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262章 开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62章 开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独立师指挥部。

    “这炮火不弱啊!”朱国文道。

    朱国文话音刚落,西瓜跑过来道:“师长,鬼子一个大队从咱们师和一师接合处攻击过来,那是只有一个民团,大约八百人。”

    “不错,一下子就打在我们七寸上,王亮,命令六团火速增援。”陈飞道。

    “是。”王亮回道,马上去通知了。

    “陈芳,通知总指挥部,鬼子穿插过来了。”陈飞道。

    “是。”陈芳回道。

    陈飞起身看了看沙盘,他们和一师的结合部范围不大,只要守住一座山神庙就行。

    “希望这支民团能守住,这何总长也不知怎么搞的,这么重要的位置,怎么只派地方部队。”陈飞喃喃道。

    何应钦接到陈飞通报马上也安排部队进行阻击,但是他也不担心,一个大队才一千个鬼子,又能翻起大浪?就是他们进来了,又能怎么样。

    山神庙在一座海拔只有100多米的小山上,民团834人守在这里,该团是来自陕西终南山下周至县,传说是钟馗故里,周至楼观台更是道教发源地,三秦子弟刚直不阿,正气浩然。

    团长董天明是当地有名的武师祖传的一套红拳打得出神入化,最重要的是他打过中原大战,还是冯玉祥手下的一个营长,不过后来做了逃兵,因为有钱了,想回家讨老婆生孩子去了。

    他认为占据有利地形,鬼子来多少杀多少,可是鬼子一到,步兵炮,迫击炮马上展开炮击了。

    鬼子炮击打得猛,打得准,让他苦不堪言,后悔没把战壕挖深,现在只能硬抗。

    “团长,鬼子炮火没完没了,这兄弟们伤亡太大了,能不能先撤?”一营长跑过来道。

    “不行啊,现在不是中原大战时了,现在是打国战,如果撤退我们也没法见家乡父老了”董天明道

    “可,可是,兄弟们······”营长道。

    董天明拍了拍这名营长肩膀又道:“不能退,退了,咱们就完了,家里的老婆孩子,父母兄弟都要完球的,死守吧!”

    营长也只能点点头,道理谁都懂,只是身处炮火中求生的**强烈了很多。、

    “鬼子上来了!”不知道谁喊了一声。

    “走,拼命地时候到了!”董天明认真地道。

    “是。”营长回道,二人走出指挥部。

    山坡下,鬼子两个中队四百多人,慢慢地向上山进攻。

    “砰砰砰~”民团开始射击了,但子弹都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瞄准了再打,瓜皮,这子弹不用钱啊!”董天明边在战壕跑动边大喊道。

    都是些庄稼汉,组建的部队刚拿起枪没几天,哪听得进去董天明的话,还是不停射击,董天明只好控制好全团唯一一挺捷克造。

    而鬼子进攻虽然很慢,但打得很有章法,重机枪,掷弹筒相互配合步步进攻,对付民团绰绰有余。

    三百米,二百米,一百米,董天明越来越感觉这是要顶不住的节奏。

    董天明一咬牙,对旁边的勤务兵道:“小鬼,去通知各营兄弟准备拼刺刀!”

    “好!”勤务兵大声回道马上去通知了。

    50米,40米,30米,鬼子密集的子弹,炮弹打得民团抬不起头。

    突然董天明跑出指挥部,站在战壕大吼:“两狼山······战胡儿啊······天摇地动······好男儿······为国家······何惧生死啊······”一首金沙滩令民团战士激起血性。原本缩在战壕里的战士纷纷起身。

    “手榴弹,准备!”董天明大喊,几个连营长也大喊道。

    “扔!”董天明大喊。

    突然飞出的手榴弹让鬼子一懵,这快要冲上山了,重庆军怎么还能反击。

    “杀!”董天明大吼,顿时民团众战士跳出战壕杀向鬼子。

    鬼子被手榴弹炸得迷迷糊糊,马上端枪迎战。一时间,两个不同民族的军人在山神庙的小山坡拼命厮杀,为了国家也好,为了保命也好,都在尽自己最大的能力。

    刀劈,刺刀刺,战场上异常激烈和残忍,三秦子弟让鬼子见识决战到底的勇气,也给增援部队争取了时间。

    陕西冷娃,倔犟,刚强,宁折不弯,在这场规模不大的阻击战中,冷娃的个性发挥得淋漓尽致,就是不退。

    董天明的心在滴血,出征前,他在县府大楼前说过一定要多杀鬼子并带兄弟们回家。现在怕是自己也要搭在这里了。虽然他是真舍不得老婆孩子热炕头,但他不怕,因为他知道这场战事总归要死人,自己可能会是其中一个,但是今后一定会打赢鬼子,身边的兄弟越来越少,但董天明的一把长刀东劈西砍的,一点也没有慢下来。

    “杀鬼子!”只见十八岁的董天明勤务兵大喊一声,拉响了手榴弹和鬼子同归于尽。

    董天明含泪大喊:“好兄弟,何惧生死啊!”又奋力挥刀准备最后拼尽全力多杀几个小鬼子。

    路子恒带着部队刚上山神庙,看到山坡上四横遍野,怒火大发道:“吹冲锋号,给我杀!”

