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245章 烽火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45章 烽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欢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春节刚过,豫南会战爆发了,日军第11军为了打通平汉铁路南段解除国军对信阳日军的威胁,纠集步兵7个师团,骑兵一个旅团,3个战车联队在司令官圆部和一郎的指挥下分左右3个方向,向豫南发起进攻。

    第5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指挥防御作战,由于是防御李长官决定利用避实击虑的战略,留下少数兵力正面节节抗击,主力转向两翼,待日军进攻兵力分散之时,从其两侧及背后围歼。

    战斗在武汉周围地区打响了。

    按道理说,5战区也算兵多将广,不光有桂系大部分也有中央军,如汤思伯的31集团军。

    但到战役一打开李长官的兵力又捉襟见肘了。一份份求援电报飞向军委会,而委员长手上现在也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你5战区急,那长沙中条山方面也都困难,委员长思前想后还是决定派独立师增援,至少独立师出动不会牵扯各方利用,再说独立师装备,人员算是中央军里蝎子拉屎独{毒}一份了。

    陈飞接到命令,气得直咬牙,不是说陈飞不想去前线而是部队刚整合完,大批的新兵刚通过基础训练,虽然都拉出去打过土匪,但和鬼子拼命另当别论了。这几发重炮下来,不是独立师迫击炮能比的,再说了何文娟刚刚怀上也不让他多待几日,这好日子刚过几天,又得过枪林弹雨的日子了。陈飞气归气,但执行任务还是很坚决的,马上下达了开赴前线的命令。

    既然要上前线,军委会也大方了一回,大批武器弹药,杂粮纷纷送到独立师,至少让陈飞心里好过点。

    李宗仁长官一听独立师增援,也就没说话了,独立师能攻善守,比一个杂牌军还好使。

    陈飞看见地图,沉思着,现在宜昌被鬼子占领,陈飞必须找出一条去河南战场的路线。

    下面一大帮各部队主官看着陈飞,等着他的命令,参谋长给出了几条路线,供陈飞参考,没有好的路线鬼子飞机几个炮弹下来,那可能会伤亡可怕了。

    “现在问题是我们离开军营不被特务汉奸盯上?”陈飞道。

    “这么多人任何时候离开都会被人盯上的。”老馒头道。

    “咱们为什么要避开众多耳目,咱大摇大摆地军事演习去好了。”朱副师长道。

    “看看,副师长的脑袋转得就是快。”陈飞笑道。

    “看样子要保密出行的是我了。”老张头道。

    “辎重是个问题,但应该可以解决,毕竟和大部队比起来辎重问题要小很多,这样,老张头你们分批赶上来,这样总比一窝蜂式的好。”陈飞道。

    “嗯,这样好,辎重部队民工多,真正军人少,保密意识差,老张头你可要多上点心。”老馒头道。

    老张头点点头心里已经在计划了。

    “我们独立师增援河南,鬼子早晚会知道,但我希望是在战场上,好了,部队明天开拨,从宜昌上游走,绕过宜昌走官道,争取两个星期赶到河南。”陈飞道。

    “师长,我能不能补充一点。”朱副师长道。

    “讲!”陈飞道。

    “一路上,汉奸特务多如牛毛,各个侦察部队都要睁大眼睛,师长要求行动保密,不管哪支部队暴露行踪,师长和我就拿他开刀。”朱副师长道。

    陈飞一愣,这个军校出来的朱副师长做事还有鼻子有眼的。

    陈飞见众人都不言语,就起身道:“命令,参谋长带侦察营和独立团先行出发,唐旅长带二旅居中,我和副师长带一二团和各直属部队垫后,各位没有意见就这样吧。”

    “是!”众人大声回道。

    众人散去陈飞叫住朱国文道:“副师长晚上什么安排?”

    朱国文一愣道:“没有安排,部队明天要出发我再和几个团长开个会,怎么样能让他人看上去像演习。”

    “哦,那辛苦了,我想回趟家,夫人有身孕,我和她辞一下行。”陈飞道。

    “没问题啊,应该的,应该的,师长放心,我会安排好的。”朱国文道。

    陈飞点点头道:“嗯,那行,我待会儿就回去了。”朱国文立正向陈飞敬礼,陈飞还礼。

    何文娟不是一般女性,见陈飞回家告诉她马上又要上前线了,虽然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难过,但还是尽量表示出让陈飞放心的状态,本来陈飞还想对家人保密,没想到何文斌也回家了。

