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282章脱险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82章脱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老馒头赶到事发点,看到一脸着急的西瓜马上道:“什么情况?”

    “朱副处长还在下水道,两个市政疏通下水道的工人已经各带一个连进入下面了,不过还没有发现朱副处长他们。更优质的阅读搜索笔趣里”西瓜道。

    老馒头点点头马上把唐兵叫过来,开始三步一哨,五步一岗的布置了。同时西瓜又把军统宪兵他们也开始行动的事跟老馒头做了汇报。

    重庆城巷深房密,人口又多,唐兵的二旅在事发地散开,一下子,八千多人的部队,融入各条巷子中。

    老馒头站在一处台阶,心想,朱三等人出事是肯定的,但下水道不是地面,除非派二十万大军进去,不然还真不能全方位的搜索下水道。那现在怎么样才能和朱三等人取得联系是当务之急,西瓜把搜索范围定在爆炸附近是对的可是这么长时间还没发现他们,那问题就严重了。

    现在带来的部队看这样只能起到威慑作用,希望敌人能害怕,或者从哪条下水道出口逃离,那样如果朱三还活着肯定就能出来。

    老馒头感觉束手无策,有力使不上。一时间,眼皮跳得厉害。

    “发生了什么事?这么热闹?”正在城里采购物品的老张头走了过来。

    “哦,你怎么在这里?”老馒头见老张头就道。

    “来采购点蔬菜,发现特务了?这么多兄弟过来。”老张头又道。

    “嗯,朱三被困在下水道了,妈的,有一段时间了,西瓜说下面又是爆炸,又是塌方的,现在正在派人下去搜。”老馒头道。

    “啊,这么严重,对方是什么人?”老张头道。

    “听西瓜说是什么江相派在捣鬼。”老馒头道。

    “江相派?不会吧,这些人来重庆了?应该在上海啊!”老张头奇怪地道。

    老馒头一愣,看着老张头道:“你知道他们?”

    “怎么会不知道,你以为我平常算命看相都是假的啊,我学的就是江相派技法。”老馒头道。

    “啊,快,快,想想办法,估计朱三是被这帮人困在下面了。”老馒头马上道。

    老张头抓抓头皮道:“我学的是江相派三大法宝之一的阿宝篇,而且还是看相算命的,别的就不懂了。”

    “那怎么办?总不能一直这样僵持下去,时间一长不饿死也渴死,闷死了。”老馒头道。

    老张头低头想了想道:“我下去看看。”

    “有用吗?别到时候你也上不来,那我就是上吊也来不及。”老馒头道。

    “没事,如果是江相派在捣鬼,我肯定能上来,小张,准备一袋盐,一瓶醋。”老张头对身边的战士道。

    战士小张应了一声没事去办了。

    “多带几个战士下去。”老馒头道。

    “不用,带两个伸手好的兄弟就行,这下面,错综复杂,再多的人也没用。”老馒头道。

    老馒头点点头。

    老张头整理了一下绑腿和装束。

    “带把枪吧,你有多长时间没上手了?”老馒头道。

    “鸡毛,前几天还跟教导队那帮臭小子上山打过猎,咱枪法没的说。”老馒头道。

    “那就好。”老馒头边说边把自己马牌撸子递给老张头。老张头接过直接插在腰间的皮带上。

    这时唐兵过来道:“怎么,老张头要下去?”

    “嗯,叫两个身上好的兄弟跟着。”老馒头道。

    “啊,还真是啊,你都一把年纪了,下去干嘛,要去也是我去。”唐兵马上道。

    “滚蛋,有些活,你还真干不了。”老张头道。

    “这······这······老馒头,你还真放心啊?”唐兵道。

    “没什么不放心的,他说得对,这活你干不了,快去找人吧,对了,给他几个马牌撸子的弹匣。”老馒头道。

    唐兵抓抓头皮,看了看两人,知道这事定了,就马上去安排了。

    而此时的朱三等人已经在黑暗,闷热,臭气冲天的下水道摸索有一段时间了,他们没有找到一块干净的休息地方,只能在狭长的下水道弯腰低头前行。两个受重伤的战士已经快不行了,下来时,为了方便和轻便,众人都没有带水壶,这会儿,大家都感觉喉咙快冒烟了。

    “原地休息,不能走了。”朱三道。

    众人都纷纷席地而坐,大家都累的不行。

    朱三心想,如果他们不是在原地打转,按现在离事发地很远了,只是这一路过来,怎么没有出口,仿佛进入了无穷无尽的墓道一般。

    突然墙里伸出一根黑色长矛,直接捅进了一个受重伤靠在墙边的战士,这名战士连叫声都没有,直接倒地了。

    “敌袭!”一名战士眼尖大喊的同时,持枪向墙里一阵乱射。

    “砰砰砰~”子弹打在泥墙上打出了一个个弹孔。

    “长官,快离开这里!”一个战士大喊道。

    朱三先一愣,然后冷静地道:“大家不要乱,这泥墙肯定处理过,炸了它。”