    顿时,六团冲锋号响起,近三千名战士冲向敌群。

    漫山遍野的重庆军到来,鬼子知道这次穿插不可能了,马上开炮掩护正在厮杀的部队撤下来。

    独立师指挥部。

    “师长,六团来电,堵住鬼子了!”刘晓梅过来道。

    “好。”陈飞道。

    陈飞看着沙盘对朱国文道:“老朱,潼关县炮声弱了不少,应该是全面转移了,估计我们这里也快了,通知各团小心戒备。”

    “是!”朱国文回道。

    等待敌人的时候也是一种煎熬,只有真正接敌了才能令陈飞放松。

    “有点心急了?”老馒头边说边递上一支烟。

    陈飞点上吸了一口道:“这次阻击战实在太重要了一不小心,不光关系到西北,连重庆成都等这些大后方也会岌岌可危,到时候校长估计要逃亡了。”、

    “报告师长,总指挥来电,鬼子在潼关用毒气炸弹了,叫我们也小心。”刘晓梅过来道。

    “妈的,我是没有毒气弹,要有,也扔他几个让小鬼子尝尝。”何参谋长咬牙道。

    “废什么话,通知各团小心毒气弹。”陈飞道。

    “是。”何参谋长大声回道,能感觉他心中的气愤。

    突然,外面传来了大喊声:“飞机,鬼子轰炸机!”

    陈飞跑出指挥所,抬头一看,只见远处天空中出现十几个小黑点,轰鸣声也从远处传来。

    “妈的,这么多。”陈飞轻声道。

    “师长,快进指挥所吧。”三毛道。

    陈飞点点头就进了指挥部,不一会,一浪高过一浪的爆炸声传来,指挥部众人都是身经百战,倒没有什么大的感觉,唯一感到不舒服的是青龙,他感觉两个耳朵鼓膜都快破了,心脏咚咚咚地越跳越快。

    “怎么样。是不是怕了?”三毛看了一眼青龙道。

    青龙脸色苍白道:“不怕!”

    “哦,不怕就好,多挨几次就好了,呵呵!”三毛笑道。

    “都是这样过来的,没事,这里工事坚固。”李南北道。

    青龙点点头。惊天动地的爆炸声虽然猛烈,但来得快,去得也快,飞机刚走,呼啸的重炮炮弹就来了。

    “150毫米重炮最起码八门。”何参谋长跑进来道。

    “情况怎么样?”陈飞道。

    “一团三营一个班被航弹直击命中,死了十个,其它的伤亡还没报上来。”何参谋长道。

    “怎么回事,老狗又不是刚当团长,这么会让这么多人进一个炮洞。”陈飞邹着眉头道。

    何文斌也不明白怎么回事,点头不语。

    “师长,六团长来电,胡长官一个团也到达山神庙,六团已经撤回并带了132个周至县民团战士。”刘晓梅过来道。

    “132个,不是说有800多人一个团吗?”陈飞道。

    其实答案很简单,其它的都牺牲了,陈飞一时也反应不过来。

    陈飞苦笑了一下又道:“被炮弹炸傻了。”

    震耳欲聋的炮声一直持续了两个小时,这时,电话铃响了。

    “师长,二团来电,鬼子上来了,试探性进攻,六百人左右。”陈芳拿起电话道。

    “应该是在一师那里碰到阻击了,改变进攻方向,王亮去找一下朱副师长,让他去二团,郭亮刚上任,我有点不放心。”陈飞道。

    “是。”王亮回道,马上派人去通知了。

    这时,外面重炮声停止了,不过枪声,小口径炮都打得密集起来,虽然是试探,但还是打得很激烈。

    二团阵地前被炮击的坑坑洼洼。

    一队队鬼子在各自的曹长带领下匍匐前进,不时对守卫二团打上几发掷弹筒,压制二团的轻机枪发射。

    而二团打这种阵地战也很拿手,轻机枪不停转移,配合战士们步枪射击。

    而重机枪侧安排在左右隐蔽处,打得鬼子抬不起头。

    “鬼子也拿不出好的打法了,这一轰二炸三冲锋也用了很多年了。”郭亮道。

    “你还别说,这打法,没多少部队能招架得住。”朱国文道。

    “嗵嗵嗵!”

