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254 多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54 多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国宝,肯定是国宝。”陈飞道。

    “国宝?师长你是怎么知道的?”尚丽不解地道。

    “这个老龙头就是个盗墓贼,他能有什么东西能让南京汪伪政府这么着急,无非就是祖宗留下来的宝贝。”陈飞道。

    “那这些国宝在哪里呢?南门大宅搜了几遍也没有啊!”尚丽道。

    陈飞想了想道:“难办了,不知道什么宝贝,是一批还是一件,是大是小?”

    尚丽也不懂,只能静静地看着陈飞。

    “行了,尚丽你告诉李组长和周先生,说我们怀疑是老龙头想把国宝卖给南京方面,让他们详细调查,对了,李组长没有说详细情报来源吗?”陈飞道。

    “说了,只说是无意中得到情报,所以想叫西安同仁查一查,而我师撤到走马镇,全国人民都知道,因为重庆报纸全登了,李组长是看到报纸说咱们师在走马镇,这才关注起来了。”

    “妈的,连驻地敌人都不用查就知道,真怀疑重庆的报纸是不是鬼子办的。”陈飞道。

    这时朱三进来道:“师长,郝镇长没有回家,而是出镇了,带了三个随从,一辆马车,我派二个兄弟跟上去了。”

    “两个不够,多派几个预防万一,他的秘密不少。对了,我可能发现老龙头和南京方面再做什么生意了。”陈飞道。

    “什么生意?”朱三回道。

    “国宝。”陈飞道。

    朱三一愣,想了想,苦笑了一下道:“妈的,盗墓贼还能干什么好事!当然是买卖国宝了。”

    “师长,我要不要通知去西安的老馒头长官?”尚丽道。

    “马上通知他们,让他们有准备,不过告诉他们只是可能。”陈飞道。

    “是!”尚丽回道,马上去通知了。

    “师长,这东西会不会还在南京大宅啊?”朱三突然道。

    陈飞抓抓头皮道:“不会吧,不然我们抓的那小子会不招,你用那针······”

    “师长,那小子如果也不知道呢?”朱三道。

    “要不我再去审审那个冉雄,看样子他可能知道点。”朱三又道。

    陈飞道:“行吧,反正小子也白抓的,再不行,把郝镇长也抓了,我就不信了,就查不出个子午寅卯来。”

    “是!”朱三回道马上转身离开了。

    陈飞揉了揉太阳穴,心想,总算抓到点眉目了,晚上八点,朱三过来汇报,冉雄也不知道什么宝贝的事,不过烟土的事他倒知道,现在上海,南京一带烟土缺的厉害,送到南京这价格能翻上好几倍。

    “再多的钱也是有价格的,南京方面不会为了这点蝇头小利而苦心营造这个网点,我就不信,运个烟土还要用上手榴弹,电台。”陈飞沉思一下道。

    “师长,现在没有一点国宝的迹象,运个烟土,看在王亮的面子上,他老龙头也能活命。”朱三道。

    “我倒希望他真贩卖烟土,这种黑道上的人物,能量也不小,为国家说不定还能出份力。”陈飞回道。

    “那倒是,像上海的杜先生,还有我们夫人那个不是在为国尽自己一份绵薄之力。”朱三道。

    “呵呵,关露不能和杜先生比,别以为你出身天一道就为关露说话,差远了。”陈飞笑道。

    “呵呵呵~”朱三尴尬地道。

    “行了,休息去吧,总会有露头的时候。”陈飞道。

    朱三点点头,向陈飞敬礼就出门了。

    这一夜,陈飞睡得也不好,想着谁想刺杀关露的事。

    第二天一早,陈飞接到军委会的通知,让他可以回重庆驻防了。

    陈飞拿着电报纸一愣,这算什么事,就他老龙头有这么大的能量让他回重庆,这不是扯淡吗?

