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280章 江湖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80章 江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一大早,陈飞就听取了老馒头的报告,情况基本跟戴笠所描述的吻合,至于通敌一时也没有发现。

    “你这样,派人跟这个蓝妮接触一下,把军统盯上她的事说得严重一点,随后吸收她进来,不过只能是外围人员,随时防着她反水,在大上海这龙蛇混杂的地方,什么事都能发生。”陈飞道。

    “哦,这样行,我明白了。”老馒头一点就通。

    “顺便给她带上二十根小黄鱼,让她处理一下孙院长的家事。”陈飞道。

    “行,我明白,只是这钱,我们这边派人送过去需要时间。”老馒头道。

    “你看着办,这两件事办好了,通知我一下,我也好给孙院长一个交代。”陈飞道。

    “行。”老馒头道。

    “那好,我待会儿就去峨眉官邸了,这里有些事你操点心,我得把参谋长带走。”陈飞道。

    “呵呵,我明白,终于有后了,您老陈家祖上不知干了什么大事,好事尽让你占了。”老馒头笑道。

    “呵呵,那是,咱祖上肯定积了不少福,让我在战火中幸运地活了下来,还给他们传宗接代,哈哈。”陈飞大笑道。

    “有了娃,人的想法就不一样了,这不光是你的福,也是咱们这帮老家伙的福,行了,我回去了,代我向文娟问好。”老馒头道。

    “一定,一定,对了,朱三去执行的任务你知道吧?”陈飞道。

    “知道,他还让参谋长带上陕西带过来的一些礼品。”老馒头道。

    陈飞点点头道:“嗯,多注意这件事,我感觉很不好。”

    老馒头一愣道:“我明白了。”

    上午十点左右,陈飞处理好手头一些琐事,带着何文斌,王亮和几个警卫开着一辆带布蓬的小货车赶往峨眉山了。

    朱三在老道经常出现的街道上找了两天也没发现什么。正当朱三感到奇怪时,老道出现了,就半躺在一处破损废墟中,这是一户被鬼子炸塌的二层小楼。

    这老道破衣烂衫,一身道袍补成红一块绿一块的,头发乱糟糟的又长又臭,长发盖住了老道的模样,也看不清脸长的这么样。

    “大家都不要动,我先去看看他。”朱三对众人道。

    “是。”众人回道。

    朱三慢步向前,停在老道前面道:“这位道长有礼了。”

    老道也不抬头,仿佛没有听到朱三讲话,自顾自地玩弄着长发。

    朱三微微一笑,席地而坐,看着老道。

    “老哥,这老神仙从来不讲话。”旁边一个围观的老百姓道。

    朱三也不回话,就这样看着对方。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这老道玩了一会头发,就呼呼睡去,而且呼噜打得震天响。

    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朱三起身就回去了。

    朱三回到警备司令部为他准备的指挥部,里面有不少人,是一间纱厂的仓库。

    “怎么样,各位看出点什么名堂?”朱三对众人问道。

    “按朱副处长的吩咐,我们对围观的人群进行甄别,一共发现八个可疑的人,这是这些人的基本情况。”军统特工带队沈队长边说边递上一张单子道。

    朱三接过单子看了看,他又抬头看了看两个警备司令部宪兵连长。

    “我们一点也没发现什么,妈的,真是活见鬼。”一个连长道。

    朱三点点头道:“今天就到这里,各位先回去休息吧,明天咱们再聚,今天总算也有点收获,我得好好理一下头绪。”

    “是,是。”众人回道,都纷纷散去。

    朱三低头看了看军统交上来的单子,写得很详细。几个人里有商人,挑货郎,妖艳女人等等,每个人的特征,住处都很详细,看样子,军统是下了一定功夫的,从几百人中找到这八人难度不小啊。

