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247章 夜色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47章 夜色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呼啸的炮声从远处而来,在馒头山上纷纷爆炸,有的甚至击中树木而燃起来,半个小时后炮击停了。

    “鬼子上来了!”不知谁叫了一声。

    只见山下鬼子成群结对的开始向山上冲锋。

    唐兵走出防炮洞,拿起望远镜看了看下山,密密麻麻的全是鬼子,他转身回到指挥部拿起电话,接通师部指挥部。

    “喂,师长能不能让炮营支援一下。”唐兵道。

    “行,我知道了。”陈飞回道就挂了电话,马上又拿起电话接通炮营。

    “老枪吗?”陈飞道。

    “是的,师长。”老枪回道。

    “打二个基数,支援一下二旅,动作快,打完马上转移,不然鬼子反击就会打过来。”陈飞道。

    “是!”老枪回道。

    “嗵嗵嗵~”炮营三十门迫击炮和八门山炮开炮了。

    一枚枚炮弹在鬼子队形中爆炸,虽然鬼子队形分散,但还是让突如其来的炮弹炸得晕头转向。

    “打~”唐兵大喊道,他很好的配合炮兵的炮击。

    “哒哒哒~”

    “砰砰砰~”枪声爆炸声在馒头山响成一片。

    五团作为鬼子正面进攻的主阵地承受的鬼子进攻最猛。

    “重机枪不要停,不要转移了,天黑马上要暗,保持火力。”赵大刀大声喊道。

    一颗颗手榴弹飞向敌群,爆炸引起的烟雾,很好阻挡了鬼子的视线。

    赵大刀想一鼓作气把鬼子赶回来,而鬼子也不好打,既然已经冲锋,那就不会轻易停下来,不然有失士气。

    一道道机枪打出的弹道,有从上到下的,有从下而上的,仿佛割草一般,任何东西一碰即倒,连坚硬的山石也被打出一个个小坑,而掷弹筒,迫击炮则在山上山下打出一个个圆坑。

    鬼子老兵非常敏捷,在一个个弹坑中跳跃前进。陈飞看着前方的战事,一直皱着眉头,二旅官兵打得是不错的,可是鬼子进攻很有节奏,掷弹筒,迫击炮配合步兵推进,突击的突击,掩护的掩护,战术动作非常熟练。

    而且鬼子的掩护人员枪法非常准,虽然战场上硝烟弥漫,飞沙走石,但命中率还是很高的。也多亏赵大刀团几挺重机枪,冒着鬼子掷弹筒,迫击炮的攻击,咬牙硬撑,打得鬼子突击部队不能起身。

    左右两侧的三团六团情况也差不多,只是没有像正面赵大刀团压力这么大,可能鬼子把正面当作突破方向了。

    “王亮,派人去通知重机枪营支援一下五团。”陈飞道。

    “是!”王亮回道马上去安排了。

    重机枪营和侦察营刚上山,一接到命令,连忙抬着重机枪又向正面阵地跑去。

    “赵团长,我们来支援你们一下。”王富营长大喊道。

    “哦,还是师长对俺老赵好,重机枪一个弹链就走,不然会被鬼子重炮覆盖的。”赵大刀道。

    “行!”王亮营长回道马上安排重机枪阵地了。

    他边安排边大喊:“一个弹链,二百发打完就走,都记住了。”

    山下的鬼子准备在天黑前做最后的突击,成群的鬼子高喊“板载!”向山上猛冲。

    “哒哒哒~”正面阵地一下子多了十二挺重机枪,这密集的弹雨一下把鬼子打蒙了。

    山下的鬼子指挥官一下子明白了山上的重庆军不是一般的部队,这时天暗了下来,鬼子指挥官只能无奈地下令暂时撤退。

    虽然是撤退了,但炮击掩护是不可少的,一枚枚重炮飞向馒头山,虽然没什么准确目标,但也让重庆军不能乘胜追击。

    一场来势汹汹的战斗马上就退了下去。

    在指挥部门口观战的汤姆和查理看得胆战心惊,见鬼子退兵了相互看了看一脸苦笑,大概是很久没见过真正的战场缘故。

    这时在沙河镇的枪炮声也渐渐地平息下来了。

    黑夜降临,沙河镇几十处地方都火光冲天,老张头不失时机地送上了热乎乎的晚餐,红烧牛肉炖土豆,还加了粉条,杂粮米饭管够。

    “两位,别看了,来吃点东西吧。”陈飞笑道对两位观察员道。

    “谢谢将军。”汤姆道。

    “上帝啊,这一天总算过去了。”查理道。

    “不,不,鬼子不会放弃夜间进攻的,夜间进攻也是鬼子强项。”陈飞道。

    “啊,那将军你的战士还能战斗吗?”查理吃惊地问道。

    “哈哈哈,这是什么话,当然能战斗了,快吃吧,别担心了,这大冷天的菜都凉的快。”陈飞笑道。

    两人又相互看了看,尴尬地笑了笑马上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毕竟在战场上能吃口热食是件幸福的事。

