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271章 灾难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71章 灾难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朱三的行动很快,下午一点,大批独立师战士包围鸿光宾馆。原来守候的大饼等人马上迎了上去。

    “什么情况?”大饼道。

    “发现鬼子特工应该是重庆最大的特务了。”朱三道。

    “哦,是吗?这么巧,娘的,我们也上去,别到时候伤了师。”大饼道。

    朱三对大饼一使眼色道:“你来,我跟你说几句。”

    两人走到角落,朱三道:“待会儿有人离开,你马上通知我。”

    大饼一愣,不明白,他看着朱三,朱三苦笑了一下道道:“你先办,有什么不明白也不要问,对谁也不要说。”

    大饼只能点点头。

    朱三见大饼明白了,马上一挥手大喊道:“走。”大批战士进入鸿光宾馆。

    陈飞吃过午饭,困得要死,早就倒在床上睡着了。

    山口南子看着楼下大批正规军进入宾馆马上知道行动开始了。

    而鸿光宾馆一时间也鸡飞狗跳起来。朱三带过来的赵大刀5团,还有所有的警卫营战士在宾馆各屋敲门,砸门,撞门,住客们大都狼狈地被赶出来。

    “老总,老总,这里不能进,不能进。”一个经理大喊道。

    “什么?他妈不能进,不开就炸!”赵大刀嚣张地道。

    原来里面是宾馆赌场,这要是让这帮如狼似虎的兵痞进去,那还不给抢光了。不过,大宾馆总是有后台的,这个宾馆是山西土皇帝阎锡山开的。

    “我看谁敢炸!”出来一个铁塔般壮汉。

    “一连长,给我炸。”赵大刀大喊道。

    壮汉抢先一步,挡在赌场大门前道:“长官,这可是山西阎长官的地盘,孔家也有股份。”

    “我只找汉奸特务,不管谁的地盘,如果你再拖延时间,以妨碍军务当场处决你。”赵大刀道。

    “长官,你枪毙我没关系,里面都是达官贵人,你进去我也会被打死了。”壮汉道。

    “呦呵,有种!”赵大刀道,他一挥手,三个警卫连战士冲了上去,壮汉也不示弱,一时间,拳脚打开了。

    朱三在远处一直看着,这时,大饼跑过来道:“朱副处长,青龙离开过六分钟。”

    朱三一愣,这玩笑大了,这可是师长的贴身警卫。

    “盯着他,自然点,不要惊动他,他伸手不错。”朱三道。

    “这,这,可以吗?”大饼担心道。

    “我马上跟师长说,不光你这里,全师都在排查,你可不要说漏了。”朱三道。

    “是!”大饼回道,马上回去了。

    “赵团长。”朱三待会不远处的赵大刀喊道。

    赵大刀点点头过来。

    “不进就不进,别给师长添麻烦了,我去通报一声。”朱三道。

    赵大刀抓抓头皮道:“这打都打了,停下来,这独立师的面子怎么过的去。”

    “你瞎说什么,别添乱了,等我回来再说。”朱三严肃道。

    “行,等你。”赵大刀回道,就走了。

    “笃笃笃!”山口南子开门。

    “跟师长汇报一下。”朱三道。

    “正睡着,我去叫。”山口南子道。

    朱三一听,这脸色一下子尴尬无比,都不知道,怎么进的门。

    “来了。”陈飞揉着眼睛道。

    “哦,师长,现在脱离大家视线的只有青龙一人。”朱三道。

    “青龙怎么会?”陈飞大惊道。

    “他刚才离开六分钟,大饼说的。”朱三道。

    “这,这有点······”陈飞有点不太相信。

    “有派人跟吗?”陈飞又道。

    “哒哒哒~”

    “砰砰砰~”山口南子拉开窗帘一角往下一看。

    “帝国特工,应该是声东击西。”山口南子道。

    陈飞和朱三相互看了一眼。

    “动作这么快?”陈飞道。

    “这里附近就有不少特工,联系起来方便。”山口南子道。

    “哎~军统这回是丢脸丢到家了,这么多特工进来,尽然没有一点发现。”朱三道。

    “有钱能使鬼推磨,使几个小钱,不就进来了,现在的重庆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抗日,长官们开始忙着弄钱了。”陈飞道。

    楼下的战斗看似猛烈,但架不住5团人多,赵大刀一挥手,战士们从三个方面围了上去,进攻的特务只能边打边撤,开始四处逃窜。

    “青龙怎么办?”朱三道。

    陈飞想了想道:“再试一次。”

    “我知道了,回去我跟老馒头长官汇报一下,再定计划。”朱三道

    陈飞点点头,他看了看山口南子道:“你怎么样?是走,还是留在这里?”

