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二十一章 翻译体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十一章 翻译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他们穷就是因为他们懒

    “穆勒大师早年间的工资论和质能公式一样的优雅清晰。两位一定都知道,他最先提出了工资基金这个概念。”

    什么是工资基金呢?这就是以工人饿不死为标准定量的最低生活费用……什么,你说他们还要养家?这可真是低估了我们资本家的慈悲心肠,他们的工厂对妇女儿童一视同仁,来了就有活干,有活干就有钱拿,有钱自然饿不死。

    “工资是由劳动的供给和需求决定的,劳动的供给即是工人人数,劳动的需求即是购买工人的劳动的资本。在自由劳动力市场的前提下,供需关系会把工资调节到工资基金这个定值。”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工人多了资本家愿意付的工资就少了,但是不管怎么少还是不会让工人饿死的,不然就没人愿意干了不是。

    “他还认为,政府实行的最低工资或补贴行为,都是没有实际效用的,并不能真正改善工资环境。”

    这么天公地道的事情,这么自由的双向选择,政府为什么要去干涉呢?什么最低工资税收补贴,这简直就是对自由两个字最大的侮辱。

    “当然作为绅士,对于下层人民爬不出贫穷的深渊是有道义上的责任,完全不应该坐视不理。所以只要采取相应的奖励机制,勤劳的人就能得到更多报酬,用来让自己和家人过上体面的生活。至于那些懒鬼……自由的劳动力市场自然就会把他们淘汰掉。”

    袁燕倏轻轻地弹了一下烟灰道:“马尔萨斯早就说过,贫困的真正原因是在于穷人们的道德低下。他们要摆脱贫困唯有靠勤奋和……压制自己的生殖冲动。”

    这还需要翻译吗?你穷就因为你懒,你过不好因为你生得多,这是多么振聋发聩的道理。

    而他所说的马尔萨斯就是提出《人口论》的那位。不过作为十八世纪的经济学家,这么认为其实也无可厚非。至少他还没像明末的君子们说“不做安安饿殍,尤效螳臂挡车。”来着。

    我们的袁大师摇着头痛心疾首地道:“但是穆勒大师婚后接触到了一些不良思想。女性纤细心灵所不能承受的事实对于一位能直面人生的绅士来说应该只不过是茶余饭后的谈资笑料,只能说人无完人,他也开始转向了自由的另一面,真是让人痛心不已。”

    “在轻率地混合了自由主义与社会主义方面,他可算第一人。正是这种混淆导致了自由主义在英国的衰落,并降低了英国人民的生活水平。”

    好好一位古典自由主义大师居然娶了一位反传统反基督教甚至反对婚姻热衷左翼思想的女权主义分子,娶了也就算了,他居然开始从自由这边偏到了公平那边,而且还妄想把不可调和的两者混在一起,这只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了。后来他当了一任英国国会议员,任内大力推动改善工人条件的法案。

    这位仁兄简直就是自由主义之耻!

    袁燕倏用力地掐灭了香烟,沉痛地道:“他晚年写的那些更适合当做优美散文而不是严谨著作的文章里面多次提到,只要工资按照工作时间计算,而不是按照工作表现计算,自由的资本主义也会遇到激励问题。”

    “这种说法也是最近几十年来左翼思想的主要支柱之一,吸引着那些连边际效用价值理论都不懂小布尔乔亚们,”

    所谓“边际效用价值理论”简单地说,就是价格是由买卖双方心理预期所决定的。好比说你觉得老板工资给低了,他还觉得给高了。但是你没找到更好地工作,他也没有找到更好的人,所以只好各自将就了一下。其代表人物是庞巴维克,他也是第一代奥地利学派的奠基人。

    “当然因为人性的弱点,在计时工作制下,工人工作的积极性以保住饭碗不致丢掉为限。但是如果他能够多做,如果他的知识、能力和力量允许,他会寻求难度更高,从而收入也更高的职位。他也可以因为懒惰而不这么做,但这不是社会的错也不是资本主义的错。”

    “在激励人们发挥最大的勤奋方面,这个制度作了它所能做的一切,因为它保证每个人得到自己的劳动成果!”

    袁燕倏心说,你们二位是没有见过新生劳动力涌入就业市场的速度,和各种知识更新速度快得让人咋舌的二十一世纪。同样是大学毕业生,27、28岁算是资深员工了;30岁出头做不好ppt就可能被公司辞退;34岁以上的功勋老员工跟不上形势的话照样卷铺盖走人;40岁基本没公司要了,再往上大概只能自己“创业”或者去做小区保安了。

    没他这样的新古典自由主义大师出来为资本家这种“自由”的行为正名背书,那能行吗?

    “啪啪啪……”

    欧文-亚当斯教授叼着烟斗轻轻鼓了鼓掌,表示对自己“得意门生”的满意之情。

    没办法不满意,这年头又不是二十一世纪也不是二十世纪后半叶,既没有百度百科也没有《西方经济学史》。也就是说如果袁燕倏不是后世的经济学硕士的话,他要发表这番高论就得把约翰-斯图亚特-穆勒早年到晚年的著作大致看一遍,看了之后还得看懂,懂了之后还要提炼精粹。提炼完了之后就是最后一步,找出其理论逻辑漏洞。

    别看这轻飘飘的几句话,对当时的人来说不学富五车那是不可能办到的。这就是治学精神和学术天分啊。

    而尤里安-h-钱德勒用手扶了一扶眼睛,重新打量了一番袁燕倏,开口问道:“袁先生,为什么我没在我的课上里见过你?”

    当然是因为我去吃喝玩乐了啊。

    “当然是因为亚当斯教授!他……”袁大师瞥了一眼有些局促的胖教授道,“对我的课业督促得十分严格,尤其是我在上次硕士论文没过关之后,所以一直没有时间去您的课上聆听教诲。”

    “但是比起和数字打交道,我还是比较喜欢研究更加宏大,更加形而上,更加与人类普遍命运切身相关的命题。所以我利用课余时间进行了更为广泛的阅读和思考,这才有了这篇论文的雏形。”

    “亚当斯教授不因为我的年轻而冒进感到不快,还让特意邀请您来参与审核评定,更加让我心存感激。当然,钱德勒教授能拨冗前来也是对我最大的肯定和鼓励。”

    “不管我这篇论文能不能申报博士学位。两位都是我学术道路上的榜样。”

    说着他就站起来向着两位教授躬来个四十五度鞠躬,而他们也带着欣慰的目光地向着这位中国学生点了点头。

    花花轿子人抬人么,说几句好话出了口水又不费什么,何乐而不为呢?

    ps.本章主角基本只是在转述自由主义大师们的观点,不代表笔者的个人立场。另外翻译体写起来很累人的啊,大家是不是给点刺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