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236章 遇袭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36章 遇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陈飞想如果真是刘峙,那这事情大了不说,有可能自己卷入了什么派系之争或者政治上的阴谋,只是陈飞一时又想不起个缘由,最有可能就是三青团作乱,但是这事于何文娟出面了,还会有什么麻烦又或者何文娟也不知道内幕。

    陈飞对远处王亮一招手,王亮马上跑过来,“师长!”王亮道。

    “联系一下家里再派一团,三团过来。”陈飞道。

    “是!”王亮道。

    陈飞又点了一支烟,心想,现在这个时候文娟也应该知道了,但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不来找他。

    “师长!”三毛跑过来道。

    “怎么,有线索了?”陈飞道。

    “有点,有人看见两名刺客跑路的方向,西瓜带人去了。”三毛道。

    “嗯,就只有这些吗?”陈飞道。

    “只有这些,看来,行凶者,计划周密,行动迅速,是老手了。”三毛道。

    “水有点深啊,先不管了,咱们按部就班的查,先把声势造大再说。”陈飞道。

    “是,那三营长的尸体怎么办?”三毛道。

    “连夜送回咱们师部,让孙军医也看看,万一有发现也说不明,别人我不信。”陈飞打。

    三毛点点头,马上去安排了。

    这时陈飞看到王亮带着蓝萍过来,马上向她点点头。

    “长官~”蓝萍见到陈飞马上跑过来道。

    “你不适合来这边,这里人多嘴杂,你先回去,王亮把事情跟蓝组长说一下,蓝萍你们也行动起来,不要放过任何线索。”陈飞边说边就走开了。

    蓝萍点点头,王亮拉起蓝萍就走开。

    “瓜娃子,走开,老子跟你们师长是好朋友,我要见你们师长,走开,走开。”一名看上去像黑道一样的人大喊道

    “不行,站住,不然开枪了!”一名独立师战士大喊道

    一阵吵杂声传来,陈飞一愣,哪来的愣头青。

    “永生,把人带过来。”陈飞对张永生道。

    “是!”张永生跑了过去。

    不一会儿,张永生带着一位袍哥模样的人过来,陈飞一见马上上前道:“我说是谁呢,原来是路伯父来了。”

    “哈哈,陈师长,我在前面吃饭,没想到,赶上这么热闹的事。”路伯父笑道。

    原来,他是六团路子恒团长的父亲。

    “这么多兵娃子,出什么事了?”路伯父道。

    陈飞把三营长遇害的事跟路伯父简单地说了一下。

    “哦,这么大的事,陈师长要不要我出份力?”路伯父道。

    “那是求之不得,有你们这些道上的兄弟帮忙,可能线索会更多了。”陈飞道。

    “要得,我马上去通知。”路伯父回道,他道是爽快人,说干就干,绝不拖泥带水。

    一时间重庆城风云涌动。

    “师长,要不你去休息一下,天快亮了。”王亮道。

    陈飞摇摇头,他奇怪为什么文娟没有来找他或者联系他,他心里有一种不安的情绪。

    这时,三毛带着几位军统高层跑过来。

    “师长,军统的人要见你。”三毛道。

    “陈将军。”毛人凤跑过来道。

    “你是······”陈飞道。

    “陈将军,我是局本部秘书毛人凤,接到我们老板电话,说是军委会要我们马上停止大规模搜捕,原因是天亮了,这么多士兵挨家挨户地查,影响不好,老板的意思,既然明的不行,那就来暗的。”毛人凤道。

    陈飞看了看这个看上去很憨厚的中年人,想了想道:“嗯,我知道了,告诉戴老板,我们大部队撤回后,侦察不能停,不能掉以轻心。”

    “明白,明白,陈将军放心,我们老板也是这个意思。”毛人凤马上道。

    陈飞对旁边的王亮道:“留下侦察营,警卫营其他三个团都撤吧。”