    “走吧,你们还得搜,把声势造大。”山口南子道。

    “嗯,朱三让她换套战士服装,你送她出去,小心点。”陈飞道。

    “是。”朱三回道。

    陈飞回到师部已经晚上了,老馒头一听陈飞到了,马上敲门进来。

    “按照你说的,我又认真查了一遍,没有一个不再监视范围是的,事发时没有人外出,应该是那个青龙了。”老馒头道。

    “会不会牵扯到老龙头,毕竟是他的人。”陈飞道。

    “我不能确定,不过已经派得力的人过去西安了。”老馒头道。

    “针对青龙你有什么计划吗?”陈飞道。

    “正在和朱三商量,计划可能需要时间,待会儿,我让三毛把青龙调出来,说是让他学习一下部队内务。”老馒头道。

    “青龙来的时间不长,有可能的话,让他无声无息地消息,不然怕被别人笑掉大牙,贴身警卫是内鬼,操!脸都丢光了。”陈飞咬牙道。

    “我的疏忽,没有仔细的调查。”老馒头道。

    陈飞摇了摇手道:“这回不关你的事,千防万防还是有人潜伏进来,今后可不能再发生这种事。”

    老馒头点点头,这里他情报处的失职,他也无话可说。

    “报告!”王亮进来道。

    “什么事?”陈飞道。

    “军统毛人凤秘书来了,说有要事。”王亮道。

    “请他进来。”陈飞道。

    “那我先走了。”老馒头道,陈飞点点头,老馒头马上离开了。

    王亮带着毛人凤进来。

    “陈将军,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你。”毛人凤道。

    “嗯,没事,说吧,什么事?”陈飞道。

    “是这样,您让人送来的名单我和我们老板商量过了,也已经通知了各位长官,我们戴老板意思,能不能请将军透露一点情报来源。”毛人凤道。

    “给你们名单是让你们戴老板别失面子,还想来打听情报来源,亏你想的出来。”陈飞严厉地道。

    毛人凤一脸尴尬,马上道:“陈将军,不好意思,都是为党国效力,我们也难,我们······”

    问别人情报来源本身就是大忌,估计戴笠也是焦头烂额了。

    “去跟你们戴老板说,情报是无意中得到的,近期日伪特务大批渗透进来,你们要花大力气排查了,不然敌人就来去自如了,那还要你们军统干嘛。”陈飞毫不客气道。

    “是,是,陈将军教训的是,我们老板也准备开始行动,不过经过上午这一出,希望陈将军能在兵力上支援我们,毕竟陈将军的战士英勇善战。”毛人凤道。

    “怎么不找警备司令部?”陈飞道,他可不会因为毛人凤说几句漂亮话就答应了。

    “警备司令部说不定也有鬼子渗透,他们也是这次排查目标,我们老板说陈将军的部队最可靠

    陈飞点点头,毛人凤向陈飞递上几张单子道:“陈将军,这是从东北过来的情报,说不定对你有用。”

    “好。”陈飞接过单子道。

    、毛人凤向陈飞敬礼转身就走了。

    陈飞看了看单子,想了想喊道:“陈芳,陈芳。”

    “师长。”陈芳进来道。

    “陈芳把这几份材料送去国防部11厅方敏那里。”陈飞道。

    陈芳接过单子道:“现在吗?”

    “现在,派两人战士送你去,开我的车去。”陈飞道。

    “是。”陈芳回道,转身就走了。

    第二天大早,朱三就在陈飞卧室外等候。

    陈飞见朱三道:“这么早有什么事?”

    “山口南子把所有暗杀计划都告诉我了,我准备马上和军统联系今天就实施抓捕。”朱三道。

    陈飞点点头道:“嗯,行动要快,要狠,不要放走一个特务。”

    “是,至于咱们师的事,具体我已经跟老馒头长官商量过来,不过需要你配合。”朱三道。

    “应该的,你们只管吩咐就是了。”陈飞道。

    “那行,我先走了。”朱三道。

    “等等,你给山口南子下了什么药?”陈飞道。

    朱三一愣道:“怎么了?她向你哭诉了?”

    “那倒没有,我只是问问。”陈飞道。

    “是师门祖传的神仙草,不会死人的。吓唬吓唬她。”朱三笑道。

    “哦,行了,那我知道了。”陈飞道。

    朱三向陈飞敬礼,转身就走了,陈飞看着朱三的背影嘿嘿一笑,心想,姜还是老的辣。

    这一天,陈飞一直关注抓捕情况,重庆市区所有机关单位,部队驻地都出现了大批军统和独立师的战士,一直傍晚才停止。

    “王亮,走,去国防部。”陈飞对王亮道,抓捕结束,陈飞就走出办公室。

    “是。”王亮道。

    陈飞带着王亮,大饼两人一辆车前往国防部,轿车经过十八梯附近一个拐弯处,刚驶进一条主干道,突然刺耳的警报声大作。

    “空袭!”王亮吃惊地道,重庆很长时间没有在傍晚空袭了。

    陈飞看了看手表:“快五点了,怎么开始夜间轰炸了,妈的!”

