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266章 指挥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66章 指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陈飞起身道:“校长,保证完成任务。”

    “好,这件事保密程度一定要高,日军南下还是北上也关系到国家的命运,不可大意。”蒋委员长道。

    “是。”陈飞回道。

    “坐,坐,坐,不要这么严肃,你在前线的战斗情况,我很清楚,打得好,陈飞啊,你带兵有方啊,有什么困难可以提,我尽量解决。”委员长道。

    “校长,没有困难。”陈飞干脆地道。

    他想困难解决越多,任务越重。

    接下来委员长问了很多部队情况。

    “笃笃笃~”

    “进来!”委员长道,这时候敢来敲门的肯定是蒋夫人。

    “还在聊啊,都快过饭点了。”蒋夫人道。

    陈飞连忙起身。

    “是吗?走,陈飞,尝尝我们家乡菜。”委员长也起身带两人去旁边的菜厅了。

    餐桌上,七八个菜一大碗西红柿蛋花汤。

    “来,坐,陈飞重庆的菜太辣太麻,咱们宁波菜清淡,多吃点。”委员长道。

    陈飞看着桌上有鱼有蟹有虾,一愣,重庆还能有海鲜。

    “陈飞想喝点什么?”蒋夫人道。

    “夫人,我不喝。”陈飞道。

    “那行,给陈将军打碗米饭,来,陈飞先吃菜。”蒋夫人道。

    陈飞看着桌上的菜,早就直流口水了,咸蟹,大虾干都是陈飞的最爱美食,从小在宁波就是吃这些海鲜长大的,看着眼前的家乡菜,陈飞傻笑了一下,马上大吃起来。

    陈飞以为在校长家吃饭每回都饿着肚子,这回可是吃得红光满面,直打饱嗝,吃过晚饭,蒋夫人把陈飞安排在旁边的小别墅,这幢小别墅也是全木结构,进到房内,就能嗅到木头的清香,里面的家具生活用品一应俱全。陈飞刚准备睡下,陈诚将军来敲门了。

    陈飞下楼一见陈诚马上笑道:“长官,你怎么来了,坐,坐,王亮,上茶。”

    陈诚坐下道:“听说这小别墅给你了,真不错。”

    “瞎说,只是让我老婆待产而已,完了要还的。”陈飞笑道。

    “呵呵,不说这事了,对了,训练团那边你来了,给我去上几节课吧,我可是训练团的教育长。”陈诚微笑道。

    “啊,不行,我可没这种能力,长官,你饶了我吧。”陈飞马上道。

    “怎么?我的面子都不给?”陈诚道。

    陈飞想了想道:“这样吧,我叫我们师副师长朱国文来讲吧,人家理论一套又一套的,而且经过实战,肯定比我强多了。”

    “是吗?也行,就这么定了。”陈诚干脆地道。

    接下来,两人聊了一下战局,现在的资源分配,以及鬼子现在的情况。

    深夜,陈飞喝茶喝得越来越饿,就对陈诚道:“长官,咱们弄点吃的,这茶喝的······”

    “行,我叫人安排,这里可是24小时都有食物供应。”陈诚道。

    这一晚聊得陈飞第二天11点多才起床,他匆匆吃了一点食物就回重庆了。

    一连两天陈飞都在独立师各部队来回转,连何文娟打了好几个电话都说他不在,只能在傍晚陈飞打给何文娟,两人才能聊上几句,不过好在这一二天可以回家了。

    让陈飞没想到的是,一大早就被两位上校参谋堵在军营门口。

    “你们是?”陈飞问道。

    “长官,我们是国防部11厅的,来请长官到厅里主持正常工作,您不来都没办法展开工作。”其中一个上校道。

    “不是说,我只是协调国共两党的工作吗?没有说要主持工作啊?”陈飞道。

    两人苦笑了一下,其中一个道:“长官,您还是先去厅里看看,毕竟大伙都是您属下,有很多问题要向您汇报。”

    陈飞想了想道:“明天吧,也不差这一天,我自己去国防部。”

    “是,是。”两位上校同时回道。

    陈飞跳上车马上飞驰般回家了。

    何文娟顶着大肚子在家门口翘首以待。老远就看到陈飞的小轿车过来,她会心地一笑,自从怀孕后,她对陈飞的思念越来越强烈。陈飞下车走到文娟前面,轻轻捧起何文娟的脸轻轻一吻,仿佛千言万语堵在这一吻中。

