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267章 麻烦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67章 麻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方敏,你现在的工作是······”陈飞道。

    “你的秘书”方敏道

    “哦,我不会每天都在这里,有你在,我就放心了,对了现在的工作重心是什么?”陈飞道。

    “现在当务之急是钱,咱们这边还好说,毕竟有工资,共党那边可真没办法,住的,吃的,都要用钱。”方敏道。

    “国防部不提供吃住?”陈飞问道。

    “只有午餐一顿,他们住在一家私人旅馆,已经开始拖欠钱了。”方敏道。

    “我不在,谁主持正常工作?是朱国章少将,副厅长······”方敏道。

    “哦,这个朱将军真是个操蛋,没钱叫大家怎么工作?”陈飞道。

    “这不,不是你来了吗?还有一个情况,这里有不少中统军统特工,你也要多注意,说不好哪句话传到委座耳朵里去了。”方敏道。

    陈飞一愣,笑了笑道:“感觉这里真是龙潭虎穴啊。”

    “这倒没这么严重,不过都不是省油的灯,这倒是实话。”方敏道。

    “嗯,不过这活倒是情报员干的,有中统,军统加入也无可厚非,共党的情报员也应该不少。”陈飞道。

    方敏点点头。

    “现在国防部谁主持?好像这个位置空了有一段时间了。”陈飞道。

    “本来是何部长,后来白长官兼了一段,又后来白长官去川康地区了,现在没有正职,不过应该是何部长说了算。”方敏道。

    “这国防部何系的人比较多,反正你能说上话。”方敏又道。

    陈飞也笑了笑道:“咱们这是有几个部门呀?”

    “哦,两个副厅长,一个就是朱国章,还有一个是共党,那边的叫竺清兰,咱们有四个部门总务,通讯,情报还有行动,另外就是我带的一个秘书组,除了我还有两个人。”方敏详细道。

    “嗯,你们组建由一段时间了吧?”陈飞道。

    “不长,快三个月了,这里本来是空军的,他们搬了,我们就进来了。”方敏道。

    陈飞想了想,基本了解这里一些情况:你去吧他们叫进来吧。”

    “是。”方敏起身回道。

    方敏出门和门口王亮一打招呼,众人进入陈飞办公室,并向陈飞敬礼。

    “谁是朱国章?”陈飞道。

    “我是。”朱国章回道,朱国章人矮小肥胖,一副猪头三的样子。

    “听说现在厅里资金短缺,你说说吧。”陈飞道。

    众人都一愣这个厅长,不让各位介绍自己,上来就是问钱的事,不知为何,都说陈厅长年轻,这思路还真是不一样。

    “啊,这,这,厅长,我去国防部问过,说是他们也紧张,让我们缓缓,过几天就可以。”朱国章道。

    他胆战心惊地道,是应为他知道陈飞的背景。

    “哦,几天?”陈飞道。

    “这,这,还真不好说,我再去催催。”朱国章道。

    “这钱是从国防部哪个部门出的?”陈飞道。

    “哦,我们是独立部门,钱是从后勤处出的。”朱国章道。

    “后勤处谁?”陈飞又道。

    “孔南仁处长。”朱国章道。

    “方敏,这电话可以打通吗?”陈飞道。

    “行,我马上接通。”方敏回道,马上拿起电话接后勤部。

    “喂,总机吗?给我接后勤部孔处长。我是11厅的方敏。”方敏道。

    不一会,电话接通,“喂,能不能找一下孔部长,我们陈厅长有要事找他。”方敏道。

    “等一下,我们处长在开会,过会儿······”对方道。

    陈飞抢过电话道:“马上叫孔南仁接电话。”

    对方一愣,这口气应该是正厅长,马上道:“请问您是?”