    陈飞只好趁着家宴告诉大家明天出征,不过希望大家保密,众人一听心里都一阵难过,还是何文娟起身调节气氛,让大家高高兴兴地为陈飞,何文斌敬上壮行酒。

    何文斌当晚十二点就回军营了,先遣部队天不亮就要出发了。

    第二天陈飞也早早动身跟何文娟告别了

    独立师一出重庆就消失了,不过电台倒是畅通,陈飞每天和军委会5战区汇报部队进程。陈飞这次出征还带上了两个出乎意外的人,汤姆和查理,这里陈飞带警卫营刚要出发时,戴笠带人过来的,说是委员长特批的两个观察员,他们只带眼睛耳朵不带嘴。

    这种来自最高的指示让陈飞也无可奈何,只能照办。

    一个星期的高强度行军也让陈飞感到吃不消,每回一到驻地倒头就睡,独立师现在都是胡子拉喳,衣衫不整,虽然独立师经常野外训练,但这种连续快速晚上行军还真是第一次。副师长倒跟陈飞提过能不能降低速度,毕竟不差一天二天的,陈飞摇摇头,他宁可到了再休息,也不想降低速度,因为过了长江地形虽然不复杂,但不安全,这么多人的部队保不齐会被鬼子发现,不移动快,鬼子飞机就来了,陈飞不敢冒险。

    原本以为两个美国洋人跟不上,没想到两人一步不差地紧跟着陈飞,有空时还给战士们拍拍照,这让陈飞等人都感觉这两个洋人不光不简单,而且肯定受过部队的训练,独立师赶到豫南已经是会战紧要关头了,李宗仁一接到陈飞到来,大喜,马上命令独立师守住沙河。

    陈飞一看地图,这他娘沙河是豫南的中心,鬼子进攻撤退的必经之路。

    “妈的,就不能让第二集团军孙连仲他们打防御,他可是打阵地战的好手。”何文斌参谋长咬牙轻声骂道。

    “别说怪话,命令部队进驻沙河。咱们只要一二天的时间,鬼子马上就会到来。”陈飞道。

    沙河是一个大镇,三面环河,一面靠山,进出镇子要过二座百年石桥。陈飞一进入镇子就知道这守的不是镇,而是后面的山。鬼子只要控制这里,就可以以沙河镇为中心,四面八方渗透,就好像一个棋子嵌进了国军的棋盘里。

    既然有地形依托,那仗就好打了,只是原本守沙河的一个师,只在镇内布防,没有在山上挖战壕,而在镇内的掩体也是几个沙袋一堆马马虎虎。

    陈飞和守卫师一交接,马上命令唐兵带二旅和工兵营到山上挖战壕,并吩咐唐兵如果镇里守不住,山上是最后的阻击阵地。

    “朱副师长,怎么样和鬼子打一场巷战。”陈飞道,时间紧迫,陈飞也不废话。

    “行,我去布置。”朱国文道。

    而陈飞带警卫营,侦察营教导队在山脚下布防,这次独立师可是倾巢出动了。

    “师长,我带炮营去那边小山坡。”何参谋长边说边用手指向前方。

    “嗯,地形不错,不过鬼子的炮火过来也快,你要多布置几个阵地,告诉老枪,如果发现鬼子坦克不用汇报,用37战防炮。”陈飞道。

    “是!”何参谋长回道,有何文斌在炮营指挥,陈飞放心不少,老枪这个半路出家的,拼命还行,打真在的炮战还差点。

    留给独立师的时间不多,各部队马上开始了行动。

    “陈将军,你的部队真不错,这么高强度的行军后马上转入防御挖战壕,修整掩体一点也不比我们美国军队差,以前我是太小看国军了。”汤姆道。

    “咱们的士兵都是贫苦人家的孩子,跟他们讲明道理,这点苦算不了什么。”陈飞笑道。

    这时一个5战区参谋跑过来道:“哪位是陈师长?”陈飞从出发时就穿着普通士兵的军装。

    “我是。”陈飞道,5战区参谋一听马上向陈飞敬礼,陈飞还礼。

    “陈师长,鬼子两个师团加一个战车团向沙河逼近,李长官命令,你部一定要死守沙河。”参谋长道。

    “多长时间?”陈飞问道。

    “李长官说,要等汤部,李部两个集团军对日军合围发起攻击,鬼子就会退。”参谋长道。

    陈飞一愣苦笑了一下道:“回复李长官,独立师领命了。”