    这事还能牵扯重庆高层了,陈飞有点迷糊了,按说部队马上就得开拨了,但陈飞真有点不死心,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没有证实的事情,不能乱说,光说捣毁一个汉奸网点,缴获烟土,也不是让独立师留下来的理由。

    刘晓梅看着一脸严肃的陈飞也奇怪,回重庆不是好消息吗?怎么还不高兴了呢。

    陈飞想了想道:“晓梅,回电,不日将开拨回重庆。”

    “不日?师长,军委会可是说马上开拨。”刘晓梅奇怪地道。

    “嗯,我知道,先这样回吧,如果来催,就说正在召集民工,这么多物资总归要有人运送的。”陈飞道。

    刘晓梅马上明白师长在拖时间,肯定有事,马上回道:“是!”就转身回去了,师长的命令,她作为下属没有疑问。即使有想法也会私下跟陈飞交流,现在师长肯定没功夫跟她解释,拖时间肯定有原因,自己一定要配合好师长。

    陈飞坐下来冷静地想了想,自己的判断八九不离十,虽说老龙头算是黑道上的人物,但比他狠,比他厉害的角色多了去了,他能和南京方面联系上,肯定有依仗,而这依仗就是宝贝,对一个盗墓的来说,拿出几件稀世珍宝,应该还是能办到的。现在主要问题还是东西在哪里,什么东西?

    陈飞正想着头痛,朱三进来道:“师长,郝镇长估计去西安了。这一夜未停,现在正在官道上走。”

    “郝镇长去西安,这么说,他是去和老龙头会面,商量对策的,通知老馒头密切注意郝镇长,到时候通知老龙头位置,要抓要谈,我们说了算。”陈飞道。

    “多亏没有抓郝镇长。”朱三道。

    陈飞笑了笑道:“感觉这个郝镇长有用,到下了一步好棋,对了你还得去南门大宅看看。我总感觉有东西在哪里是我们没有发现的。”

    “行,我待会儿再去。”朱三回道,陈飞点点头。

    朱三走出门外和几个警卫员交待了一下就又去南门大宅了。

    “朱副处长,怎么又来了?”西瓜见朱三又来马上道。

    “呵呵,师长说再看看,会不会有什么漏下的。”朱三笑道。

    “都搜了不下十遍,连每块砖都敲过,师长还不放心?”西瓜不解道。

    “不,不,不,师长不是不放心,大伙搜索目标不同,师长怀疑他们还盗卖国宝。所以我再看看。”朱三连忙道。

    “哦,我说,不对啊,那国宝也得有藏地方,我们也没找到什么暗格,暗道。”西瓜不解道。

    “西瓜,我在来的路上想,大户人家是不是把宝贝都放在显眼的地方,我们把这里的东西都拿出来一一看一下。”朱三道。

    西瓜一愣马上道:“有可能,我让兄弟们把东西都拿出来到大厅来。”