    “长官,不用炸,看子弹把泥墙打得一塌糊涂,我带了工兵铲,把它挖了。”一名战士道。

    “小心点。”朱三道,他就怕又突然刺出什么东西。

    果不其然,又从一个小孔刺出一根长牙,准备开挖的战士侧身一避,随手一抓,竟然抓住了长矛。

    朱三一看马上道:“放手!”这名战士连忙放手,长矛缩了回去,朱三趁机持枪对着小孔连续射击。

    七发子弹一打完,朱三让开身子道:“挖!”旁边战士马上挥起工兵铲使劲开挖。不一会,泥墙被挖开,朱三率先持枪钻了过去,就隔了一道泥墙,这里空气新鲜了很多,地方也干净不少,还有两支火把不停地燃烧。

    “都过来吧。”朱三对着泥墙道。

    众人马上开始转移过去。

    “看,有血迹,肯定是刚才偷袭者的。”一名战士指着地上的一滩鲜血道。

    “妈的,这到底有几个敌人,真他娘的防不胜防。”有一名战士道。

    朱三看了看地上的血迹道:“走,跟着血迹走。”

    大伙一下子来了精神,侦察队跟踪那可是手到擒来。

    这时,老张头带着两个战士到了下水道,他没走几步,就知道下面还真有江相派在活动,因为他看到了几个划在墙上只有江相派弟子看得懂的记号。老张头越走越惊奇,江相派在好几处地方都经过了修改,这可是大工程,改变污水走向,可不是一天两天能做好的,何况这重庆地下水道这么复杂,没有对下水道系统认真研究,怎么可能做到。

    突然老张头停住脚步,他听到有人向他这个方向跑来,他隐在拐角,只见一个黑衣人飞快地跑了过来。

    两个战士同时上前,一个捂嘴,一个掐脖,很快把黑衣人制服。

    “长官,这人受伤了。”一个战士道,同时他用手电照了照这人肩膀。

    老张头拉开黑衣人衣服,一看是枪伤。

    “谁点您出来当相的?您是什么出身?”老张头道。

    对方一愣,马上道:“您的师爷贵姓?在下是探花。”

    “请问有何凭证?”老张头道。

    “有诗为证。”黑衣人道。

    “既有诗为证,可否赐教一二?”老张头道。

    “祖师遗下三件宝,众房弟子得真传,乾坤交泰离济坎,江湖四海显明声,秉承师命闯江湖。本人一直在江南行走。”黑衣人道。

    “妈的,既然一直在上海,怎么到重庆来了“。老张头骂道

    “啪~”一名战士扔起一个大嘴巴,让这个黑衣人冷静一下。

    “你······你······是那一房的?既然是江相弟子,就应该听从大师爸的。”黑衣人挣扎地道。

    “扯淡,说~你为什么受枪伤的?”老张头呵斥道。

    黑衣人不答,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

    “妈的,看你能坚持多久,把他的耳朵切了!”老张头咬牙道。

    一个战士马上抽出刺刀准备动手。

    “啊~我说,我说。”黑衣人马上求饶道。

    “操,完了,割!”老张头凶狠地道。

    旁边的战士马上笑嘻嘻地抓起黑衣人耳朵道:“还以为你是什么钢筋铁骨,看样子,也是个软蛋,哈哈哈······”说完手起刀落,顿时,黑衣人捂着耳朵嚎啕大哭。

    “不给点眼色,你是不知道马王爷几只眼,说~~~好了,再哭,把你的鼻子也割了。”老张头道。

    “说说,是刚才几个军爷打的。”黑衣人马上道。

    “军爷,怎么回事说清楚。”老张头道。

    “上午有十几个军爷进入下水道,抓了几个我们的弟子,状元带我和榜眼本来想救出他们,没想到他们当中也有江湖高手,榜眼死了,是被炸死的,状元说是去搬救兵了,我估计是逃了。”黑衣人道。

    “妈的,这些人在哪里?”老张头道。

    “在后面,被我堵在后面了。”黑衣人哆哆嗦嗦地道。

    老张头一听,心想,总算有朱三的消息了。

    “走,带路,如果耍花招,我可有十八班酷刑等着你,让你一一试一遍。”老张头道。

    旁边的战士猛地推了一把捂着耳朵的黑衣人道:“走,妈地,不听话,割了你的蛋蛋。”

    而朱三等人顺着血迹前行,没想到一个拐弯,血迹不见了。

    “朱长官,血迹不见了怎么办?”一个战士道。

    “等等,这里肯定有情况,你们两个看看是否有活动的机关,其余都警戒。”朱三道。

    “是,是。”两个战士回道,同时摸索起泥墙来。没想到,摸着摸着一个战士突然倒地,口吐白沫:“怎么了?小王,怎么了?小王······”旁边一个战士大喊道。

    朱三快步上前一看,这名战士明显是中毒了。

    “走,走,我们退回去,快!”朱三连忙大喊道。

    由于不知道为什么中毒,朱三只能让战士们先退,接二连三的牺牲,让剩余的几个战士都倍感疲惫,在这狭小的下水道,仿佛是一条通往地狱的大门。要不是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兵,怕是早就崩溃了。