    “是!”王亮回道马上去通知了。

    “陈将军,那我也回去了。”毛人凤道。

    陈飞点点头,毛人凤等人马上向陈飞敬礼就走了。

    “三毛,跟蓝萍联系,给我们在市区找个落脚点,我准备在那里指挥。”陈飞道。

    “明白!”三毛回道,马上去通知了。

    虽然刘猛很不甘心,但陈飞的命令只能执行,三个团在天刚亮时就回撤了。

    “王亮,走吧,兄弟们先撤进饭庄里。”陈飞道。

    “是!”王亮回道,不一会儿,二个营都撤进了饭庄里。

    “西瓜,做个简易的沙盘。”陈飞道。

    “是,柯镇林来,来,一起,师长多大范围。”西瓜道。

    “二三公里吧。”陈飞道,他边说边走上二楼推开窗户,看着楼下开始慢慢热闹起来的街道。

    “师长,我叫老板做了些早点,这一夜大伙也累。”王亮道。

    陈飞看了一眼王亮道:“这老板应该没什么问题,兄弟们的吃的喝的得给钱,非常时期不要让别有用心的人抓住点什么。”

    “别有用心的人谁啊?”王亮不解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总会露面的。”陈飞道。

    突然远处传来激烈的枪声。

    陈飞和王亮同时一愣。

    “走!”陈飞大喊一声,马上跑下楼去。

    “西瓜,别弄了,快走。”陈飞见西瓜还在发呆,就马上大喊道。

    陈飞带领两个营,飞快地向枪响的地方跑去。

    三毛是从蓝萍地方回来的,陈飞要他叫蓝萍找个指挥所,本来他想派人过去,但他见兄弟们都累,而且找心心咖啡店不认识路,一时间也不好找,所以就自己去了。和关露讲好后,就回来了。

    三毛带着两个兄弟慢跑着赶向饭庄,“砰勾~”一颗三八马步枪子弹击中三毛右胸。

    三毛一下子趴到在地,两个兄弟反应也快,持起汤姆逊冲锋枪向子弹来的方向猛射,一个打三连发,一个猛地搂火,配合得非常得当。

    一个兄弟打完一个弹匣,大喊:“换弹匣!”另一个兄弟猛的上前掩护。

    换上弹匣的兄弟大喊:“我把营长拉到石墩后面。“

    对面射过来的子弹也密集起来,一听就是花机关的声音,多亏是清晨,街上行人不多,不过还是伤了两个挑着蔬菜的农夫。

    袭击者从一家米铺一下子窜出了十几个持枪黑衣人。

    “手榴弹!”掩护的战士大喊一声,他一手射击,一手去掏手榴弹,“哒哒哒~”四五颗子弹击中了他,这个警卫营战士也硬气,中枪后,打光子弹扔了冲锋枪,咬牙打开手榴弹后盖,拉开导火线,拼劲最后一口气把手榴弹扔了出去,“轰~”手榴弹爆炸了,十几个黑衣人一下子趴了下来。

    “哒哒哒~”把三毛拉进石墩后面的战士一边射击,一边大喊道:“营长,营长。”

    三毛低头看了看右胸口骂道:“我日他个先人板板,小王呢”

    “死了,在前面。”战士道。

    “操!”三毛咬牙道。

    “我们怎么办?”战士道。

    “不用怕,我们守着这个石墩,师长他们一听到枪声,马上会过来了,咳咳~”三毛边说边咳嗽着。

    “是!”战士回道。

    三毛艰难地掏出手枪,拉开枪栓,爆炸一过,十几个黑衣人低头持枪向石墩围了上来。

    “哒哒哒~”汤姆逊冲锋枪不计弹药地阻击黑衣人前进。

    “砰!”一颗步枪弹击中这个战士的脖子,顿时,一股鲜血喷散出来,战士马上用双手按住脖子同时倒地马上不停地抽搐起来。

    三毛一见,马上把这名战士拉过去,他知道这个兄弟完了,他把战士拉进来是去掏这个战士腰间的手榴弹。

    三毛费力地拿过四颗手榴弹,打开盖子,看也不看前面的黑衣人就扔出了三个。

    “轰轰轰~”一连串的爆炸倒把偷袭者带滞了一下。

    也就三毛命大,路子恒的父亲这会正在不远处的茶馆,听取各路兄弟的汇报,一听枪声,马上又兄弟来报,说是十几个黑衣人持冲锋枪正在大洋米铺门口偷袭独立师的人。

    路父一听这还了得,马上掏出手枪带着几十个兄弟们赶过去了,当三毛的三颗手榴弹爆炸时,路父也刚好赶到,他一见马上向黑衣人边开枪边大喊道:“瓜娃子们,给我杀!”

