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275章 援助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75章 援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师长,我们要不要趁乱偷偷进去?”三毛轻声道。

    “你进去有个屁用,不管了,十分钟一到,进攻,不过枪口朝上三寸,别真伤了这帮特务。”陈飞道。

    “行,我去通知唐旅长。”王亮道,说完就去找唐兵了,时间一点点过去,十分钟转眼就到了。

    “全体准备!”陈飞大喊并举起一只手,“五秒钟后进攻!”

    五秒钟一到陈飞猛的一挥手

    “哒哒哒~”七八挺重机枪同时开枪打在中统办公楼的墙上。

    “上,上,上,动作快!”唐兵催促地大喊道。

    枪声一响,事情更大了,这是陪都,而且还是政府重要情报部门,在附近的几支部队开始快速向中统靠过来。

    “师长,军委会急电!”一旅通讯员跑过来道。

    “念!”陈飞道。

    “军委会已派出协调小组,望我部马上停止进攻,避免造成误伤。”通讯员道。

    “哼~王亮,叫迫击炮炮击,既然已经开打,那动静一定要大。”陈飞道。

    “是。”王亮回道。

    “师长,外围斥候来报,有几支部队正在向我靠过来,怎么办?”唐兵跑过来道。

    “抢占有利地形,阻击靠过来的部队。”陈飞道。

    “是。”唐兵回道。

    陈飞举着望远镜,看着前面,心想,不死几个人还真是攻不进去。

    陈飞咬咬牙,对旁边的三毛道:“带几个身手好的,给我攻进去,能不杀人最好,如果不行,就干。”

    “是,师长,你就好好看吧。”三毛回道,马上准备动手。

    “报告!委座急电!”通讯员跑过来道。

    “念!”陈飞皱着眉头道。

    “马上停止行动,返回驻地,不得延误!”通讯员道。

    “操!通知部队停止进攻!”陈飞骂道。

    令行禁止,枪声马上停了下来。

    “怎么了?”唐兵跑过来道。

    “校长来电了,事情大条了。”陈飞道。

    “那怎么办?”唐兵道。

    “凉拌!三毛,喇叭!”陈飞道,陈飞接过三毛递过来的喇叭想了想道,“里面的人听着,你们敢动一下我们独立师的人,就是我们独立师的仇人,我们师二万将士绝不放过他!“

    “请陈长官放心,一切听委座的吩咐!”里面的人回答的非常干脆。

    “妈的!撤!”陈飞道。

    “师长,师长,别撤!我妹妹还在里面,师长求你了,求你了!”赵大刀跑过来大喊道。

    “别急,明天就去见校长,如果真是中共方面的,我也能保她的命。”陈飞道

    “师长,他们会不会先对我妹妹动刑啊?”赵大刀道。

    “谅他也不敢,如果动小妹一根手指,我陈飞赔你。”陈飞大吼道。

    “行了,老赵,别担心,师长一言九鼎,放心吧。”三毛道。

    “哎~~~”赵大刀无力地一屁股坐在地上,战场上铁骨铮铮的汉子,没想到对妹妹这么有情有义,众人都相互看了看。

    “三毛,拉起他,堂堂一个团长像什么样子,走了,有事回家再说。”陈飞边说边进了轿车内。

    “撤!”唐兵大喊一声。

    部队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开始有序地回撤了。

    陈飞刚到师部,戴笠就敲门进来了。

    “来看我笑话了?”陈飞道。

    戴笠摇摇手,递上一根烟并给陈飞点上。

    “陈氏兄弟不是那么好说话的。”戴笠道。

    “妈的,你抓人就抓人,把赵大刀的打得皮开肉绽的,这口气我咽不下!”陈飞猛地吸了一口烟道。

    “咽不下你又能怎样?委座对他们可不是一般的器重啊!”戴笠道。

    “妈的,郁闷,这赵大刀妹妹的情况你知道吗?”陈飞道。

    “赵大刀妹妹赵小娟因为跟防空司令部一个参谋接触,被中统发现,具体为什么要在今天动手就不清楚了,你今天把事情闹得这么大,明天怎么跟委座交代?”戴笠道。

    “如实交代,中统打了赵大刀,他们连军官都打?你看看赵大刀身上的伤,情报部门都这样?”陈飞道。

    “你啊,这个理由站不住脚的,他们又没有抓赵大刀,打一顿算什么~”戴笠道。

    “那······”陈飞看着戴笠道。

    “呵呵,老弟,这样,我也知道老弟有自己的情报网,只要老弟告诉我上回关于暗杀的情报来源,这件事我来扛。”戴笠拍拍胸口道,仿佛他戴笠有多大气一样,帮朋友扛事。

    陈飞一愣,真是趁火打劫的主,他对戴笠翘了一个大拇指。

    “我陈飞敢作敢当,王亮送客!”陈飞大喊道。

    “是。”王亮回道。

    戴笠苦笑了一下道:“老弟,希望你能闯过这一关。”

