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237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37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陈飞跑了上去喊道:“西瓜,最好抓几个活的,不行,死了也好,不能放跑一个。”

    “是!”西瓜回道。

    几个手榴弹同时飞进米铺,“轰轰轰~”爆炸一停,西瓜大喊:“冲~”

    战斗很快结束了,枪声不一会儿就停了,毕竟这种进攻对独立师各个部队来说都可是轻车熟路了,西瓜跑出来对陈飞道:“师长,干掉十一个,重伤三个,还剩二个轻伤,人手一把花机关,其中一个用三八大盖,不过是骑兵用的,短点,别的就没有了。”

    陈飞点点头,回头对王亮道:“王亮有发现吗?”

    “没有,三个死者人手一把花机关,五个弹匣,别的就没有发现了。”王亮道。

    陈飞想了想道:“走,都带回饭庄。”

    “妈的,这么长时间怎么就不见警察来过。”王亮骂道。

    “王副官,你还指望那帮王八蛋?都他妈是一群卵蛋。”李南北道。

    陈飞一听感觉好像哪儿不对头,但一时也找不到头绪。

    陈飞等人回到饭庄,这时侦察营几个战士已经拉过来一部临时电话。

    陈飞拿起电话拨通师部通讯处。

    “喂,晓梅吗?”陈飞道。

    “是的,师长,那边什么情况?”刘晓梅道。

    “情况很复杂,你马上让陈芳带一部电台过来,注意多派些战士保护,还有叫孙军医也来,三毛受伤了。”陈飞道。

    “啊,这么严重,我明白了。”刘晓梅回道。

    两人同时放下电话。

    “报告!”张宁跑过来道。

    “哎~你怎么来了,不是说去云南那边了吗?”陈飞不解道。

    “哦,刚到,听到你在这里指挥,我马上就过来了。”张宁道。

    “好,来了就别走了,我这里也缺人,王亮把事情跟张宁讲一下。”陈飞道。

    “是!张副官来聊聊。”王亮道。

    两人走到角落聊了起来。

    陈飞站在窗户边,有点不明白,这么紧张时期还敢派这么多人暗杀,这他娘为了什么。包厢内传来一阵阵惨叫声,刚才活捉的几个黑衣人闭口不说。

    陈飞越想越感觉这事好像自己根本控制不了,一句话,凭自己一个力量应付不了这件事了。

    他等王亮和张宁聊完就道:“王亮通知在恒城的老馒头,让他们尽快回来,这里事比较严重。”

    张宁插嘴道:“师长,我去联系吧,这里也没有电台。我去蓝组长那里”

    陈飞心想,也是,陈芳还没有来,他想了想道:“不用,我通知陈芳带电台过来,等她一到联系吧。”

    “师长,你别急,现在出了两起枪击案,不用问,都是冲着咱师来的,咱们只要耐心等待,对方肯定会露出马脚的。”张宁道。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真他妈心烦,不过从刚才袭击三毛这伙来看,这帮人不简单啊。”陈飞道。

    张宁和王亮一时不知怎么回答,只能相互看了看。

    “袭击到现在快一个小时了,也不见一个人来询问一下,如果这事没鬼,打死我都不信,叫西瓜保持警戒。”陈飞咬牙又道。

    “是,我马上去通知。”王亮说完就匆匆下楼了。

    陈飞看了看张宁道:“三毛也不知道什么情况,警卫营你先带着。”

    “是,师长,你也别着急,我想了个办法不知行不行。”张宁道。

    “哦,我说说。”陈飞道。

    “刚才这些人被我们一网打尽,交代是迟早的事,只是有没有价值就不好说了,不过这帮人袭击三毛营长上层估计都不会放在心上,如果我把事情说成这帮人袭击你呢?而你也受伤了呢?”张宁看着陈飞道。

    陈飞一听,对啊,这事不就又大了吗?至少各个方面都会重视起来。

    陈飞想了想,拨通了,戴笠办公室电话,“喂,找戴笠。”陈飞大喊道。

    “啊,你是······”对方道。

    “独立师陈飞。”陈飞道。

    “啊,好,好,我马上通知。”对方道。

    不一会儿,戴笠过来接电话:“喂,陈老弟什么情况?”