    晚上何府杀鸡斩鹅给陈飞接风。上回是出征,气氛有点沉重,这回是凯旋,一大家子除了高兴还是高兴。

    陈飞的父母前段时间就从成都过来照看文娟,毕竟陈飞要添丁了,这是大事。

    “文娟,蒋夫人要你上峨眉山官邸待产,你看······”陈飞道。

    何文娟一愣:“这,我想在家里,有家人在,我心里踏实。”

    “我在那里住了一晚,不错,环境真不错,这里,我怕鬼子轰炸,惊扰到你。”陈飞道。

    “对,对,去,去,这天杀的小鬼子扔炸弹,声音太大了,万一哪天在这附近掉下炸弹,更加麻烦。”何母道。

    “陈飞,那里有医生吗?”何父道。

    “有,什么都有,委员长一家也住在那里,吃的,喝的,用的,都是最好的,父亲,你都不相信,我在校长家吃饭,连虾蟹都有。”陈飞道。

    “哈哈,陈飞你还是孤陋寡闻了,皇帝家什么东西没有,这委员长还算好了,对这种吃方面不这么讲究,但不讲究不表示没有,你啊,哈哈哈~”何大哥笑道。

    “也是,大哥,还是你有见识。”陈飞笑道。

    “对了,陈飞听说你送了很多好东西给大伯了,怎么也不给我一点。”何大哥道。

    “好东西?什么?哦,古玩我都没见过是什么东西?他对我不错,我总得孝敬一下,呵呵。”陈飞道。

    “老大,你别瞎说,陈飞要送谁东西,他心里有数。”何父道。

    “别,别,我知道了,下回让给你留一些,不对,我还有一些在老馒头那里,你有空去拿,好像是一些字画,就说我说的。”陈飞大方地道。

    “啊,真的?好,好,我明天就去,兄弟啊,大哥我就喜欢老物件,哈哈,来,来,咱俩来一杯。”何大哥高兴道。

    “都在说你小妹的事,你倒好,一听老物件就高兴的找不到北了,陈飞啊,如果那边真不错,咱们就去,亲家你们说,可以吗?”何母道。

    “行。”陈母当场拍板。

    “文斌,你安排二辆车,带医生,路上慢点。”陈飞道。

    “是。”何文斌起身回道。

    “坐,坐。在家里这是干嘛。”陈飞笑道。

    众人哄堂大笑,何文斌傻笑一下,抓了抓头皮。

    “陈飞你就别说文斌了,我们家文斌老实,陈飞你是不是兼任11厅厅长了?”方敏道。

    “是啊,连你都知道了?”陈飞道。

    “我是11厅中校秘书,饶了一圈,我还是你属下。”方敏道。

    “是吗?我来时还有两个参谋堵我军营,说让我去主持工作,我答应明天去。”陈飞道。

    “11厅,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何文斌道。

    “上回校长亲自任命的。”陈飞道。

    “哦,11厅干什么的?”何文斌又道。

    “保密单位,别问了。”方敏连忙道。

    何文斌连忙转移话题。

    这一顿饭,众人吃得兴高采烈。

    “少爷,少爷。”老管家过来道。

    “有事?”陈飞起身道。

    “少爷,门口来了四个黑衣大汉,说要见陈将军。”老管家道。

    “没说什么人吗?”陈飞道。

    “说了,说是老妖,少爷,这些人一看就是哥老会的,少爷,你要不要见啊?”老管家担心地道。

    “哦,我去看看,带到书房来,你们先聊,我去去就来。”陈飞边说边去书房了。

    “没事吧?”何母担心道。

    “没事,老妖见了妹夫就像老鼠见猫一样,呵呵。”何文斌笑道。

    “是吗?怪不得我刚从西北过来的货,一帆风顺,手下人说什么一个小刀大哥说过,何家的货,谁动剁谁的手”何大哥道。

    “那也是应该的。”何文斌道。

    “后来我一打听,这小刀是重庆袍哥第一高手,是跟老妖的,而这老妖是袍哥会的大爷,我当时不明白,现在明白了。”何大哥道。

    书房。“坐吧。”陈飞对老妖道。

    老妖坐下,“有事?”陈飞边说边递上一支烟。

    老妖接了烟点上道:“师座,我想,我想和西安的老龙头合作。“

    “哦,就这点事,找老馒头不就行了。”老馒头道。

    “长官一直在军营,我不好去,这不,您回家了吗?所以先过来和您商量一下。”老龙头尴尬道。

    “嗯,这事我同意,不过还是得老馒头牵线,再一个不能做烟土生意。”陈飞道。

    “我懂,我懂。”老妖马上道。