    这时陈飞见朱国文满脸硝烟地进来:“副师长怎么来了,下面情况怎么样?”陈飞道。

    “师长,二个团阻击战打得很辛苦,我来老张头这里提些炸药。顺便来问一下镇子里两个团能不能撤到镇尾?”朱国文道。

    陈飞想了想道:“明天再说吧,都打得辛苦,告诉老狗,赵六今天晚上小心点,轮流安排休息,鬼子肯定要偷袭的。”

    “是,我明白了。”朱国文向陈飞敬礼就转身走了。

    陈飞本来想叫他吃点东西,但朱国文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很是敬业,不浪费时间。

    鬼子对馒头山的炮击还在继续。

    “妈的,没完没了了。这鬼子炮弹像不要钱似的。”王亮骂道。

    “要不说咱们被鬼子像赶鸭子一样赶到重庆,没有重炮,飞机,鬼子想来打我们做梦。”老馒头回道。

    陈飞这时上眼皮和下眼皮打架了,困得不行。

    “别说没用的,走,去前面看看。”陈飞道。他还是不放心镇里阵地防御情况。

    陈飞提起冲锋枪一马当先走出了指挥部,快步下山来到刘猛团防线,叮嘱了几句就去前面镇里了。

    镇里天一黑,就基本上停止战斗了,双方阵地犬牙交错,各自守着自己的阵地。

    陈飞等人在刘猛团斥候的带领下进入了朱家祠堂。

    “师长,你怎么来了?”赵六道。

    “怎么样?还能坚持吗?”陈飞直接问道。

    “能是能,不过明天肯定坚持不了了,现在损失很大,多亏我们自动武器多,不然早被鬼子赶出这里了。”赵六道。

    “嗯,如果要撤就和老狗一起撤,不能单独走,不然马上会被各自包围的。”陈飞道。

    “嗯,这个问题我们想到了,刚才朱副师长送来一批炸药马上就去老狗那边了,也是说这个事。”赵六道。

    “今晚小心点,多安排点哨位。”陈飞道。

    “明白,晚上咱们不出击,鬼子来了也是送死。”赵六道。

    陈飞点点头道:“小心无大错,告诉朱副师长,明天天一亮小心鬼子飞机轰炸。“

    “是!”赵六道。

    陈飞见没什么好交代的了就回去了。

    本来还想去老狗团的,想想朱国文在,自己就不去了,免得让他认为不放心他。

    战斗已经打到现在这样了,每个战士都是老手了,陈飞走马观花地看了一下独立团防御阵地,并鼓励了一下战士们。

    任何一场战斗只要最高长官出现在一线,都能让战士们信心倍增,其实就是告诉战士们长官就在你们旁边和你们一起战斗。

    青木樱田对没有在天黑前攻下沙河镇而倍感恼火,但作为指挥官,冷静是首要条件,他平复了一下心情,对旁边的参谋长道:“南生君,通知部队修整一下补充一下食物,明天凌晨三点整突击。”

    “嗨!”南生君参谋长回道,马上转身走出帐篷去安排了。

    凌晨三点整,进攻是青木樱田和师团长共同商量的,对于眼前这支部队,人数不详,装备不详,番号不详的重庆军,他们都感到有点吃力,战斗了这么长时间,没有俘虏不说,连尸体都没有找到,可想而知,这支重庆军有多可怕。

    但是可怕归可怕,这沙河镇必须拿下的,这是圆部司令官下的命令,何况两个师团还拿不下沙河镇,那帝**队脸面将荡然无存。

    此时,陈飞上山下山一个来回,见山上不打炮了,就到二旅也看了看,并叮嘱唐兵谨慎点,虽然老生常谈,但陈飞还是跟唐兵交代一下,毕竟现在处于鬼子包围中,一个不小心,被鬼子突破一角,就麻烦了。

    陈飞回到指挥部,刘晓梅就来报告说,委员长亲自来电,务必坚持到援军到来,陈飞点点头,算是明白了。不过心一阵苦笑,校长您倒是给我定个时间啊,这仗打得又是要独立师损兵折将的节奏。

    陈飞本来还想慰问一下受伤的战士,但实在是困得要命,就在王亮铺在角落的行军床上和衣躺下了,不一会就呼声雷动。

    凌晨三点整,沙河镇内的鬼子开始趁着黑夜慢慢移动了。

    老狗团的哨兵先发现鬼子行动,哨兵马上端起花机关对着正在匍匐前进的鬼子一阵扫射。

    “突突突~”枪声突起,瞬间从老狗团飞出了几十颗手榴弹。

    “轰轰轰~”

    青木樱田也考虑到偷袭可能会失败,枪声,爆炸声一起,马上命令旅团全面进攻。

    夜战对于青木旅团来说是经常的事,但这回对上了独立师,对夜里也是非常精通,沙河镇的残墙断壁处开始冒出多道机枪的火舌。

    老狗指挥部在一处粮铺仓库。朱国文看了看老狗道:“赵团长,我从侧面进攻一下,打扰鬼子的进攻节奏。”