    “鬼子步兵炮上来了,叫重机枪转移!”朱国文一听马上大喊道。

    “是!”一名通讯员回道马上跑出指挥部。

    “我去让迫击炮支援一下。”郭亮道。

    “行。”朱国文拿着望远镜看着前方战场,他不明白鬼子为什么要在侧面进攻,战场进攻和阻击的战斗也是需要斗智斗勇的,上战场多了,想法也多了,真正好的将领不会一味地硬碰硬,朱国文知道现在鬼子的指挥员正关注着战场变化,在找他们的漏洞,刚才鬼子被重机枪压制马上步兵炮过来支援了。

    师指挥部。“师长,鬼子对二团进攻非常猛,要不要炮兵支援一下?”何文斌道。

    “不用。”陈飞道,他看着沙盘头也不抬。

    “师长,总指挥部来电,询问战况,需不需要炮火支援?”刘晓梅道。

    “回电,不用。”陈飞回道。陈飞认真地看着沙盘。

    不一会儿,他拿起电话接通了总指挥部。

    “找何总长。”陈飞道。

    何应钦接过电话道:“陈飞有什么事?”

    “何总长,能不能打鬼子一个反击,把鬼子赶进中条山,不然这样一味的防守,也不是办法。”陈飞道。

    何应钦一愣心想,是啊,虽然打败了,但这么多部队在潼关县地区,一味的防守,还不是拆东墙补西墙,反击倒是个好办法,能让部队迅速稳定下来。

    “嗯,想法不错,等命令吧。”何应钦回道,马上挂了电话。

    陈飞挂了电话,反击总是最好的防守。

    这时,鬼子对正面独立团也发起了进攻,而侧翼对二团的进攻一点也没有减弱,反而更加猛烈。

    “何参谋长把西瓜叫过来。”陈飞道。

    “是。”何文斌回道马上派人去叫了。

    十分钟后,西瓜急匆匆地跑进指挥部。

    “师长找我有事?”西瓜道。

    “对面的鬼子大概多少人?驻扎在哪里?能弄清楚吗?”陈飞道。

    “大概一个旅团,估计也是先遣部队,后续应该还有,驻扎点就在你们对面树林里,师长要炮击吗?”西瓜道。

    “不,你这样,把兄弟们都派出去摸一摸正面敌人的情况比如炮兵位置,集结点位置,指挥部位置。”陈飞道。

    西瓜抓了抓头皮道:“这有点难,鬼子防守太严了。”

    “嗯,再难也要试试,这对我师进攻时的布置有帮助。”

    “我们要反击?”西瓜道。

    “应该是吧,还没接到命令,也不是我们一家行动,如果反击打响,那就是所有部队的反击,趁敌人立足未稳,如果时间一长,还打个屁。”陈飞道。

    “行,我明白了。”西瓜回道,向陈飞敬礼转身就走了。

    陈飞也知道侦察有困难,但对反击来说,不清楚鬼子情况,到时候不光伤亡会很大,说不定还会被鬼子打个阻击,那损失就大了,可能会被鬼子赶出潼关。

    不过反过来说,只要有一点突破,鬼子肯定撤得很快,不然就被围歼,这个道理谁都明白。有利有弊,也只有军委会和总指挥部去商量了。师指挥部设在阵地后150米的一个小土坡后面,外面战斗激烈,陈飞拿起望远镜走出了指挥部,趴在小土坡上,观察战场变化。

    “砰勾!”一颗子弹擦过陈飞脑门而过,把陈飞头皮拉开了一条血槽。

    “操!”陈飞骂了一句,赶紧缩了下去。

    “南北,快,师长受伤了,快去叫医生。”王亮一把拉过陈飞,见他满脸鲜血马上道。

    “有神枪手,小心,大家小心!”陈飞大喊道。

    陈飞被王亮推进指挥部。

    “三毛,三毛!”陈飞又大喊道,一边用手捂着头。

    三毛跑过来,一看,妈啊,师长受伤了。

    “师长,怎么了?”三毛有点傻眼了。

    “操,你他妈怎么警戒的,有神枪手打我冷枪。”陈飞怒骂道。

    “我,我,我去把他干了。”三毛结巴地回道。飞快地跑出指挥部。

    不一会,孙军医带着郭沁跑了进来。

    “怎么了?我看看,我看看。”孙军医也吓了一跳,这血流得吓人。不过一看还好,没什么大碍。

    “郭沁,给师长消毒,包扎一下,没事。”孙军医放心道。

    “好。”郭沁回道,马上打开急救箱。她来时还替陈飞担心,不过孙军医说没事,一颗悬着的心就放下了。

    “师长,有点痛,你忍忍。”郭沁边说边用酒精棉消毒了。

    “嘘······”陈飞还真的让酒精痛得长出了一口气。

    三毛跑出指挥部,趴在小土坡边观察,心想,他妈的,这怎么找。

    “一连长过来。”三毛大喊。这隐患必须铲除,不然各路长官都不用进出指挥部了。

    “营长。”一连长跑过来道。

    “你让一个排搜索那边几颗大树,二排搜索那边坟地,你在后面压阵,慢慢地推进,不要放过任何可疑的细节,这神枪手他妈怎么摸进来的。”三毛一边指方向,一边骂道。

    “是。”一连长回道,马上跑回去召集全连开始推进,而三毛拿着望远镜不停看着认为可能藏身的地方。

    而陈飞也想着这鬼子是怎么摸过来,隐藏起来的。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多好的身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