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264章 胜利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64章 胜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潼关的反击战从重炮一停就全线开始了,各路部队纷纷大喊向鬼子展开冲锋。但是鬼子的反应也非常快,各种炮火马上开始炮击了,几百米的战场躺满了各种姿势的尸体,不时有被炮弹震飞起来的各种断肢,进攻部队顿时受阻。

    “把剩余的炮弹都打出去。”何总长举着望远镜,看着战场大喊道,何应钦失态了,这么多战士的牺牲,而没有达成预计目标,不用委座撤他的职,他也无脸担任总参谋长的位置上了。

    “报告,独立师已击溃正面之敌向泸湖村攻击前进。”一名参谋跑过来道。

    “好,。好,好,命令所有部队克服困难,不管有多大的牺牲,击溃当面之敌配合独立师围歼敌寇,命令所有部队都出击,不要再留预备队了。”何总长高兴地道。

    “是。”参谋大声道。

    何应钦心想,还是陈飞靠得住,这打仗还得靠陈飞,不过鬼子这么猛的炮火,陈飞是怎么冲过火线的?

    “动作快,各团长带好自己的部队,赶紧走,老狗别拿了,都炸了,炸了!”陈飞大喊道。

    “这,这,哎~走了,走~”老狗无奈道。

    这时,后面跟上来的老张头大喊:“别炸,别炸,我们来收拾,你们快走,快走!”

    陈飞一看,心里大骂,操!尽添乱。

    “路子恒,留下一个营,保护好老张头,防止鬼子残兵反扑。”陈飞大喊道。

    “是。”路子恒回道。

    陈飞马上带部队追击鬼子去了。

    部队出了小树林,就是一马平川,月光照着大地一片苍白,不远处炮声,枪声不断。

    陈飞站在路边大喊:“兄弟们,我知道大家很累,但只要把鬼子赶出陕西才能继续和鬼子对着干,所以大家流的血,流的汗,我陈飞知道,干死小鬼子,我请大家吃最好吃的羊肉泡馍。”

    “好!”战士们大声地回道,师长的羊肉泡馍仿佛就在前面一样。

    西瓜一直跟着前面这些鬼子残兵,大约一千人,好像惊弓之鸟一样,仓皇逃窜。西瓜边跑边暗想,娘的,这鬼子逃跑和我们也没什么区别,丢盔卸甲。

    三公里多点的路,一转眼就到了,不过跑出了陕西进入了河南界了。

    “炮~炮兵跟上来了吗?”陈飞大喊。

    “全师四十多门迫击炮一直跟着大部队进攻,快到了。”朱国文回道。

    “五团正面,一团二团左侧,三团六团右侧进攻,动作快。”陈飞大喊道。

    几个部队顿时分散了,而赵大刀的五团首先闯入泸湖村,马上遭到跟着重机枪的阻击,战斗顿时打开了。

    不一会,老枪抗着迫击炮喘着气过来:“师~师长,我们到了。”

    “马上支援各团进攻,正面五团已经接敌了,你快过去。”陈飞道。

    “是。”老枪道,马上向后一挥手,炮兵开始到位了。

    其实陈飞的胆子确实很大,首先现在独立师处在三面是鬼子的状态,一不小心就会被攻击。其次,都不知道泸湖村什么情况,连对方有多少人,有没有炮火都不清楚,陈飞打的是追击战,要的是战士们打溃兵的气势,和鬼子残兵进入泸湖村后造成的混乱局面,让鬼子们以为重庆军大兵压近了。

    “嗵嗵嗵~”迫击炮开火了,泸湖村内顿时火光冲天。

    泸湖村内有鬼子一个骑兵联队,准备明天对虎头村突击,没想到这么快重庆军就反击了,而且还有火炮,前面的残兵一进入,马上汇报,遭到重庆军大部队攻击伤亡惨重,更没想到的是重庆军尾随残兵开始进攻并展开炮击了。其中一发击中马草料,大火一起,连马都开始发狂了。

    密集的炮击,四面八方的呐喊声,让鬼子指挥官心里一阵阵发虚,毕竟骑兵怎么可能对重庆军进行阻击。

    “撤!”鬼子指挥官大喊道,顿时泸湖村更乱了,毕竟逃命谁都想。

    到处都是中国军人的喊杀声,陈飞站在村外一听就知道,鬼子这是要放弃泸湖村了,他也怕鬼子拼命阻击,不光独立师损失难以估计,连攻不攻得下,还是个问题,现在好了,进攻前预定的目标达到了,既然是他出的主意,至少他是完成任务了。