    最让朱三佩服的事军统把为什么怀疑这八人也是写得清清楚楚。

    这时,西瓜进来。

    “有什么发现吗?”朱三抬头问道。

    “这老道等你一离开,不一会也醒了,七拐八弯地消失了,真他妈邪门了。”西瓜道。

    “连你都跟不住,这老道还真点门道。”朱三笑道。

    “你别安慰我了,人家军统都失手,我们这帮人能比军统强?”西瓜道。

    “坐,坐,叫人去买点吃的,我也饿了。”朱三道。

    “行。”西瓜边说边吩咐手下去买点吃的。

    “看你这么胸有成竹的,是不是发现了什么?”西瓜又道。

    “这是军统今天从围观人群中发现的报告,你看看。”朱三道。

    “这个女人我有印象,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军统说是什么······衣服穿得太整齐。这······也算理由?”西瓜不解地道。

    “当然,这女人是离老道逗留处不远的翠花楼的"ji nv",小桃花,一个"ji nv"穿得这么整齐的旗袍干嘛,一般都会解几个纽扣,让男人眼馋,那像她,既当"biao zi"又立牌坊,说不通。”朱三道。

    “这有点牵强,万一人家今天刚好穿戴整齐呢?”西瓜道。

    “狗屁,露点脖子,露点胸那是她们的习惯,你以为习惯能随便改的?”朱三道。

    西瓜抓抓头皮道:“也是,那这货郎呢,不做生意也算啊?”

    “你啊,亏你还是侦察营长,一个货郎,往人多的地方转那是对的,那他过来就是来做生意的,放着生意不做,对老道评头论足,那就可疑了,说不定各种传闻都是从货郎口中传出来的,而且这人现在还没查到住处,他能一天在人群中不做生意,他妈的,喝西北风啊。”朱三道。

    “军统那帮人真是厉害。”西瓜道。

    “我安排的,让他们注意周围人群。”朱三道。

    西瓜一愣马上道:“高,还是咱朱老爷子高。”

    “呵呵,这马屁拍得敞亮,呵呵,吃过饭后,咱们把今天这老道走过的地方再重新走一遍。”朱三道。

    “行,听你的,我现在才发觉,道士都太神秘了。”西瓜道。

    “扯蛋,咱是正宗道观出来的,咱出世是为了打小鬼子,帮助咱师长建功立业,你知道个屁。”朱三道。

    “哈哈哈,怪不得三毛要抢着拜你为师,我现在知道了,你是能人,要不也收了我吧。”西瓜大笑道。

    “行,等打跑了小鬼子,你出钱帮我修道观。”朱三道。

    “啊,你还要回去做道士啊?”西瓜道。

    “鸡毛,不做道士,凭我这块料,还真能封侯拜相不成?”朱三白了一眼西瓜道。

    “不好说,哪天你这能人让委员长发现,让你当个国师也不定,到时候可是跟你吃香的喝辣的,哈哈哈~”西瓜笑道。

    “滚蛋,还国师,别到时候死都找不到地方躺。”朱三道。

    “嘿嘿,也是。”西瓜笑道。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不一会儿,一大锅猪下水端了上来。

    “这菜不错,真是一个大杂烩,够辣够劲,来,来,吃。”朱三高兴地道,他就好各种民间美食,这种大杂烩还真是重庆一大特色。

    晚上十二点一过,重庆各条街道上的人渐渐少了起来,朱三和西瓜带着侦察营开始出发了。

    “这就是老道消失的地方,就一堵墙,什么也没发现。”西瓜指着墙道。

    朱三走过去,仔细看了看道:“这墙没问题。”

    “就是嘛,我看了半天,应该不会有问题。”西瓜道。

    朱三看了看周围道:“都别扎堆这小弄堂了,人这么多什么也发现不了。”

    “都出去,出去。”西瓜连忙道。只留下两个拿火把的战士照明用。

    朱三仔细搜了一下周围道:“看样子唯一的解释就是这老道换衣服了,改变装饰或者变脸了。”