    “妈的,刚才一个小时前,我在大洋米铺门口遭到伏击,牺牲了两位兄弟,我的警卫营长三毛也重伤送医院了,你看怎么办?”陈飞气呼呼地道。

    “啊,怎么会这样,你没事吧。”戴笠吃惊地道。

    “没事,受了点小伤。”陈飞道。

    “什么,你也受伤了,我是听到刚才枪声等我的人赶过去,只看见一地的血,我想你大概知道情况,会告诉我的,我也就不问了。”戴笠道。

    “现在什么也不说了,怎么办?”陈飞道。

    “我马上上报军委会,这他妈是要造反啊,等我十分钟,我打来。”戴笠说完马上挂了电话。

    陈飞挂上电话道:“张宁去弄些绑带,我好像也受伤了。”

    “好,我去准备。”张宁回道飞快下楼了。

    营长被枪杀,跟中央军少将师长陈飞被枪击,这个意义不同了,这个消息很快在各个部门传开了。

    戴笠本来10分钟要跟陈飞联系,没想到委员长马上要召见了。

    “娘希匹,戴笠,你说谁要杀我的爱将?”委员长火冒三丈地道。

    “委座,这事,有点复杂,我把独立师到重庆的详细情况跟你汇报一下。”戴笠道。

    “好,好,你说。”委员长道。

    戴笠把陈飞到重庆后的情况详细跟委员长汇报了一遍。

    “那你的意思是三青团有人要杀陈飞?”委员长道。

    “按目前情况看,要不就是鬼子汉奸,要不就是三青团搞暗杀了。”戴笠小心地道。

    “哦······那陈飞对政治部有抵触倒也可以理解,可为什么要杀他呢?”委员长道。经过戴笠长时间的口述,委员长火气倒小了不少。

    “这个,这个······我估计三青团里有人对陈飞不满了。”戴笠道,其实他想说估计三青团可能搞错,他们应该是要杀警卫营长,但是这个时候他必须向着陈飞。

    委员长起身走了几步,想了想道:“这件事,能不能跟陈飞商量一下,看是不是和三青团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谈谈?”

    “委座,谈可以,陈飞也只是小伤,但三青团可能不会答应,毕竟这事只是推测,而是这事众人都看着,是委座对陈飞好,还是对三青团好。”戴笠道。

    “哦,也是,这帮三青团也不知怎么想的,竟敢去刺杀陈飞,我身为团长都不知道,戴笠,你的意思······”委员长看着戴笠道。

    “委座,我想,这事最好先查,只要查完了,是谁干的,就拿他开刀,不然陈飞怨气也不小,万一他去搞三青团,那不是让委座难堪吗?”戴笠道。

    “哦,你的话我明白了,查到谁就说是他干的,跟三青团无关,只要抓到这个主谋,这事才能平息。”委员长道。

    “目前看来,也只能这样了。”戴笠道。

    委员长想了想道:“好,就这样办,你尽快把事情查实。”

    “好的,如果涉及一些敏感人物,我会及时通报的。”戴笠道。

    “行,去吧。”委员长道。

    戴笠低头转身就出门了,他心想,妈的,主要人物,我不杀,下面小罗罗我不杀你个精光,让你们这些所谓的精英想哭都找不到门。

    陈飞接到戴笠的电话已经快11点了,两人一沟通,都一致认为既然有委座的命令了,那就不用暗中查了,现在怀疑刘峙,那就去会会刘峙,看看这个长腿将军怎么说,能打草惊蛇最好,如果不能,到时候暗地对刘峙家人下手,虽然有点卑鄙,但确实是好办法。

