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268章 上班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68章 上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下午,陈飞本来想休息一下,没想到陈飞担任11厅厅长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在国防部的几个厅长,参谋都纷纷过来向陈飞道贺并询问需不需要什么帮助,弄得陈飞倒不好意思,没想到国防部对陈飞的到来这么客气。

    其实来拜访者不光是来结交陈飞的,也对陈飞是何总长的侄女婿和委员长身边的秘书何文娟示好,道理谁都懂,一直快到5点多还有几个少将参谋没有接见,这时,方敏敲门进来道:“报告,军统戴老板来了。”

    “哦,他怎么找到这里的?请他进来吧。”陈飞道。

    两个厅长马上停止谈话起身向陈飞告别。

    “哈哈,委座把你安排在这个位置,我看真是太英明了。”戴笠笑着进来道

    别人不知道11厅功能,戴笠是知道的,而且11厅也有不少军统,中统特工。

    “坐,给我送香烟来了?”陈飞笑道。

    “香烟有的是,听说你上午开除了一个共党,然后又为他们争取了一些福利。”戴笠道。

    “是啊,怎么了,又有错了?”陈飞道。

    “哈哈,没错,连校长听了都笑道,陈飞是军人,不拐弯抹角,这11厅还真得他来干。”戴笠笑道。

    “那就好,妈的,不知怎么搞的,你一来我就紧张。”陈飞道。

    “哈哈······”戴笠笑道,他心想,别人说这话他信,你陈飞会怕我?真是见鬼了。

    “那你今天来干嘛?不会是来夸我一番吧。”陈飞道。

    “走吧,给你接风。”戴笠道。

    陈飞起身笑道:“别带我再去上次那家了,咱们随便找家好吃点的饭庄就行,就咱们两人。“

    “行,行,走。”戴笠道。

    两人七拐八弯在戴笠这个地头蛇的带领下,在清风居前停下。“走,里面非常清净,上海菜,不错。”戴笠道。

    当陈飞和戴笠走进清风居,中共方面在悦来客栈对今天发生的的事情开了个紧急会议。

    “同志们,对于今天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大家都谈谈自己的看法吧,毕竟王代表被驱逐,咱们是要把事情汇报给上级的,也要做到客观公正。”竺清兰认真严肃地看着众人道。

    佟丽举手道:“我能说几句吗?”由于佟丽党龄最短,所以她还是很谦虚的。

    “说吧,佟丽同志,大家开会就是要让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藏着,掖着,不利于我们开展工作。”竺清兰道。

    佟丽想了想道:“我和陈厅长认识在淞沪会战时,在上海防区的吴山县,当时陈厅长是国军88师一个营长,他率部在吴山县跟鬼子打仗,而我是教育处的一个干事,在战火中陈厅长确实是抗日先锋,他英勇,正直,不像别的国民党将领,他,他······“佟丽说不下去了,眼泪流了下来,只是这泪水流得有些莫名其妙。

    “佟丽同志,咱们是在讨论今天的事,至于陈厅长的过去,组织上肯定会给我明确的说明。”一个中共党员道。

    “也不能这么说,由佟丽同志亲身体会亲自说出来,我们也对陈厅长这个人有了更多了解。说明陈厅长,不像别的国民党,他是跟鬼子血战过的,他是有血性的军人,所以军人对上下级观念比较重,这才会发生王代表事件。”又一个中共人员道。

    “他就是个军阀,蒋光头培养出来的能是好人?虽然他也打鬼子,但是现在他还打吗?淞沪会战时一个小营长,这么快就成了中将厅长,我看肯定也是溜须拍马的人”王代表咬牙道

    他今天算是丢人丢到家了,这回去还不知怎么向组织上交代。”

    众人你一句,他一句,各抒已见,像小菜场一样热闹。

    “静一静,大家静一静。”竺清兰大喊道。

    众人静了下来看着竺清兰。“今天新厅长到来给我们来了个下马威,同时也解决了我们资金紧张的问题,我认真仔细地观察了陈厅长一股久经沙场的味道,今天在餐厅上他敢为我们出头,就说明陈厅长是个正直的人,在国防部工作的,谁没有点关系,何况是餐厅的厨师长,这可是肥差啊。不是一般人能干的。但是这个下马威有点大啊,王代表是俄语翻译,他连问都不问直接开除,而且对蒋介石一口一个校长,校长,这都说明一个问题,他不待见我们。”

    “对,对。”王代表马上道。

    “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办?”又一名中共人员道。

    “我的意思把今天发生的事马上向组织汇报,让上级来定夺,咱们还是照常工作,王代表你暂时现在客栈休息,咱们做的是大事,不能因为一点对陈厅长的看法而暂停工作,这是对党,对国家的不负责。”竺清兰道。

    “对,对,对。”众人都纷纷附和。

    “笃笃笃~”

    “小王去开一下门。”竺清兰道。

    “大家都在啊!”周公推门进去笑道。

    “啊,周公,周公,周公。”众人马上起身道。

    “周公,您怎么来了,您这么忙,快,快倒茶。”竺清兰马上道。

    “呵呵,你们这是在······”周公笑道。

    “哦,周公,我们在开党小组会,关于11厅长陈飞将军新来驾到,我们,我们······”竺清兰结巴地道。他能明白周公这么晚来,估计也是因为是她这个组长没当好,让周公上门质问。

    周公笑笑道:“不要紧张,那你们准备怎么解决?”

