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284章 抓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84章 抓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第二天一大早,朱三召集各行动队的主官开个碰头会,讲了一下今天继续秘捕要注意的事项。

    众人刚刚散去,老馒头拿着一份电报纸过来了。

    “你看一下。”老馒头对朱三坳。

    “什么情况?”朱三边说边接过单子看了一看上面写着,任务受阻,正在重新调整。

    “是不是大神棍给南京方面的电文?”朱三道。

    “是的。”老馒头回道。

    “那就好,只要不是撤退就好,说明这帮人还在重庆城里。”朱三道。

    “嗯,我也是这个想法,既然可以肯定他在重庆,那接下来就看咱们的了。”老馒头道。

    南京来电让朱三顿时信心大增。

    “重庆城里的排查昨天就开始了,不过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发现。”老馒头道。

    “嗯,排查只是为了在接下来的秘捕打掩护,没有发现什么也可以理解。”朱三道。

    老馒头点点头,想了想道:“万一这几天对方的榜眼都没出现,这时间一长也是麻烦。”

    “我考虑到了,今天算命的出现就抓。”朱三道。

    “行,你安排好就行了。”老馒头道。

    下午,朱三刚到好事楼茶楼坐下没多久,小刀就过来道:“朱爷,昨天那个算命的又过来了。”

    “这么早?”朱三边说边看了看手表,才12点多一点。

    “朱爷,动手吗?”小刀道。

    “等等,我再看看,等我信号。”朱三道。

    “好嘞。”小刀回道,就离开了。

    朱三想算命先生这么早过来,大概是为了榜眼的到来打前站了,不过如果还是像昨天一样喝壶茶就走,那可由不得他了,只能先抓了再说,这么多人的行动不能无休止地等下去。

    时间一分一秒地走着,快到三点了,朱三有点不淡定了。

    他咬咬牙,准备秘捕时,小刀出现了,他走过来轻声道:“朱爷,估计榜眼来了,正在靠近茶楼。”

    “是吗?”朱三一阵暗笑道。

    “是的,跟您说的样子差不多。”小刀回道。

    “好,好,叫兄弟们准备,还是那句话,要神不知,鬼不觉。”朱三道。

    “是。”小刀回道就退了下去。

    这个江相派的榜眼也算小心,只是毕竟是江湖人士,没有经过系统的特务培训,哪怕他再小心,也没有看出好事来茶楼已经暗哨密布。

    他走进茶楼,小二就迎了上去,安排座位,他和算命先生相互打了个眼神,朱三看的一清二楚。

    朱三划了一根火柴点烟,远处的小刀一看就知道行动开始了。

    小二为榜眼端上一壶菊花茶和一些瓜子,榜眼点点头,自顾自地品起茶来。

    突然好事来茶楼外二拨袍哥为了停黄包车吵了起来,不一会儿冲突升级,竟然大打出手,一时间茶楼外打架的,围观的,起哄的比茶楼内还要热闹。

    这个榜眼也算机灵见茶楼内外这么乱,准备起身离开,可是他感觉全身无力,起不了身,他马上明白着道了,刚准备拿出随身携带的药丸,就被穿梭在各桌之间的一个小二撞了一下,又坐了下来。

    旁边各桌一直喝茶看戏的人都突然起身,掩护的掩护,抬人的抬人。一眨眼功夫,榜眼被抬走,原来的位置上又坐上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榜眼,悠闲地喝着茶,听着戏。

    茶楼还是原来的茶楼,仿佛刚才的事一点也没发生过一样,茶楼外的二拨袍哥兄弟打闹也停止了,一切归于平静。朱三看在眼里,不住点头,这帮炮哥还真是有两手,他起身前往内院,准备快刀斩乱麻问出大神棍的下落。

