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253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53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关露接到老馒头的电报,她正在西安大鸿运旅馆休息,对关于老馒头询问老龙头的事情感到一愣。

    其实,关露只见过老龙头一面,一个粗狂的西北大汉表面看上去很憨厚,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具体是怎么一个人,就不想而知了,毕竟老龙头的名声不是吹出来的。

    关露如实把情况跟老馒头发了过去。

    陈飞,老馒头都不把这个事当回事,只是捣毁一个汪伪特务网点而已,打算慢慢调查或者时间一长就不了了之了。

    没想到远在西安的关露遭到了攻击,大鸿运旅馆算是西安有名的旅馆了,里面吃喝玩乐都一应俱全,这天夜里,住在三楼的关露突然遭到数十个黑衣人的枪击,枪击毫无征兆,关露正准备睡下,门外枪声大作,虎一带领着护卫和偷袭者干上了。

    偷袭者尽然有手榴弹,花机关,打得虎一等人措手不及,死伤不少。

    也多亏关露身边带了很多护卫,都拼命抵抗,有几次差点让对方冲进关露住的房间。

    长达半小时的枪击,终于在虎一等人的阻击中被打退了,可能是对方也死伤不少,不想全军覆没而撤退。

    关露一脸严肃的看着满地尸体。

    “夫人,咱们马上转移吧,这里不安全了。”虎一道。

    关露点点头道:“走!”

    众人在夜色掩护下离开大鸿运旅馆,消失了。

    陈飞接到关露来电报已经第二天上午八点钟,陈飞大惊,他思前想后,决定亲自去一趟西安。

    老馒头一听陈飞要去西安马上道:“师长,师长,你可不能离开军营,我去,我带王亮去,保证把事情查清楚,并安全带夫人回来。”

    “这里到西安有官道,路也不远二天就到了没事的。”陈飞道。

    “不行,不行,这可万万不行,你放心好了,我会办妥的,放心。”老馒头边说边出门去了,他可不想让陈飞去西安,对付这种事情陈飞低调还差不多。

    陈飞看着出门的老馒头苦笑了一下,虽然他很担心关露,不过想动天一道圣母除非军队围剿,但他想去西安走走,十三朝古都让他很向往。

    不过,他有些奇怪,这么长时间了郝镇长怎么还不来他地方解释一下,为什么南京特务会在他的房子里,也没有听说他跑了,陈飞想了想,既然不去西安,那就去大宅看看,顺便会会这龅牙镇长。

    中午,陈飞吃过午饭,刚准备出发去南门大宅看看,陈芳进来报告,说外面有人要见他,至于什么人,他也不知道。

    陈飞点点头道:“请他进来吧。”

    陈飞回道:“是!”马上去请了。

    正好朱三进来道:“师长,老馒头长官带王亮和教导队去西安了,我来替一下王亮,没人听使唤,你也不方便。”

    陈飞笑道:“妈的,想去西安走走都不行。”

    “有机会,有机会。”朱三也笑道。

    这时,陈芳带着一个彪形大汉进了陈飞办公室。

    “陈将军久违了!”彪形大汉一拱手道。

    “你是?”陈飞道,他想不起来眼前这个人是谁。

    “哦,我是陕西老龙头的大弟子冉雄,特来见过陈将军。”冉雄道。

    “嗯,你有什么事?”陈飞一愣道。

    “陈将军,听说将军抓了我们师傅二个弟子,兄弟前来,希望将军能开恩放了他们,我们师傅不日将亲自上门答谢。”冉雄高声道。

    “放了?笑话,贩卖烟土,勾结汉奸是你说放就放的。”陈飞道,他心想,没等到龅牙镇长来,倒是来个道上人物。

    “话不能这么说,将军,大家混口饭吃不容易,但勾结汉奸,这罪名咱们可担当不起啊!”冉雄道。

    “那是我冤枉你们了,那帮人可都在牢里关着。”陈飞冷笑一下道。

    冉雄尴尬地道“将军,得饶人处且饶人,你就发发善心,把我们那两个兄弟放了吧,这里是我们师傅的一些小意思。”冉雄边说边在桌上放了五根大黄鱼。

    “呵呵,为救两个弟子,竟然能出五根大黄鱼,老龙头不简单,南北,南北。”陈飞大喊道。

    “师长!”李南北进来道。

    “把他关起来,单独关。”陈飞道。

    “啊,陈将军,陈将军,你不能这样,将军,我可是诚心诚意来的,将军,将军。”冉雄着急地大喊道。

    李南北举起汤姆逊冲锋枪顶着冉雄脑袋大喊道“废什么话?”

    冉雄见陈飞连理都不理他只能低头跟李南北走了。

    陈飞看了看朱三道:“这老龙头,不简单啊。”

    朱三笑了笑道:“也就是碰到了你,不然任何一位长官看见这么多黄金总会好生招待他的。”

    “也是金钱开道这个武器不错,走,咱们去南门大宅。”陈飞笑道。

    两人出了师部赶往大宅。

    “师长,朱副处长。”西瓜见师长到来了马上出门迎接。

    “有什么情况吗?”陈飞道。

    “没有。”道。

    陈飞点点头道:“搜过吗?”