    “周公,我们准备上报上级,把今天的事跟组织汇报一下,周公是听说了今天的事吧。”竺清兰道。

    “嗯,今天的事整个重庆政府都知道了,所以啊我来看看你们准备怎么解决,顺便给你们说说陈飞这个人。”周公道。

    “好,好,谢谢周公。”竺清兰道。

    “其实对陈飞这个人,我们社会部对他有针对性的调查,他一路从淞沪会战打过来,算得上铁血悍将,此人足智多谋,背景强大,是个有思想的年轻将军。”周公道。

    “周公对此人评价这么高?”竺清兰奇怪地道,不光是她,别的同志也这么想。

    “一点都没夸大,这几年他和鬼子的血战无数,歼敌无数,他的升迁,虽然有一定的背景,但和他浴血杀敌是分不开的,这一点你们不用质疑,我们在独立师内部的同志亲眼所见。”周公道。

    “独立师是陈飞的部队,一支久经沙场的劲旅,他的一个师能阻挡鬼子一个师团的进攻,纵观国军序列,我想没有一支部队能做到。”周公又道。

    在场的众人都惊呆了。

    “我接触过陈飞,他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周公看了看竺清兰道。

    “周公当时情况是这样的······”竺清兰道,她认真地把当时的情况说了一遍。

    周公看了看王代表道:“乱弹琴,你有什么资格跟陈飞这么说,你怎么知道陈飞不会一碗水端平而信口开河地说他是军阀,我的同志,我们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像陈飞这种有自己思想的将军,更是我们要团结的对象,你倒好······”

    众人都沉默了。

    “周公,能不能让我们在独立师的人跟陈将军说一说,让王代表留下,王代表是俄语翻译,队里是不能没有他的。”竺清兰道。

    周公摇了摇头道:“不行了,我们的人已经撤出来了,这样,你先回延安吧,让延安再派人来,告诉延安,有一个最合适,只有她来,什么问题都能迎刃而解了。”

    “谁啊?”佟丽脱口而出。

    “周公笑了笑道:“你们拭目以待吧。”

    众人都相互看了看,有点摸不清头脑,不过周公的话众人是绝对相信的。

    “周公,在我们这里吃饭吧,今天11厅给我们发钱了。”竺清兰道。

    “好啊,同志们,今天我就沾沾11厅的光了。”周公道。

    清风居包厢内,“来,干一杯。”戴笠道。

    “行。”陈飞也端起杯子道,两人一饮而尽。

    “老戴,你给我说说,这11厅真的有用吗?”陈飞道。

    “怎么说能,说它没用,那也是可有可无的,少了一个11厅,一点关系都没有,但你要是说它有用,那可是决定国家命运的一个厅,你自己掂量。”戴笠道。

    “谁出的主意?格局这么大。”陈飞奇怪道。

    “哈哈哈,什么格局?这种把戏你到评价这么高?”戴笠笑道。

    “你情报老手了,看样子,你不看好这次行动?你跟我说说为什么”陈飞道。

    “行,我就说说,让你心里有个底。”戴笠道。

    陈飞一愣,看来戴笠有自己的想法。

    “咱们现在要做的是阻止鬼子北上,那鬼子为什么要北上,那是要打苏联,在东北的关东军虽然也有一百多万,但想打苏联,门都没有,而南下拿下南洋各岛确是轻而易举的事,而且有大批的军事物资可以补充,你说鬼子有这么傻吗?”戴笠道。

    “不过南洋那里是英美的地盘,鬼子不怕得罪他们吗?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我们要干这种没头没脑的事?”陈飞道

    “早在三个多月前,委座就接到密报,说是德国近期要进攻苏联。”戴笠看着陈飞道。

    “哦······”陈飞马上明白了这是德国和日本想在苏联会师,如果这事真的成了,那想战胜鬼子可就遥遥无期了,而鬼子南下英美肯定会支援我们,那到时候抗战就希望更大了

    “未雨绸缪,就怕到时候德国不进攻苏联,那······”陈飞道。

    “说谁不是,正如你所说的现在苏联方面还不信,咱们跟他们是热脸贴冷屁股,人家还以为近期给我们支援少了,才想这么一出,人家跟德国是有互不侵犯协议的。”戴笠叹气道。

    陈飞点点头,这事是有点吃力不讨好的味道。

    “来,谢谢赐教。”陈飞举起杯子道。

    戴笠喝下杯中酒道:“那现在明白怎么回事了,你准备怎么办?”