    “朱副师长,把鬼子赶出去后,派侦察营尾随鬼子五里地外警戒,其他在村里布防,等天亮再说。”陈飞道。

    “那要挖战壕吗?”朱国文道。

    “挖,这还用说。”陈飞看了一眼朱国文回道。

    朱国文马上一愣,抓了抓头皮道:“是,我马上去布置。”说完就向村里跑去。

    泸湖村火光一起,炮声一响,给阻击我军的鬼子吓了一跳,这是在他们后方出现重庆军了,这还了得,弄不好可能会被围歼了,马上也准备撤退。

    正在进攻的各部队虽然打得艰苦,但还是一点点向前移动,不过慢慢地发现鬼子火力弱了下来,这时,各部队都接到消息,中央军独立师占领泸湖村了。

    一时间,杀声突起,各部队开始不要命地向前进攻了。不一会儿,第一师突破鬼子正面防线。站在潼关城楼上拿着望远镜的何应钦心里一阵激动,眼前这千军万马的进攻,很长时间没有出现了,这一战也够让他扬眉吐气了。

    陈飞进入泸湖村,各团都在修建工事,防止鬼子反扑,天亮了,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

    而朱副师长带着一个警卫连正在清查战利品:“师长来了,缴获了一百多鬼子战马,其它武器,弹药正在统计。”朱国文对陈飞道。

    “嗯,西瓜他们什么情况?”陈飞道。

    陈飞心想还是担心鬼子没有跑远,反扑过来,就麻烦了。

    “暂时还不清楚,我马上派人去联系一下。”朱国文道。

    陈飞点点头,他也真服了朱国文,不关注战场情况,倒关心起战利品来了,都快赶上老张头他们了。

    天色开始慢慢亮了起来,陈飞已经把泸湖村摸个透,让陈飞放心的是西瓜来报,鬼子都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连十里地外都没有鬼子。

    不过从潼关逃出来的鬼子在附近一带到处都是,各个部队也是连续奋战,总算打出了中条山战役后期的一个小"gao chao"。

    中午12点,各个部队都完成战前预定目标,把鬼子赶出了陕西界。

    对独立师而言,这次反击,收获很大,大批武器弹药,粮食让老张头高兴,手舞足蹈。

    陈飞对这次反击也非常满意,战士们打得辛苦,拼的血性,今后的独立师是不会惧怕鬼子的任何方式的进攻了,可以算是一支真正的劲旅了。

    陈飞准备在泸湖村驻扎一段时间,没想到天一黑,前敌指挥部就派胡宗南一个师来接防了,陈飞和来接防的师一交接,马上就回虎头村了,老张头在虎头村准备了鬼子罐头炖大白菜,而陈飞一点也不想吃,倒头就在指挥部里睡觉了。

    一连几天,鬼子都没有再发起进攻,而在各处防守的国军,趁着这几天休战,把工事战壕修建的越来越坚固,鬼子想进攻陕西,怕是遥遥无期了,毕竟这种阵地战没有太多战术可言。

    而陈飞这几天接了几批军委会,前敌总指挥部的将军,领了不少大洋和荣誉奖状,还获得一枚忠勇勋章,一枚云麾勋章,乐得陈飞都合不拢嘴。

    半个月的后,陈飞师接到军委会电,务必于二天内回重庆驻地。

    陈飞一接到电报,那个高兴,终于可以回重庆了,可以见久违的妻子了。

    独立师来时,有军车运送,现在回去,倒有一百多匹鬼子战马运送物资,而部队只能徒步回去了。

    独立师正在全员准备第二天一早就出发,陈飞正在师部打瞌睡,“报告!”王亮过来道。

    “哦,有事?”陈飞揉揉眼睛道。

    “师长,郭护士长来了。”王亮道。

    “哦,请他进来。”陈飞道。

    郭沁进来,不过不是一个人,还有一个中年穿长褂的男人。

    陈飞一看就明白这男人是什么人了,马上道:“都出去吧。”

    “是。”王亮回道,马上一挥手,几个警卫也一同离开了。

    “坐。”陈飞道。

    郭沁拿过椅子两人坐下。

    “师长,这位是延安来的夏部长。”郭沁道。

    陈飞点点头,掏出烟递给夏部长一支,夏部长摇摇手表示不会,陈飞自己点上,吸了一口烟道:“有事?”

