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三十三章 甩干货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十三章 甩干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原来抽烟还有这个好处?没系统的小朋友请不要学习!

    年轻的何大师还是有点青涩,来不及培养出大师风范的他有些激动地道:“鸿渐兄大作条理分明逻辑严密数据详实,实在是让小弟佩服。不过……”

    他扶了扶脸上的眼镜,认真地说道:“小弟对鸿渐兄从功效主义的角度论证民主制却有些不敢苟同。”

    “鸿渐兄在书里面说,直接民主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优点,而民主国家不受限制的权力和独/裁者不受限制的权力并无实质区别。”

    说到这里他抬高声音地道:“无论怎么说,民主当然优于独/裁,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我们身处的美利坚,它的强盛正证明了民主制度乃是迄今为止兼顾了公平和效率的最佳体制!”

    和一般印象相反,古典自由主义确实和民主制度{尤其是大众普选和元首直选}格格不入。确切地说,古典自由主义者们认为,只有在自由主义的框架内,民主政治才能履行某种社会功能。但是问题是,古典自由主义者们同时又认为,“管得最少的政府是最好的政府“,他们是要把政府排除出经济领域。如果一个政府不能涉足经济领域,那么民选或者非民选其实也就那么回事了。

    19世纪末20世纪初在英国兴起的新自由主义,在民主制度这一点上却和古典自由主义反其道而行之,提出自由应该是民主制度框架内的自由,而不是放任自流的无政府主义式自由。

    所以到底自由是民主的框架还是民主是自由的框架,这一点正是这两者对于民主制度见解上最大的不同。

    而到了现在二十年代,米塞斯和袁燕倏他们这些人是要再次回归古典自由主义,甚至还要再进一步地让资本主义全球化,这才被称为新古典自由主义。

    所以何廉这样的受到新自由主义影响的经济学家认为民主最高,而袁燕倏这样的要复兴古典自由主义的大师认为自由最高。他们两人的争论就在于此。

    袁燕倏心中暗道,这是你没有见识过三德子和某大国才会这么说。当然,这么好的例子他不能列举实在遗憾的不得了,只好尝试着“以理服人”。

    “大师球,快出来!”

    对了,我得干点什么,不能让他们看出破绽。

    于是徐何二人看到袁燕倏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好整以暇地顿了顿烟丝,接着放在鼻前闻了一闻……

    “快给我搜索这本书,要英语原版的!”

    他终于把烟叼在了嘴里,动作潇洒地擦燃了火柴,点着了香烟,随手把火柴挥灭……

    “记忆灌输!”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烟,把头低了下去进行着严肃的思考。

    这个形象在后世大大的有名,被称为“沉睡的……”……嗯,“思考的袁燕倏大师”,甚至还有几张非常著名的特写照片。实际上这些照片除了衣着和头发浓密程度有些变化之外根本没有什么区别。

    “鸿渐兄你怎么了?”

    就在徐志摩和何廉两人看不到幽暗地底的岩层之下,岩浆流淌着流淌着,缓缓地流淌着形成的了一条火红的河流。岩浆大河安静中孕育着巨吼,平缓中蕴藏着狂暴。

    仍然低着头袁大师抬起来夹着烟的右手,用深沉男中音轻轻吟诵道:“危险的野心多半为热心于人民权利的漂亮外衣所掩盖,很少用真诚拥护政府坚定而有效率的严峻面孔作掩护,前者比后者更加必然地导致专制道路……”

    岩浆积聚着积聚着……慢慢积聚着的是自太古以来就存在于地心的无穷能量。终于,无处宣泄的岩浆找到了突破口,炽热的炎流迅猛地向上喷涌!

    “历史会教导我们……”袁燕倏终于抬起了头,甩甩自己的头发,语速加快感情变浓声音放大地道:“在推翻共和国特许权的那些人当中,大多数是以讨好人民开始发迹……”

    无可阻挡也无法阻挡,岩浆终于冲开了厚厚山顶,迸射而出!

    他挥舞着手中香烟,慷慨激昂地道:“他们以蛊惑家开始,必将以专制者告终!”

    岩浆凝固着凝固着……终于凝固成了黑的土,硬的石。

    只见袁燕倏似乎是全身虚脱,他猛地退后一步,气喘吁吁地用桌子支撑住了自己的身体……

    真特么太难受了啊!一根冰冷湿滑柔腻的触手在你大脑前额叶戳来戳去的感受实在是难以用文字表达啊。

    不过没办法,袁鸿渐要是能把《联邦党人文集》的英文原版给背下来还当什么银行小职员,早就拿着全额奖学金奔赴民主灯塔读phd.了好伐。而他的大曾伯父袁燕倏有这个本事,纽约大学的硕士学位会拿不到?

    没错,这段是《联邦党人文集》中的名言。而所谓的联邦党人正是美利坚的国父们{founding-fathers},文集的作者是美国第一任财政部长--亚历山大-汉密尔顿、首席大法官--约翰?杰伊和第四任大统领詹姆斯-麦迪逊。

    这段话的意思翻译过来就是,元首未到河北日,川皇还在发推时。向使当初没上台,一生真伪复谁知?好吧,实际上他想说的是,依靠群众必定会沦为多数人的暴政。

    虽然被袁燕倏气势和pose所摄,不过何廉何淬廉那也是历史上留下过名头的人物,民国四大经济学家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他抬了抬眼镜也用英文回敬道:“但是托克维尔在《论美国的民主》中说,民主政府尽管还有许多缺点,但它仍然是最能使社会繁荣的政府。即使民主社会将不如贵族社会那样富丽堂皇,但苦难不会太多……”

    大师就是大师,干货那是随手拈来,根本不用像袁燕倏那样开作弊器。

    何廉继续道:“在民主社会,享乐将不会过分,而福利将大为普及,国家将不会那么光辉和荣耀,而且可能不那么强大,但大多数公民将得到更大的幸福。”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