    朱三擦了擦头上的鲜血,看了看众战士道:“休息十分钟,然后我们再走,在这里也是等死,让这三人开路。”说完马上去查看刚才受伤战士的情况,这名战士已经口吐鲜血,浑身颤抖,看情景,应该是快不行了。

    “妈的,什么毒,这么猛,王八蛋,抓到他们,非活剥了他。”朱三大声道,他感到很无奈,只能用狠话来发泄。

    几个战士都含着泪。

    “看什么看!妈的!”一个战士看着三个江相派弟子恶狠狠地道。

    这时,警戒的战士突然看到泥墙被移动了,他下意思大喊道:“什么人?”

    朱三等人马上持枪准备战斗。

    “我是老张头。”老张头大声道。

    “啊,老张头长官来了。”警戒战士高兴地道。

    朱三一愣,老张头怎么下来的,他知道在上面的西瓜肯定把他失联的消息传回了师部,但也不会让老张头来涉险啊。

    战士们把老张头等人引进他们休息处。

    “他怎么了?”老张头见倒在地的战士道。

    “中毒了。”朱三道。

    老张头回头就对黑衣人一巴掌,随后道:“把他救活,不然剁了你!”

    “好,好,好······”黑衣人哆哆嗦嗦地上前查看这名受伤战士,他翻了战士眼皮,随后把一颗药丸强行灌进战士的喉咙。

    “没事了,中毒时间不长。”黑衣人起身道。

    老张头也不离他,他对朱三道:“赶紧离开这里。”

    “好。”朱三回道。

    众人马上按老张头来路出去了。

    地面上的老馒头不停地抽着烟,他想,下面情况复杂,千万不要有事,不然可真对不起陈飞嘱托,还有老张头也身处险境,他的心就像一万只蚂蚁在咬他一样,很是不自在。

    这时,唐兵进来道:“这大热天的,战士又饿又渴,要不要先让各部队轮流吃点东西?”

    老馒头看着唐兵道:“一顿不吃会死啊,都饿着,如果朱三和老张头出点什么事,都他妈的饿三天三夜,吃,吃他个姥姥。”

    唐兵一愣,老馒头很少发火,这回估计真急了,他抓抓头皮马上道:“行,行,我再去前面看看。”说完转身赶紧离开了。

    赵大刀的通讯员飞快地跑了过来大喊道:“旅长,发现朱长官他们了,是老张头长官找到的。”

    “啊,好,快带路。”老馒头在后面一听马上道。这时,朱三等人刚出下水道,朱三看着剩余,带伤的战士一脸惭愧。

    老馒头跑过来道:“怎么样?怎么样?没事吧?”

    “我没事,老朱受伤了。”老张头道。

    “卫生员,快,快有受伤的兄弟。”唐兵大喊道。

    “我没事,先看兄弟们,我们走,带上这几个家伙。”朱三道。

    “行,听你的,不过,二旅已经在这里封锁排查了,要不要先查查看?”老馒头道。

    “行,二旅先查,我去临时指挥部,唐旅长,把所有可疑的人,没有身份的人都带过来,包括乞丐和尚,所有人。让这一带的保长,里长配合一下。”朱三道。

    “行。”唐兵道。

    “老朱,要不要在仔细查一下下水道?”西瓜道。

    他看到朱三等人上来,心痛的不行,15个战士下去,上来一半没人了,死了的兄弟都还在下面。

    朱三一愣,拍了拍西瓜肩膀道:“先等一等,不光下水道,连防空洞都要彻底排查,不给敌人留下一点可用空间。”

    西瓜点点头,他心想,牺牲的兄弟一定要带出来。老馒头带朱三和西瓜的侦察营先回指挥部了,这时,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在临时指挥部,军统,宪兵都等着朱三。老馒头等人一到,就开始开会了,朱三把昨晚行动仔细地和众人讲了一遍。

    “那现在咱们主要任务是抓领头的大神棍就行了。只要抓到他,那他手下这帮罗罗就手到擒来了。”宪兵队长道。

    众人都纷纷点头称是。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要抓大神棍很困难,他手下的探花,状元虽然一死一擒但我们不知道在这重庆城里有几个这样的人物,这些人虽然胆小,但不怕事,而且心狠手辣,算是铁杆的汉奸。”朱三道。

    “妈的,都是一些有钱便是娘的主,有些手段,南京方面也是下了血本的。”军统队长道。

    众人你一句他一句,但都没有讲到实质,老馒头敲了敲桌子,众人安静下来。

    “现在问题是抓大神棍,别的不要议论了。”老馒头道。

    这下大家都你看我,我看你了,连大神棍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抓人可就太难了。

    朱三看了看大家,心想,既然自己接了这个任务,这抓大神棍的事还得他来想办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