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272章讨好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72章讨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传来吵杂声,大批宪兵民团赶来,一看这情景,马上拿来斧头劈开木闸门。

    大饼和王亮扶起陈飞,同时喊道:“医生,医生!”

    “怎么了?怎么了?”一个宪兵连长过来道。

    “快,有医生吗?”王亮道。

    “没有啊,怎么了,这是将军吗?”宪兵连长看了看陈飞道。

    “快,找滑竿,送我们师长去医院。”王亮道。

    这时,木闸门全部打开,一排排人群艰难地跑了出来。

    而陈飞被宪兵连长派人抬去医院了。

    陈飞做了个梦,梦到抗战胜利了,他带着老婆孩子和父母一起衣锦还乡了。

    大批的宁波市民争相来看这位抗日英雄,让陈飞很是高兴,睡梦中发出呵呵的笑声。

    这一夜,由于重庆百姓大都白天去郊外避难,傍晚回来,刚好被鬼子打了个措手不及,连续10个小时的夜间轰炸,让重庆百姓死伤无数。

    而在这较场口防空洞里,闷热,缺氧,相互拥挤踩踏,更是造成了一千多人的死亡,四千多人的重伤,其中伤亡的中学生,儿童也有不少。

    大部分死者因为窒息,挤压,衣服被撕烂,皮肤变成蓝黑色,面目全非,洞内尸体重重叠叠,你抓我扯,有的抱成一团,不能分开,两眼膨胀得像铜铃,真是令人惨不忍睹。

    国府当天就成立了特种审查委员会调查较场口防空洞事件,可是这一切又有什么用,一具具尸体摆放在洞口处,只能说明政府的无能,让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而在医院,陈飞的单人房内,三毛和陈芳接替了王亮和大饼。

    “师长,这么样了?”老馒头推门进来道。

    “应该没事了,医生刚才过来说,师长太累了,睡一下就好了。”王亮道。

    “刚才还在笑。”陈芳笑道。

    老馒头点点头,心想,没事就好,不然他们这帮兄弟可就要各奔东西了,没有陈飞,独立师很快就会被各部队瓜分。

    “警卫工作怎么安排的,不会只有你们两个人吧。”老馒头道。

    “哪能,医院外面一个排,医院内一个排便衣,两个排战士,分散各处,永生去买东西了,李氏兄弟在对门。”三毛道。

    “这段时间重庆不太平,你的担子重,要小心。”老馒头道。

    “放心吧,现在开始,我可寸步不离。”三毛道。

    “王亮和大饼在哪里?”老馒头道。

    “哦,他们在隔壁,两人都在休息。没事,都是累了。”陈芳道。

    “妈的,怎么会发生这种事,真是老天也不帮我们。”三毛骂道。

    “别乱说,保护好长官,我得回去了,情报处事情太多了。”老馒头道。

    “是。”三毛道。

    老馒头刚走,外面来了一大群记者要来采访陈飞,想知道当时的事情经过。、

    “长官来累了,需要休息,你们快离开。”李南北对记者道。

    “小兄弟,外面的尸体堆积如山了,我们要让重庆人民,全国人民知道昨晚发生的事。”一名记者道。

    “对啊,小兄弟,我们要揭穿鬼子的罪行。”有一名记者道。

    “不行,不行,快走,有什么事等我们长官醒了再说。你们这样打扰我们长官休息了。”李南阳过来道。

    “你们怎么这样,委员长早上都发出告同胞书,要彻查此事,你们就不能配合点,还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一名女记者咄咄逼人道。

    此时,三毛听到外面吵杂声,推门出来正好听到女记者的说话,他马上大怒:“妈的,你在说什么,来人!给我全部抓起来押到师部去。”三毛大喊道。

    顿时出来几十个战士,开始抓捕。

    “你们······你们······这是干什么,干什么,我们是记者不是敌人,你们不能这样!”几名记者都大喊道。

    三毛就是个兵痞,吃软不吃硬,虽然现在也是少校了,他一挥手,顿时警卫营战士上前用枪托砸记者。

    医院外停靠着二辆运送独立师的卡车,马上把记者押上卡车开回师部了。

    这些记者哪经历过这些,都纷纷抱头蹲在卡车上,不敢言语了,要知道,警卫营战士的枪托砸下来,可是没轻没重的。

    老馒头前脚刚到师部后脚两车记者就押进来,老馒头一问情况,心想,该死的三毛,这是要坏事,但是,既然已经押过来了,只能安排一个房间,小心看押。

    陈飞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天亮了,防空洞什么情况?”陈飞轻声道。

    “师长,醒了,防空洞死了很多人。”陈芳回道。

    “王亮和大饼呢?”陈飞道。

    “哦,他们去吃早点了。”陈芳道。

    “没事就好,我现在的身体越来越差了,他们跟没事一样,我都支持不住了。”陈飞道。

    “哪有,他们也睡了一天一夜。”陈芳道。

    “是吗?我也睡了一天一夜?”陈飞道。

    陈芳点点头。

    这时,三毛推门进来,一见陈飞醒了没事高兴道:“师长醒了,要吃点什么?”

