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230章 懊恼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30章 懊恼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来了!二个人”王亮道。

    “这么暗的天,还能跑这么快,伸手不错。”张永生道。

    “抓人。”陈飞道。

    陈飞话音刚落,张永生抓起一把桌子上的瓜子,撒向飞奔而来的两个持枪人。

    两人都一愣,停步用手一档,这时李氏兄弟同时一晃冲向二人,陈飞借着油灯的微弱红光也没看清楚什么情况只听“啊,啊~”两声,两名持枪人被李氏兄弟打倒在地。

    李氏兄弟把两人拉到小桌前。

    “搜一搜。”王亮道。

    李氏兄弟边打边搜,这时,后面传来了追铺者的声音。

    “什么人?我们是中统的。”来人大喊道。

    “我们是独立师的。”王亮回道。

    “独立师?”来人边说边也围了上来。

    “啊,陈师长。”来人吃惊地马上敬礼,顿时中统十几个黑衣人向陈飞敬礼。

    “你认识我?”陈飞问道。

    “陈师长,我是过云飞,咱们在酆都见过。”过云飞道。

    “哦,我记起来了,这两人是什么人。”陈飞道。

    “上海76号李士群手下的,来偷窃我防空司令部机密文件的。”过云飞道。

    “是吗?不错,你们比军统厉害。”陈飞笑道。

    “陈师长,这次多谢了,如果让这两人跑了,我真是跳进黄河也说不清了。”过云飞道。

    陈飞摇摇手道:“应该的,李南阳有发现吗?”

    “四把盒子枪,七块大洋,别的就没有了。”李南阳道。

    “过云飞,你们带走吧。”陈飞道。

    “好的,谢谢,陈师长。”过云飞说完一招手,十几个人马上接管了。

    “长官,还有什么吩咐?如果没有,我们就撤了。”过云飞又道。

    “没有了。”陈飞道。

    “是!”过云飞向陈飞敬礼,中统一帮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师长,中统这帮人也不错,一点不比军统差,一点也不拖泥带水。”王亮道。

    “咱们军统接触多,以为军统比较强,其实中统人才也不少。”陈飞道。

    “这个过云飞一看就是个狠角色。”张永生道。

    “妈的,瓜子都让你扔了,叫老板再上一盘。”陈飞笑道。

    “啊,好,好~~~”张永生回道连忙去叫老板加瓜子了。

    这时有四个穿着西服的年轻人走了过来,他们大声说话,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

    陈飞一听,微微笑对四人喊道:“柯翰林过来。”