    “嗯,对了,把上回战斗时损坏的东西也拿出来。”朱三道。

    “啊,早扔了,我去看看还在不在,都是一些瓦罐,破木。”西瓜道。

    “看看再说。”朱三道。

    西瓜马上召集二个连开始动作了“小心点,小心点,搬家那,妈的,说不定那件东西是宝贝,把你们卖了都赔不起。”西瓜大喊道。

    而众战士都哄堂大笑。

    “营长,宝贝给你,你都看不懂,哈哈哈~”一连长笑道。

    “就是,就是······”众战士也笑道。

    “滚蛋,咱不懂,有人懂,咱们朱副处长道士出身,什么宝贝不明白,一上手,那年的,什么东西,门清。”西瓜大喊道。

    “别听你们营长瞎说,能明白宝贝的那是典当行的掌柜,我也只能大致看看,真碰到好东西还得找能人。”朱三进来道。

    侦察营一群粗手粗脚的大老爷们把一件件瓷器,铜器,佛像还有十几副书画都一一放在大厅。

    “朱副处长那些大床,桌椅,衣柜就不动了,其他的都在了。”西瓜对朱三道。

    朱三点点头,开始一件件检查起来。

    而此时的陈飞正在办公室打电话,电话的另一头是何部长,他想弄明白是军委会正常调动,还是有人希望独立师回重庆。

    不管陈飞把话说的这么婉转,何部长还是一下子就听出陈飞的意思,这是有人要陈飞回重庆,那陈飞在河南肯定妨碍了别人的什么事情。

    跟陈飞冲突,那就是跟何系起矛盾,何部长一挥手,这事情肯定要弄清楚的,事情一下子升上了高度,何部长告诉陈飞别急他会查清楚,就结束谈话了。

    陈飞苦笑了一下,心想,什么事到了何应钦那里都是政治事件,还不如陈诚将军来的爽快,只是陈诚将军现在也下部队了。这种事也只能何应钦能查清楚了。

    陈飞掏出烟点上想了想,不管怎么样,命令来了,总归要走的,去看看部队,顺便告诉各团长随时准备撤。

    陈飞一下部队就被各团长轮流讨债,这个少迫击炮,那个少战士,赵六只要是连发的,冲锋枪,轻机枪都要,还跟陈飞说连发武器的好处,中午陈飞在赵大刀团吃的,下午准备去最后一站路子恒团。

    “师长,师长,可找到你了。”朱三跑过来道。

    “怎么了?有发现。”陈飞连忙道。

    “有,不过我不能确定,能不能找专业的师傅来看看。”朱三道。

    陈飞一愣也是啊,宝贝这玩意怎么可能什么人都懂。

    “那怎么办,找人也需要时间啊。”陈飞道。

    “没办法,这东西一般人还真应付不了,我也有点经验,但今天算是见识了,这大宅什么都有,瓷器,玉器,铜器,连桌椅看上去也有些年头了。”朱三道。

    “普通的宝贝,南京方面也看不上眼。”陈飞奇怪地道。

    “对了,我还发现有十八幅画是新的,有点不协调。”朱三道。

    “哦,真他妈郁闷,老朱你赶紧想办法找人过来,我就不信了。”陈飞道。

    “行,我马上去找人。”朱三回道转身就走了。

    “等等,你怎么找到这些东西的?”陈飞奇怪地道。

    “哦,都在大宅里摆放着,字画都挂在墙上,瓷器就放在厨房,12个青铜菩萨都供奉在佛龛里。”朱三道。

    “啊,操!妈的,如果真是宝贝,这郝镇长真是狡猾狡猾的。”陈飞吃惊道。

    “是啊,很意外。”朱三道。

    陈飞向朱三挥挥手,意思朱三赶紧去,他有点无语了。心想,真他妈聪明。

    不过陈飞平静下来想了想,总算有一点眉目了。

    “陈芳,你马上回师部和老馒头联系,说在南门大宅里有可能发现一批文物。”陈飞对身后的陈芳道。

    “是!”‘陈飞回道马上回师部了。

    陈飞想,如果能确认是不是能发笔横财,但又一想这事,得校长定夺,自己如果拦下,后果难以预料,校长不骂我,民众舆论也会把我淹没了。陈飞摸了摸鼻子道:“走,去六团。”

    西安梅府,没几个人知道这是老龙头的府邸。老龙头出生在西安周边的小村庄,由于家境贫寒,八岁就跟附近道观一个道士做起盗墓营生,一干就是三十年,现在西安道上提起老龙头都知道是龙头会的老大,控制着陕西境内大大小小的各种见不得光的生意,跟老龙头搭上关系,虽然不能在陕西横着走,但也差不多了。