    陈飞点点头道:“你们消息也很灵通嘛,知道老龙头和我们的关系。“

    “道上的事咱们消息还是灵通的”老妖道

    “呵呵,我这刚回家,你也真会挑时间。”陈飞起身道。

    “打扰了,打扰了,师座我给您带些粮食,那我就先回去了,师座在重庆要常来喝茶,呵呵~”老妖笑道。

    陈飞也笑笑起身相送。

    晚上陈飞和何文娟两人相拥而睡。

    “陈飞,我去峨眉山官邸,你要常来看我,不然你刚来,我又去别处,我心里空落落的。”何文娟道。

    “我一有空就会去,放心吧,那里环境真不错。”陈飞道。

    “峨眉山官邸我去好几趟了,我会不知道那里好坏?”何文娟道。

    “哦,我忘了,何秘书怎么会不知道那里情况呢,呵呵~”陈飞笑道。

    何文娟在陈飞怀里撒起娇来,白了陈飞一眼。

    “对了11厅,怎么回事?”何文娟道。

    “哦。”陈飞回了一声,想了想,把校长跟他说的话给文娟和盘托出。

    “这事看似只是协调,但范围太广,有你麻烦了。”何文娟一针见血地道。

    “我一个带兵的,校长也不知道怎么搞的。”陈飞道。

    “多问问方敏,有她帮忙,应该能事半功倍。”何文娟道。

    陈飞点点头,这一夜两人都相互诉说着对对方的思念和关心。

    第二天,陈飞想和方敏一起去国防部,没想到方敏早走了。

    “王亮,走,去国防部。”陈飞道。

    国防部和军委会在一个地下工事区里,陈飞带着王亮进入地下工事区,就有人过来迎接。

    “长官,您来了,这边请。”上校道,原来是昨天去军营其中一个。

    陈飞点点头跟了上去,修长整齐的地下通道,三步一哨,五步一岗,11厅在地下三层最里面一间。

    上校推门,陈飞进入一看,大概有一千平方的大厅,来来往往的军人真不少,不过全部都穿国军军装,一时间,陈飞还真分辨不出谁是共党谁是国军。

    “长官到!”上校大喊道。

    顿时,所以走动的军人马上停下脚步向陈飞敬礼。陈飞还礼。

    “带我去办公室,把几个主要部门负责人叫来。”陈飞道。

    “是。”上校回道马上带路了。

    十几台大功率电台,大型的中苏边境沙盘,插满了苏日小军旗,陈飞边走边想,这部门成立应该有段时间了,而且应该规模非常大。

    不一会儿,陈飞进入一间办公室。

    “长官,这里是你的办公室。”上校道。

    陈飞点点头进入。

    上校关上门马上去通知了。

    陈飞看了看办公室,大概五六十平方的样子,一张写字台,两部电话,一张大的组合沙发。

    “王亮,把方敏叫过来,别的先在外面等着。”陈飞道。

    “是。”王亮马上推门而去。

    不一会儿,方敏进来道:“报告!”

    “坐,本来想跟你一起来的,没想到你走得这么快。”陈飞微笑道。

    “长官,我早上有不少事,所以早点过来了。”方敏认真道。

    “嗯,说说吧,这里什么情况?”陈飞道。

    方敏也微笑了一下道:“这11厅很复杂,咱们的人有57人,最低军衔是中尉,最高少将,有参谋文职人员,有行动特工,共党方面有28人,只要没有配军衔的都是,两方面都想做主导,现在你来了,就看你怎么协调了,或者说以你为主导。”

    “哦,抢指挥权,这事还真是不好办,这么大的行动,怎么可能没有总指挥,这不是扯淡吗?”陈飞道。

    陈飞掏出烟点上,想了想,按道理这里是国防部,当然以国军为主,但和苏联方面配合,共党占优势,这事,陈飞还真不能下定论。

    “你有什么好主意吗?”陈飞问方敏道。

    “共党方面有个叫竺清兰的女人非常有能耐,讲话办事都不弱,只是考虑到是个女人,我们这边都不太服,对了,你还认识一个叫佟丽的女人吗?”方敏道。

    “佟丽,佟丽,是不是在吴山县碰到的那个?”陈飞道。

    “不错,她现在也是共党人员之一。”方敏道。

    陈飞点点头,他想起了战火纷飞的上海淞沪会战,这是个勇敢的女人。

    方敏又笑道:“她当时可是很喜欢你的。”

    陈飞苦笑了一下,摇摇手,心想,有缘,千山万水总能想见。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