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274章 中统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74章 中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第二天一大早,独立团就开始出操了,陈飞走出团部帐篷看着一队队士兵,心里感到很踏实。

    “师长,起来了。”老狗过来道。

    “嗯,今天训练什么科目?”陈飞道。

    “丛林遭遇战,一营和三营对抗,二营十公里丛林穿越。”老狗道。

    “好,我今天就看看。”陈飞道。

    “欢迎师长光临指导。”老狗道。

    对抗无非就是在丛林遭遇枪战制高点,由于缺乏装备,一三营长只能拿着木棒厮喊着,相互击打,没有战术,只凭各营战士的勇气,谁被打怕了,谁就退,一千多人相互搏击,而老狗的警卫连在旁边架着重机枪。

    “哒哒哒~”重机枪的子弹在战士们的头上飞舞。这场面看得陈飞一愣一愣的。

    “这,这,老狗这是遭遇战?这他妈真是扯淡,一点战术动作都没有,这是朱副师长他们弄的训练方案?”

    “这是我搞的,他们搞的是十公里越野。”老狗道。

    “兄弟们这样厮杀会不会让各营产生仇恨啊?”陈飞道。

    “不会的,都是好兄弟,知道轻重,这样反而能激发出兄弟们的血性和集体荣誉感。”老狗道。

    陈飞看了看老狗道:“没想到你还有这手段,以前怎么没看出来。”

    “呵呵,都是逼出来的,只有多点这种实质性的对抗,才能在战场上敢于和鬼子拼命。”老狗笑道。

    陈飞点点头道:“不过这样的对抗还是少一些,伤筋动骨的,毕竟对战士们不好,先不说这种训练的好坏,万一弄出一二个残废,那就得不偿失了。”

    老狗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不一会一营率先拿到小山坡上的军旗。

    “这输赢有什么讲究吗?”陈飞道。

    “输了取消休假,赢了放假三天。”老狗道。

    这时,二营从一条山间小道中跑了出来,战士喘着气,向预定的终点冲刺。

    路旁的卫生队几个护士大喊道:“不要急,慢慢走!”

    陈飞想了想道:“老狗把三个营长叫过来。”

    不一会,三个营长气喘嘘嘘地跑过来,向陈飞敬礼。

    “怎么样,累不累?”陈飞道。

    “不累。”三个营长同时道。

    “好,二个小时,每人制作一个这里的地形沙盘。赢了一条英国烟,怎么样?”陈飞道。

    “能抽师长的烟,我是想了很久了,今天终于可以实现了。”一营长道。

    “扯淡,这烟只有二营长才能抽。”二营长大声道。

    陈飞用手一指道:“手底下见章,老狗十分钟准备,你来做裁判。”

    “是。”老狗回道。

    制作沙盘是三个营长的拿手活,只是速度和精确度应该各有不同,能不能抽上陈飞的烟,就看谁速度快,精确度更高。

    “开始!”老狗大喊道,顿时三个营有战士都纷纷为自己长官加油。

    “加油,加油!”口号喊得惊天动地,陈飞也兴高采烈地撸起袖子,大喊为三个营长加油,仿佛陈飞又回到了以前热血飞扬的军校时代。

    整整一天,陈飞都和一团的战士在一起,快到傍晚时,朱三找来了。

    “怎么样,什么情况?”陈飞看着朱三道。

    “情况基本跟我们分析的差不多,他是前年接受鬼子培训的,任务是取代老龙头,为鬼子进入陕西做好准备。”朱三道。

    朱三道:“听说青龙出事了,老龙头已经赶过来了,他想见见青龙。”

    “行,尽快处理好这件事,你回去吧,待会儿,我去六团看看。”陈飞道。

    “是。”朱三向陈飞敬礼转身就走了。

    陈飞点上烟,看着朱三背影,心里还是很难过。心想,这汉奸还真是层出不穷,自己真是太大意了,不过越是有本事的人,越会成为鬼子拉拢的对象。自己今后可别再犯这种错误了。

    接连几天从,陈飞都在各团之间转悠,跟战士们打成了一片,车厢里的五十条三五烟,只剩下三条了。

    陈飞刚回到师部,陈芳就进来了,“师长,这几天戴笠一直在找你,我说你下部队了。”

