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265章 厅长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65章 厅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行了,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了。”戴笠道。

    “高高兴兴回来,被你一泼冷水,浇的一点兴趣都没了,哎!”陈飞叹气道。

    “别啊,我还给你准备最好宴席,给你接风,到重庆你好好休息二天完了我安排。”戴笠笑道。

    “对了,西安这个汪伪特务老鹰有线索了吗?”陈飞道。

    “哎,一点都没有线索,妈的,真是个不错特工。”戴笠道,军统戴笠手下高手如云,能让戴笠对敌人夸上几句,这人确实有真本事。

    “来日方长,这回算是失败了,但下次一定不会了。”陈飞咬牙道。

    “嗯,我也是这样想,还有一件事,就是走马镇那些东西,国宝级的已经上交了,还有剩下不少,我给你送过去。”戴笠道。

    陈飞想了想道:“你喜欢留下一下,剩下的给何总长送去。“

    “呵呵,这才对吗?老弟,你不喜欢何总长,不代表你俩不能共事,这回潼关反击战打得好,稳定战局,他这个总长,部长坐得更稳了。”戴笠道。

    “没办法,总是一家人,再不待见他也是文娟的大伯。”陈飞道。

    “嗯,有点意思,哈哈,行了,你下车吧,我还得办别的事去。”戴笠道。

    “谢谢老哥。”陈飞道。

    “行了,咱俩谁跟谁。”戴笠笑道。

    陈飞点点头推门下车了。

    虽然事情过去了,但陈飞还是有点郁闷。

    “加快速度,都他妈磨磨蹭蹭干嘛?”陈飞大骂道。

    顿时各部队的主官大喊道:“跑过来,快,快,加快速度。”

    “怎么了?”老馒头过来道。

    “没事,送郭沁东西军统知道了,刚才戴笠就是来说这事的。”陈飞道。

    “人多嘴杂啊,咱们独立师现在18000人保不齐出几个外贼,放心到了重庆我一个个梳理。”老馒头道。

    陈飞点点头道:“虽然工作量会很大,但必要的,不过只能暗中慢慢的来,不然各方面都难交代。”

    老馒头马上回道:“放心,有经验。”

    傍晚到宿营地,把战士们累得都瘫倒在地。

    老张头命令各炊事班匆匆做了粥,让战士们喝下,早早都睡了。

    陈飞泡了一下脚也准备睡下,赵六端着一个大砂锅过来道:“师长,套的兔子,来尝尝。”

    “有事?”陈飞道。

    “嘿嘿,先吃,先吃。”赵六笑着道。

    “黄鼠狼给鸡拜年无事献殷勤。”何文斌过来道。

    “老何这话不对,说我黄鼠狼可以,总不能说师长是**。”赵六马上又笑道。

    “滚,二个都不是好人。”陈飞道。

    “别,别,吃完再滚,吃完再滚。”何文斌说完直接用手抓了。

    “看看,文斌这么爱干净的一个人,上了战场后,比重庆福牌楼门口的要饭都不如。”陈飞笑道。

    “管他娘的,晚了,什么都没有了。”何文斌很边吃边道。

    “赵六这不够辣呀。”何文斌又道。

    “我是给师长吃,还不是给你吃,有的吃不错了。”赵六道。

    “我可不吃,赵六的东西有这么好吃?”陈飞意味深长地笑道。

    “这蘑菇不错,我不管,反正吃都吃了。”何文斌边吃边道。

    “赵六,你先说说什么事?”陈飞道。

    “呵呵,我要结婚,师长,借一点呗。”赵六抓着头皮笑道。

    “我还以为什么大事。”何文斌道。

    “哦,这兔肉不错。”陈飞一听借钱马上抓起兔肉吃了起来。

    一只兔子能有多大,三人不一会就吃完了。

    “这汤鲜。”何文斌道。

    “赵六需要多少?”陈飞道。

    “想买个房子,大概要三四百大洋吧。”赵六道。

    “别买了,我在重庆城区有三间房子,送你一间。”何文斌道。

    “啊,老何,你可是我的再生父母啊。”赵六激动地道,大户人家的房子肯定不会差。

    “行了,到重庆你订日子,我叫老张头给你张罗,不花你一分钱。”陈飞道。

    “好嘞,咱也不多说,都记在心里。”赵六道。

    “新娘是谁啊?”何文斌道。

    “医护所的小琴,对了,师长,能不能把她调到通讯处弄个小官当当,也轻松一点。”赵六道。

    陈飞一愣道:“她说的?”

    “小琴倒没说,我想想······”赵六道。

    “妻凭夫贵,还是有道理的,我跟晓梅说说先学习,通讯处技术含量高。”何文斌道。

    何文斌边说边看了看陈飞。

    陈飞掏出烟点上道:“赵六,也是咱独立师重要长官,娶妻这事,得让老馒头先查一查对方,明白吗?”