    “陈将军,久仰大名,今天过来,一是感谢将军对我党郭小姐的照顾,二是我代表周先生诚心邀请将军到延安一行。”夏部长道。

    “哦,周先生不是在重庆吗?”陈飞问道。

    “这不妨碍将军去延安。”夏部长微笑地道。

    陈飞吸了一口烟,也不接话道:“郭沁,你是打算去延安了?“

    郭沁一愣道:“师长希望我留下来吗?”

    陈飞马上道:“本来是希望你留下来,现在不想了,既然你联系上了自己的组织,那就回去吧。”

    郭沁和夏部长都一愣。

    “师长,我想留下来。”郭沁道,陈飞也不说话,夏部长马上道:“将军,我们共产党不是洪水猛兽,我们一直执行蒋委员长的命令并坚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我们这次是诚心相邀,希望将军能去延安看看,听听,您的很多学长都在,他们对你的评价很高。”

    “你们一个要我去延安走走,一个还要留在独立师,哎~我毕竟是校长的学生中央军,还是少见为好,至于今后,再说吧,或许打走小鬼子,我也死了。”陈飞叹气道。

    “师长,不要悲观,你是怎么的人,我很清楚,同时也希望我们能是真正意义上的朋友。”郭沁道。

    陈飞看着郭沁,笑了笑,心想,郭沁应该在那边得到重新认可了,现在的郭沁性质变了,他可不想放一颗定时炸弹在自己身边。

    “行了,你们来就当和我告别了。”陈飞起身道。

    郭沁和夏部长两人相互看了看,都苦笑了一下。郭沁也起身道:“师长,那我就走了,我能不能带些,带些······”郭沁还真不好意思说。

    陈飞笑了笑道:“我从你爹身上要银子,你从我身上要物资,你这爷俩厉害,行了,去向老张头要吧,就说我说的。“

    “谢谢师长。”郭沁道。

    两人只能看了看陈飞转身离开了。

    陈飞苦笑了一下,心想,现在校长正和共党闹摩擦,自己可别出这霉头。

    走出门外的郭沁想跟陈飞单独聊聊,可是还真不知道怎么开口,有很多话,只能在心里想,不能说出口。

    郭沁在老张头那里要了满满五大车的物资,气得老张头直骂陈飞败家子。

    第二天一早,独立师和来接防的部队一交接,就全师开拔了,独立师的大旗飘扬在部队前列,整齐的步伐,整洁的军装,擦得乌黑发亮的轻重机枪,扛着迫击炮的士兵,拖着大炮的马车,处处都散发出精锐部队的气息。不过这种威风凛凛的气势,也只保持了两天,到了第三天,连续的急行军,又带着这么多的物资,战士们又累又脏。

    陈飞躺在一辆马车上,双手垫着脑袋,想着重庆的文娟,想着重庆的美食,心里又是一阵高兴。

    一连几天的行军,终于离重庆不远了。

    “师长,戴老板来了。”王亮对陈飞道。

    “哦。”陈飞回道马上迎了上去。

    “老哥,还亲自来接我,谢了,等到了重庆,咱可好好吃一顿。”陈飞笑着道。

    戴笠微微笑了笑道:“你还有心事想着吃的,来吧,我车上坐坐。”

    两人坐进戴笠开来的小轿车里,陈飞看着戴笠,戴笠递上一支烟给陈飞点上,陈飞吸了一口道:“烟不错,什么烟,给我来几条。”陈飞看了看香烟道。

    “给你几条烟没问题,不过你的问题大了,老弟,你怎么又跟共党搞上了。”戴笠看着陈飞道。

    陈飞苦笑了一下道:“什么都逃不出你老哥的眼睛。”

    “老弟,你给我一句实话,有没有动过念头?”戴笠道。

    “没有,绝没有。”陈飞马上道。

    “行,那我知道了,这事到我这里就到此为止了。”戴笠道。

    “谢谢老哥。”陈飞尴尬道。

    “老弟,你的军衔都中将了,比我还高,你说校长能不对自己爱将盯紧点。”戴笠道。

    陈飞点点头,心想,今后还是小心点,俗话说,小心驶得万年船,这船自己得开得稳才好。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