    “哦,他又来干什么?”陈飞问道。

    “没说,只是见你不在,就走了。”陈芳道。

    陈飞点点头,戴笠要找他还不简单,估计是这次行动后,想知道情报来源。

    “我知道了。”陈飞道。

    陈芳递上这几天的军委会通报就走了。

    陈飞坐下,点上一根烟,认真地看了起来。

    “笃笃笃~”方敏敲门进来。

    “师长,蒋夫人来电,叫你明天去峨眉官邸。”方敏道。

    “哦,蒋夫人找我有什么事?”陈飞不解地道。

    “不清楚。”方敏道。

    “行,我知道了,好长时间没见老婆了,这回可以公私兼顾了。”陈飞道。

    “夫人快临盆了?”方敏道。

    “快了,下个月吧,要做爸爸了,呵呵~~~”陈飞高兴道。

    “那就提前恭喜师长了。”方敏道。

    “谢谢,我得回趟家准备一下。”陈飞起身道。

    陈飞刚准备出师部回家,何参谋长拦下陈飞,“怎么了,什么事?”陈飞问道。

    “赵大刀闯祸了,被宪兵队抓了起来了,现在关在警备司令部了。”何文斌着急道。

    “怎么回事?”陈飞皱了皱眉头道。

    “听说是把一家妓院给砸了。”何文斌道。

    “他去逛妓院了?”陈飞问道。

    “不清楚,你还是去宪兵队看看吧。”何文斌着急道。

    “走吧,一起吧。”陈飞道。

    战场上下来的火气都大,陈飞还真怕赵大刀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不会吧,赵团长逛窑子去了?”正在开车的三毛惊奇地道。