    陈飞点点头,他心里知道,戴笠看上了他的情报网,想接收过去。

    “三毛,把老馒头叫来。”陈飞道。

    一会儿功夫,老馒头进来。

    “坐。”陈飞递上一支烟道。

    “刚才的事,我听说了,你干得有点鲁莽,现在这种局面你打算怎么办?”老馒头道。

    “事情已经发生了,接下来的事,谁也不能预料,找你来,是戴笠已经盯上我们情报网了,今后你要小心应对。”陈飞道。

    “这个你放心,我每走一步,都考虑到了。”老馒头道。

    “嗯,万一,这次我不能在独立师了,你也要做好准备,咱们另起炉灶。”陈飞道。

    老馒头一惊道:“怎么严重?”

    “只是做好最坏的打算,墙倒众人推,我们也要做好准备,真到了那一步,部队可以不要,情报处给我原封不动地拉出来。”陈飞道。

    “行,我知道了,我叫老张头的军需处也做准备。”老馒头道。

    陈飞点点头,他想了想又道:“万一我被软禁,赵大刀妹妹你得给我盯紧了,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救出来,赵大刀是我兄弟,这事得有始有终。”

    “我明白,放心,你走之前,要不要跟几个主官开个会?”老馒头道。

    陈飞低头吸了几口烟道:“算了,疾风识劲草,日久见人心,都是多年征战的老兄弟,我走后,你和参谋长对担待,有什么事大家商量着来。”

    老馒头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有些事,你必须得做,但后果也要承担,天不亮,陈飞带着王亮,三毛,三人离开重庆去峨眉官邸了。

    晚上快八点时,经过一天的行驶,终于到达峨眉山下。

    “老弟,这么快就到了,我还以为最起码要12点才能到呢。”周利群在山下停车场迎接陈飞。

    “老哥,怎么是你来接我?这不折煞小弟了。”陈飞连忙道。

    “废什么话,走,上山,委座说了,陈飞什么时候到,什么时候见。”周利群道。

    “老哥,这回我怕是······”陈飞尴尬地道。

    “老弟啊,昨天的事,你做的是有点出格了,不过咱们是军人,敢作敢当,不讲虚的,没事,夫人还说,陈飞是好师长,敢为属下出头去碰中统,换作任何一个师长,都做不到。”周利群道。

    “只要校长不发火就好。”陈飞傻笑道。

    “能不发火吗?不过这火早就过去了,他中统又不是老虎屁股,摸一下又不会死人。”周利群笑道。

    “呵呵,也是,对了,知道夫人叫我过来什么事吗?”陈飞道。

    “这就不清楚了,不过夫人管着空军,应该跟空军有关。”周利群道。

    陈飞点点头,两人边走边聊,很快到达官邸。

    “去吧,委座在等你。”周利群道。

    “行,谢谢老哥,等完事了,咱们喝一杯。”陈飞道。

    周利群微笑地点点头。

    “报告!”陈飞在委员长办公室外大喊道。

    “进来!”委员长道。

    陈飞推门进入,只见蒋委员长正在低头批改一些文件,陈飞站在办公桌前等着校长训视,不一会儿,蒋委员长放下手中的笔,看着陈飞道:“你哪来这么大的胆子,竟敢围攻政府情报部门,你这是造反吗?”