    “近期打算训练部队,反正可以在重庆待一段时间。至于11厅,我只是协调,边走边像吧。这情报战,今后还少不得,请你指导。”陈飞道。

    “随时可以来我局参观指导。”戴笠客气道。

    这一顿酒,两人喝得还算尽兴,至于陈飞是这么觉得的。

    第二天一大早,陈飞就带着王亮赶往国防部,他有点上班去的感觉。

    陈飞坐上办公椅,方敏马上泡了一杯茶过来。

    “怎么又不一起来上班呢?”陈飞道。

    “影响不好,对了,今天那个共党王代表没有来,别的都按时到了,不过听说昨晚周公去看望过他们。”方敏道。

    “周公来了。”陈飞倒下了一跳。

    方敏点点头道:“估计没有周公过来,今天中共方面不可能来上班的。”

    陈飞点点头,他倒不怕中共人员不来上班,到时候他可以有很多由头说这件事,校长肯定向着他的,现在周公出面解决,这倒让他有点不好意思了,心想是不是昨天开除王代表有点过了。

    “报告。”王亮进来道。

    “什么事?”陈飞道、

    “二小姐来了。”王亮道。

    “啊,这娘们能自由进出国防部?”陈飞道。

    王亮摇摇头,表示不知道。“”孔二小姐什么地方不能进,又有谁能拦她?“方敏嘲笑道。

    不一会儿孔二小姐过来。

    “陈厅长,哈哈,陈飞你个龟儿子,现在混国防部了?”孔二小姐老远就大笑大骂地过来。

    “王亮关门。”陈飞对王亮道。

    孔二小姐坐下掏出雪茄点上。

    “我的小姑奶奶,你就不会矜持一点,给我留点面子。”陈飞道。

    “留个屁,你有给我面子?”孔二小姐白了一眼陈飞道。

    “不就是赶走一个黄胖子吗?至于这么兴师动众的吗?”陈飞回道。

    “你说的倒是轻松,咱没了面子,今后还这么做生意,怎么在重庆地面上混。”孔二小姐倒是一副痞子相。

    “行了,行了,说得像袍哥一样,今天过来不会是要面子这么简单吧,如果是,我陈飞待会儿送你出去,一边给你赔不是,让你挣足面子。”陈飞道。

    “呵呵,这倒不用,咱们谁跟谁啊。”孔二小姐笑道,她这脸比翻书还快。

    陈飞看了看她,点上一根烟,等着她接下来的话。

    “老陈,听说近期你从陕西运过来不少牛羊,怎么样,给我一些?”孔二小姐道。

    “有话就明说,别拐弯抹角的,要牛羊拿钱来买。”陈飞道。

    “嘿嘿,是这样,我想把生意做到陕西去,那边什么情况?能不能给我牵牵线,少不了你好处。”孔二小姐笑道。

    “早说嘛,小事,对了,这几个月钨金分红到账了吗?”陈飞道。

    “咱是这么没信用的人吗?早给了。”孔二小姐道。

    “哦,二小姐想做什么生意?”陈飞问道。

    孔二小姐想了想道:“能赚钱的都做。“

    陈飞想了想道:“不能贩卖烟土,不能囤积粮食。“

    “不行,烟土我可以不碰,可这粮食肯定要做的。”孔二小姐道。

    “那你就是发国难财了,校长不抓你,老天也会收你的。”陈飞嘲笑道。

    “哎,你不知道,连年征战,政府已经到了杯水车薪的程度了,这你也知道,今年各地都还行,可是明年呢,后年呢,说不定哪年来一场大灾,怎么办?我已经在重庆地区收集粮食了,也想去陕西,云南收。”孔二小姐道。

    陈飞奇怪,她这是想干什么好事?

    孔二小姐又道:“如果发生灾年,总得让军队吃吧?”

    “这事不是你想出来的吧?”陈飞道。

    “呵呵,你知,我知,我也没办法,这是一大笔钱,最后能不能保本都难说。”孔二小姐道。

    “行,我知道了。”陈飞道。

    “别行啊,算什么,算同意了?”孔二小姐道。

    “同不同意有用吗?这是大事,把你推出来只是用你这块牌子。”陈飞直接点破道。

    孔二小姐尴尬地点点头。

    “现在谁敢囤粮,你出面就可以,行了,找老馒头商量去吧。”陈飞道。

    “还是老陈知我,没办法,这恶人我来当,走了,对了,多送几只羊。”孔二小姐道。

    陈飞苦笑了一下道:“知道了,还能少你吗?”

    陈飞目送孔二小姐离开,心想,政府也真是不容易,一场抗战把前几年的辛苦发展全毁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