    三毛一说,陈飞还真感觉饿了,马上道:“来碗牛肉面。”

    “好嘞!”三毛回道转身去安排了。

    “师长这是来看你的人名单。”陈芳边说边递上一张纸条。

    陈飞起身接过纸条看了看,方敏带卢南飞,佟丽都过来了,何家大哥,孔二小姐也都过来了。

    陈飞看了看周围道:“这么,都空手来的?”

    陈飞一愣笑道:“哪能,都带礼品了,在旁边的房间。”

    “那还差不多。”陈飞边说边下床,不过他只身一条内裤,陈芳一见陈飞拉开床单又一愣,红着脸道:“师长,我去给你拿牙刷粉。”说完不等陈飞回答,飞快推门出去了。

    陈飞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跑进卫生间。

    陈飞刚在吃三毛送上来的牛肉面,这是李南北进来道:“师长,国防部军事技术应用处一个姓张的处长来了,说是需要了解当晚情况。”陈飞道。

    “是。”李南北回道,马上请来人进入。

    “长官。”上校张处长进来向陈飞敬礼。

    陈飞点点头。

    “长官。这次事件伤亡很大,委座特意打电话来,要求把事情调查清楚,所以麻烦长官讲述一下当时情况。”张处长道。

    陈飞想了想道:“当时发生的事,我真是不敢回想,妈的,比战场都可怕,那可是普通老百姓,还有大量的孩子,这防空洞是谁挖的,怎么没有通风口?”

    “这,这,长官,这防空洞本来是容纳五千人的,后来进去一万多人,这难免,难免······”张处长结巴地道。

    “难免个屁,行了,这事也不是你个小处长能作主,王亮,大饼进来。”陈飞道。

    “师长!”王亮,大饼同时进来道。

    “你们俩把那天发生的事跟张处长详细地讲解一下,不要有遗漏。”陈飞道。

    “是,张处长这边请。”王亮道,把张处长请出陈飞病房。

    陈飞想这次怕是委座也不好过了,不过要死的人,不光光是这些可怜的百姓。

    “报告!”李南阳进来道。

    “怎么了?”陈飞道。

    “师长,孔二小姐来了。”李南阳道。

    “这么早,昨天不是来过了吗,快请吧。”陈飞不解道。

    人未进门就听孔二小姐的大笑声,孔二小姐推门进入:“哈哈,老陈,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呦呵,吃上了。”孔二小姐笑道。

    “你他妈的,黄鼠狼给鸡拜年一样,怎么的,我受伤你就这么高兴?”陈飞白了一眼孔二小姐道。

    “怎么说话的,看我给你的大西瓜,这位小姐去那把刀吧。”孔二小姐没脸没皮地道。

    这时,陈飞才发现后面跟着孔南仁,国防部的后勤处处长。

    “有事说事,你会这么好心每天都来一趟?”陈飞道。

    “嘿嘿,老陈还真有事,这较场口防洞口是孔南仁督建的,这回出了这么大的事,我想请你帮帮忙。”孔二小姐道。

    “啊,帮忙?我帮你个王八蛋,三毛,枪,枪,我他妈毙了他!”陈飞激动地大喊道,没有经历过防空洞的生死,陈飞还不知道什么感受,自己亲身体会过这种生死挣扎的时刻,真的是太愤怒了。

    “别,别,老陈别发火,你听我说,他死了,家里被抄,你也得不到好处,这样让他拿出一百根大黄鱼怎么样?让他到你们部队躲躲风头,你给他安排个副参谋长虚职。”孔二小姐道。

    “你他妈就知道钱,你知道死了多少人,咱们国家都是被他这种人败坏的,还他妈抗日,抗日倒没成功,国家先被蛀虫蛀空了,你叫百姓怎么活?”陈飞怒道。

    孔二小姐一脸尴尬道:“行了,行了,我的那份也给你,150根,你用这钱买军火,算是用在正途上了。”

    陈飞冷静了一下道:“行!”