    “开你的车,啰嗦什么。”陈飞道。

    三毛吐了吐舌头,看了看旁边的王亮,王亮也正看着三毛,两人一对眼,心里都想,这倒是个大新闻,虽然陈飞没有规定不能上妓院,但几个主官都没有这个嗜好。

    宪兵队在警备司令部内,三毛把车开得飞快。

    陈飞等人进入宪兵队,一位中校宪兵队长出来迎接。

    “我的一名团长被你们关押起来了?”陈飞道。

    “有,有,他把名花楼给砸了所以我们接到电话,把他带过来了。”中校道。

    独立师现在可是御林军,他一个小小中校可犯不起。

    “带我去看看。”陈飞道。

    “好,好,这边请,这边请。”中校道。

    众人来到宪兵队询问处,推门一看,大惊,只见赵大刀被打得满身鲜血,好几处都是皮开肉绽的。

    “操······”三毛骂了一句,赶紧上前给赵大刀松绑。

    “怎么回事?你们打的?”陈飞大怒道。

    “没,没有,是在名花院那里起的冲突,我只是带回来。”中校道。

    “那为什么绑着,这他妈是**军官!”陈飞骂道。

    “是这样的,这位赵团长一直闹,我们也没办法,只能把他绑起来。”中校道。

    “**······”王亮上前就是一耳光,打得中校宪兵队长捂脸发呆,这是还手好,还是沉默好,让他只能怒目相对。

    “师长,救我妹妹,救我妹妹!”赵大刀歇斯底里地大喊道。

    “怎么回事?慢慢说。”陈飞皱着眉头道。

    “我妹妹被中统抓走了,说是共党,破坏重庆防空部门,她,她,她······”赵大刀一口气没上来,就昏了过去。

    “他是被中统打的?”陈飞看着中校道。

    “这,这,还真不清楚。”中校尴尬道。

    “哈哈哈,老弟,你怎么来我这里了,快,快,我办公室坐会。”刘峙推门进来笑道。

    陈飞众人马上向刘峙敬礼。

    “刘将军,这是我师的一名团长,听说被中统打成这样,被你们宪兵队抓了进来,刘将军,你得给我做主啊!”陈飞道。

    “什么?有这事?妈了个巴子,怎么回事?”刘峙大骂中校队长,估计也是做戏。

    “这,这刘司令,中统说这位赵团长妹妹是共党,破坏防空司令部,所以,所以他妹妹被中统带走了,这位赵团长由于大闹名花楼,被我们带来了。”中校道。

    “什么?破坏防空司令部?防空司令部这么多部门哪一块?”刘峙道。

    “这,这就不清楚了。”中校胆战心惊地道。

    “老弟,走,先去我办公室喝杯茶,我马上联系中统的陈立夫局长,我跟他还有些交情。”刘峙道。

    “行,麻烦刘将军了,我跟中统还真是不熟。”陈飞道。

    “看你说的,麻烦什么,走,走。”刘峙客气地道。

    “还不快去找医生给赵团子看看伤势。”刘峙大声对中校道。

    “是,是。”中校队长低头哈腰地回道,马上吩咐手下去找了。

    刘峙办公室,刘峙请陈飞坐下,副官端上一杯绿茶。

    刘峙拿起电话接通中央执行委员会调查统计局。

    “接立夫兄。”刘峙道。

    刘峙本来以为陈立夫为人是好好先生,对各路将领都客客气气,没想到这次竟然一口回绝了他,可想这个赵团长妹妹的事非常棘手。

    刘峙拿着电话尴尬地看了看陈飞,陈飞起身道:“刘将军你尽力了,我陈飞谢谢你,陈某先走一步。“

    “哎~这次没帮到你老弟的忙,真是惭愧了。”刘峙道。

    “没事,告辞!”陈飞快速离开。

    陈飞等人带着赵大刀离开,医生说赵大刀只是激动的昏了过去,其他都是皮外伤。

    中统局位置在原来的水利局,说是水利局,其实是监督长江汛情的一个部门,只是位置不错,坐落在一个小山坡下,平时很少有人经过这里。

    “停车,这里是军事重地。”两名持枪哨兵拦住轿车道。

    三毛停车大喊道:“独立师的,我们师长要见你们局长。”

    “有通行证吗?”一名哨兵道。

    “你中统是阎罗殿啊,还要通行证?信不信老子炸了你!”三毛骂道。

    “咔咔~”哨兵见来者不善,马上子弹上膛,并大喊:“滚!再不滚就开枪了!”

    “三毛退回去,王亮找个地方打电话调二旅过来!”陈飞道。

    “是。”三毛回道,马上掉头退了出来。

    这时赵大刀醒了。“师长,参谋长!”赵大刀轻声道。

    “说说怎么回事?何参谋长,王亮把车窗打开,让赵大刀透透气。”陈飞道。

    “我和妹妹失散快十多年了,是918事件那晚失联的,下午,我去街上逛,在名花楼看见了小妹,所以跟了进去,没想到一群特务也冲进来,要带小妹走,我就跟特务打了起来,后来宪兵来了,我就被带到宪兵队了。”赵大刀道。

    “噢,那这几年你妹妹在干什么,我也不清楚。”陈飞道。

    “不清楚?他们说她是共党,师长,那可是我妹妹,我世上唯一的亲人,你得帮我想想办法。”赵大刀着急道。

    陈飞掏出烟点上道:“知道了!”

    “别急,师长叫王亮去叫人,咱们抢也要把小妹抢过来!”三毛道。

    “谢谢师长!”赵大刀连忙道。

    “先别忙着谢,如果真是**,能不能救出来还真是难说。”陈飞道。

    众人都沉默了,虽然现在看上去国共合作,但摩擦经常有。

    “校长的日子稍微好过一点,就会想到攘外必安内!”陈飞道。

    晚上八点半,唐兵率二旅过来。

    “唐兵目标中统办公楼,包围起来,打不是目的,吓唬为主。”陈飞对跑过来的唐兵道。

    “明白,放心吧,师长,赵团长的事,我听说了。”唐兵道。

    “行,那就行动吧。”陈飞道。

    “是。”唐兵向陈飞敬礼转身开始安排部队包围中统局。

    “三毛,走,我看谁敢拦着!”陈飞豪气道。

    让陈飞没想到的是中统局这时虽然草木皆兵,但一点也不乱,轻重机枪在各个窗户露了出来,一幅谁敢靠近就开打。

    顿时,陈飞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

    “三毛,拿个扩音喇叭过来。”陈飞道。

    “是。”三毛回道,马上从六团军需处那里拿了一个。

    陈飞举起喇叭,想了想大喊道:“放了我们独立师的人。”他知道不能没有由头,围中统可是大罪。

    “陈长官,我们中统抓的是破坏份子,不是独立师的什么人,请长官退兵,我们已经上报军委会。”楼里传来一阵声音。

    “给你们十分钟考虑,如果不放人,我们就攻进去,到时候别怪我陈飞翻脸不认人。”陈飞怒道。

    “围攻政府办公楼是大罪,请长官三思,不过我们也不是吃素的,长官尽管放马过来。”楼内又传来声音。

    陈飞一愣,这中统倒比军统硬气,军统估计人员太多,好坏都有,而中统应该人数少,但很精干,反过来说,陈飞倒不好处理这事了。

    陈飞抓了抓头皮,看了看手表,感觉自己有点头脑发热了,中统不让他进去估计赵大刀妹妹八成是共党了,把他挡在外面可能算准他不敢进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