    可是现在的老龙头一筹莫展了。

    “师父,大师兄去走马镇你就放心好了,现在哪个当官的不见钱眼开,大师兄办事稳当,放心吧。”三徒弟道。他也是见师父这几日愁眉苦脸安慰一下。

    “哎~要不是冉雄在走马镇附近,我才不会派他去,这一去也不知道情况如何?”老龙头叹气地道。

    “妈的,也怪这南京方面这么不小心,好好的交易弄成了这个样子。”三徒弟骂道。

    “老三啊,我有点后悔跟那边做生意了,看情况,这陈飞不好惹啊,咱们毕竟是混黑道的。不能跟官家拼。”老龙头道。

    “师父,不是说可以谈吗?那个郝龅牙不是说······”三徒弟道。

    “他妈的,话是这么说,现在冉雄不知什么情况,这个老小子说要过来详谈,弄得我看不清现在什么情况。”老龙头第一次感到迷糊了。

    “对了,师父前天大鸿运旅馆发生枪战,你听说了吗?”三徒弟道。

    “别提了,真他妈打我的脸,天一道老大这几日正在跟我谈生意,我本来还心想着跟天一道老大谈谈这事,没想到······别提了。”老龙头道。

    “师父,这事蹊跷啊,我暗中查了一下,竟然没有人知道谁干的,师父你说这么大的事,我们龙头会竟然毫不知情,有点说不过去啊。”三徒弟道。

    “你是说重庆方面或者南京方面?”老龙头道。

    “还有鬼子。”三徒弟道。

    老龙头点点头,想了想道:“为什么?跟我们有关吗?天一道那个女的只听说跟陈飞有点关系,但是真的假的还真说不好,不过能耐肯定很大,毕竟人家号称百万之众。”

    “老三能不能再联系一下天一道那边?”老龙头又道。

    “师父,人家早就失踪了,不过只要还在陕西境内,我肯定能找到。”三徒弟道。

    “好,找,我再见见这个女人,我可能中了别人的圈套了,只是现在还理不清头绪。”老龙头道,毕竟大风大浪的滚得多了,什么事看一点,听一点,马上能悟出点什么。

    三徒弟一听马上道:“师父,我明白,我马上去办。”说完就出门了。

    “青龙!”老龙头道,只见大厅门口闪出一条青衣大汉道:“爷!”

    “这几日不太平,小心点,叫市内的兄弟们睁大眼睛多看多听,停止大买卖。”老龙头道,他感到一场暴风雨将要来临了。

    “是!”青衣人回道马上退了下去。

    老龙头想,会不会捕风捉影了,但又仔细一想绝不是,凭他多年的经验,这一系列事都跟龙头会有关。

    但是又会是谁,南京方面大家正做生意应该不会害他,重庆方面他想不出理由,每回捐款捐物他也很积极,不必设套害他。

    那最有可能就是他的对头了,但他想不出是谁有实力能在鸿运旅馆大开杀戒,能通知陈飞去南门大宅抓捕。

    他轻轻揉了揉太阳穴,心想,真是头痛。

    这时他的夫人进来道:“夫君遇到烦心事了?”

    老龙头这位夫人也是为厉害角色,大家闺秀出身,帮老龙头打理产业,出谋划策,不然老龙头也不可能成为陕西黑道一霸。

    “青萍,你来了,是遇到点事。”老龙头道。

    陆青萍一坐,老龙头把这几日的事情原原本本跟夫人讲了一遍。

    “夫君,这事虽然蹊跷,但也不是无迹可寻,你跟南京做的这笔生意怕是问题大了。”陆青萍道。

    “哎~我也是想钱想疯了,听了这郝龅牙的话,我心想,藏了这么多年的货,听说在上海能卖出个大价钱,所以就叫他去联系了,没想到来的是南京汪精卫手下,我也是被一条条大黄鱼砸黑了眼。”老龙头后悔道。

    陆青萍一脸冷静道:“这事,我是不赞成的,毕竟汪精卫投了鬼子,咱不能和他有来往,但既然事情发生了,夫君你急也没用,现在最主要的还是陈飞将军那边,他既然说能谈,那咱就去谈,前怕狼后怕虎,时间一长,只能越描越黑了。”

    “夫人说的是,我也这么个意思,可是······哎······老大过去了,现在音信全无,郝龅牙说马上来西安,我不得听听郝龅牙说说那边的情况。”老龙头道。

    陆青萍点点头道:“事情虽然很复杂,但夫君必须查清楚大鸿运旅馆的枪战缘由,只要这事一明白,这几日的的事就都明白了。”

    老龙头点点头,事情关键在这场枪战上。

    “夫人,查是肯定要查的,只是要时间啊。”老龙头道。

    陆青萍笑笑道:“夫君,好查,去警察局问问谁不出警的,顺着这条线肯定能发现点什么。”

    “对啊,听说打了大半个小时,军警一个没出现,行了,知道了,哈哈~还是夫人厉害。”老龙头笑道。

    陆青萍也笑了笑,不过她内心充满了担心,谁能命令军警不出动,这官可不小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