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258章惨败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58章惨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天下午开始整个西安城都贴出了关于老鹰情况的告示。民团,警察,军队,包括道上的兄弟都出现在大街上,这动静可是空前的,家家户户都知道西安城进了汪伪特务,没有身份的人,或者年纪,长相跟告示接近的人都受到了盘查。

    陈飞看着大街上人来人往,心想,西安城比重庆好多了,虽然鬼子也经常来轰炸,但和重庆,成都比起来少很多。

    陈飞喝了一口茶,对桌前的老馒头道:“这茶楼不错,靠街,热闹。”

    “这是老龙头的产业,像这样的茶楼,酒楼有七八家。”老馒头回道。

    “嗯,不错。”陈飞满意地道,他心想,这次来西安也算得了个大便宜。

    “对了,还有一件事,这老龙头跟共产党也做生意。”老馒头道。

    “是吗,都是打鬼子的手足同胞,他们也不容易,能帮就帮一把,又不差这点钱。”陈飞道。

    “还是小心点好,听说一战区司令长官同情共党,回重庆述职去了,估计回不来了。”老馒头道。

    “啊,是吗?校长就是这点不好,他想做皇帝,谁也没拦他,兄弟之间有矛盾也等打完鬼子再说,这样搞,不是让鬼子汉奸笑话嘛。”陈飞沮丧地道。

    “所以啊,咱们万事还得小心,不能让委座反感我们,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老馒头道。

    “嗯,知道了,你说得对,小心为好。”陈飞道。

    老馒头看着陈飞道:“你准备在西安待几天?这万一老鹰捉不到也是正常。”

    “看情况吧,不过不会超过一星期的。”陈飞道。

    “行,你心中有数就好,我去利剑西安点了。”老馒头道,他想来西安总要到情报点看看。

    陈飞点点头,表示可以。

    “怎么样?到处走走?”关露过来笑道。

    “不用了,反正这几天都可以,下午没时间先坐坐,喝杯茶。”陈飞道。

    “随你,这次你过来可帮我解决大事了。”关露道。

    “一家人,不说二家话,不过陆青萍这女人不简单,你得多关注点。”陈飞道。

    “我知道了。”关露边道边坐下。

    “来尝尝。”陈飞边说边给关露倒了一碗大红袍。关露喝了一口道:“这老鹰会藏在哪里呢?”

    “综合各方面的汇报,应该也是个老特工了,西安城这么大,如果三天内排查不出什么,怕是难找了。”陈飞看着窗外道。

    “能不能通过南京周先生想想办法?”关露道。

    “老馒头跟我私下说过,我也同意,可是周先生说没有听说过有个代号叫老鹰的特工。”陈飞道。

    “这个老鹰够神秘的。”关露道。

    “再神秘也是故弄玄虚,这种汉奸自持有点本事,想在西安搞出点什么,不过现在我们和军统同时盯上了他,看他怎么办?”陈飞道。

    “报告!”陈芳急急忙忙跑上来道。

    “什么事?”陈飞道。

    “军政部何部长到西安了,要马上见你。”陈芳道。

    “是吗?他来干嘛?”陈飞马上起身整理一下军服道。

    “应该是检查中条山防线的。”陈芳回道。

    “知道了,关露,我先走一步。”陈飞道。

    关露起身相送。

    西安行营,“报告!”陈飞来到主任办公室外大喊。

    “进来。”何部长道。

    陈飞推门进入,他向何部长敬了个礼道:“何部长什么时候到的,也不通知我去接你。”

    “接我?算了,你这么忙,忙得快把行营都拆了。”何部长阴阳怪气地道。

    “不敢,那是军统干的,我一个小师长这么敢”陈飞认真地道。

    “你······呵呵,好啊,你陈飞也学会这一套了。”何部长笑道。

    “何部长,您来是······”陈飞问道。

    “哦,这次来是卫立煌司令去重庆了,一战区群龙无首,具敌占区传来的情报,鬼子近期要大举进攻中条山,我来里视察一下防御情况。”何部长道。

    “哦,鬼子这是想打败我们尽早结束战事啊,这次鬼子如果进攻,可能会下大功夫了。”陈飞道。

    “鬼子来不来还不能确定,只是有可能,这中条山也打了快三年多了,鬼子想一举攻下也不是这么好办的。”何部长道。

    陈飞沉默不语,自己只是个小师长,管好自己就行,中条山战局太大了。

    “这次找你过来,就是告诉你行营这事到此为止了,不能再扩大了,你也知道真正的投敌者,也就这么几个。”何部长又道。

    “行,您怎么说怎么好。”陈飞道,他想,只要把汉奸抓干净了就行,别的自己也管不了。

    何部长点点头又道:“沙河镇打得不错,补充方面不用担心,优先供应,你只要带好部队,让部队随时能战就行。”