    “用水泼醒!”小刀见朱三进来马上道。

    榜眼被一盆冷水泼醒,他看了看四周,心里凉了一截。

    “我没有太多时间,说出大神棍位置,饶你不死,不然你想死也不会如意!”朱三铁青着脸道。

    “我······我······你······你是什么人?”榜眼惊慌失措地道。

    “龟儿子还问我们是什么人?说,不说剁了你!”小刀恶狠狠地道。

    “我······我······”榜眼结巴地道,不过眼神闪烁,朱三一看就知道在耽搁时间或者装傻。

    “小刀不用废话,动手!”朱三道。

    “呵呵,就等你这句话,龟儿子!给脸不要脸!”小刀边说边掏出一把精致的小刀。说时迟那时快就,只见小刀挥手就把榜眼的一只耳朵割了下来。

    榜眼一愣,顿时嚎叫起来,虽然双手捂着耳朵,但鲜血还是洒了一脸。

    “这下能说了吗?不然我把你削成人棍!”小刀道。

    “说,说,在和平巷小酒馆里。”榜眼大嚎道。

    “真的吗?我怎么听说和平巷没有小酒馆?”朱三道。

    “有,有,绝对有,老板是大师爸的侄儿,他一直在那里坐镇指挥,放心,你们去了一定在那里。”榜眼哭丧地道。

    “龟儿子,早说不就没事了,做狗还要什么尊严。”小刀嘲笑地道。

    朱三走出内院,开始安排围捕大神棍。

    小刀看着榜眼和算命先生阴险地笑了笑道:“把两人的手脚筋都挑断了。”

    和平巷,一条不起眼的小巷,在重庆城上百条的小巷中算是普普通通的,如果不是榜眼提起,很少有人会关注,因为这里住的都是重庆城本地的百姓,至少说明住在这里的百姓都是有身份证明的。

    朱三回到指挥部马上叫来军统人员,画出和平巷的草图。

    “地上,地下都要画出来,特别是下水道走向,附近的防空洞位置。”朱三叮嘱道。

    不一会儿,图纸出来了,军统的情报人员素质还是很高的,朱三看着地图马上进行了安排,有点争分夺秒的感觉,朱三怕时间过长,引起大神棍的怀疑。

    这次行动没这么多讲究,由军统特工直接踢门抓人,而老妖等袍哥兄弟配合,外围由宪兵控制,方案一定下来,大家都纷纷赶往和平巷。

    “朱长官,你看那里就是小酒馆,也就四五十平方,老板伙计就一个人。”军统队长对朱三道。

    朱三点点头道:“这个老板没有老婆吗?”

    “没有,有个叔叔,应该是大神棍,这个叔叔来了不到两个月,一直在后厨帮忙。”军统队长道。

    “嗯,五分钟后行动,行动要快,打他个措手不及,如果让他们反应过来,那就麻烦了。”朱三道。

    “是,明白,不过如果反抗能直接击毙吗?”军统队长道。

    朱三想了想道:“能活提最好,不能就击毙,哪怕用手榴弹炸也不能让他逃离,这是唯一的机会。”

    “明白。”军统队长回道马上去安排了。

    朱三看了看手表,抬头盯着小酒馆,这时,小巷中,行人慢慢多了起来。

    时间一到,八名军统特务,五名小刀及袍哥弟子快速进入小酒馆。小酒馆里没有食客,只有一个年轻小老板正在柜台算账,小刀冲入,用枪顶住小老板,另一名袍哥兄弟马上把老板从柜台里拉了出来,而军统特工涌进后厨。

    房间狭小,两名军统特工冲入后厨,还没看清楚什么就见迎头一阵白雾进来,“啊~”两名军统同时惨叫,只见两人的脸上冒着白烟,血肉翻滚,后面跟上来的特工一愣,连忙把两人拉出后厨。

    “怎么了?”小刀过来道。

    “妈的,受阻了”一名特工道。

    “操!花机关上,别让老东西跑了!”小刀大喊道。

    一名军统特工持起花机关有冲向后厨,小刀等人紧随其后。

    “哒哒哒!”一阵枪声后,众人挤进后厨,什么也没有。

    “妈的,跑了,快!通知朱长官!”小刀大喊道。

    朱三一听见枪声就跑了过来,他一进入小酒馆就看到两名受伤的军统特工和绑着的老板。

    “朱爷,人跑了,不过跑不远,我看了一下,后面有个下水道入口,我派人跟上去了。”小刀道。

    “行,走,我们也上。”朱三边说边准备上后厨。

    “等等,西瓜,把受伤的兄弟送医院,这个人押送到指挥部,重点看押,朱三,你就不要下去了。”老馒头进来道。

    “没事,放心吧。”朱三道。

    “我能放心吗?”老馒头白了朱三一眼道。

    朱三笑笑道:“我不下去,肯定抓不到大神棍,放心吧,我有老祖保佑死不了。”朱三说完转身就去后厨了。

    老馒头一愣,还想说些什么,被老张头拉住道:“别说了,别让他分神,我去另一头堵堵看。”说完也转身离去了。

    老馒头无奈地摇摇头大喊道:“继续警戒,妈的,把这里附近三条街重新排查一遍!”