    “这······可能吗?这墙不大,两三步就走完了,时间上来得及吗?”西瓜道。

    “江湖上的一种手段,不足为奇,不过这里肯定有同伙接应的。”朱三道。

    西瓜点点头,这是最好的解释了。

    “我看过军统上几次围捕的地图,都在这附近老道才消失的,这里,这里,这三条交叉的街道,晚上都给我一寸一寸地查一遍。”朱三拿出一张地图道。

    “查什么?查暗道?”西瓜道。

    “不错,我怀疑这附近有一条暗道能让这老道随时消失,随时出现。”朱三道。

    “行,听你的的,我马上开始行动。”西瓜道。

    朱三点点头。

    西瓜不明白朱三为什么要支开军统他们单干,不过朱三不说他也不问。

    朱三站在路口抽烟,侦察营战士们开始开始一块石板一块石板地摸索起来。

    其实,朱三心里已经有底了,他大概知道是什么人了,只是他在情报处干了一段时间,知道什么事都要有根有据。

    江湖人的手段千变万化,弄得神秘点,只是让人觉得,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中国人历来信这么一套。

    不一会儿,西瓜过来报告,没有发现一点可疑的东西,朱三点点头道:“既然这样,那就找附近所有的下水道吧,对了,肯定是利用重庆的地下水道了。”

    西瓜一愣道:“这么肯定?”

    “当然了,你以为这帮人会飞不成?这附近三条街的下水道出入口,仔细检查,不要放过任何一点蛛丝马迹。”朱三道。

    “明白。”西瓜回道马上又开始排查了。

    这回马上就有发现了,在嘉陵江一条小支流边发现了一个大的下水道口,这条无名小河是附近居民的母亲河。平时喝的,洗的都在这条小河上,而下水道口在几块小石板搭成的台阶边,这个台阶平常是居民洗刷马桶的地方,很少有人关注这个台阶,都是匆匆洗完就走了。

    “看,这儿明显有东西进出的痕迹。”西瓜对朱三道。

    朱三点点头道:“找几个身手好的战士带手枪跟我进去看看。”

    “啊~你进去?算了,还是我去吧。”西瓜道。

    “一起吧,这是重庆城的下水道,里面肯定情况复杂,说不定还有很多分叉,一起吧,可以同时向几个方向推进。”朱三道。

    西瓜抓了抓头皮道:“妈的,行,这帮兔崽子也不嫌这地方脏。”

    “你别忘了,这老道每回出现都是浑身发臭的。”朱三道。

    “哦,也对,我马上安排。”西瓜仿佛明白了什么。

    不一会儿,二十个侦察营战士整装待发。

    朱三走上前看了看准备出发的战士道:“兄弟们,这回不同于在野外的战场,这里面情况复杂,而且对方又是一些江湖人士,所以大家要打起精神来,千万不要大意,多注意脚下,每个人之间只留半米距离,不要轻易开火,以免造成打草惊蛇,发现目标不要伸张,争取活提,明白吗?”

    “明白。”众人道。

    朱三看了看西瓜,两人点点头,朱三率先钻入水下道中,西瓜紧跟其后。

    下水道内,伸手不见五指,朱三打开手电,只见一只只老鼠,臭虫纷纷四处逃窜,朱三掏出手帕捂住鼻子,这里实在太臭了。

    朱三等人低头缓行,虽然这里潮湿闷热,奇臭难闻,但是大家都聚精会神,认真地看着上下左右,不放过任何有人活动过的痕迹。

    “这脚印很新鲜,跟着它走。”朱三指着一行脚印道。

    “奶奶的,终于有发现了。”西瓜高兴地道。

    “小心,别大意。”朱三道。

    众人都是老兵,有了发现,更加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不知走了多长时间,下水道逐渐干净起来。。

    “老朱,出了污水区,前面应该是排水道了。”西瓜道、

    朱三道:“这里地势高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前面是一所小学。”

    突然前面出现了一个拐弯,隐隐约约的还能看到一些火光。

    朱三举手握拳,众人停下。朱三轻手轻脚地前进到拐弯处,侧耳一听,没有一点声音,他掩脸偷偷扭头一看,只见不远处睡着三个人。

    朱三看了看四周,只见脚下拉着一条细绳,只要一碰就会让两头的铃声发出声音。他退了回来,对西瓜道:“前面有三个人正在睡觉,先抓起来再说,动作要快,不要碰到拐弯处的机关铃。”

    “明白,你就看好了。”西瓜同时一指后面几个人道,“你们五个人过来。”

    抓捕很顺利,三个沉睡的人被西瓜五个侦察营战士用枪顶在脑门才醒过来。

    朱三见控制住了三人,就走了过去。

    “西瓜,先绑起来。”朱三道。

    “是。”西瓜回道马上动手把三个绑得像粽子一样,朱三席地而坐,掏出烟点上道:“谁点你们出来当相的?”