    “张队长搜过了,应该没什么了吧?”西瓜道。

    “再搜几遍,每一寸土地都要摸一摸。”陈飞道。

    “是!”西瓜回道,马上重新安排搜索了。

    两个战士搬来椅子道:“师长,朱副处长坐!”

    “好!”陈飞回道,就坐下了。

    朱三也边坐下边掏出烟递给陈飞并给她点上。

    “你认为这大宅有问题?”朱三道。

    陈飞吸了一口烟道:“总感觉有什么地方我们没有想到,这房子有没有问题我不知道,仔细搜搜总不会错。”

    朱三点点头,两人抽着烟都沉默了一下。

    “师长,会不会昨晚夫人遇袭事件是老龙头干的,然后见行动没得逞,今天来这么一出。”朱三道。

    陈飞一听想了想道:“有可能啊,我说这老龙头不简单,是有道理的,真像你说的这样,怕事情就复杂了。”

    “是啊,师长,夫人遇袭,咱们现在还不清楚当时的情况,我估计连西安军政人物都可能参与。”朱三道。

    “我是这么想的,关露身边的护卫明的暗的近百人,那偷袭她的要多少人,而且来电说是击退,并撤出大鸿运旅馆,那得经过多长时间的战斗,枪声在西安城里响起,警察,驻军,军统中统会没反应。”陈飞意味深长道。

    “是啊,师长想的周全,现在看来问题很多。”朱三道。

    “这也是我想走西安的原因,可是老馒头不让我去,大概他认为这事低调处理好,毕竟关露身份特殊。”陈飞道。

    朱三点点头道:“要不要再派些兄弟过去。”

    “看情况吧,咱们如果派这么多战士进西安,怕引起各方面的反应,再说不是还有王亮在吗?师兄师弟的一交谈很多事情就明白了。”陈飞道。

    朱三听着陈飞的分析不住地点头。

    “师长,那个郝镇长来了。”西瓜跑过来道。

    “哦,急了,告诉他去师部等我。”陈飞道,他有意吊吊郝镇长,我这个大师长不能你想见就见的。

    “是!”西瓜回道马上去门口通知了。

    而陈飞却闭目养神起来,今天的天气不错,艳阳高照,陈飞刚吃过午饭坐在阳光下感觉暖洋洋的,非常舒服,不一会儿就睡觉了。

    朱三连忙拿来行军毯盖在陈飞身上,怕他着凉。他拿来一把茶壶,泡了一盏茶,也喝了起来。

    不知不觉就二点多了快三点了,陈飞伸伸懒腰,起身走了几步。

    “师长,来喝一杯解解渴。”朱三到了一碗茶递给陈飞道。

    “倒是真渴了。”陈飞接过碗道。

    陈飞喝完茶。朱三道:“师长,快三点了。”

    “嗯,这里有什么发现了?”陈飞道。

    “没有。”朱三干脆地回道,陈飞点点头。

    “走,回师部,西瓜你还在这里驻扎,小心点。”陈飞道。

    “明白,放心吧,师长!”西瓜道。

    陈飞和朱三带着警卫员回师部了。

    郝镇长,倒一直坐在师部陈飞办公室门口的接待室,他心里那个急啊,左等右等不来,只好一直抽烟,把接待室抽的乌烟瘴气的。

    陈飞一到师部,他马上迎了上去,“啊呀,陈将军你可来了。”郝镇长笑脸相迎道。

    “嗯,有事,来上办公室坐。”陈飞道。

    两人进入陈飞办公室坐下。

    “陈将军,前二天我去下面各村走访,没想到,我租给人家的南门宅院出事,我是现在才知道,不知······”郝镇长道。

    “哦,没事就抓了几个南京方面的汉奸特务,郝镇长不知情最好,没事。”陈飞笑道。

    “这,这那······”郝镇长一愣,不知道怎么回答了,他也不是笨蛋,明显知道陈飞在打哈哈。

    “郝镇长有什么难言之隐?”陈飞故意奇怪地问道。

    郝镇长想了想道:“陈将军,那我就开门见山了。”

    陈飞点点头表示你说。

    “将军,老龙头托我带句话,还能不能谈。”郝镇长一脸紧张地道。

    这回轮到陈飞愣了,不过话既然挑明了,那就挑明了说。

    “那我想问问郝镇长,你在这事当中起了什么角色,不会你是老龙头的人?”陈飞道。

    “哎~怎么说呢?我来走马镇当这个镇长是老龙头上下打点的。”郝镇长尴尬地道。

    “哦,那就好办,去告诉老龙头,我在这里等他,如果他是汉奸就不用来了。”陈飞道。

    “行,我马上去联系,不过我郝某人绝不是汉奸。”郝镇长咬牙道。

    陈飞点点头。

    朱三一见陈飞不想和这镇长聊了马上过来道:“请!”

