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231章 烦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31章 烦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王亮,去叫老馒头来一趟。”陈飞道。

    “是!”王亮回道,马上去打电话了。

    被何文娟一说,心情是有点不好,但也没到想哭的程度。

    “张永生把茶几搬到院子外面,今天天不错,咱在外面摆个龙门阵。”陈飞道。

    “好嘞!”张永生回道。

    “师长,老馒头说上午会过来,不过现在他有点事走不开。”王亮道。

    “嗯,上午能到就行,也不急这一时。”陈飞道。

    陈飞刚摆上茶具,何大哥就过来了。

    “陈飞,今天很空嘛,都摆上了。”何大哥笑道。

    “啊呀,大哥难得清闲,来~喝一碗。”陈飞也笑道。

    “行,来一碗,呵呵~”何大哥笑道。

    “大哥今天不去公司?”陈飞问道。

    “待会儿就去,对了,陈飞,你们需要点什么,我好有针对性的给你采购。”何大哥道。

    “哦,这样,大哥,帮我采购一些棉衣,棉鞋吧,如果天气冷的话,我怕来不及。”陈飞道。

    “好,好,这好办,我顺便再给你们弄点西药。”大哥道。

    “那就太感谢了,主要是西药太贵,我也不好意思开口。”陈飞笑道。

    “嗯,西药是贵,不过只要能有货,就没问题,钱可以赚嘛。”何大哥道。

    陈飞点点头,两人刚喝过两杯,何管家走了过来道:“姑爷,外面有个长官说姓朱,要见你。”

    “哦,说曹操,曹操就到,请他进来吧。”陈飞苦笑道。

    何大哥一听陈飞有客人马上起身道:“那我先走一步。”

    陈飞也连忙起身道:“好的,大哥。”

    何大哥刚走,就进来一个中年人,高高瘦瘦,一脸精干相。

    “报告!独立师副师长朱国文向师长报到!”朱国文大声道,说完马上敬礼。

    陈飞看了看朱国文,回礼。

    “师长,我任命书。”朱国文边说边递上一张军委会的任命书。

    “陈飞接过来看了看,点点头放下道:“坐吧,王亮倒茶,这是我的副官王亮。”

    “副师长,请!”王亮边说边给朱国文倒茶。

    “谢谢王副官。”朱国文道,边说边接过茶,轻轻放在茶几上。

    “朱副师长上过战场吗?”陈飞道。

    “上过,不过没有和鬼子交过战。”朱国文道。

    “哦,理论上,我是不担心,毕竟你是百里将军的高足,只是我手下几个主官都和鬼子生死拼杀过,对鬼子作战都有自己的一套打法,所以你······”陈飞停顿了一下,看着朱国文。

    “请师长放心,我一定认真虚心向几位主官学习,争取早日做个合格的副师长。”朱国文一脸严肃地道。

    “呵呵,严重了,如果你来做副团长,那现在你的话我很满意,可是你是副师长,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你想融入独立师,必须和兄弟们同生共死过,不然,很难真正成为独立师的一员,明白吗?”陈飞道。

    朱国文一愣,马上起身立正大喊道:“请师长放心,这个道理我懂。”

    陈飞点点头,他心想,话已经挑明了,接下来怎么做,就看你的了。

    不过由于陈飞对百里先生的崇拜,两人聊起来倒很有话题,什么“国防论”,什么百里先生早年常读的”善无忠愤集”,后来又聊到百里先生讲日本必败,中国必胜,两人有了共同的话题,倒是聊得很投机。两人同时有个观点,如果让百里先生来指挥一场淞沪会战,那会是什么结果,两人都不能给出答案。

    “先生一生未指挥过一场战斗,真是平生一大憾事。”陈飞道。

    这一句话,可能就两人对百里先生的生平作了总结。

    “先生是军事学家,不是军事家,这是公认的,作为学生,肯定相信老师是有指挥一场大战的能力的。”朱国文道。

    陈飞点点头,表示肯定。

    两人交谈还是很愉快的,陈飞又把独立师一些基本情况和朱国文讲了一下。

    “现在部队正在修整,部队有不少新兵,接下来的军政部拨发的兵源也是新兵居多,训练新兵是当务之急,这一块一直是唐兵旅长在负责,你来了,训练新兵可要抓紧,多和唐旅长商量,明白吗?”陈飞道。

    “是,明白。”朱国文回道。

    陈飞又道:“咱们师不少人都是88师出来的,打法思想都比较灵活,进攻防守都有自己一套,你要多观察。”