    陈飞点点头。

    “文娟挺着肚子,你回重庆多回家看看,马上要当爸爸了,多上点心。”何部长又道。

    陈飞还点点头。

    何部长对这个侄女婿真是无语,自己对他真心不错,他也争气,只是两人就是不对眼。

    “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何部长道。

    陈飞一愣道:“没有啊,哦,对了,这次走马镇缴获了不少文物,戴笠暗示过我会留一些,到时间我给你送过去。”

    “你·······”何部长苦笑一下都说不出话来。

    “行了,行了,早点回重庆,抓捕特工这种事是戴笠干的,你凑什么热闹,你是带兵的。”何部长道。

    “是~”陈飞马上起身大喊道。

    何部长挥挥手叫陈飞可以离开了,陈飞向何部长敬礼马上转身就走了。

    何部长看着陈飞背影直摇头。

    陈飞一出门就看到蒋鼎文,戴笠等众多将军在门外候着。

    “老弟这么快就出来了?”蒋鼎文上来道。

    “又没有什么大事,就说了几句,完事赶紧回重庆。”陈飞道。

    “哦,那老弟赶紧回来,这边有戴老板和我盯着就行了。”蒋鼎文道,他是巴不得陈飞早点离开,不然这小子又出什么幺蛾子。

    “蒋主任,我可是刚来西安,你总得让我逛逛西安城。”陈飞道。

    “那是,老弟刚来怎么就走,对了,晚上给何部长接风,在一品香别忘了。”戴笠马上道。

    “我不来了,头痛得要命。”陈飞道。

    “这,怎么行,没你老弟,我这主任也不好交代。”蒋鼎文尴尬地道。

    “没事,我跟何部长自家人,他不会介意的,走了,走了。”陈飞道,他边说边就走了。

    “这,这戴老板你看这。”蒋鼎文苦笑道。

    “没关系,他们是自家人何部长不会生气,咱们不能乱规矩。”戴笠道。

    “那是,那是。”蒋鼎文回道。

    “对了,对老鹰的搜捕,还要加强,让何部长知道咱们正在努力,再说也是对何部长警卫工作的加强。”戴笠道。

    “我明白,早就安排好了,胡宗南的二个师也开过来了。”蒋鼎文回道。

    “那就好,这只老鹰如果不抓到,真的很难回重庆交差。”戴笠看着前方道。

    晚上关露别墅,陈飞刚准备睡觉,朱三急匆匆地过来敲门。

    “谁?”陈飞道。

    “朱三。”朱三回道。

    “哦,等一下,我马上出来。”陈飞起身道。

    客厅,老馒头,王亮,张宁,焦桃花都在等着陈飞。

    “都在,什么情况?”陈飞进来道。

    “师长,利剑一名战士发现一处可疑点,在洋房胡同,有一间裕和商贸公司,老板姓张,叫张小海,主要是从上海进风扇到西安,不过也是骆驼香烟在西安的销售点。”焦桃花马上道。

    “哦,盯上了。”陈飞道。

    “盯上了,我派了两个小组十六个战士盯着,不过里面具体情况不知,警察倒进去过,没发现什么就出来了,不过这个张小海眼神,动作一看就是一名高手。”焦桃花道。

    “这个张小海是老鹰吗?”陈飞道。

    “不是,这人有点偏瘦,龙头会有人倒认识张小海,说是以前也是刀客出身的,后来不知怎么发了,就带着十几个兄弟开了这间公司。”焦桃花道。

    陈飞看了看手表道:“他是本地人吗?”

    “本地人,出身就在大雁塔下小弄堂里。”焦桃花道。

    陈飞想了想道:“张宁进去看看,不行就用点手段,咱们宁可错杀,也不能放过一人,老馒头联系戴笠让他们也派人过来,出了事,还有人扛。”

    ‘“是!”众人回道,大家就是等陈飞的命令。

    裕和公司二楼,肖德贵拉开窗帘缝看了看外面情况,只见外面三三二二的人多了起来,平时根本没有买杂货的货郎有二个,修鞋的有三个,这是他妈晚上十点了,明显是被盯上了。

    “大哥,外面被盯上了,是不是要转移?”张小海上来道。

    “妈的,还是被发现了,没了公司,还弄什么钱,真是喝冷水也塞牙。”肖德贵咬牙道。

    肖德贵又看了看外面道:“叫兄弟们准备,他们马上要进攻了,第一波攻击阻击后再转移,不杀他几个心里不甘。”

    “是。”张小海回道马上下楼准备去,肖德贵抓起桌上的一个木箱也下楼了,这个木箱可是他全部家当了。

    军统赶到,和张宁商量进攻事宜了。

    张宁看了看手表道:“十点半行动,你从后门攻,我们从正门闯,遇到反击就地格杀。”

