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276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76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第二天中午,周利群带着一些酒菜上门来了。

    “怎么着,我这里还能少你老哥酒菜?”陈飞笑道。

    “这是委座赏的酒,菜是我特意叫厨师做的,让你尝尝御厨做的菜。”周利群笑道。

    “我说呢,来,来,咱们上书房边吃边聊。”陈飞道。

    两人在书房坐下。“这次你的事,夫人帮了不少忙,委座的意思撤了你的师长职务,让朱国文来做师长,你做副师长,不过夫人不同意,她说,军人就是要有血性,他中统欺负他部下,陈飞不去出头,那才不能干师长了。”周利群道。

    “夫人是不是跟中统不对付”陈飞问道。

    “呵呵,这事,说来好笑,委座对陈立夫侄女有意思,被夫人知道了,夫人看陈氏兄弟,鼻子不是鼻子,眼不眼的,你说夫人会对中统有好眼色?”周利群笑道。

    ”哦,我说呢,这算是秘闻了,呵呵······”陈飞边吃笑边道。

    “出我的嘴,入你的耳,到此为止。”周利群道。

    陈飞点点头道:“知道,来,来干一杯。”

    两人一碰,一饮而尽。

    “那个赵大刀的妹妹是共党能确定,但说她是搞破坏,那倒没什么证据,反而防空司令部的那参谋有可能是鬼子渗透到司令部的汉奸,这个赵小娟杀了这个参谋而引起中统对她的抓捕。”周利群道。

    “来时,问过戴笠,他也是说不清楚中统为什么动手。”陈飞道。

    “戴笠会不知道原因?那真是笑话了,连我们侍从室都知道。”周利群笑道。

    “戴笠毕竟是个特务,而且还是大特务,想法多,我能理解。”陈飞道。

    “能理解最好,戴笠太厉害了,迟早要出事。”周利群意味深长地道。

    “很多人都看不惯他吗?”陈飞问道。

    “谁会看得惯一个特务头子?”周利群道。

    “也是,不过现在这种局面还真少不了他戴局长。”陈飞道。

    “谁说不是,哎~别提他了,来,来,喝酒吃菜。”周利群转移话题道。

    “给你们加点菜。”何文娟挺着肚子进来道。

    “呵呵,谢谢何秘书。”周利群起身道。

    “周主任不要客气,你们慢慢吃着。”何文娟笑着道,放下菜就走了。

    “老弟要了个好媳妇,哈哈。”周利群笑道。

    “来,来,吃菜,难得被关禁闭,哈哈······”陈飞道。

    “你啊,被关禁闭还这么高兴,对了,有件事要拜托你。”周利群看着陈飞道。

    陈飞一愣道:“老哥你说。“

    “有个女人需要你照顾一段时间,她近期会到重庆,由军统一路从上海护送过来的。”周利群道。

    “哦,叫什么?”陈飞道。

    “陈洁茹。”周利群道。

    陈飞马上皱起了眉头道:“是不是校长的前夫人?”

    周利群点点头道。

    陈飞苦笑了一下道:“让夫人知道还不活剥了我,怎么不找戴笠,这活他干合适。”

    “不行啊,军统人多口杂,不放心啊,听说孔二小姐早就盯上陈洁如了。”周利群道。

    “这······我······能不能不接啊?”陈飞尴尬地道。

    “你说呢?”周利群认真道。

    “哎······怎么安排?安排在哪里?”陈飞问道。

    “你看怎么办?”周利群看着陈飞道。

    “我······”陈飞真是不知道怎么办了。

    “不用紧张,保密工作做到位就行。”周利群道。

    陈飞抓了抓头皮道:“行,校长的事,咱得赴汤蹈火。”

    “哈哈,今后美械装备一到,先给你师。”周利群道。

    “空头话。”陈飞白了周利群一眼道。

    “决不食言,放心吧,来,来,喝酒,喝酒。”周利群道。

    “她在上海好好的,来重庆干嘛?”陈飞郁闷地问道。

    “被汪精卫老婆在街上无意间碰上,她害怕,向委座求救的。”周利群道。

    “她有和委座联系的渠道?”陈飞问道。

    “军统有人暗中保护她的。”周利群道。

    “是吗?校长对她还是有感情的,不过这事我得跟文娟汇报,不然万一出什么事我可不被这黑锅。”陈飞道。

    “哈哈,你看着办,哈哈。”周利群大喊道。

    两人推杯换盏,边吃边聊,一直到傍晚。

    晚上,陈飞上床,马上跟何文娟讲了陈洁如的事。

    “哥伦比亚大学的硕士生。”何文娟道。

    “你认识她?”陈飞道、

    何文娟摇摇头道:“不认识,不过陈洁如也算是可怜的人,政治,仕途都是可怕的东西,能让爱情在他们面前地头。”