    “11厅厅长陈飞。”陈飞道。

    “陈厅长,我们处长真的在开会。”对方解释道。

    “啰嗦什么,要我过来吗?”陈飞道。

    “那请稍等,我马上去通报。”对方连忙回道。

    孔南仁当真在开会,秘书进来汇报,一听陈飞,很快想到自己的两个同族兄妹孔令侃,孔令仪,马上停止会议,急匆匆出门接电话去了,看得秘书瞪大眼睛直发呆,自己的主子什么时候这么怕过什么厅长,处长的,毕竟11厅长也只是比孔南仁大一级,何况自己主子还是沾点皇亲国戚的味道,她马上想到11厅厅长陈飞不简单,自己今后可要长点心眼,还好刚才没有对陈厅长说出不满的话。

    “喂,陈厅长吗?”孔南仁道。

    “是的,孔处长,找你想问问我们厅的经费什么时候能到位。”陈飞道。

    孔南仁一听马上道:“经费马上就下发,陈厅长,我马上派人送过来。”

    “好。”陈飞回道就挂了电话。

    孔南仁拿着电话,尴尬地苦笑了一下,这11厅长的经费早就在了,只是上面说等厅长到位再发,本来孔南仁还想着克扣一点,不过既然陈飞来电,只能全额奉上。

    而陈飞正看着前面几个人道:“经费马上会送到,朱副厅长派人接受一些。”

    “是。”朱国章回道。

    众人的心里转得飞快,各有所思,不过都对陈飞这种雷厉风行的作风很是敬佩。

    陈飞坐下,点了支烟道:“我叫陈飞,奉校长的命令来接管11厅,咱们11厅比较特殊,不光是任务,连人员配置都不同于别的厅,我是带兵打仗的,对于这种情报工作部署很外行,但我知道要完成任务,必须大家精诚团结,不然肯定没戏。作为厅长,我会给你们提供最好的服务,这一点请你们放心,今后吃的,喝的,住的都会是最好的标准。”

    陈飞停顿了一下,看着众人又道:“今后有问题,当面提出来,有意见可以直接向我汇报,或跟秘书说,如果私下议论,出幺蛾子,下暗手,给我滚蛋!”

    “那如果你一碗水不端平呢?”一个共党人员问道。

    “我叫你说话了吗?你们长官说话你可以插嘴!”陈飞大怒道。

    但这位共党回了一句:“军阀!”

    “什么?”陈飞这次真怒了,一股战场上腥风血雨的杀气扑向前面站立的这个战士。

    王亮掏出手枪“咔嚓!”上膛顶上这名战士的脑门,王亮的双眼冷得可怕,持枪的手稳定有力,只要陈飞一声令下,管他是谁,立马枪声就起。

    “陈厅长,陈厅长······”旁边的共党女军官连忙喊道。

    “你叫什么?”陈飞看着女军官道。

    “竺清兰,陈厅长,我们王代表有点急躁,冒犯您了,请您原谅。”竺清兰连忙道。

    “王亮,把这位共党兄弟请出去,11厅不欢迎他。”陈飞道。

    “我是中共代表,你没权利请我出去,我们是应邀来参加11厅工作的,不是你一个厅长,说了算的。”王代表冷笑道。

    王亮一推王代表,把他赶出门,不管大声说些什么。

    “陈厅长,你这样是不是太武断了,我们王代表说出了直接的心声,难道有错?”竺清兰道。

    “我说了,你们长官能容忍属下插嘴?”陈飞道。

    “陈厅长,就算他有不对,那也不用赶出11厅吧。”竺清兰回道。

    “他刚才冷笑长官,难道你们中共就可以这样吗?”陈飞提高音量,他是真不高兴了。

    “这······”竺清兰还真是无语了,这陈飞也太独断了,这今后怎么工作,她也是带任务来的,如果没完成任务,就这样回去,那这么跟上级交待,但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王代表被送走,那可是他们的带队副队长。

