xx都不能说。

    只听徐志摩说道:“不过,小弟听了鸿渐兄这首诗,还有那句‘因为爱她,所以放手。’……这八个字当真是隽永无比回味无穷,倒是让小弟对poem起了一些兴致。”

    “当当当,宿主推进历史朝正确方向发展,在更新中加入奖励机制,请宿主继续等候……”

    原来如此!袁燕倏恍然大悟,看起来老徐是遇到小林之后才成为诗人的,果然人一发春总是诗。

    他忙不迭地道:“有兴致就好,有兴致就好。槱森,兄弟我见你面带桃花,这就是和poem有缘之相。贤弟此去英伦一定要好好地发一发……嗯,诗兴。”

    我们的袁大师心中叹了一口气,本来他还想给他的朋友徐志摩下一剂猛药的,他甚至连尼采语录都灌输好了,还是德文原版的。什么“当你注视着深渊,深渊也注视着你。”,什么“白昼的光,如何能够了解夜晚黑暗的深度呢?”……嗯,这两句话逼格虽高但不太应景,当然是那句“你到妇人那边去吗?别忘却了鞭子!”。

    现在看来是不行了,为了激发徐志摩的诗性,还是放下鞭子吧。

    就在这时,房内三人就听到了“咕噜噜……”,原来是袁燕倏腹内的肠鸣。

    风,吹动了他的发;光,剪下了他的影;爱,紊乱了他的心;饿,搅动了他的肠。

    袁大师老脸一红道:“见笑见笑,兄弟我光想着论文了……”

    何廉大师却一点没有讪笑的意思,而是肃然起敬地道:“鸿渐兄,你的治学精神真是令小弟感佩不已。不愧是能写出如此大作的专业学人。”

    徐志摩也附和道:“小弟和鸿渐兄相识多年,竟然不知道你是这般多才多艺的大能。真是有眼无珠有眼无珠啊。”

    “今日小弟做东,一来感谢鸿渐兄的救命之恩,二来酬答袁大诗人的两首传世好诗。”

    袁燕倏客气道:“那怎么好意思,明明是要为贤弟你送行的,怎么还能让你请客呢?”

    “请鸿渐兄一定不要客气!”

    “哎呀,贤弟你啊你,让兄弟我说什么好呢?”

    ……

    “两位,生蚝要不要?可新鲜了……你们不要啊……那好,waiter,再来一打生蚝。”

    “那个鸿渐兄,不是小弟悭吝。你都吃了一份凯撒色拉,一盆蘑菇浓汤,一份羊排,一块菲力,一块t骨,三只龙虾,一打生蚝,现在还要了一打……你可别吃坏了啊。”

    “见笑见笑,兄弟我好几天没吃过正经东西。吃完这些我也就差不多了……”袁燕倏脸上一红,有些不好意思地讪讪说道。

    有了这个破系统之后,我们的袁大师饭量见长。

    总之,这顿饭吃的宾主尽欢。不够告别的时候气氛有些感伤,徐志摩这周五就要登上开往英伦的邮船,而何廉过几日也要回加州,就剩袁燕倏一人还呆在纽约。他们三人很快就要天各一方了。

    他们约定了今后一定要互相保持联络,然后就在饭店门口依依不舍的握手告别。

    袁燕倏看着两人的背景,心中十分感动,多好的朋友啊,自动上门来送b币还请我吃饭……槱森贤弟,你等着。只要我明年还活着就一定去伦敦,把人间四月天给搅和成黄梅六月天!兄弟我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眼中闪烁着坚定的光芒,心中发下了男人的誓言,袁大师溜溜达达地回到了家中。

    而这个时候,大师球系统终于完成了更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