    “哈哈,这就对了,老陈谢谢你,那我走了,明天给你送50条三五香烟来,这烟不错,哈哈······”孔二小姐边说边带着正在低头哈腰的孔南仁走了,陈飞铁青着脸道:“妈的,慢慢弄死你。”

    “师长,要不······”三毛边说边用手一划脖子。

    “等等,先拿到钱再说,让老馒头认真调查一下孔南仁。”陈飞道。

    “明白。”三毛回道。

    这时,陈芳拿着水果刀进来。

    “陈芳,把孔二小姐拿来的水果给门口的兄弟们分分,他妈现在我就这么烦这半男半女的家伙。”陈飞道。

    “呵呵,师长,我也觉得这娘们太那个了。”三毛笑道。

    陈飞看了一眼三毛道:“行,你有种,这一声娘们叫的爽。”

    “你怎么回事,把这么多记者弄回来干嘛?”老馒头推门进来问道。

    “什么记者?”陈飞感到莫名其妙。

    “你问他。”老馒头一指三毛道。

    三毛抓抓头皮道:“这帮人在门外吵个不停,我怕打扰师长休息,就全部带回来了。”

    “你他妈多大人了,也不动动脑子,这帮人能是好惹的,现在放也不是,关也不是。”老馒头气呼呼地道。

    “这样,你先把这帮人详细调查一下,没问题的话,让军统出面吓一吓就行了。”陈飞道。

    “这可不行,进了军统没几个人能站着出来的,咱可不能干这种伤天害理额是,人家来采访你又没有错,最多算是语言上过激了一点。”老馒头道。

    “也是,就是怕到时候这帮记者反咬一口,我们倒不怕,只是传到上头又给校长添麻烦。”陈飞道。

    “所以说嘛,这事三毛干得真混。”老馒头无奈地道。

    “要不我见见他们,说明一下情况。”陈飞道。

    “也只能这样了,先来软的,不行再想办法。”老馒头道。

    “行了,你们都出去,我和老馒头有几句话。”陈飞道。

    三毛和陈芳连忙推门出房间了。

    “青龙这事你打算怎么办?”陈飞道。

    “我和朱三商量了一下,本来想做个大局,但怕适得其反,准备等你出院后,直接把让干了,也不再设局了。”老馒头道。

    “宁可错杀,也不放过一个。”陈飞看着老馒头道。

    老馒头点点头道“主要是想不出好的办法,近期他肯定不会再有动作了”

    “笃笃笃~”三毛在门外敲着门。

    “进来。”陈飞道。

    “师长,那个处长调查结束了,要你签字。”三毛带着张处长进来道。

    “陈将军,你看看。”张处长边说边递上一个文件夹。陈飞接过文件夹翻开认真地看一遍。

    “行,就这样,陈芳笔。”陈飞道。

    中午陈飞在医院吃了饭就匆匆回师部了,陈飞刚进办公室,何文斌就跟进来。

    “师长,怎么给我派个副手,那人可是一点都不懂战术。”何文斌道。

    “妈的,那个小子我杀他的心都有,不过他给咱们带来150根大黄鱼,你不要管他,等上战场让他带敢死队,活下来算他命大,死了活该,敢逃直接毙了。”陈飞咬牙道。

    “啊,这是深仇大恨啊。”何文斌道。

    “你别管,到时候会告诉你的。”陈飞道。

    “师长,那些记者怎么办?”三毛进来道。

    “走,去看看,妈的,你个闯祸精。”陈飞边说边走出办公室。

    这帮记者被关在独立师禁闭室,十几个人挤在一个小房间又闷热又饥饿。

    陈飞开门进入。

    “都没吃东西吧,来,老张头,把馒头肉汤端上来。”陈飞道。

    老张头带着二个战士端着馒头肉汤分给众人,三毛给陈飞拿了把椅子,陈飞坐下掏出烟点上,他看着这帮记者狼吞虎咽地吃着。

    “各位,怎么样?咱独立师馒头还可以吧,呵呵······”陈飞笑道。

    记者相互看着都不敢出声了,陈飞身后的三毛这一脸凶神恶煞的,谁也不想再挨揍了。

    “既然吃了独立师的饭,那就是独立师的朋友,朋友之间,好说话,听说你们要问我一些关于较场口防空洞的事,问吧。”陈飞道。

    “我们,我们没有问题,我们是将军的朋友,没问题,没问题。”其中一个记者道。

    “对,对,没问题,没问题。”众人都纷纷道。

    陈飞和三毛都一愣,这帮人可是聪明人,到底是怕了还是出去后反咬一口还真不好说。不过陈飞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

    “行,既然没问题,把大家叫来还真是不好意思,老张头,每人十块大洋。”陈飞道。

    十块大洋在重庆可是能生活两个月的。

    “这个败家的东西。”老张头轻声骂道,这里可有十八个记者。

    “拿钱去。”老张头对旁边的战士喊道。

    陈飞笑了笑就回办公室了,他心想,这帮人如果拿钱再说他坏话,那到时候有他们好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