    三人一听马上缓和了不少,其中一个马上道:“您的师爸贵姓?”

    朱三摇摇头道:“我不是你们派中人,不过能接我一句,就说明你们是江相派了。”

    三人一愣,马上明白被眼前这位军爷欺蒙了。

    “你们江相派无利不起早,这回在重庆地面上闹得沸沸扬扬,有什么目的?说来听听。”朱三道。

    三人不语。

    “呵呵,我现在是好言相劝,那是看在都在江湖上混,谁也不容易,但是这次你们弄得太大了,我放过你们,宪兵,军统都不会放过你们的,在我的印象中,江相派还真没出过什么英雄人物,你们三个,谁能扛得住军统的酷刑,谁可以称英雄了。”朱三嘲笑道。

    三人还是不语,不过神色间,露出了畏惧。

    “说,不说一枪崩了你们,妈的,还给脸了。”西瓜凶狠地道。

    “说,说,我们说。”三人马上道,江相派都是骗人钱财,装神弄鬼之徒,虽说举着替天行道,只取不义之财,那是以前,现在基本上都是一些拆白党{骗财又骗色的人}。

    朱三看着三人想,江相派也算江湖术士,没想到这么一吓,就怕了,江相派算是没落了,本来打算银针逼供的,现在都省了。

    “那就说说吧,为什么装神弄鬼?”朱三道。

    “我们是从上海过来的,奉76号和日军华东派遣军情报部来重庆执行代号‘正统'任务的。”其中一个江相派弟子道。

    朱三和西瓜都想,果然跟鬼子有关。

    “正统?具体内容?”朱三道。

    “让重庆的老百姓相信南京政府才是国民党正统,才是国家的领导政府。”江相派弟子道。

    “行动步骤”西瓜大喊道。

    “这段时间,出现的老道,过几日会散发传单,告诉老百姓帮助南京政府打败重庆军,告诉老百姓他们不是伪军,而是真正的国民政府,然后我们在重庆建立庞大的情报网,帮助鬼子攻克重庆。”江相派弟子道。

    “啪~”西瓜扔起一个大耳光,忽然骂道:“操!谁他妈想出的这么恶毒的招数,妈的,以为我们都是吃素的,说!这次来了多少人?那个老道呢?”

    “来······来了三十三个人,在重庆配合的也有不少,老道是我们的状元,去哪里我们也不知道,要行动时自然会出现,我们只是翰林,协助上面的行动。”江相派弟子道。

    “状元?翰林?妈的,好大的学问。”西瓜道。

    “这是他们在组织内的级别。”朱三道。

    “你们这次行动的头领是谁?”朱三又道。

    “我们的大相士亲自出马的。”江相派弟子道。

    “哦,大神棍亲自出马倒是罕见。”朱三道。

    西瓜拉过朱三轻声道:“现在怎么办?”

    “事情已经清楚了,现在守株待兔吧,这三人在这里总要吃喝,天一亮,送食物的人就会过来,咱们顺藤摸瓜,能抓多少是多少,至于能不能抓住大神棍要看运气了。”朱三道。

    “为什么?”西瓜不解道。

    “自古以来,江相派首领就没被抓住过,你说我们能抓住他?”朱三看了一眼西瓜道。

    西瓜不服气地道:“以前是以前,现在不同了。“

    “有什么不同?”朱三反问道。

    “这······那······对了,不是有你老哥嘛。”西瓜尴尬地道。

    朱三低头不语,心想,凭我的本事,想抓大神棍太难了,不过至少得试试,他也好见识见识传说中江相派的秘术“扎飞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