    陈飞看着伤感的何文娟,轻轻地把她搂了过来。

    “你准备怎么安顿陈洁如?”何文娟看了一眼陈飞道。

    陈飞想了想道:“既然是哥伦比亚大学学生,就让她去何大哥公司做翻译吧。”

    “嗯,这倒是行,像她这样见过世面的女人,如果困在家里,说不定会出什么事的。”两人时而商量,时而闲聊,很是温馨。

    这三天,让陈飞幸福无比,只是太短暂。

    何文娟和家人们依依不舍地送别陈飞,不过陈飞在家住了三天,仿佛充了电一样,非常生龙活虎。陈飞到重庆第一件事,直接赶到中统大楼。这回哨兵倒没有拦着,直接送陈飞三人进了大楼。

    “陈长官,我们局长在办公室等你。”一位接待的女中尉过来道,并给陈飞等人带路。

    陈飞点点头跟了上去。

    “局长,陈飞长官来了。”女中尉在局长办公室外报告。

    打开门,只见一个中年人,七分头梳得程亮,西服领带,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

    “陈将军,请,请,小何,泡上好的六安瓜片。”陈立夫道。

    陈飞点头进入,他对王亮一打眼,王亮和三毛守在门口,女中尉小何请两位去隔壁休息,王亮摇手微笑地拒绝。

    “来,来,来,坐,坐,陈将军,咱们不应该是敌对的,应该是朋友,陈某人不像戴笠那样张扬,但是也不比他差。”陈立夫笑道。

    “陈局长,那天多有冒犯,请您恕罪,今天我来就是来问问我师赵团长的妹妹什么情况。”陈飞道。

    陈立夫微微一笑,他想这个陈飞倒是干脆,果然名不虚传。

    “哈哈,陈将军,那天我不在,要是我在早就让您带人走了,都是底下人办事不利,哈哈,小何,去叫人把赵小娟带来。”陈立夫大喊道。

    这个回答倒是让陈飞一愣,不知怎么回答好了。

    “陈将军不必惊讶,我们情报部门也是为政府,为军队服务的,再说了,陈将军要保的人,即便真是破坏分子,我们也会配合。”陈立夫笑道。

    陈飞想应该是校长和夫人都发话了,漂亮话谁都会说。

    “那太感谢陈局长了,陈飞记在心里,今后如有用得着兄弟的地方尽管开口。”陈飞道。

    “哈哈,这就对了,我就说嘛,咱们应该是朋友,哈哈,我跟何家老大还是挚友,大家经常在一起研究书法,陈飞老弟,咱们不应该生分哦。”陈立夫笑道。

    如果不知道对面之人是中统头子,陈飞还真以为是生意场上的大亨。

    陈飞只能尴尬地笑笑道:“陈局长,来日方长,来日方长。”陈立夫这么客气倒让陈飞不知所措了。

    “对,对,对,来日方长,来日方长,陈将军来喝茶,来喝茶,这茶是杜先生送我的,六安瓜片,待会儿你带些走。”陈立夫道。

    陈飞心想,只要他是真心的,这人情总会还他的。

    这时,女中尉进来道:“局座,赵小娟已经送到外面的接待室了。”

    陈飞一听马上起身道:“陈局长,那我先带人走了,你也知道,我刚从娥眉官邸回来,家里事多,就不打扰了。”