    郝镇长起身向陈飞鞠了一躬就转身就走了。

    不一会儿朱三回来。

    “盯住这老小子,他也不是个省油的灯。”陈飞道。

    “明白!”朱三回道马上出门去安排了。

    陈飞掏出烟点上,他心想:看来自己有意或无意间又卷入了一场事件。他吸了一口烟,心中暗道:只要不做汉奸这个底线,万事都可以商量。

    “陈芳,陈芳!”陈飞喊道。

    陈飞进来。

    “你叫尚丽过来一趟。”陈飞道。

    “是!”陈芳回道马上去叫了。

    不一会儿,尚丽进来向陈飞报告。

    “坐,南京的李兰花发来情报是你收的吗?”陈飞道。

    “是的!南京的李组长发来情报是我收的”尚丽回道。

    “具体什么内容?”陈飞道。

    “发现走马镇有汪伪一个情报点,希望西安同仁能查一查,老馒头长官看后就叫朱副处长去办了。”尚丽道。

    “这么巧吗?我们刚到走马镇,走马镇就发现日伪情报点。”陈飞奇怪地道。

    “李组长应该不知道我们部队的行踪,可能是巧合吧。”尚丽道。

    陈飞又掏出一根烟点上,他感觉事件很不明朗,有点抓瞎,搞不好又要出大事。

    “这样,你马上跟南京联系,把事件给我讲清楚怎么来的情报,具体内容,越详细越好。老馒头不在,你可以直接连联系周先生(周佛海)”陈飞道。

    “是!”尚丽回道。

    “去吧!”陈飞道。

    尚丽起身向陈飞敬礼就走了。陈飞看着尚丽的背影,感觉尚丽越来越成熟了,能担大任了。

    战场上可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看不见的战场不行啊,被动只能是失败。

    陈飞微蹙的眉峰,感觉这回摸不透对方的套路了,关露遭袭,老龙头派人求和,是不是有关联,大宅枪战几个特务都死了。剩下的青帮弟子都说不出个所以来。

    有什么事情让汪伪特务在这小小的走马镇,设立这么大一个点,光说走私烟土好像真说不过去。

    还有这郝镇长,在这件事件里充当什么角色,不会是说客这么简单吧,陈飞感到和郝镇长聊得太少了,自己的方法应该不对。

    正当陈飞想着时,朱三敲门进来。

    “送走了?”陈飞道。

    “嗯,走了。”朱三回道。

    “你那什么南子的可以用吗?”陈飞道。

    “山口南子?可以,她在上海。”朱三道。

    “嗯,那就用用她,查查这件事,如果为难就算了,毕竟她人在上海,不在南京。”陈飞道。

    “我明白了,马上联系。”朱三道。

    陈飞点点头,朱三转身就走了,陈飞想多管齐下,总归能发现点什么。

    旁晚,郝镇长又亲自登门了。

    “郝镇长,坐,不必拘束。”陈飞笑着对郝镇长道。

    “将军,老龙头说没有做汉奸,不过,不过,跟南京方面做点买卖。”郝镇长尴尬地道。

    “嗯,不是说老龙头,说说你,不过机会只给你一次,现在不说,今后就不用说了。”陈飞道。

    郝镇长一听,汗水马上就下来了,初春的天气还是很冷的,郝镇长满头大汗,也得真难为他了。

    “我,我,将军,你要我说什么,我······”郝镇长结巴地道。

    陈飞也不回答,笑眯眯的看着他,看着郝镇长心里直打鼓。

    不过郝镇长慢慢地平静下来,他想陈飞应该还不知什么,自己决不能开口。

    陈飞见郝镇长怕是不会说了,他完全可以叫朱三用刑,但万一出了什么问题,就麻烦了。

    至于什么问题,什么麻烦不知道,反正陈飞有这种感觉。

    十分钟后。“既然郝镇长没什么要说,那就请回吧,老龙头的事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不是汉奸都可以过来说清楚。”

    “将军,老龙头的意思是能不能找个地方谈,这走马镇·······”郝镇长马上道。

    “到时候再说吧,不急,哈哈哈······”陈飞马上笑道,老龙头一个道上的大哥也怕见他,他可能高看了老龙头。

    这时朱三推门进来把郝镇长请了出去。

    陈飞想给郝镇长机会了,他不珍惜,看样子,这个郝镇长问题也很大啊。

    晚上,陈飞正在吃饭尚丽进来报告。

    “师长,南京周先生来电,是有一批物资要在走马镇交接,什么物资不清楚,不过绝不是我们查到的烟土。”尚丽道。

    “哦,我说这么多人在走马镇不可能为这些烟土,奇怪了,不过这物资是什么啊,有什么东西,这么保密连周先生也查不到,还要在走马镇交接。”陈飞道。

    尚丽想了想道:“我也想了想,枪支药品都不像,这些东西运过来还差不多,还运出去,可是还有什么东西的价值可以让南京这么小心的。”

    陈飞放下手中的碗筷,想了想,突然他好像明白了什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