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二十四章 送自由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十四章 送自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别看广告要看疗效

    新古典自由主义能咸鱼翻身是因为到了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事情正在起变化”。

    标志性事件就是美金变成了美元,也就是1971年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溃。这意味着资本主义世界的扛把子美国老大哥自己都不能支撑其货币与黄金的兑换了。一夜之间,人人都爱的美金就成了人人嫌弃的绿纸,以至于当时巴黎的乞丐帽子上都有一块牌子,不要美元。

    至于美金为什么会变成美元,原因就是美国要当老大哥那么就要用自己的里子维持自己的面子,可是一场越战把他的面子扯得稀烂,与此同时里子也终于撑不住下去了。

    这个时候整个世界,嗯,其实就是自由世界又再一次地站在了向左还是向右的分叉路口。

    向左就是从凯恩斯主义更进一步,老欧洲选择直奔社团主义{注释1},而英美这对表兄弟很有可能采用中央计划经济体制。

    这真的不是一个玩笑!{ps.限于篇幅,笔者不多加阐述,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去看看相关史料。}

    幸好这个时候真正的资本主义社会精英们实在是坐不住了。要知道二战之前美国的“1%”的收入占了全体国民总收入的16%,而战后跌到了8%,这个数值延续了整整三十年!英国更惨,他们的“1%”在这三十年里才有6%出头那么一点点。这种惨况,换谁来肯定也坐不住啊。

    他们这一帮子过了三十年苦日子的苦人儿,终于想起袁燕倏他们这一伙子惨淡经营了四十多年的苦人儿了。

    果然是风水轮流转,而这个时候新古典自由主义经济学家们欣喜地发现,如今他们也能创造“需求”了……等等,作为经济学外行的话肯定会很迷惑,新古典自由主义这种连政府最好都不要的货色也能创造需求,这不是开玩笑嘛?

    这当然不是玩笑,而是经济学。懂?

    举个例子吧,公立教育制度,这种无差别灌输知识的方式只会摧残儿童天性、扼杀青少年创造力、专门制造考试机器,最终用一两次考试决定一个人类的终身成就。把国家的未来交给这样培育出来的下一代,听着就让人不寒而栗,这要不要改革?

    当然要改!

    所以学校要推行快乐教育,让祖国的花骨朵们健康地成长……不过万一有些花骨朵不想要一个轻松的童年,而是一心要为当精英而做好准备,那跟只负责普通孩子教育的公立学校无关,可以去市场上找补习班和私立学校吗。父母为了孩子未来多出点钱,这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你看这不是就有需求了吗?以此类推,只要你想得到的政府公共服务,比如医疗、养老、水电煤、甚至治安都可以交给市场的吗。

    这样一来,既创造了大量需求,又减轻了政府职能,真的是两全其美。

    这次合作的双方,一方是真正的政治经济精英,一方是真正的知识分子精英,后世网上那些“精英”都不配给他们,嗯,当然包括我们的袁大师提鞋。既然大家都是精英,自然知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个道理,于是他们就进行了史上第一次新古典自由主义国家形态的实验。

    这场实验开始于1973年9月11日{多好的日子},发生在南美“长{形状}”国智利。军事强人奥古斯托-皮诺切特在国内经济精英、美国财团、cia、还有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时任国务卿亨利-基辛格的支持下,发动政变推翻了民选的阿连徳政府。不得不说,萨尔瓦多-阿连德总统虽然走在错误的社会主义道路上,但是确实拥有着和切-格瓦拉同样血脉的汉子,“君王死社稷,天子守国门。”,战死在总统府的门前。

    一听到“9/11”这种天大的好消息,新古典自由主义者不由得弹冠相庆,其中美国分舵“芝加哥学派”的同志们拎着包就上了飞往智利首都{不百度你知道在哪儿吗?}的飞机。他们到了圣地亚哥{不是威廉伯爵的那一个}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所有左翼社会运动组织全都给连根拔起,这些玩意实在太不自由了,所以连贫民区里的社区卫生站都不能存在。

    一听到什么平价公费医疗这种违反自由的玩意儿,真正的自由主义者身上肯定起疹子。

    接着他们就中断了国有化进程并将公共财产和社会保险私有化,允许外国直接投资和保障贸易自由。顺便还开放私人资本进入自然资源,当然那些自然资源上面的居民肯定是不懂得自由的真谛,只好教他们重新做自由的人民了。

    不过为了保证国家财政收入,政府保留了对所有铜矿的控制权。这点非常重要,有了铜矿收入,智利经济的表现非常不错……直到九年之后的拉美债务危机。

    不管怎么说,那都是1982年的事情了。反正在当时这个实验取得了完满的成功,那就可以进入临床治疗了。

    于是在新古典自由主义经济学家们的指导之下,英美政府一边给企业减税放松管制创造更好的市场环境,一边当然要建立一支更加强大的国防力量,以对抗万恶的社会主义集团。

    这就是撒切尔-里根主义。

    还别说这一套真的管用,当然那位苏共主席实在是功不可没。以至于到了克林顿和布莱尔的时代,他们骄傲地说道,我们现在都是新古典自由主义者!

    而对于这两个国家的“1%”来说,其收入占国民总收入的比例到了二十世纪末终于恢复到了二战之前的水平,在这新古典自由主义翻身做主人的二十多年里全都翻了一倍。

    当然这也是我皇川普陛下心心念念make-ameica-great-again{实现美利坚民族伟大复兴}的金光大道。

    袁燕倏回想着二十世纪的西方经济学史,只能是一边打字一边叹气。这在二十年代当新古典自由主义大师真的就跟……就跟44年当伪军,49年入炮党一样啊。

    除了自己,还有哪位穿越者能干这种糟心的事情呢?

    ………………

    注释1:社团主义就是不要民主选举,直接由各个社会组织的代表管理政府,所以又被称为经济法西斯主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