    “张长官,我们戴老板说一切听你们指挥,只是我们来的匆忙,能不能给我几支冲锋枪,我怕······”军统领头道。

    张宁一听,看了看他道:“不错,打过仗。”

    “打过,这房子如果有防守,也会有冲锋枪,我怕被火力压制。”军统领头道。

    “好一连长给他三把花机关,再派一个轻机枪小组掩护,对了,再送十颗手榴弹。”张宁道。

    “是!”一连长回道马上去准备了。

    “谢谢张长官。”军统头领道。

    “不用,只要拿下这幢房子,什么都好说。”张宁道。

    “是!”军统头领马上向张宁敬礼,张宁回礼。十点半,张宁一招手,一连长带战士突然从小巷里涌出来跑向裕和公司,刚接近公司“手榴弹!”突然一连长大喊道,只见十几颗手榴弹从房子里飞了出来“轰轰轰~”一连串爆炸响起,把一连炸得死伤惨重。一连长也倒在血泊中。

    张宁马上持枪向房子扫射一边大喊:“散开,散开,掷弹筒上,上,动作快!”

    这时后门也传来了激烈的枪声,军统也死伤一片。

    “二连上!”张宁大喊道。

    “手榴弹扔!”二连长道,他早准备好了。

    “轰轰轰!”房子里手榴弹,掷弹筒炮弹纷纷爆炸。

    “上,上,上,二黑炸门!”二连长大喊。

    “哒哒哒~”从房间二楼竟然有重机枪射击,七个教导队战士被马上击倒。

    焦桃花有点傻了,她拿着手枪的手不断发抖,这场面,她一个刚出校门没多久的小姑娘怎么见过,虽然以前她平时也和人打架,打得头破血流也是常事,可是,这是实打实的战场,尸体,断肢,流着肠子嚎叫的战士。

    这时在外围警戒的侦察营跑了上来,西瓜大叫:“干掉重机枪,医护兵救人,快,救人。”

    西瓜看到傻了的焦桃花站在电线杆后面,马上跑上去一把拉住焦桃花大喊:“发什么呆,带你的人到后面去。”

    “啊,我,我······”焦桃花颤抖地道。

    “不用怕,赶去通知师长,找到老鹰了,快去。”西瓜道。

    “好,好。”焦桃花回道马上跑去找电话了。

    “妈的,连手下也不管了,真他妈的,绣花枕头。”西瓜骂道,独立师最恨战场上不管兄弟的人。

    “哒哒哒~”

    “砰砰砰~”

    “轰轰轰~”战斗越打越激烈。

    终于有战士抱着炸药包炸开了大门。

    ‘“手榴弹!”教导队二连长大喊,顿时,十几颗手榴弹飞进院子“轰轰轰!”“冲!”二连长大喊。

    “哒哒哒~”里面还有轻机枪阻击。打得二连冲出去的战士死伤无数。

    “西瓜带人到后面去看看,后面只有军统几十个人。”张宁大喊道。

    “明白!”西瓜回道马上派一连去后面支援了。

    正当战斗打得异常激烈时,陈飞接到焦桃花打来的电话,说发现老鹰了正在激战中。

    陈飞大惊,两个加强营还打得这么激烈,心想,要坏事了,他挂上电话,马上带警卫营出发了。

    戴笠也收到手下报告说是遭到阻击,戴笠其实是听到枪声爆炸声了,他不像陈飞住的远,他马上和蒋鼎文联系,两人带警卫团马上赶了过来。

    而在现场,张宁的二连终于冲进了房子内。

    房子内地下室,肖德贵对张小海道:“叫兄弟们撤吧,可以了,对了,谁留下来引爆炸药?”

    “应氏兄弟阻击放心吧。”张小海道。

    “好。”肖德贵道,马上推开一个大柜子出现一条地道。

    二连长大喊:“冲,冲。”

    二连进入房子,这时枪声也稀松起来。

    张宁提枪起身也准备进入房子内。

    “轰!”一声巨响,房子开始慢慢倒塌了。

    正在靠近的张宁也被气浪弹出了好几米,一下子趴在地上起不来。

    陈飞赶到现场大吃一惊。西瓜过来报告道:“师长,教导队死伤惨重,具体伤亡正在统计,张宁队长也受伤,正送医院。”

    “什么?操!妈的,那这个老鹰呢?”陈飞怒骂道。

    “生死不明。”西瓜回道。

    “妈的,挖!给我一块一块的挖,生要见人,死要见尸。”陈飞真是气急败坏了,教导队可是陈飞的心头肉,这一下损失这么多人,叫他怎么能不心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