    “行,陈将军慢走,过几日咱们聚聚,老哥我给你赔不是。”陈立夫笑道。

    “不敢当,不敢当,以前的事像抹布一样抹过就算了,陈局长,不必放在心上。”陈飞回道。

    陈飞出门,陈立夫送到门口,微笑向陈飞点点头,意味深长。

    陈飞走到楼外,见王亮,三毛带着一个高挑美丽的女人,一身旗袍,凹凸有致,像是风尘女子,不过一双眼睛倒非常清澈。

    陈飞上车,王亮把这女人也推进车里。

    “你们想干什么?”女人道,看似惊慌,不过毫不畏惧。

    “三毛,走。”陈飞道,轿车马上开动回独立师驻地了。

    “我们是你大哥赵大刀的战友。”陈飞看着赵小娟道。

    “我哥?我哥叫赵大壮。”赵小娟道。

    “要不是你哥,你早被中统打得半死了。”三毛道。

    “赵大刀以前是叫赵大壮。”王亮道。

    “你跟你哥在918时走散了,是吧?”陈飞道。

    赵小娟一愣,微微点点头。

    “行了,现在送你去见你大哥。”陈飞道。

    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赵小娟如坐针毡。情绪有点激动了。

    “你什么时候加入共党的?”陈飞问道。

    赵小娟一愣,心想,会不会是敌人的一个计谋,她低头不语。

    “你不必担心,咱们师长跟你们党的***部长都认识,你一个小情报人员没什么好隐瞒的。”王亮道。

    赵小娟思绪翻滚,但还是低头不语。

    陈飞见赵小娟不回答,也就不问了。

    这时,到达师部,陈飞王亮和赵小娟下车,

    “三毛,把赵大刀去带过来。”陈飞道。

    “是。”三毛回道,也不下车,直接去5团了。

    “师长。回来了。”陈芳高兴地跑过来道。

    “嗯,这是赵大刀妹妹,你带她去洗漱一下,吃点东西,三毛,去5团通知赵大刀过来了。”陈飞道。

    “是。”陈芳道,马上挽起赵小娟道“走,去我宿舍。”

    赵小娟还是低头不语,跟陈芳去了。

    陈飞看着两人笑了笑摇摇头。

    陈飞刚进办公室坐下,朱国文就进来了。

    “师长。”朱国文向陈飞敬礼道。

    陈飞点点头道:“安排的怎么样了?”

    “安排在一团和二团的结合部就在后面的山谷里,目前正在让工兵修建住处,教导队负责警戒。”朱国文道。

    “没有人员到达了吗?”陈飞道。

    “有先期到达的飞行员36位,机械师50位,剩下的正在赶来的途中,老馒头的情报处派出了不少战士接应。”朱国文道。

    “不是说有飞机吗?”陈飞道。

    “有,已经到了云南,不过陈纳德上校说暂时不动,看情况再说。”朱国文道。

    陈飞点点头道:‘那边的警卫工作只能靠龙云了,这些飞机来之不易,可别被鬼子偷袭了。’

    “龙云对这事也很上心,放心吧。”朱国文道。

    “嗯,那最好了,对了,现在住宿他们怎么克服的?”陈飞道。

    “都相互挤挤,现在是夏天,还好,主要是蚊子多,工兵营也加紧在建宿舍。”朱国文道。

    “吃的方面呢?我可是答应夫人的,每天都有肉食。”陈飞道。

    “人少还可以应付,只是老张头每天骂娘。”朱国文笑道。

    “别管他,这帮志愿者可是能派上大用场的。”陈飞道。

    “我明白,空军的重要性,你放心。”朱国文道。

    “报告。”王亮进来道。

    “哦,有事?”陈飞道。

    “方敏带着11厅共党代表竺清兰来了。”王亮道。

    “叫她们进来吧。”陈飞道。

    “那我先走了。”朱国文道。

    “行,你目前的工作就给我盯在那里,千万不可大意,把这帮人给我当祖宗一样供着。”陈飞道。

    “是。”朱国文回道,向陈飞敬礼转身就走了。

    “厅长,厅长。”方敏和竺清兰同时进来,向陈飞敬礼道。

    “哦,来了,坐。”陈飞道。

    两人坐下,“有什么事吗?打个电话不就行了。”陈飞道。

    “打了,一直说你不在,我在你师部附近安排了一个战士,让他见到你马上来报。”方敏道。

    “那来的倒挺快的,说,什么急事?”陈飞道。

    “你说吧。”方敏看了看竺清兰道。

    “厅长,你能帮帮我们一个同志吗?她被中统抓走了。”竺清兰着急道。

    “赵小娟是吧?”陈飞道。

    “是的,厅长你那天还围攻了中统,后来就不了了之了,我们很担心赵小娟同志。”竺清兰道。

    “你们倒不客气,赵小娟我刚才已经从中统带回来了,先让我们赵大刀团长见见,毕竟他们是兄妹。”陈飞道。

    “啊,那太谢谢厅长了。”竺清兰道。

    “虽然说现在是国共合作,但有些事大家心知肚明,今天我能帮你们是因为赵团长妹妹,所以希望你们今后小心点。”陈飞道。

    竺清兰马上起身道:“厅长,谢谢,我明白,我会向上级汇报的。”

    陈飞点点头,心想,我这个厅长做得真累,还得管这破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