    他刘峙就是一个卫戍司令,想跟特务头子和当地驻军来阴的,那就要看谁更阴了。

    只是现在没有找到去见刘峙的由头,总不能说见就见了,几个俘虏也只是不停惨叫,问什么都不说,倒是硬骨头,陈飞想朱三在就好了,如果他在,再硬的骨头,也招了。

    现在是又怕打死他们,又怕打得不够重。

    “师长,要不等等朱副处长,他们明天也就来了。”张宁道。

    “陈芳,再问一下他们那边什么情况了,如果可以的话,先停一下行动,都回来,现在重庆的事才是大事。”陈飞道。

    “是!”陈芳回道。

    这时,孙军医过来道:“我去看过三毛了,手术很成功,只是流血太多,需要静养。”

    “嘘!”陈飞长出了一口气。

    “那就好,要不把三毛送回师部静养怎么样?”陈飞不放心地道。

    孙军医摇摇头道:“过几天吧,现在移动太危险了。”

    “哦,三毛在外边,我是实在不放心,张宁多派些兄弟过去,叫张永生寸步不离。”陈飞道。

    “我明白,马上再派一个连过去,妈的,如果一个连都挡不住,那重庆真是太乱了。”张宁道。

    陈飞点点头。

    不一会儿陈芳过来报告:“师长,恒城回电,老馒头长官,朱副处长,明天就回来,朱副师长和赵团长会将行动进行到底的。”

    “好,我知道了,张宁来~”陈飞回道。

    陈飞看了看张宁,两人走到角落。

    “戴笠把矛头对向卫戍司令刘峙,原因是去年发生过类似的事件,还有刘峙,是三青团的负责人之一。我和戴笠商量,准备对刘峙下手,你叫利剑小组找出刘峙的住处,还有他家人的行踪规律,如果真到了不能解决的地步没办法只能对他家人下手。”陈飞咬牙道。

    张宁一愣,马上道:“是,师长,放心,我马上通知蓝萍。”

    “好,预防万一。”陈飞道。

    张宁也习惯性点点头。

    陈飞看了看手表又道:“蓝萍,这是怎么了,找个指挥部这么困难吗?”

    张宁马上道:“师长,估计是有点难,咱们人多,指挥部一成立,吃喝拉撒都是问题,蓝组长······”

    陈飞一抬手道:“你不用给她说情,事发从昨晚开始到现在都12个小时,这样办事效率太低了。”

    张宁想准备再解释几句,但是见陈飞一脸吓人的模样,马上道:“师长,我马上去问。”说完就跑去包厢里的陈芳处。

    陈飞掏出烟,想了想,听戴笠意思,校长还是向着他的,这让他放心不少,想想也是如果校长也是这种下三滥的暗杀手段,这抗日真是遥遥无期了。

    不过让陈飞没想到的是,第一个电话来慰问他的竟然是孔二小姐。陈飞接到电话也是一愣。

    “喂,陈飞吗?哪个王八盖子的,打伤了你,我派人去查了,查出是谁,看我不活活剥了他。”孔二小姐嚣张道。

    “呵呵,那就谢谢了,我他妈的也真是背到家,也不知哪个高层看我不顺眼,想除掉我。”陈飞笑道。

    “放心,我刚听二姨说了,这个仇,我铁定给你报,不然,谁还做我的朋友。”孔二小姐大声道。

    “行,做你朋友也不容易,不过你也别轻举妄动,咱晚上和戴笠一起商量商量,没有计划,到时候,反而让对方反击。”陈飞道。

    “好,你说几点,我准时到。”孔二小姐道。

    “六点吧,咱们边吃边说。”陈飞道。

    “行,听说你现在在桂花园?”孔二小姐道。

    “是的,晚上见面再说。”陈飞说完挂了电话。

    陈飞刚挂了电话,电话铃又响了,拿起电话道:“喂,哪位?”

    “陈飞吗?我是大伯。”何部长道。

    “啊,大伯啊,您······”陈飞大声道,他的反应有点惊讶,不过这是他装的,其实他心想,妈的,委座向着我,电话都来问候,如果委座不让查,谁他妈还来电话。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