    朱三带着小刀等七人进入下水道,没走几步,就看到倒在污水沟里的两个袍哥兄弟,小刀上前一探,回头看了看朱三摇摇头,悲伤地道:“死了!”

    “不要碰,咱们跟着脚印走。”朱三道。地上有一行明显的脚印,估计也是大神棍紧急逃跑忘了擦去。

    众人刚走几步,前方就传来惨叫声,“啊!”朱三一听马上道:“是在下水道警戒的兄弟,快,大神棍就在前面。”

    众人快速向前推进。

    “前面有白雾。”开路的军统特工大喊道,他是被刚才情况吓到了,见雾不敢前进。

    朱三快速上前,一把盐洒向白雾,只听“吱吱吱~”猛烈的火烧声,白雾马上就散开了。

    “别怕,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来开路,大家跟紧。”朱三道。

    刚走几步,朱三就看见前面出现了一个小木偶,大约半米高,道士打扮,惟妙惟肖。

    朱三一愣,马上止步不前,后面持花机关的军统特工马上上前道:“朱长官,我来把它突突了。”

    朱三点点头,让出半个身子让他上前,“哒哒哒~”一阵枪声后,只见木偶完好无损,还是站在那里,只是身上的衣服多了许多小孔。

    军统特工持枪上前,没想到木偶口中喷出一道火龙,顿时把这名特工燃烧起来,“啊~”这名特工一声惨叫声,马上倒在地上拼命扭动身躯想灭火,可是火好像越来越大,朱三一见掏出一瓶醋,洒向这名特工,火倒是慢慢熄灭了,可是这名特工已经烧死了。

    “妈的,我来扔颗手雷。我就不信了。”小刀喊道。

    “等等,这个木偶爆炸威力肯定也不小,这么狭小的地方,咱们也会遭殃的。”朱三道。

    “那怎么办?”小刀道。

    “都后退!”朱三大喊道,朱三从怀里掏出一道符,持符的手一抖,也没见什么动作,符箓马上燃烧起来,他一挥手,符箓快速飞向木偶,当二者一碰,木偶马上燃烧起来。

    “朱爷好手段。”小刀过来道。

    这时,只见木偶噼里啪啦地燃烧起来,一眨眼功夫,就坍塌了。木偶边燃烧边流着黄色的液体,奇臭无比。

    “妈的,这是大神棍在拖延时间,小刀,你有没有这下水道的图纸?”朱三道。

    “有,有。”小刀边说边掏出几张图出来。

    朱三拿过手电筒,仔细地看了看道:“咱们不能再向前进了,这里是到山脚下,这里是到防空洞,咱们兵分两路,我和小刀一组,你们几个一组,见到大神棍就开枪,不要迟疑。”朱三道。

    “是。”众人回道。

    朱三和小刀两人追的方向是防空洞,朱三认为大神棍往这里的可能性大,因为出了防空洞又是人口稠密的区域,如果他提前安排一处住所,他们要把他找出来还真是困难了。

    朱三带着小刀七拐八弯,一路都没有再碰到危险,也多亏有明确的地图,不然再大的本事,还是会困在下面。

    “朱爷,看,过了这个弯,前面就是防空洞了。“小刀道。

    “嗯,小心。”朱三道,两人轻手轻脚,慢步地终于进入防空洞。朱三进入一看,这防空洞不是坑道式,而是一个大的场地,要不是墙上点着油灯,朱三还真是不认为这里就是防空洞,还以为走进了地下广场。

    “这里怎么没有看守?”小刀道。

    “应该在出口处。”朱三道。

    小刀点点头,这时,他们刚上来的下水道处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

    朱三和小刀相互看了看,两人马上关掉手电筒,同时隐入黑暗处。

    这时,一名男子走进防空洞,他一进入马上放下背在背上的包袱开始换装,是一套警备司令部宪兵的军服。

    小刀趁他换装时,突然发难,十几把簿如柳叶的飞刀一一飞向这名男子。

    没想到,这人警惕性非常高,一听破风而来的飞刀马上挥动正在穿的衣服企图打下飞刀。

    小刀,这重庆袍哥第一飞刀的名头也不是白叫的,他一见男子有动作,马上又是三把飞刀呈品字形直取对方胸口。十几把飞刀已经让这名男子应接不暇,而且其中一把还击中他的手臂,现在又来三把,只能一侧身,让三把飞刀不能击中致命的前胸,转而用侧肩硬扛,这也是没办法的手段,顿时又有两把飞刀击中手臂,一时间他的右手订上了三把飞刀,他一咬牙,左手从裤袋里掏出一袋白色粉末,用力向地上一扔,一团烟雾突起,让本来就视野不好的小刀只能现身对敌了。