    “学生不敢。”陈飞连忙回道。

    “娘希匹,你陈飞现在兵强马壮了,还知道是我学生吗?别忘了,你的兵都是国家的。”蒋委员长大骂道。

    陈飞低头,不语。

    “中统抓共党有错吗?跟你陈飞有什么关系,哪怕有,也可以相互沟通,你倒好,直接上来开枪抢人,这算什么,你眼里还有党纪国法吗?还有我这个委员长吗?”蒋委员长越说越激动。

    “学生知错了。”陈飞轻声道。

    蒋委员长看着陈飞低头认错的样子,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陈飞啊,要不是你英勇善战,立功无数,我真想毙了你,你脑子里是怎么想的,还是头脑一热干出了这种蠢事?”蒋委员长道。

    “校长,学生是头脑发热,但是校长,学生的属下被中统打得皮开肉绽,鲜血直流,那可是跟我南征北战的生死兄弟啊,校长,学生之所以能杀敌立功,跟他们的舍命相助分不开啊。”陈飞激动地道。

    蒋委员长也皱起了眉头。

    “校长,学生是武将,不搞什么小动作,直来直去,这中统打我一拳,我还他一巴掌。”陈飞道。

    “说什么呢,什么一拳一巴掌,都是党国重要部门,都是我的左膀右臂。”蒋委员长道,其实陈飞这一句话,是打动老蒋的,像陈飞这样的武将,可以发火,可以动枪,但决不能动花花肠子。

    陈飞低头不语,蒋委员长看着爱将,叹了一口气道:“陈飞啊,对付共党我们要不留余力,他们是要和我争天下的,这个道理你一定要明白,这次事件非常严重,中统作为对付共党的情报部门被你这样一闹脸面全无,叫我这个委员长怎么一碗水端平。”

    “校长,学生愿意受罚。”陈飞诚恳地道。

    蒋委员长看着一脸诚恳的陈飞,笑了笑道:“行了,扣俸禄一年,关禁闭三天,就在你那小别墅里。”

    陈飞一愣马上道:“谢谢校长。”

    蒋委员长挥挥手道:“这事到此为止,我会叫中统拿出那女人是共党破坏分子的证据,如果不是就放了,让你在属下面前也好有个交代,去吧,夫人还等着你呢。”

    “是。”陈飞马上向委员长敬礼,心里暗自高兴。

    周利群见陈飞出来马上迎了上去道:“走,夫人还在等着你。”

    “哦,麻烦老哥带路。”陈飞道。

    两人来到陈飞上次来过的一幢别墅前,“去吧。”周利群道。

    陈飞点点头进入别墅,只见夫人正和一位美国军人畅谈。

    “陈飞来了,来,来,坐,坐。”夫人一见陈飞马上道。

    “谢谢夫人。”陈飞回道。

    “怎么样?见过你的校长了吧?”夫人微笑道。

    “见过了,还被校长大骂了一顿,丢脸。”陈飞尴尬道。

    “哼,他陈氏兄弟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人,不用放在心上。”夫人道。

    陈飞一愣,这是夫人看不惯中统局长的节奏,但他只能微微一笑。

    “来,陈飞,我来介绍一下美国来的克莱尔·李·陈纳德,这位是我们抗日英雄陈飞将军。”夫人道。

    两人起身相互握手。

    “陈飞,事情是这样的,陈纳德上校从美国招募了一批飞行员,机械师,将于近日到达重庆,为了安全起见,我想在你们师防区内给他们安排秘密场地,保卫工作由你们师负责,出了事,我拿你陈飞是问。”夫人认真地道。

    “是。”陈飞道。

    “至于后勤补给,暂时你陈飞辛苦一点,美国人喜欢牛羊肉,必须餐餐供应,资金方面我来想办法。”夫人道。

    陈飞一愣,这得要多少钱啊,他马上道:“夫人,我只能保证一个月,多了估计难,现在部队也困难。”