    参谋长向陈飞敬礼就走了。

    “陈芳向军委会发报,我部到达沙河镇,5战区命令死守,没有时间,望李长官能迅速合围日军。”陈飞对旁边的陈芳道。

    “是!”陈芳回道马上去电讯处了。

    下午陈飞看了一下镇内的防御,三个团呈品字形,各部队都占领高层建筑,架起轻重机枪,看上去角度都不错,鬼子来了肯定会伤亡惨重。

    陈飞镇子里走了一圈,脸色铁青,暗骂道:“他妈的,这算什么防御工事,朱国文没跟鬼子干过,三个团长也白痴一样。”

    “王亮叫朱副师长还有三个团长过来碰一下头。”陈飞对王亮道。

    “是!”王亮回道马上去通知了。

    陈飞见旁边一家酒店就进去了,只见老板伙计都在,好像没事一样正在招待两桌客人,陈飞一愣,这仗马上要开打了,这镇子里还有这么多人,这不是扯蛋吗?

    “长官,吃点什么?”小二过来道。

    陈飞道:“马上要打仗了,你们还开店啊?”

    “长官,这打仗归打仗,咱老百姓,还得活啊。”小二道。

    “哦。”陈飞道,就随便要了一碗茶。不一会,朱副师长带着三个团长过来了。

    陈飞看了看四人也不叫他们坐,“怎么搞的,这么多轻重机枪架在高出,赵六你们不是没跟鬼子打过巷战,这不是找死吗?”陈飞道。

    “这,这,那······”赵六边说边看了看老狗和刘猛,三人都不知怎么回答了。

    “师长,我安排的,这样射击面光广,火力交叉,鬼子靠不近镇子。”朱国文道。

    陈飞看了看他道:“鬼子二个师团,不说飞机,光重炮,就有五六十门,战斗开始,半个小时,这个镇子就完了,还他妈有什么高处可供轻重机枪设阵地的。”

    “这鬼子炮火这么猛?”朱国文道。

    “算了,你没见识过不怪你,赵六你给我守河边一线,能守多久是多久,这河不宽,鬼子泅渡就能过,怎么打你自己看着办,老狗,你守镇子中部,他兵力分散在各个街口小巷,布置兵力逐步抵抗,随时接应赵六,刘猛你守镇后,一字排开,前面守不住下来,你这里一定要坚持住,不然部队会被冲散的。”陈飞道。

    “是,是,是!”三人回道。

    “重新布置时间比较紧,叫兄弟们辛苦点,防炮坑一定要深,走吧。”陈飞道。

    “是!”三人同声回道,向陈飞敬礼就走了。

    “朱副师长给你个任务,把镇子里老百姓都疏散了,如果不走,鬼子炮击时给他们留出一条通往山里的路。”陈飞道。

    朱国文马上道:“是!”他知道自己还不够领导部队作战的能力,他刚准备走,陈飞道:“把教导队带上,你一个人能干这事。”

    朱国文傻笑了一下道:“我大概太紧张,太兴奋了,请师长见谅。”

    陈飞听朱国文态度诚恳点点头,就不说什么了。

    陈飞喝了几口茶,转身就出门了,他直奔山上,这山叫馒头山,顾名思义像馒头一样,工兵营在山顶正全力挖战壕,包括一座指挥部,陈飞站在山顶四周看了看,这山就像从平地中长出来一样,方圆百里尽收眼底,怪不得鬼子要控制这里。

    如果鬼子占领馒头山不说,能不能消灭5战区,至少5战区防线要向后移,而平汉铁路就顺利被鬼子全部占领了。

    “唐兵,告诉工兵营挖深点,鬼子的飞机肯定会重点轰炸,到时候扛不住,我杀了他这个工兵营长。”陈飞道。

    “我知道了,还好,这山上木头多,三个团把侧面的战壕都连了起来,相互支援,毕竟侧面航炮扔不准,重炮来了,可以到左右侧面躲起来。”唐兵道。

    陈飞点点头道:“下面的镇子一被攻破,这馒头山就会四面八方被包围,这水源是个问题。”

    “哦,放心,前面有条小溪,水源没问题。”唐兵道。

    这时,老张头气喘吁吁地上来,“老张头,物资都到了吗?”陈飞大声道。

    “到·······到了,这娘的,山路太难走了。”老张头道。

    陈飞道:“现在麻烦点,到时候不至于饿肚子。”

    “是,是,是!”老张头回道看也不看陈飞自顾自的向上爬去。

    老馒头正带着情报处和通讯处在给各个指挥部接电话线,上至长官,下至士兵都忙碌着,为鬼子的到来做准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