    袍哥,本来带枪的就少,不过由于这次要帮陈飞,所以路父特意交代多带几把枪,预防万一,没想到还真用上了。

    双方一接火,偷袭者一伙马上就出现了退意,因为这些袍哥一加入,他们倒不怕,就怕时间一长什么警察,军统统统到了,那就麻烦了。

    领头的一看情况不对马上一吹口哨,准备撤退了。可是他错,如果打一下再撤,或许能让这帮袍哥知难而退,可是刚照面就撤,这可给路父抓住机会,大喊道:“龟儿子要跑,兄弟们给我冲!”

    偷袭者本来撤退倒还有秩序,可是这帮袍哥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越来越多,一下子把偷袭者给围住了,偷袭者只能退回米铺。

    三毛爬出石墩,在前面的牺牲的小王身上又找到二颗手榴弹,再加上自己手上的一颗,只有三颗手榴弹了,他把手枪插在腰间皮带上,拿过汤姆逊冲锋枪,换好子弹,坐在地上。

    这时路父跑过来,一愣,这不是陈师长的警卫营长嘛,马上过去道:“陈师长呢?”

    “师长不在,这帮人就是要我的命,可是阎王不收,哈哈哈,咳咳~”三毛笑道。

    “你中枪了,先休息一下,我来打,陈师长听到枪声马上会过来的。”路父道。

    “别进攻,把米铺围起来,等师长来再说,给~~~这里有三颗手榴弹防止这些人冲出来。”三毛道。

    “好,好,你别动,别动,秃子过来,长官这里有手榴弹,这帮龟孙子要冲出来就扔手榴弹。”路父大喊道。

    “好啊,爷,你就瞧好吧。”一个精壮的秃子过来道。说完就拿走了三颗手榴弹,路父看着三毛道:“怎么样?还能动吗?”

    “死不了,就是流点血,我跟师长出生入死,这点伤算个屁,哈哈~”三毛笑道。

    路父一愣,翘起大拇指道:“好样的。”

    路父说完马上对旁边几个袍哥道:“去做个担架,准备把长官送医院。”

    “好的,好的。”两位袍哥回道马上去准备了。

    “陈师长怎么还没过来,这一带应该有很多你们独立师的兄弟怎么这么大动静还不出现啊”?路父担心地道。

    “我们师,大部队都撤了,只留下两个营,估计快到了。”三毛咬咬牙道,他感觉想睡觉。

    “啊,这样啊,三毛老弟你可别睡啊,睡着了,就麻烦了。”路父见三毛的眼睛一直想闭上,马上道。

    “嗯,嗯!”三毛回道,路父急得两手不停来回搓。

    陈飞带人赶到时,就见三毛昏倒在地,两位袍哥正在把三毛抬上担架。

    “操!该死,永生,带两个警卫班保护好三毛,去前面近点协和医院,快!”陈飞道。

    “是!”张永生回道马上带着两个班抬着三毛走了。

    “路伯父怎么回事?”陈飞见到路父道、

    “龟儿子的,有人偷袭三毛老弟,这帮人被我堵在米铺里了。”路父道。

    “西瓜进攻!”陈飞大喊道。

    “是!”西瓜回道,一招手,侦察营开始从各个方面进攻了。

    陈飞回头对路父道:“路伯父客气的话,我就不说了,接下来的事,还得麻烦你,有什么事,咱们随时联系,现在你们先撤吧。”

    “要得,要得,瓜娃们走咧!”路父大喊道。顿时袍哥兄弟撤得干干净净,受伤的七八个兄弟也被人抬走了。

    陈飞看着地上剩余的尸体道:“王亮去看看,这些黑衣人什么来头,李南阳派几个兄弟把我这两个牺牲的兄弟抬回师部。“

    “是,是!”王亮和李南阳同时道。

    “砰砰砰!”

    “哒哒哒!”

    进攻米铺的战斗打响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