    “行,有一个月缓冲就够了,谢谢你。”夫人道。

    “夫人也是为了这个国家,不用谢。”陈飞道。

    夫人点点头。

    “陈将军,我们的场地要大,要隐蔽,近日还有不少美国援助的飞机过来。”陈纳德道。

    “是吗?有飞机了?”陈飞高兴地道。,

    “不错,68架霍克-81型战机已经在路上了。”夫人道。

    “太好了,这回有小鬼子好看了。”陈飞道。

    “陈将军,我们不在重庆地区防务,具体在哪里设点还在考虑中,我在近期会走访所有没有被日军占领的地区,认真考虑机场问题。”陈纳德道。

    “妈的,能有飞机就行,放心,在我师期间,少一架飞机,拿我陈飞抵命。”陈飞激动地道,他是真的高兴,如果鬼子天上没有飞机支援,仗好打多了。

    “不要说脏话,陈飞你是将军。”夫人笑道。

    陈飞连忙吐了吐舌头,像个小孩一般,两人都欣然而笑。

    “那就这么定了,陈纳德上校今后你有什么事都可以找陈飞,他会帮你的。”夫人道。

    “谢谢夫人,谢谢陈将军。”陈纳德笑道。

    “谢谢你上校。”陈飞也笑道。

    “好,陈飞我不留你了,你的夫人还等着你一起吃饭,上校我也不留你了。”夫人起身道。

    “是。”两人同时起身向陈飞敬礼。

    陈飞和陈纳德走出别墅。

    “走,上校上我那里一起吃点。”陈飞道。

    “将军在这里有住处了?”陈纳德道。

    “有啊,我夫人在这里待产。”陈飞道。

    “哦,上帝,将军真是幸福。”陈纳德傻笑道。

    “王亮,去青年干训团找朱副师长过来。”陈飞道。

    “是。”王亮回道。

    陈飞带着陈纳德来到小别墅,何文娟正翘首以待。

    “来了。”何文娟含情脉脉地道。

    陈飞笑道:“来了,还好吧?”

    “好。”何文娟道。

    “我来介绍一下,陈纳德上校。”陈飞道。

    “你好上校。”何文娟用英语道。

    陈纳德一愣马上道:“您好,美丽的女士。”

    “请吧。”陈飞笑道。

    众人进入别墅,只见餐厅满满一大桌美食,陈飞的父母,何文娟的父母都起身相迎。

    陈飞一一为陈纳德介绍。

    一场家宴由于陈纳德的到来变得更加热闹,对于远离家乡的陈纳德能参加家宴也让他激动不已。

    当宴席快结束时,王亮进来报告,朱副师长来了。

    “快请!”陈飞起身道。

    这时,朱国文进来向陈飞敬礼道:“师长!”

    “来,吃点东西,快,快。”陈飞道。

    “师长,我吃过了,真的,都这么晚了。”朱国文傻笑道。

    “哦,那行,走,去书房,上校一起。”陈飞道。

    三人进书房,王亮给三人泡茶,陈飞掏出烟分给两人,三人边抽烟边聊了起来。

    陈飞详细地把情况跟朱国文一说,朱国文想了想道:“那师长我马上回去。”

    陈飞点点头道:“马上走,和上校一起走,今后上校提出的任何要求我们尽量满足。”

    朱国文也点点头。

    “对了,告诉老馒头,我没事了,不过要在这里住几天。”陈飞道。

    “什么事?”朱国文马上道。

    “差点跟中统干起来,详细你回去就知道了,我再说一遍,援助我们的美国人少一根毫毛,我就拿当时负责的警卫的主官开刀。”陈飞道。

    “是,请你放心。”朱国文道。

    “师长,。美国人来了,如果要上街走走,怎么办?他们是来援助我们的,又崇尚自由,我们不好过多干涉。”朱国文又道。

    “不行,跟他们讲明厉害,这一点上校你要配合我们。”陈飞道。

    “放心吧,志愿者都是退役的战士,他们能明白。”陈纳德道,不过陈纳德看了看朱国文感觉很奇怪,他好像很熟悉美国人。

    朱国文微笑地用英语向陈纳德介绍自己是西点军校的学生。

    陈纳德高兴地起身道:“今天给我的惊喜太多了。”两人高兴地拥抱起来。

    “行了,路上你们再聊吧。”陈飞起身道,因为太晚,夜里行车虽然安全,但路不好走。

    “王亮,我不能出门,你去找周利群主任,叫他帮我找辆车,朱副师长要马上回重庆。”陈飞道。

    “是。”王亮回道马上去找车了。

    “老朱,一旦成立美国空军志愿队,各路人马都会像苍蝇盯蛋一样纷纷过来,咱们一定要谨慎对待,多听听老馒头的意见。”陈飞叮嘱朱国文道。

    “是。”朱国文回道。

    不一会,周利群带着一个驾驶员过来。

    朱国文和陈纳德向陈飞敬礼告别,陈飞还礼,并目送他们。

    “老弟,看你红光满面的,没事了吧?”周利群站在旁边道。

    “没事了,不过这三天不能出门了,老哥明天过来咱们喝一杯?”陈飞道。

    周利群点点头,两人相互敬礼。

    陈飞看着周利群离开,心想,总算过去了,不过陈飞总感觉中统的事情没这么简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