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十八章 三只脚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十八章 三只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为了打麻将也要普及浦东……嗯,普通话

    这个时候左边的矮个子说话了:“嘛嘅事?难道渠金屋藏娇吗?”{ps.知道大家不喜欢粤语,所以只有这一句。}

    袁燕倏身子一让道:“小陆,你自己看吧。”

    小陆,大号陆衍,绰号“六指琴魔”,嗯,实际上是“六指勤摸”,他既长着一对六指又爱打麻将,这才得了这么雅号。别看此君连国语都说不利索,他家祖上可都是垄断中外贸易百余年的广州十三行中的世袭牙人,也就是中国最早一批买办。他们家一鸦的时候还不敢轻举妄动,到了二鸦主动成了带路党,然后一家老小麻溜地搬到了香港,效忠了维多利亚女皇陛下。

    三人打眼一瞧,真的是空无一人,不过他们都看到了桌上的打字机和稿纸。

    穿着最为考究精致,脸上还有几点麻子的小白胖子做出了一个夸张的表情,开口就是标准的pidgin-english和shanghainese道:“no-way!老袁侬真呃了个study啊!格sun乃么要从west出来了啊。”{翻译:不可能!老袁你真的在学习啊!这下太阳要从西边出来了啊。}

    所谓pidgin-english翻译成中文就是魔都流行的洋泾浜英语。众所周知学习外语的话,语言环境是很重要的,此君魔都洋泾浜口音如此地道,想来这些年在美国没少和中国人打交道。

    各支{这只}小杨绰号还真是“小杨生煎”。他家倒不卖生煎,卖的是生药。他绰号“生煎”,其实就因为长得像生煎。杨家祖传的生药铺子就开了上海老城厢。本来他们家也不过中人之家,哪里想到长毛发匪一路从广西打进了江宁府。当时主事的老老杨掌柜觉悟那是刚刚的,立马站到了代表历史正确方向的农民起义者一边。洪杨之乱……嗯,太平天国的时候从上海发往天京走私的药材之中,五船里面有一船都是他们老杨家的。

    骆驼祥子接口道:“小杨,你这是瞎鬼。我认识老袁没三年也两年多了,我揍木见他写过书,他写书?他也就是给哪个大闺女写情书!”

    小杨生煎一指那叠厚厚的稿纸道:“impossible!写love-letter啊里的要用噶喜多paper?”{翻译:不可能!写情书哪里要用这么多纸?}

    六指琴魔比较有城府,没有作声,就是用诧异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番袁燕倏。

    其实我们的袁大师觉得这帮人还是挺亲切,就像当年那帮损友,有了他们的陪伴……自己最后成了985的小硕士!人吗,总是为了自己的懒惰贪玩找借口或者推到别人身上。

    一想到这里,他向着众人作了一个揖道:“各位恕罪,不要开兄弟玩笑了。我真的是要写论文,就不和你们一起去了。”

    “不是吧,你玩真的?”这三位仁兄你瞧瞧我我瞧瞧你,然后一起放声大笑,“哈哈哈,袁大总统要写论文……哈哈哈……”

    既然这三位有那么风雅别致的绰号,袁燕倏自然也有。他和民国首任大总统同姓,有一次喝多了吹牛,自称捅……嗯,睡过上海滩的花国总统,所以人称“袁大总统”。

    骆驼祥子,小杨生煎,六指琴魔再加上他这位袁大总统,正好凑成一桌麻将。

    其实这几位仁兄好好说话继续软磨硬求,为了牛排袁燕倏说不定就跟着他们去了,甚至陪们他打一场麻将也不是不行。他是抄书不是写书,整本书都在他脑子里面呢,何况还要明年三月再上交,如果不是看在b币的份上,袁燕倏根本没有必要这么着急,耽误一夜半天真的的不算什么。

    而且作为社会人,曾经的银行职员袁燕倏还是信奉“多一有朋友多一条路”的。这几位家里真的是有钱,以后说不定就有机会互相帮衬一下。大师也是需要钱的吗,而有钱人那也是需要大师来提升自己逼格的吗。难道他们三位以后就不需要“我的朋友袁燕倏”来撑场面了吗?

    而且他们虽然是不学无术的历史布景板时代路人甲,但是这三位公子哥儿确实是这个时代的“精英”,好歹算是见过洋世面的知识分子。说句大逆不道的大实话,袁燕倏这种出身劳动人民的穿越者和这种纨绔子弟之间的共同语言,要比同时代的劳动人民多得多得多。

    可是他们这么一笑,就在袁燕倏的心中产生了“能骂我不能骂我爹我妈我家人”这种心理学效应。比如说你在食堂吃饭,来了一位熟悉的朋友,开玩笑说,你吃这么多,饿死鬼投胎啊。你也就一笑了之,最多反唇相讥几句。可是同样的情况下你朋友说,你吃这么多,和令尊令堂一样都是饿死鬼投胎啊。那再好的朋友也得打起来不是。现实中例子刚在大山东发生了一椿。

    穿过来只有区区四天的袁鸿渐还没有把自己完全地当成袁燕倏,所以就产生这三位实际上在嘲笑自己长辈的感觉,这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口气也变得强硬了起来,他把脸一板道:“行了,兄弟我是没时间,恕不奉陪,各位慢走不送!”

    说着他就“哐当”一下把门给关上了。

    “老袁……”

    “格机好白相法,阿拉请伊切steak,各支赤佬还要阿拉look伊呃face喔?邪气ridi,ridi,ridi……”{翻译:这下好玩了,我们请他吃牛排,这个家伙还要我们看他的脸色?非常……}

    “系ridiculous!”

    “对俄对俄,ridiculous!阿拉太angry了,所以forget了。”{翻译:对的对的,荒谬可笑!我太生气了,所以忘记了。}

    “系吖系吖,他还嫌我们这些兄弟拖了他的后腿。”

    最讲义气的骆驼祥子还想起敲门,却被旁边两位给拦了下来。然后三人就掉头离开了袁燕倏的公寓,一路走还一路说。

    “三只脚啊,扑街仔害得我们没牌打。”

    “那嘛,哥几个听说了么?四十大街那边,来几个白俄的大闺女,咱赶紧吃,吃完了过去,看看都嘛意思。”

    “冇意思啦,还系去埃菲尔club俱乐部睇睇康康舞咯。”

    “you-people-too-old-too-out,有晨光就是antique,江来江去才是white-girls。刚open了一家pyramid拿晓得伐,pyramid就是摆木乃阿姨呃。格里面厢才是阿拉阿伯的dancing-divas,伊拉各泽腰身邦肚皮……啧啧啧,真是要拿民呃!”

    良心翻译:你们真是老的都落后形势了,有的时候就是老古董。讲来讲去都是白人女孩子。刚开了一间金字塔你们知道吗?金字塔就是放“木乃阿姨”的,这里面全都是“阿拉阿伯”的舞女,她们这个小蛮腰和小肚子……啧啧啧,那是会要你们小命的!

    ps.讲english老吃力呃好伐,you-people不来点推荐白阿拉see-see,各就覅讲heart了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