    “师长,前面有个防空洞,要不去躲躲?”王亮道。

    “行,弃车吧,走,过去。”陈飞道。

    较场口隧道是抗战开始时刚新建的,是一条从地面深挖入地底,约10米左右,然后平伸约两公里长,中途分叉成三个洞口进出隧道,能容纳约5000人左右,算是重庆比较大的防空隧道了。

    隧道内有木板钉成的长凳,每隔三四十米点上一盏油灯,不过也只能这些了,别的如通风,防火,防毒都没有,更不用说药品了。

    陈飞三人跑到一看,都一惊,“这么多人!”大饼道。

    陈飞皱着眉头道:“应该来不及去郊外疏散了。”

    “怎么办?进不进?”王亮道。

    “进吧,总比在外面挨炮弹好。”陈飞无奈道。

    陈飞向洞口跑去,扶老携幼的老百姓一见长官来了,都纷纷让路。

    陈飞进入洞内,又一愣,这洞内又闷又臭,他对在洞口旁一个维持秩序的警察道:“这防空洞没有通风口吗?这么闷热。”

    “长官,有地方躲就不错了,这天杀的小鬼子要不是傍晚来,没这么多人。”警察道。

    陈飞点点头道:“王亮,大饼,我们不要急进来了,就在洞口边吧,里面不闷死也熏死。”

    不一会儿,巨大的轰鸣声传来,紧接着传来的是地动山摇的爆炸。

    一颗颗航弹在城市中间爆炸,百姓又一次承受着这苦难的时刻。

    陈飞看着不远处的爆炸,心里越来越担心,希望鬼子的轰炸早点过去。但第一批三架鬼子轰炸机刚走,马上又来了四架,“这他妈是地毯式轰炸,又不是战场,操你想着十八辈祖宗!”王亮破口大骂道。

    陈飞的眉头越来越紧,爆炸也越来越近。

    “师长,爆炸越来越近了,要不要撤到里面?”大饼道。

    陈飞抬头制止轻声道:“不要乱说,会引起百姓慌乱?”大饼点点头。

    怎么办?怎么办?陈飞表面平静,心里却慌了,防空洞可是一万多人啊。

    陈飞旁边的几个警察有点惊慌失措。“都别怕,没事的,鬼子炮弹炸不开这里。”陈飞大喊道。

    这时跑过来一队宪兵,一边大喊道:“进洞!快进防空洞!”

    又有大批百姓涌进后,宪兵开始紧锁栅门。“等等,不要锁,这里太闷热了。”陈飞道。

    “将军!”宪兵排长马上敬礼道。

    “你把锁给我吧,我来锁。”陈飞道。

    “是。”宪兵马上把铁链,铁锁递给陈飞,又向陈飞敬了个礼,带着手下跑开了。

    巨大的爆炸声越来越保密,天已经暗了下来。

    防空洞内气温越来越高了,避难的人群都感到浑身发热,呼吸困难。

    陈飞三人由于站在洞口还好点,只是洞内,婴儿和儿童发出令人揪心的哭叫声。

    又过了三个小时,洞内已经严重缺氧,陈飞借着爆炸发出的火光,看了看手表,快10点,而外面的爆炸还没有停止,刺耳的警报声还在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师长,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再待下去,人都憋死了。”王亮道。

    “那怎么办?出去也危险,再忍忍。”陈飞道。

    这时洞口的油灯突然熄灭了,洞内的人群一下惊慌地大喊大叫起来,5000人标准的防空洞进来一万多人,这下开始相互拥挤踩踏了,顿时出现了踩死,压死的人。

    “妈的,要坏事,我们出去!”陈飞大喊道。后面的人群开始向洞口涌了过来。

    洞口的栅门是由里向外关闭的,人群汹涌而来,把闸门挤得水泄不通。

    “后退,往后退,门打不开了,快退后!”陈飞大喊道。

    可是涌上来的人群哪里听得到。一下子把陈飞三人挤到门边,三人顿时束手无策。

    洞口愤怒的呼喊声和痛苦的"shen yin"声,让久经沙场的陈飞三人都感到头皮发麻,仿佛死神开始向他们靠近,一股由心底并发的恐惧让三人也开始发抖,“头靠外面,保持呼吸,要死要活,各安天命!”陈飞用尽最后的力气道。因为他被人群挤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陈飞感觉全身湿漉漉的,洞口的喊叫声少了不少,可是他也没有力气再移动,旁边的大饼突然大喊一声,把陈飞身边的几个人推开。陈飞顿时感到呼吸流畅了不少,他一屁股坐在地上。

    “靠······靠······靠上来,我就开枪!”大饼虚弱地道。旁边的王亮也挣扎地把人群推开。

    其实,人群早已没有力气了,都相互靠着,挤着,一颗航弹在洞口外爆炸,一股滚烫的热浪,瞬间冲进洞口。

    陈飞感到自己快要死了,顿时昏了过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