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二章 政经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章 政经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章副标题:我的朋友徐志摩

    不对,这事情不对啊!

    华尔街的一声巨响,总让如今的袁燕倏感到全身不对劲。现在是1920年,不是2001年,也不是九十七年之后2017年。后世金闪闪的阿拉比亚圣斗士们现在还没喝上黑色的汰脚水,连青铜圣衣都穿不起,还能到跑到北美来越级挑战新罗马?

    他脑中忽然闪现出一张非常著名的游戏cg,遮天蔽日的基洛夫飞艇跃过了自由女神像的头顶……袁燕倏忍不住心头一阵恶寒,莫非自己穿越到某条奇怪的时间线上了?

    他马上开口问道:“槱森,外面可有什么消息吗?”

    这要是尤里同志亲临纽约,自己是主动送上门还是有多远跑多远呢?

    “哦,街上都说是安那其分子干的。他们把炸药装在一辆红色马车上,停在华尔街街边,据说死了上百人……真是万幸,要是我们早到一步,说不定也已经成了齑粉!”

    袁燕倏要不是有他大曾伯祖父的记忆,真不知道“安那其”其实真的不是卖充气娃娃的,而是无政府主义{anarchism}的译音……果然是第一国际的余孽,竟然如此的丧心病狂!

    好吧,虽然如今安那其分子的精神领袖兼理论大师也是个留着山羊胡子的光头俄国佬,但是彼得-阿里克塞维奇-克鲁泡特金同志还有他的追随者们总比尤里同志来得好打交道的多。身处资本主义心脏同时又是地主家大少爷的袁燕倏总算是可以放心了。

    然后他开始好奇地打量着徐槱森这位后世大名鼎鼎的人物。不得不说,黄磊可比他帅多了。此君一张长方脸、高额头,大鼻子,梳着老式的中分头,戴着老式的圆框眼镜,面目最多只能算是清秀。

    对方倒是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开口问道:“鸿渐兄,你这是……”

    “呵呵……”袁燕倏这才发现自己有些失态,打了个哈哈强行转移话题道:“听说贤弟接下来要去英国了?”

    “虽说家里面是让小弟在哥大继续念下去。可小弟我还是想去康桥跟着罗素大师认真念一点书。”徐槱森端着盘子,上面放着牛奶三明治和药物,走到了床前道:“鸿渐兄你也饿了吧。来,先吃点东西再吃药。”

    真的感到有点饿的袁燕倏也不客气,接过三明治咬了下去。他一边吃一边心中想道,是啊是啊,你都叫人家“二十世纪的福禄泰尔{伏尔泰}”,可见是崇拜得不得了,何况此去英伦就能见到那位正在跟着父亲游历欧罗巴的人间四月天不是。

    虽然在心里面暗暗地黑了对方一把,不过袁燕倏和他接触下来觉得此君虽然长得不如黄磊和……自己,不过人品不错,堪称是性情中人。性情中人就是这样,爱的时候恨不得把自己心给挖出来,不爱的时候恨不得把对方的心给挖出来。

    那么我到底要不要提醒他以后不要坐灰机呢……

    袁燕倏嘴上还是说道:“千金难买我……嗯,人各有志。槱森你追寻理想追求真理乃是一件幸事也是一件好事。”

    你虽说是英年早逝,但是能作为民国大师兼多情种子在青史中留下旖旎绚烂的一笔,也难说是一件坏事,反正肯定比我大曾伯祖父……嗯,自己强。

    两人接着又说了几句闲话,外面天已经开始黑了下来,不时能听到警车呼啸而过。袁燕倏租的这间小公寓在布鲁克林区,不过离曼哈顿岛不远,看来也是爆/炸案之后nypd重点观照的地方。

    “哎,天这么晚啦。槱森你快回去吧,不然就没有subway了。”

    “这怎么可以?小弟当然要留下来照顾你的啊。”

    “槱森,你实在太客气了!”袁燕倏不顾对方阻拦下了床舒展了一下身体,又原地蹦跶了几下,以表示自己身体没问题。

    接着他指了指不超过10平米,只有一床一橱一桌一椅外加一张沙发的房间道:“就算兄弟我想要留你,这里也没有地方可以让你睡啊。”

    “这……那好吧。”对方终于让步了,“我明天下午再来看你。”

    “好说好说。”

    送走了《袁燕倏回忆录》中必定要出现的“我的朋友徐志摩”之后,袁燕倏在屋中的沙发上来了一个葛优瘫,心情有点复杂。这场穿越倒是没白穿,一过来就见到一位民国闻人兼大师,还跟他称兄道弟的……没错,这位槱森贤弟就是徐志摩,只是现在他还不叫这个名字,还是用原名章垿。志摩是他明年去英国之后才改的名字。

    所以说一个人名字还是很重要的,如果一心要和户籍部门找不痛快,用“垿”字啊“槱”字啊这种生僻字眼,大家连名字都叫不出来那还怎么扬名立万。自己将来也要起个简单易读而且意义深远的笔名来着,比如?十?画生。

    哎,所谓同人不同命,人家能潇潇洒洒地转行做文学家,自己还要继续辛辛苦苦地在经济学圈子里面混。

    这倒霉的经济系!

    想到此处袁燕倏心中大恨,自己的大曾伯祖父为什么就不学学真正的民国大师呢?

    既然出国留学了,自然就应该钞钞敦煌卷子,访访《永乐大典》,找找太平天国的文献,要不就学学蒙古文、西藏文或者梵文。如果觉得这些还糊弄不了西洋汉学家,那就向胡适之大师学习吗,搞搞先秦史学吗,反正如今也没有什么夏商周断代工程。{注释1}

    难不成国学大师就不是大师了吗?你一定要当经济学大师,普罗大众搞得懂吗?

    自己这位大曾伯祖父怎么这么不开窍,非要学什么政治经济学……既然学了你就好好学啊。

    可是袁鸿渐的大曾伯祖父袁燕倏漂洋过海地来了花旗国学习经济学,就和当时中国大部分知识分子一样存了用自己专业{比如军事、教育、金融、铁路、工业、农业、儒教、道家、佛学、麻将,还有曲线}救国的雄心壮志。

    他一心想要成为当代管子。所以这几年特意深入考察了一番花旗国的女闾事业,这才耽误了自己的大学课程,如今连硕士文凭都拿不到,枉费他们老袁家的学霸血统。{注释2}

    拿不到硕士还则罢了,袁燕倏还要向家里撒谎,说自己正在攻读phd.……现如今正在想办法怎么收场呢。

    这要再过十年,南京政府里面搞经济的技术官僚都是留美博士,还是一水的江浙人士。留美学生的圈子本来就不大,在纽约这里读经济的人更少,有着这么一张文凭,再和人家混个脸熟,靠着同窗之谊和同乡之情混个一官半职简直不要太eazy哦。

    袁鸿渐也就不用穿越过来给大曾伯祖父压棺材板了啊。

    ………………

    注释1:眼熟那就又对了一次。

    注释2:管子就是管仲,我大天朝烟花业的祖师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