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玄幻魔法 > 卡拉迪亚的世界 > 186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86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他们是什么人?”克斯默德朝恩其追问道。

    “大概是几个雪原强盗吧,你快点带雅米拉小姐离开这里,回那个小酒馆去!我收拾了他们之后,就去找你们。”恩其头也不回地说道。

    只听又是“嗖嗖”几声锐响,几支冷箭再度向这边射来,其中两支被恩其举盾挡下,剩下的则钉在了克斯默德和雅米拉旁边的雪地或者树干上,甚至有一支箭,距离雅米拉所站的地方只有一步之遥。

    克斯默德略显惊惧地看了一眼雅米拉,说道:“我们快走吧!”

    “好!”雅米拉慌张地应了一声后,便连忙爬上了那匹金色骏马的马背,立刻策马向北移动,而克斯默德则骑上那匹军马,紧跟在她身后。

    两人刚刚骑马而去,便又有几支箭,朝他们原先的所在射来。

    冷月下,雪原上,雅米拉和克斯默德一同朝来时的方向骑马疾奔而去,一路无话。

    回到那个小酒馆中后,克斯默德和雅米拉向那个守夜的伙计要回了他们原来的房间。接着,克斯默德便将雅米拉送回了她所在的房间。

    在雅米拉的房间中,两人都保持着沉默,克斯默德定定地看着雅米拉,一时之间实在说不出话来。

    雅米拉被他看得怪不好意思,扬了一下眉毛,撇了一下嘴,说道:“喂!看够了!眼睛该换换地方了。”

    克斯默德低下头来,轻叹一声说道:“真没想到,你原来就是雅米拉女士。”

    “错不了,我就是!”雅米拉斜过眼来一笑,说道,“怎么,你没有想到?”

    “的确是没有想到!”克斯默德苦笑了一下,“这个玩笑开得实在太大了!”

    雅米拉轻“哼”一声,抬起眼皮来道:“什么玩笑开大了?谁知道又会遇上你这个人?”随后,她语气温和下来,“索拉顿大哥,我想我应该这么称呼你……过了今晚,距离我们的订婚仪式,就只剩五天了,嗯,说真的,我很期待,也为此感到兴奋!你呢?”话音未落,她的脸就又红了起来。

    “雅米拉女士,这实在是一个很大的误会!唉,我现在就把一切告诉你,我希望你能坚强而勇敢的面对真相。对不起,索拉顿大哥他……他已经在战场上牺牲了,就在五天前,在那场鲁达堡守卫战中,他献出了他年轻的生命……”克斯默德无比悲痛地说道。

    “啊!你在说什么?怎么可能?”雅米拉大吃了一惊,难以置信地说道,“你不要跟我开这样恶劣的玩笑!你这样只会把我惹恼!”

    “不,我说的是事实,我已经告诉过你了,我叫克斯默德,我是萨哥斯皇家军事学院的一个学生。两年前,索拉顿大哥救了我一命,不然我现在不可能站在这里和你说话。我对自己的无能感到痛恨和懊悔,因为我无法救索拉顿大哥一命。我能为他做的,就只是听从他的遗言,向你传达他战死的噩耗,并为他转交一些东西给你。”克斯默德热泪盈眶地说道。

    他从身上拿出了那个蓝色的小袋子,双手捧着,递向雅米拉,哽咽道:“这……这就是索拉顿大哥要我转交给你的东西,他说里面有一枚十年前他通过你父亲和你交换来的戒指,还有一封信,记录着他要向你说的话。”

    雅米拉不再说话,却已然泪眼模糊,克斯默德此时的神情语气,令她对他所说的事实毋庸置疑。她定定地望着他拿出来的那个蓝色的小袋子,默默地流着眼泪。过了好一会儿,她才从他手中将它接过,然后打开小袋子。小袋子中有一枚蓝色的戒指,以及一个小信封。

    那枚戒指她之前就确认过,确实是她父亲十年前为她未来的丈夫所准备的那枚戒指——而她有一枚一模一样的。这两枚戒指是雅米拉的父亲当年一并订制的,而索拉顿所说的交换戒指,其实只不过是贝鲁加在他面前替当时年幼的他,以及身处远方的雅米拉所进行的一个小仪式而已。

    雅米拉拿出那个小信封,然后将它打开,从里面拿出一张折叠得十分整齐的纸条。她轻轻地将纸条完全展开,然后用衣袖抹过眼泪,便开始认真地读了起来。

    在将纸条上的文字读完之后,雅米拉整个身躯猛地一晃,眼看就要摔倒在地,克斯默德连忙伸手将他扶住,而雅米拉的整个身躯,软软绵绵像失去了骨骼一般,不由自主地往克斯默德的身上倾倒过去。克斯默德任由她将全副身躯倒在自己的身上,任由她将头伏在自己的肩膀上痛哭起来,任由她的泪水渐渐浸湿自己的衣服。

    克斯默德就那样一动不动地站着,像是一尊雕塑一般,仿佛他此时存在的意义,就只是为了让雅米拉依靠着尽情地宣泄悲痛,同时在崩溃中得到最后的支撑,以及在绝望中得到那么一丝慰藉。

    哭了许久,雅米拉才抬起头来,重新站直了身,无力地说道:“索拉顿大哥在临终之前都和你说了什么?”