    “明白,明白,我懂。”赵六连忙道。

    “好,只要老馒头那里通过,想调哪里我不管。”陈飞道。

    “呵呵,还是师长对咱好,呵呵。”赵六笑道。

    “行了,行了,妈的,就一锅兔肉把咱们忽悠一愣一愣的,又出钱,又出房的,还得出力,撤了,撤了。”陈飞道。

    “好嘞,好嘞。”赵六傻笑地端着砂锅走了。

    “你也有事?”陈飞看着何文斌道。

    “我,我没事,走了,走了。”何文斌边起身马上走了,陈飞看着何文斌的背影摇摇头就和衣躺下了。按照军委会的意思,独立师胜利归来要进行进城仪式让民众都知道国府打了胜仗。

    可是陈飞坚决不同意,部队一游行,独立师就又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了,部队趁着天黑就安安静静地进城了。

    一夜间,原本空荡荡的营地再次沸腾起来,让原本以为这里不会再来部队的附近居民大为好奇。

    陈飞还是按老规格先休整,但不准出营区。赵六那个心急,仿佛吊了七八桶水一样,安排好部队马上往师部跑,拉着何文斌走到角落:“老何,跟师长说说,咱先去看看房子。”

    “看个屁,师长都不走,他老婆还大着肚子,你说你去看房子适合吗?”何文斌道。

    “你是饱汉不知饿汉饥,我快盼出神经病了。”赵六道。

    “等等也就三天,完了,我去找你,不就是一幢房子,看你这熊样。”何文斌道。

    “行,行,行,那你别忘了,我去找小琴把这好消息告诉她。”赵六傻笑道。

    何文斌和赵六一样马上走开了,部队刚来营地要他干的活太多了。

    “报告!”何文斌来到陈飞处道。

    “嗯,文斌来坐,叫你过来,是让你把教导队重新从警卫营分出来,张宁不在,你先带着。”陈飞道。

    “是。”何文斌马上回道。

    “还有你给赵六的房子,在哪里,房子怎么样?”陈飞道。

    “哦,在芙蓉巷大瓦房前后都有院子,刚才他还要我带他去,我说三天后再说。”何文斌道。

    “嗯,赵六以前在88师就跟着我,送他一间房子也是应该的,不过这钱从老张头那里支出,毕竟后面还有这么多兄弟。”陈飞道。

    “就一间房子,我也没用,再说,我跟他关系也不错。”何文斌道。

    陈飞摇摇手:“不用了,你是有钱人,送房连眼睛都不眨,可是没钱人多了,你也送不过来。”

    “师长。”老张头进来道。

    “来的正好,赵六要结婚,你给张罗一下,咱们师这回也热闹一下,我答应兄弟们的羊肉泡馍,这次顺便兑现了了。”陈飞道。

    “好,这是大事,我去安排。”老张头高兴地道。

    “还有,我给赵六买了一间房子,你把钱给文斌。”陈飞道。

    “啊,不是参谋长送给赵六的吗?”老张头道。赵六这大喇叭早就把这事说开了。

    何文斌一脸尴尬地道。

    “今后这么多兄弟,文斌送的过来吗?”陈飞白了一眼老张头道。

    老张头一愣道:“也是,也是······”

    “行了,慢慢可以准备起来了,这年头有钱能买到的也不多,给西安的老龙头联系,西北的羊地道。”陈飞道。

    “好嘞。”老张头道。

    陈飞挥挥手,两人转身就出去了,陈飞心想,这回大概可以多休整几日了,趁着赵六结婚,大家聚聚,放松一下。

    陈飞揉了揉太阳穴,刚想休息一会。

    “报告。”刘晓梅进来道。

    “哦,有事吗?”陈飞道。

    “军委会的通知,要你明天去峨眉山官邸,委座要见你。”刘晓梅边说边递上电报单。

    陈飞一皱眉头道:“没说什么事吧?”