    “报告!”佟丽在门口喊道,她很生气,怎么新厅长一到任就把副队赶出去了,她想去讨个说法。

    方敏一听就知道是佟丽,看了看陈飞,陈飞一愣点点头,方敏马上去开门了。

    “佟丽有事?”方敏轻声道。

    “我要见陈厅长。”佟丽大喊道。

    方敏苦笑了一下,看了看陈飞,佟丽直接就走了进来。

    “啊······是你。”佟丽吃惊道。

    这几百个日日夜夜,令她魂牵梦绕的男人就坐在眼前。

    “都出去。”陈飞对前面的众人道。

    众人开始见佟丽进来大喊就知道两人认识,都乖乖地离开了,方敏带上门。

    “你怎么参加共党了?”陈飞问道。

    “我这,这,这,那,你怎么做这么大的官了?”佟丽有些结巴地道。

    “呵呵,这不是一路征战,一路升官嘛,都是用命拼出来的。”陈飞突然微笑地道。

    “看样子你现在过的很好。”佟丽幽幽地道。

    “嗯,还不错。”陈飞道,他也不知怎么说,毕竟大家一起战斗过,陈飞对一起共患难的人都特别有感情。

    “对了,你怎么把王代表赶走了,他是我们副队长,你不能这样。”佟丽转移话题道。

    “哦,这人目无上级,让你们那边从新派个人来不就行了,我就不信少了他还不行了就。”陈飞道。

    “你,你怎么这样,我们一队过来容易吗?王队长一直很照顾大家的,你这样会让我们反感你的,这对工作开展不利的。”佟丽着急道。

    陈飞想了想道:“佟丽,这是国防部的一个厅,各位都是战士,我首先要做的是立威,我给大家提供最好的条件,大家要无条件围绕以我为中心开展工作,不然我这个厅长有什么用,一个傀儡吗?那校长派我来干嘛,还协调什么两党工作。”

    “瞎说,你不立威,我们就不会好好工作了?我们就是来工作的。”佟丽道。

    陈飞想,小姑娘还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报告。”方敏进来道。

    “什么事?”陈飞道。

    “厅长,孔处长亲自把我们厅资金送来了。”方敏道。

    “嗯,知道了。”陈飞道。

    “你要见见他吗?”方敏道。

    “不用,他一个处长,我一个厅长,还要见他?”陈飞道。

    “他,他是孔家的人,所有我想······”方敏道。

    意思很明白,人家皇亲国戚,低下身段,你应该见见,大家关系好,今后费用来的快。

    “见什么,给他脸了,叫他放下钱滚蛋,捏着钱不给11厅,他这个后勤处就盯着钱了。”陈飞骂道。

    他是不明白,孔南仁也是接到命令等厅长到位再发钱。

    “是。”方敏回道,就出门了。

    “你倒真是谁都不怕。”佟丽道。

    “我是武将,不是文臣,不搞手段,来这里当厅长,我都摸不着头脑,今后你有事多和方敏联系。”陈飞道。

    “那,这王副队这事能不能看在我面子上通融一下。”

    “你在我这里是有面子了,但你不要把这点面子用在无用的事上,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我再说一遍,这是国防部11厅,是国家权力机构,你自己好好去想想。”陈飞看着佟丽道。

    佟丽一愣,有点惊慌失措,她能感觉到陈飞话中的严厉。

    陈飞看着不知所措的佟丽道:“回去吧。”

    佟丽还想多说几句,可是陈飞下了逐客令,只好咬着嘴唇转身回去了。

    陈飞看着佟丽苦笑了一下摇摇头,心想,这他妈开得什么碰头会。

    这时,方敏推门进来,看了看陈飞笑了笑。

    “怎么了,有什么好笑的?”陈飞道。

    “就是奇怪,这么快就把佟丽赶出来了,这么长时间没见,也不多聊几句。”方敏道。

    “是一起战斗过,但也只是短暂的接触,有什么好多聊的。”陈飞道。

    “对了,我好像记得你来我的部队时,吴山县战斗已经完了,你怎么认识她的?”陈飞不解道。

    “当时你们三营从吴山县退下来,很多像佟丽这样的政府人员甄别完以后,都是我和晓梅一起送出88师防区的,我当时就认识她了,她说你是他见过最勇敢的人。”方敏道。

    “我说呢,呵呵,这话她倒是说过。”陈飞笑道。

    “接下来什么打算?”方敏道。

    “先休整,把钱发下去,让中共方面改善一下生活,也让咱们的人更有积极性。”陈飞道。

    “行,我马上去通知总务,对了,那王代表我就出通告了?”方敏道。

    “好,顺便把所有11厅的人员职务列张单子给我看看。”陈飞道。

    “是。”方敏回道向陈飞敬礼转身就走了,她好像找到了当年在独立团时的感觉,不过少了一点那种感觉。

    陈飞本来还想了解一下目前的行动进展情况,看样子,只能压后了,估计这些中共方面的人员对他有很大的抵触情绪。

    不过这么大的行动也不是一用两用能有发展的,只能靠一点点磨,慢慢地让鬼子感觉苏联早有准备,而南下才是他们的战略目标。万事开头难,还好,这里已经工作一段时间,这头总归开始了。