    “他要我一定要把这个小袋子交到你的手上,我现在做到了!另外,他要我……要我代替他来照顾你,这个就……”克斯默德强忍着要夺眶而出的泪水,如实地向雅米拉说道。

    “这让你觉得很为难是吗?”雅米拉的悲痛似乎又深了一层,她哀伤地看了克斯默德一眼,轻声说道,“那就算了吧,你不用勉强。”

    “不,我已向索拉顿大哥承诺过了,因此我一定也会做到这一点。”克斯默德坚决地说道。

    “那你打算怎么照顾我?”雅米拉的黯淡眼神中出现了一丝光芒。

    “我……我可以毫无保留地把我的格斗本领全部教给你,或者我可以一直跟在你的身边,保护你的安全。”克斯默德郑重地说道。

    雅米拉眼神中亮起的那丝光芒立刻消失了,她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缺格斗教练或者护卫,因为我家里已经有恩其大哥了,我不需要你这样的照顾。”

    一向临危不乱的克斯默德,却竟因为雅米拉最后的那句话慌张了起来,他连忙说道:“那我可以……呃,其实,我根本不懂怎么去照顾别人,尤其是像你这样的一位女士,不过我会尽我所能的,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就尽管和我说,我一定竭尽全力为你办到!”

    雅米拉凝望着他,没有说话,屋外传来了寒风呼啸的声音,似乎要变天了。

    雅米拉忽然发现,她的悲哀不仅仅在于失去了那个未曾见过一面的未来丈夫——索拉顿,更在于命运突然间把她与克斯默德之间的界限划分得那么清楚——不久前还被她百分百认定了是未来丈夫的人,却原来是个和她素不相识、毫无关系的陌生人。对于她来说,后者的那种鲜明程度,让她更为敏感,前者只是一种不着边际的创痛,多少带着一些朦胧的意态,而后者的鲜明却那么的真切,那般地使她失落……

    看着克斯默德那直率的眼神,雅米拉叹了一口气,说道:“算了吧,我自己可以照顾自己,不需要别人照顾。”

    克斯默德看得出雅米拉眼中的失望,但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说怎么做,一时之间不知所措。他看了一眼雅米拉拿在手中的那张纸条,于是恭敬地说道:“雅米拉女士,请问你可以把这张纸条让我看一下吗?我想看看索拉顿大哥有什么遗愿,或许我可以从中知道自己该为你做些什么……”

    “你拿出去慢慢看吧,我想一个人静静。”雅米拉将纸条递向克斯默德,等他将纸条拿过之后,她便转过了身,向窗口走去。

    克斯默德拿着纸条,走向门外,并把房门关上,之后他并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呆在雅米拉的房间门外,借着昏暗的火光亲爱的雅米拉女士:

    当你看到这张纸条的时候,说明我已经死去。

    我和你素未谋面,而我作为你未来的丈夫,是否曾在你的心中占据着一个重要的位置?你的答案是什么?我真的渴望知道,正如我渴望与你见上一面那样。但可惜我赶不上了,赶不上你的生日舞会,赶不上我的订婚仪式,赶不上那属于我们的幸福。

    我十一岁那年,第一次从你父亲带来的画像中看到了你的模样,从那时候起,我就彻底的喜欢上了你。在那之后,我通过你父亲带来的画像,一年一年地见证着你的变化和成长,并且加深着我对你的喜欢。直到某一天,这种喜欢变成了一种更持之以恒的东西——那就是我对你的爱。终有一天能娶你为妻,便成为了我一生中最大的荣幸,以及承诺。我为此不断努力,并耐心等待。

    我时常梦见和你携手行走在教堂时的场景,渴望着和你建立美满的家庭。然而事与愿违,我终于还是在某一场战斗中死去,无法完成对你的承诺,但至少有一点我能够保证——我在临死前的最后一刻,所牵挂着的唯一的人,就是你。

    你无需因我的死而过分悲痛,更不要为此受到任何的牵扯和耽误。从此以后,你不再是索拉顿未来的妻子,你要放心地去追求属于你的幸福。

    我从未在你的生活中真正出现,但却要从此在你的人生中永远缺席。你就把我当成从提哈海岸向你刮来的一阵海风,而你只需要在对我有所听闻的同时,感受到我向你传递的那份真诚的温暖,就已令我心满意足。

    在我消逝后,为了迎接你全新的人生,你要将我彻底遗忘——这是我对你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请求。

    你最忠诚的战士——索拉顿

    克斯默德读完这张纸条上的文字后,已经泪流满面。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喃喃自语道:“不!索拉顿大哥,你不会也不能被遗忘!”