    朱国文一直点头称是。

    “师长,听说咱们有八门150毫米德制重炮,这可是杀敌的利器啊。”朱国文道。

    “别提了,本来是有16门,战损了八门,现在在长江边上的一个叫巴土村驻防,不过估计这几天陈诚长官想要这八门重炮了。”陈飞道。

    “啊,那怎么办?能不能想办法留下,这可是······”朱国文道。

    陈飞摇了摇手道:“算了,重炮确实还是在长江边上好,在我们手上反而发挥不出威力,你是不知道这重炮转移实在是太麻烦,在重庆很多地方都不能通行。”

    “也是啊,重庆是山城,道路狭小,机械化是很难展开的。”朱国文惋惜地道。

    “不过最主要的是快没弹炮了,这种弹炮德国在前年最后一次提供后就再也没有了,现在大概只有几百枚了。”陈飞道。

    “哦,那师长,咱们的炮营现在还有些什么?”朱国文道。

    “就只有各种型号的迫击炮了。”陈飞道。

    朱国文点点头,毕竟迫击炮重庆就可以生产的。

    “我是多想有像鬼子九二步兵炮一样的炮,可以曲射,也可以平射,重量轻便,能适应任何地形作战。”陈飞道。

    两人正聊得起劲,王亮过来道:“老馒头长官来电,戴笠找了他了解投毒案,并提交一份剿匪的清单。”

    “知道了。”陈飞回道,他心想,老馒头装糊涂,可不是一般厉害,戴笠可别想讨到什么便宜。

    “师长,有什么问题吗?”朱国文道。

    “戴笠盯上我们师了,要在我们师建什么政治部,对于这种事咱们情报处老馒头长官会处理的。”陈飞道。

    “是!”朱国文回道,他想也应该是这样这种事让情报部门去对付,军人搞什么偷鸡摸狗的小动作。

    “嗯,咱们不闹事,但不怕事,只要是打鬼子,我陈飞什么都干,戴笠他是校长的暗剑,我还是校长的利剑。”陈飞道。

    “是!”朱国文起身大声回道。

    陈飞看着朱国文一脸严肃,心想,这人倒是纯粹的军人,不错。

    “王亮,叫管家中午多准备几个菜,待会儿老馒头也来,我在家算是给副师长接风了。”陈飞道。

    “是!”王亮回道。

    陈飞又问了一些副师长的家庭情况,虽然陈飞年纪比副师长小很多,但陈飞带兵,知道关心属下,有些话都出口成章了,让朱国文倒是很感动。

    中午11点多,老馒头才匆匆赶到。

    “王亮叫管家上菜,老馒头,来,边吃边聊,这位是新来的我师的朱国文副师长,上校衔。”陈飞道。

    “啊~副师长啊,敬礼~!”老馒头马上道,还边说边敬礼。

    朱国文还礼道:“我也叫老馒头长官吧。”

    “老馒头,老馒头跟陈飞一样好了。”老馒头道,虽然老馒头嘴里这么说,但他敢直呼陈飞名字,让朱国文有种感觉他才是副师长。

    王亮搬了茶具,管家带一个佣人马上开始摆放碗筷并马上上菜了。

    本来陈飞想跟老馒头商量一下,怎么对付政治主任,现在新副师长刚上任也不方便说,只能天南海北地乱聊一通。陈飞酒量一般,而朱国文酒量异常的大,老馒头那个高兴,总算找到酒友了。

    三人正吃喝的高兴,王亮匆匆又过来道:“师长,重炮团黄团长刚才收到十八军来电,要他们转移阵地,黄团长问怎么办?”

    “前线战事这么紧吗?”陈飞道。

    “没听说有什么战事。”王亮道。

    陈飞想了想道:“没有接到调令,十八军就来指挥了,是不是心太急了?”

    “不会吧,陈诚将军不是这样的人,肯定有什么原因吧。”老馒头放下酒杯道。

    “会不会他想让师长联系他,毕竟陈将军级别高很多,不好意思开口。”朱国文道。

    陈飞摇摇头道:“不会吧,只要校长点点头,想要重炮团,一个电话就够了。”

    “鬼子来了,大家倒众志成城,刚一消停,想法都挺多的。”老馒头道。

    “王亮通知黄团长,不予理会在巴土村驻防是和军委会商量的结果,要转移叫军委会给我下命令。”陈飞道。

    “是!”王亮回道马上去通知了。

    陈飞昨天就知道重炮团保不住了,不然现在哪还有什么心情吃饭。

    下午一点多,三人吃喝完,管家带人收了餐具,王亮过来又重新上菜。

    朱国文喝了一口道:“师长,我什么时候上任?”

    “明天吧,我不在,叫老馒头带你和各上官见见面,了解一下师里情况。”陈飞道。

    “是!”朱国文回道,起身又道,“那师长我先回去了。”朱国文也看出来陈飞有事和老馒头商量。

    “好,王亮送送朱副师长。”陈飞道。

    朱国文一离开,老馒头道:“这人不错,只是不知业务水平怎么样?”

    “应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