    大神棍刚庆幸有烟雾掩护,可以脱身,没想到一波白醋从天而降,把烟雾扑灭了,也把他浇了个满头是醋。

    “哈哈哈,在这山城里还能碰到本门高手,请问是哪一房弟子,出来显身吧。”大神棍突然大笑道。

    “操!你死到临头,还能笑的出来,厉害!”小刀道。

    “你的飞刀不错,阁下是袍哥里的小刀吧?”大神棍道。

    小刀一愣道:“不错,看样子今天碰到熟人了。”

    “呵呵呵,重庆第一飞刀名不虚传,今天算是领教了。”大神棍边说边拔下插在手臂上的三把飞刀。

    “有种!”小刀道,他边说边掏出一把藏在袖里的刀冲向大神棍。

    大神棍后退避开飞刀,突然上前和小刀近身相博,一个来回,就看出小刀本来就不是他的对手,只是他少了一条胳膊,勉强能一战,大神棍一接触就知道,小刀不是他对手,想马上擒下小刀,再来对付在黑暗中的另一个高手。

    可是,没想到,小刀这种江湖人从小就是打架出身,近身肉搏也是他强项,小刀马上用头撞,用脚顶,用牙咬,完全没有高手相博的模样。反而像街头流氓打架一般,这可是大神棍没想到的,只能连连躲避小刀疯狂的撕咬。

    突然小刀咬上大神棍受伤的肩膀,大神棍大喊一声,挥出左手猛击在小刀腹部,两人同时分开,小刀硬气,一分开,马上操刀猛劈大神棍胸部,虽然大神棍退得快,但也被刀锋划破了衣服,在皮肤上划出一条血槽。

    大神棍大怒,不退反进,冲向小刀,左手从怀里掏出一包粉末,准备攻击小刀,小刀见大神棍扑上来,忍着腹部的剧痛,也挥刀上去。躲在黑暗处的朱三见时机已到,马上贴身上前在大神棍准备扬出手中的粉末前,猛地挥拳击中他的后脑。

    大神棍后脑一击中,身子就软了下来,小刀刹不住手脚,一刀砍在大神棍的左臂,竟然把他的手臂当场砍下。

    大神棍顿时倒地不起。

    朱三看了看小刀道:“还好吗?”

    “没事,狗日地,这老小子手脚很重,这回得要养几日了。”小刀道。

    朱三点点头道:“嗯,回去给你请功,这次能抓到大神棍你是头功。”

    “呵呵,谢谢朱爷,我去叫人。”小刀道。

    “好。”朱三回道,小刀马上出去叫人了,朱三看着倒地的大神棍,心想,终于不辱使命了。

    没多长时间,守在外围的宪兵进来,把大神棍抬了出去。

    “朱长官,要不要送医院?”宪兵连长道。

    “不用,送指挥部。”朱三道。

    “是。”宪兵连长道。

    老馒头在指挥部一听朱三和小刀合力打伤大神棍已经带过来了,那个高兴,马上吩咐准备酒菜迎接朱三。

    朱三等人回到临时指挥部,已经天色昏暗了。

    “先吃点东西。”老馒头见到朱三道。

    朱三摇摇头道:“过会儿吧,先开会,西瓜,把大神棍关押起来。”

    “是。”西瓜回道。

    这次行动,收获很丰盛,这倒让众人没有想到,在小酒馆的地下室找到了两部电台,两把盒子炮,虽然还找到了三十根大黄鱼,要不是这金条是军统找到的,老张头早就偷藏下了。

    东西一多,众人就都不好做主了,老馒头马上汇报了陈飞,陈飞一听事情解决还有收获,马上跟老馒头说,东西咱们先收着,等他回来跟各家长官商量再说。

    会议上,老馒头把分赃的事情跟各路带头的一说,又在一句到时候邀功请赏,人人有份中结束了会议。至于临时指挥部也将于明天解散。

    不过大神棍暂时还扣押在指挥部,等明天和军统一交接,那整个案子算是全部结束了。

    老馒头和朱三的意思,晚上再审审大神棍,说不定能挖出什么情况也不好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