    尔后,他背靠着墙壁,手中拿着那张纸条,一遍接一遍的重读上面的文字,理解着索拉顿对雅米拉的那份情感,理解着他的美好憧憬和痛苦遗憾,不禁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楼下忽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便是两个人的谈话声传来。

    那两个人明显都压低了声音说话,因此他们的谈话声传到楼上克斯默德的耳中时,轻微而模糊,他根本无从分辨这是谁和谁的声音,不过他能确定其中一个声音属于楼下守夜的伙计,而另一把声音他不能断定是属于谁的——可能属于恩其,但也可能属于其他的什么人。

    两人的谈话声持续了好一会儿后,才戛然而止,接着,急促的脚步声重新响起,很快便从楼下向楼上靠近,明显是某人正从楼梯走上楼来。

    克斯默德听到有人上楼,立刻站直身,将那张纸条藏到身上,用衣袖将眼泪擦干,然后向楼梯口看去。

    这个小酒馆二楼两排房间之间,是一条狭窄的过道。此时,只有放置在过道尽头的一小盆缓缓燃烧的木炭给这里提供照明,整条过道的光线都并不充足,尤其是楼梯口附近,更是昏暗。

    尽管视野不够明亮,但克斯默德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个从楼梯走上来,出现在了楼梯口的人——那个人正是恩其。

    认出那个人是恩其后,克斯默德暗暗松了口气,他实在不想在这种时候有什么不速之客,尤其是永夜联合的爪牙找上门来。

    “你回来了!没事……”话没说完,克斯默德便发现了恩其的异样,于是语气一变,“你怎么了?”

    恩其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只是向克斯默德的所在迅速靠近,但他走路的姿势,却是明显一瘸一拐的。克斯默德定睛一看,很快便在恩其的右边大腿上发现了一小截细长的突起物。看到这一小节细长的物体以及其周围的红色血迹,克斯默德立刻联想到了不久前那些向他和雅米拉的所在射来的箭。随即,他便意识到——恩其是中了箭,然后把大部分箭杆折断了,剩下一小截箭杆连同箭镞,留在了他的大腿上。

    克斯默德关切地问道:“你是中箭了吗?伤口深不深?让我看看!”说着,他便朝恩其迎了上去,并伸手想扶住恩其,然后帮他查看伤口。

    然而,就在他的手要触到恩其的肩膀之前,恩其却突然伸出一只手,将他伸过来的手一把推开了,同时恼怒的说道:“这不需要你管!你别多管闲事!”

    克斯默德被他推开了手,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愣了一下后,皱起眉头说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大反应?我只是想帮你!”

    “这点小伤我自己就能处理,不用任何人帮,包括你!”恩其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克斯默德皱着眉头,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站在雅米拉小姐的房间外干什么?她没事吧?如果你没保护好她,让她有了什么损失,我可不会放过你!”恩其冷冷地说道。

    “你这是什么态度?放心,她一根头发也没有少,就是现在的心情会不太好。”克斯默德保持着平静。

    恩其瞪着克斯默德,毫不掩饰语气中的恼怒,说道:“心情不好?她为什么心情不好?是你把她惹得不开心了?你还没成为她正式的丈夫,就已对她不好了?那以后她成为了你的妻子,你不就是要更放肆了?哼!我们小姐怎么可以嫁给你这样不懂珍惜的人!单是库劳这里,排着队想对我们小姐好的人就多的是,如果不是你运气好,从小就和我们小姐订下了婚约,哪能轮的到你娶我们小姐?”

    克斯默德摇了摇头,悲伤地说道:“你误会了!我不是索拉顿大哥,我叫克斯默德。我来找雅米拉女士,是因为我要替索拉顿大哥将一些物品转交给她,而雅米拉女士现在的心情很悲痛,是因为我刚才将索拉顿大哥战死沙场的消息告诉她了。”

    “什么?你原来不是那个索拉顿……那个叫索拉顿的诺德皇家侍卫,也就是小姐未来的丈夫,他死了?就在他和小姐订婚仪式即将到来的时候,他竟然死了?”恩其听到这个事实后,无比惊疑地追问道。

    克斯默德沉痛地点了点头,说道:“五天前的那场鲁达堡守卫战,你有可能也听说了,而索拉顿大哥就是在那场战争中牺牲的。”

    恩其低头沉默了一会儿后,将目光一抬,冷冷的说道:“原来你只是个送信的,既然现在你已经把消息告诉了我们小姐,也将那个人的遗物转交给了她,那么,现在这里没你事了!你可以走了!”

    克斯默德为了履行他对索拉顿的承诺,早已有了决心,于是坚定地说道:“我还不能离开雅米拉女士,我要呆在她的身边……”

    恩其不等他把话说完,打断他道:“怎么?你还要留在雅米拉小姐身边干嘛?你是有其他企图吗?我先警告你,你可别对我们小姐有什么非分之想和龌龊之念!不然别怪我对你出手无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