    中午,陈飞起身准备去国防部食堂吃点什么,就带着王亮在方敏引导下去了。

    食堂灯火通明,人头济济,不时有人跟陈飞打招呼,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喊他一声:“陈长官。”

    “厅长,那里是长官小包房,少将以上都可以吃。”方敏边说边用手一指一角屏风拦开的角落。

    “不用,在大厅吃一样,王亮,你去排队打饭。”陈飞道。

    “是。”王亮回道就去排队了,而方敏也过去帮忙拿菜了。

    陈飞找了一张空桌坐下,不一会,王亮和方敏端来了三个菜,六个馒头,清蒸茄子,酸辣土豆丝,青菜豆腐。

    “就这个?”陈飞道,他不是嫌菜差,只是没想到国防部里都吃这些素菜,可想战争已经把中国打成什么样子了,也多亏中国是个农业国,靠天吃饭,不然估计连这些素菜都吃不上了。

    “今天就供应这些菜,要不我再去弄点?”方敏道。

    “不用,这里不供应米饭吗?”陈飞道。

    “没有米饭,有白面馒头不错了。”方敏道。

    “行,吃,吃,这土豆切的跟头发丝一样细,厨子刀工不赖。”陈飞连忙转移话题道,他可不想搞特殊化,自己部队比这差多了,独立师中午正餐也就每人两个杂粮馒头,菜也是清炒白菜,最多加个汤。

    不过正当陈飞吃到一半就闻到肉香了。

    “不是说只供应这些吗?哪来的肉香?”陈飞问道。

    方敏指了指屏风道:“你也可以去说的。”

    陈飞苦笑了一下,摇摇头。

    这时打菜处有点乱。

    方敏一看就骂道:“王八蛋,这黄胖子又欺负我们11厅的人,让中共方面最晚吃,还说什么先供应国军军官。”

    “什么?有这事?”陈飞一听,有点生气,他不来11厅,他还真管不了,而他来主持工作,那这是打他的脸了,陈飞放下筷子走了过去。

    陈飞拨开人群,只见11厅长二十多人正在大喊说些什么,而一个肥胖的厨子,拿着勺子指着他们道:“上面有规定,先满足国军军官,你们闹也没用,等等吧。”话语间很是瞧不起。

    “谁规定的?”陈飞大声道,众人都回头看向陈飞,黄胖子一愣,心想,哪里来的将军,多管闲事,不过嘴上马上道:“将军,呵呵,上头,上头。”

    “上头?今后我们11厅来吃饭不管国军还是中共方面,一视同仁,再发生这种事,我要你好看。”陈飞道。

    “呵呵,长官,这事我做不了主,呵呵。”黄胖子傻笑道。

    陈飞皱了一下眉头,这国防部还真是了得,一个厨子竟然能反驳将军。

    “把能做主的叫来,暂停打饭!”陈飞道,旁边的王亮马上上前挡在各路来打饭的军官前面,。

    “这,这······”黄胖子有点傻了,而来打饭的军官看着一脸煞气的王亮,也不敢喧哗,餐厅一下都静了下来。

    在屏风后面吃饭的是刘峙和汤恩伯,他们关系不错,刚开完会,中午在这里吃个便饭,刘峙一听外面动静,就拉开屏风看了一眼:“外面怎么了?”刘峙问旁边的副官。

    副官出去问了一下事情经过。而在餐厅内,黄胖子只能低着头道:“是我的主意,对不起,将军。”他可不敢说出来谁的主意。

    陈飞看了王亮一眼,王亮马上窜上,“啪啪~”两个是正反耳光打得黄胖子头冒金星,他都没想到在国防部里这个将军一言不合就大嘴巴上来了。

    “滚蛋,再让我看见你在餐厅,我以影响两党团结的罪名毙了你”陈飞冷酷地道。

    “啊呀,陈老弟啊,何必和这种下人生气,来,来,咱哥俩里面去吃点,汤恩伯将军也在。”刘峙过来道。

    “算了,你吃你的,我不习惯。”陈飞回道,转身就走了,一点也不给刘峙面子,刘峙恨得直咬牙,要不是这餐厅是孔南仁的,他管着破事,不过陈飞不是跟孔家二小姐关系不错嘛,怎么找孔南仁麻烦。

    餐厅的一场小风波马上过去了,不过陈飞的表现不光11厅,还包括整个国防部都刮目相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