    “副师长,我去吧。”老狗道。

    “不用,我带教导队就可以了,放心吧。”朱国文说完,提起冲锋枪就走了。

    而在馒头山的鬼子在迫击炮的配合下也开始慢慢向山上进攻,看上去进攻势头很猛,不过这回鬼子的突破口在佟凯团,鬼子这次兵强马壮,兵力充足,详攻主攻还真是让唐兵摸不清头脑,反正拼命阻击就是了。

    夜间对炮营来说倒是好事,老枪一听战斗打响,马上进行了支援。

    一枚枚炮弹飞向鬼子冲锋队形和鬼子的迫击炮一开始就打得如火如荼,难解难分。时间一长,唐兵就看出门道了,赵大刀团前面鬼子进攻缓慢,对峙射击多过前进,而佟凯团前面鬼子进攻勇猛,一看就知道是想在这里撕开一个口子。

    “通讯员去通知炮兵,重点炮击佟凯团前沿,我们走,去佟凯团。”唐兵边说边起身去佟凯团了。

    陈飞迷迷糊糊地听到枪声马上起床了,跑出指挥部向外面看了看,不过山上山下都只见弹道飞舞,爆炸连天,真实情况真是看不出来。

    “王亮,打电话问问什么情况?”陈飞对王亮道。

    “是!”王亮回道马上去打电话了。

    陈飞倒不怕鬼子夜间偷袭,就怕哪支部队被鬼子突破,那牺牲就大了。

    王亮马上打完电话向陈飞报告部队全面接敌。这倒让陈飞放心了。

    朱国文带着教导队绕过鬼子冲锋部队,从左侧一支小胡同绕到了鬼子冲锋部队后侧。

    “副师长,你看,鬼子的迫击炮阵地。”郭亮道。

    “嗯,我看到了,十几门迫击炮,几颗手榴弹就解决了,我看这鬼子冲锋队形很分散,我们出击不一定能围住这么多鬼子,找一下鬼子前进指挥部,干他一下。”朱国文道。

    “这乌漆抹黑的,不好找,副师长,要不我先带一个连进攻一下,你观察一下再动。”郭亮道。

    朱国文摇摇头道:“不行,这样再进攻没用,你进攻后,我也不一定能找到敌人指挥部。”

    “那怎么办,我们不能什么都不干啊?”郭亮着急道。

    朱国文看着激烈的战场想了想道:“郭队长你带一个排去干掉迫击炮阵地,干掉后马上撤退,我会在攻击鬼子侧翼,打乱鬼子进攻步伐。”

    “是!”郭亮也不废话,马上一招手带警卫排摸向鬼子阵地。

    “手榴弹准备。”郭亮轻声道,他掏出两颗手榴弹打开后盖。

    “准备,拉,1,2,3,扔~”郭亮道。

    只见十几颗手榴弹突然飞进鬼子毫无准备的炮阵地。

    “轰轰轰~”爆炸声响起。

    “杀!”朱国文一听鬼子炮阵地爆炸马上大喊道。

    “哒哒哒~”

    “突突突~”教导队突然杀出。

    老狗和赵六一直注视着战场,当他们看到敌后一连串大爆炸就明白朱副师长动手。

    两个团长心照不宣地同时命令部队反攻。

    “杀杀杀~”战场上枪声,杀声,爆炸声顿时更加猛烈了。

    青木樱田也一直在观战,突然的战场变化让他一愣,但他也是一名老将了,马上下达命令:“南生君,命令部队停止进攻,就地防御。不要让重庆军的进攻击溃。”

    朱国文的进攻速度快,勇猛,但撕开的口子不大,马上被鬼子阻击住了,不能在前进了,而二个团的进攻看似热闹,不过在鬼子的阻击下也只是前进了一小块,当双方相互射击时,战场的势态又回到了昨天一样的情况。

    唯一可取之处是打了鬼子一个措手不及,进攻的势头一下子被独立师反击了,等于说青木樱田的突然进攻失败了。

    等青木樱田的反应过来,明白这只是重庆军的一支穿插部队,打乱了部队进攻节奏,气得直咬牙。

    他看了看手表,二个多小时进攻,一无所获,还丢失了一些阵地和十几门迫击炮。

    “南生君,天马上要亮了,给师团长发报,要求空军战术指导。”青木樱田道。

    “嗨!”南生参谋长回道马上去安排了。

    青木樱田看了看即将泛白的天际,又对身旁的副官道:“命令部队全线撤出沙河镇。”

    “嗨!”副官回道。

    朱国文刚一回到老狗指挥部,枪声就变得稀稀拉拉。

    “怎么回事?”朱国文奇怪地问道。

    “鬼子正在有计划地撤退,我估计天快亮了,鬼子准备再次用重炮炮击了。”老狗道。

    “哦,那快接师长,告诉他情况,咱们也走。”朱国文道。

    “我跟师长通过电话了,别的部队正在后撤,就等你了。”老狗道。

    “好,我带教导队垫后,你快走。”朱国文道。

    “是!”老狗回道马上带着团部开始转移了。

    陈飞接到老狗电话,说鬼子正在后撤,马上也就明白了,他挂了电话,又接通了刘猛团,告诉他鬼子准备炮击,独立团和一团正在后撤,要他做好接应。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