    “没有。”刘晓梅道。

    “哦,不会叫我去读书吧,那里听说正在办军官训练团。”陈飞道。

    “不会的,军官训练团那会叫您去,那都是一些川黔康那些杂牌军,像我们中央军很少。”刘晓梅道。

    陈飞点点头,刘晓梅向陈飞敬礼就准备出门了。

    “等等,电话接通了吗?”陈飞道。

    “还要再等等,部队去潼关时把电线都收了,现在是重新拉,所以慢点。”刘晓梅道。

    “哦,我说呢,怎么到现在还没通电话,安通了,就告诉我一声,我得给家里打个电话。”陈飞道。

    “明白。”刘晓梅回道,陈飞点点头,刘晓梅转身就走了。

    第二天一大早,侍从室两个侍卫就来接陈飞,陈飞带着王亮,三毛一共五人,二辆车赶往峨眉山。

    陈飞等人紧赶慢赶还是开了一天一夜。

    峨眉山官邸在名刹报国寺附近,这里布严整证考究,四周树木环绕,鸟语花香,建筑与周围自然景色完美结合,官邸结构全部选用木材,冬暖夏凉,且有防弹和单向透音功能。

    陈飞一路看过来,还真让这里的景色看呆了,这里宁静安详,山清水秀,全中国哪里还能找到这样一块净土。

    只是时不有走过的一队队荷枪实弹的官兵,给这里添了许多肃杀之气。

    “陈飞来了。”不远处蒋夫人喊道。

    “夫人。”陈飞敬礼回道。

    “来坐,你的校长正在开会。”蒋夫人道。

    “谢谢。”陈飞道。

    蒋夫人在官邸外摆了一张小圆桌,一顶太阳伞,正在悠闲地喝着什么。

    “咖啡还是茶?”蒋夫人微笑道。

    “茶吧。”陈飞坐下道。

    旁边的女佣马上去泡茶了。

    “听说你夫人怀孕了,我在旁边给你安排了一个小别墅,非常安静,你把文娟接过来吧。”蒋夫人道。

    “哦,那太好了,谢谢夫人了,听说这几日鬼子经常来轰炸,这里能待产最好了。”陈飞高兴道。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至于饮食,医生方面,你不用担心,我会安排好的,你们这些将领在前线打仗,我和你们校长能做的就是让你们没有后顾之忧。”蒋夫人道。

    这时佣人端菜上来了。陈飞接过茶,喝了一口,看着远处连绵不断的山峦,蒋夫人一愣,别的军官对这样的安排早就欣喜若狂了,可是陈飞却表现的很平静。

    陈飞放下茶杯道:“夫人,感谢的话我就不多说了,只盼能多杀日寇,为校长多排忧解难。”

    “呢,这次上山来的几位将军都被骂的狗血喷头,也怪他们不争气,丢了中条山这个优势位置,不过你陈飞力挽狂澜,很是了不起。”蒋夫人道。

    “都是军委会指挥的好。”陈飞道。

    “呵呵,你陈飞还是这么谦虚。”蒋夫人笑道。

    微笑和笑是不一样的,蒋夫人的微笑更多的是礼节上的,而现在应该是开心的笑,蒋夫人真心对陈飞不错,年轻将领中陈飞算是博得头筹了。

    “夫人。”一名将军过来道。

    “哦,至柔来了,这是陈飞将军,陈飞这是空军前敌总指挥周至柔将军。”蒋夫人介绍两人认识。

    陈飞马上起身,两人相互敬礼,并讲了几句客套话。

    “夫人,我到里面去等。”陈飞对夫人道。

    “好,陈飞中午我安排了午餐一起吃。”蒋夫人道。

    “谢谢夫人,我知道了,那我进去了。”陈飞道。

    蒋夫人微微点点头,陈飞向夫人敬礼就进官邸了。

    “陈长官,请稍等。”侍卫马上过来道,一边把陈飞请进门卫旁的接待室。

    半个小时后,侍卫请陈飞可以接见了。

    “报告!”陈飞对着委员长办公室大门大喊。

    “进来。”委员长道。

    陈飞推门进入。

    “校长。”陈飞向委员长敬礼道。

    “哈哈哈,好,我的好学生,这次中条山战役虽然失败,但还是稳定了防线,你陈飞功不可没,来,来,坐。”委员长高兴地道。

    陈飞毕恭毕敬地坐下道:“校长,这是学生应该做的。”

    “嗯,好,这次叫你过来,主要是两位美国观察员对你的评价非常高,而我们需要美国人的援助。”委员长道。

    陈飞想了想道:“校长的意思?”

    “呵呵,美国人对日本人还是抱有幻想的,一边支援我们,一边把战争资源卖给日本人,可恶至极,但现在国家真是没有办法,只能让美国人牵着鼻子走。”委员长冷笑道。

    蒋委员长喝了一口茶又:“现在日军对南下进攻菲律宾还是北上进攻苏联举棋不定,我们要帮他一帮。”

    陈飞一愣道:“校长,这,怎么帮?”

    “具体的实施是个大的布局,所以成立了国防部第11厅,由于跟苏联密切相关,所以共党方面也会派人加入,你来做这个厅长,任务就是协调。”委员长道。

    “啊,厅长?”陈飞吃惊地道。

    “嗯,这个厅长,不向任何人负责,只要不让鬼子北上就算完成任务。”委员长道。

    “哦,这,校长,我能胜任吗?”陈飞尴尬道。

    “不要有压力,你只要协调好两党派出的人员就行,不过这个局过于庞大,各方面的部门,部队必要时还需要你出面,有问题可以直接找我。”委员长道。

    陈飞低头想了想,任务看似很简单,实际过程怕是麻烦不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