    柯翰林带着几个朋友去蜀江楼吃饭,正说着兴头,一听有人喊他,他侧头一看,只见陈飞正坐在大树下嗑瓜子。

    他二话不说,马上跑了过去。

    “陈将军,你在重庆啊。”柯翰林低头哈腰的道。看着他的三个朋友一愣一愣的,柯公子什么时候对一个小师长卑躬屈膝过。

    “柯公子去哪里啊?”陈飞笑道。

    “哦,陈将军,我带几个朋友去吃饭。”柯公子道。

    “嗯,对了,前段时间,谢谢你帮我们师搞了这么多物资。”陈飞道。

    “应该的,应该的,其实我也赚了不少。”柯翰林道。

    “嗯,那就今后合作愉快,哈哈~”陈飞笑道。

    “陈将军还没吃饭吧,要不一起吧。”柯翰林也机灵马上道。

    “不了,我们就喝一杯茶,吃饭就算了,今后有机会的。”陈飞道。

    “那怎么行,这样,我叫几个菜过来,您在这里慢慢用,也省得麻烦。”柯翰林道。

    陈飞一听也行,就道:“行,简单点。“

    “好,好,小郭,快去蜀江楼,安排菜过来。”柯翰林回道,马上又对旁边朋友道。

    “好的,好的,我马上去。”小郭也聪明马上跑向蜀江楼了。

    “将军,什么时候来重庆的,有什么事我可以帮忙的。”柯翰林道,他对陈飞真是打心里怕的要命,不过聪明人知道怕是没用的,跟陈飞搞好关系那才是正事。

    “我们师现在在合心村驻防,在这重庆地面还真少不得麻烦柯公子。有需要的话,老馒头会跟你联系的。”陈飞客气地道。

    “是吗?那敢情好,哪天我去拜访一下。”柯翰林道。

    两人正聊着,黑暗处又过来几个人。

    “老弟啊,你可真难找,呦呵~柯公子也在啊。”戴笠过来道。

    “你他妈阴魂不散,我喝个茶,你都能找到。”陈飞笑骂道。

    “找你有事。”戴笠道。

    “早上不是刚见过吗?又有事?”陈飞道。

    “将军,你们聊,我就不打扰了,我······”柯翰林马上道。

    “行!”陈飞道。

    “戴局长,先走一步。”柯翰林对戴笠笑道。

    “好,好,柯公子慢走。”戴笠回道。

    两人目送柯翰林离开。

    “坐吧。”陈飞道。

    戴笠大马金刀般坐下。

    “老弟啊,在宜昌的鬼子下午突然爆发瘟疫了,这事你知道吗?”戴笠直接了当道。

    “是吗?好事啊,我不清楚。”陈飞道。

    “事倒是好事,不过能干得这么漂亮,不是一般人能下的了手的,而且这病菌从何而来?”戴笠道。

    “那你的意思?”陈飞看着戴笠道。

    “老弟啊,有个医生,他前天还在酆都帮老弟你救助,二天前,我的特工人员在宜昌码头看见他了。”戴笠道。

    “这么巧,那你是说,这件事是我派人干的?”陈飞反问道。

    戴笠不说话,低头嗑瓜子。

    “长官,菜来了,菜来了。”小郭带着两个蜀江楼伙计过来道。

    王亮马上安排他们把菜放下。

    “吃点菜吧,抓特务倒没见你们军统这么积极,人家中统刚刚还抓两个26号的。”陈飞边说边递给戴笠一双筷子。

    戴笠也不客气,,夹了一块回锅肉边吃边道:“嗯,这肉炒的不错,是蜀江楼的吧。”

    “是的,是的。”蜀江楼伙计回道。

    王亮一招手,张永生把小郭和两个伙计拉开,叫他们回去了。

    戴笠吃了几口,向黑暗处一招手,马上跑过来一个黑衣人。

    “去拿瓶酒。”戴笠道,黑衣人一点头马上回头去拿了。

    酒很快就上来了,没有牌子,但一打开,酒香扑鼻。“来点~”戴笠道。

    陈飞摇摇头道:“不了,喝了酒,这么好的菜就吃不下了。”

    戴笠自己倒了一杯,陈飞吃了一块泉水鸡道:“麻辣鲜香,这鸡够味。”

    两人也不说正事,你一口他一筷,地大吃大喝着,十分钟后,戴笠放下筷子道:“吃饱了,老弟,我只想知道病菌来源,还有多少。”

    陈飞想了想道:“病菌是缴获的,两个葫芦,具体多少我不清楚,至于留没留下,我现在还不清楚,明后天告诉你。”

    “老弟啊,你比哥哥厉害,这么大的行动也不跟我通个气,我都不知道怎么跟委座说这事。”戴笠道。

    “我又不认为这是大事,我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陈飞道。

    戴笠点点头,沉默了一下。

    陈飞喝了一口茶,缓解一下口腔中的麻辣。

    戴笠突然起身道:“吃饱了,喝足了,走了。不过这事我估计还得找你。”

    “别找我,找老馒头去。”陈飞道。

    “行!”戴笠说完就走了。

    陈飞心想,妈的,张宁干活没干好,没让鬼子盯上,反倒让戴笠盯上了,这下麻烦了,这事得跟老馒头好好想想对策。

    “王亮,你们再去叫些菜,一起再吃点。”陈飞道。

    “好的,张永生买了老板一锅鸡杂,马上出来了。”王亮道。

    一顿饭,吃了足足一个多小时,王亮扔向两块大洋,乐得老板一个劲地道:“谢谢,谢谢。”

    重庆的夜晚,只能说比较昏暗,不像上海,南京霓虹灯闪烁,几条主要道路还灯火通明,不过再昏暗,热闹倒还是热闹。原来白天怕鬼子轰炸,因而各种商铺都纷纷在夜晚开门迎客。

    “这晚上反而比白天热闹啊。”张永生道。

    “是的,鬼子再怎么炸,老百姓总有办法生存的。”陈飞道,众人都点头称是。

    陈飞等人逛了一下市中心,就回何府了。

    等陈飞上床和周公相会时,何文娟才回来,她也不好意思叫醒陈飞只能苦笑一下,也睡了。

    第二天一早,陈飞正和何文娟一起吃早餐,王亮过来道:“师长,参谋长电话。”

    陈飞起身来到大厅拿起电话。

    “参谋长吗?”陈飞道。

    “师长,刚才军统送来一批武器,还有一家叫南山翰林商贸公司送来十辆杂粮,听老张头说,这批杂粮不错,没有掺和沙石什么的。”何参谋长道。

    “哦,知道了,这小子现在倒头脑活络了。”陈飞笑道。

    陈飞挂了电话,心想,一大早都是好消息。刚回到餐桌,何文娟看着一脸高兴的陈飞道:“心情不错嘛!”

    “是啊,一大早收到了不少物资。”陈飞道。

    “那我给你讲个你想哭的。”何文娟笑着对陈飞道。

    “想哭的?怎么了?”陈飞一愣道。

    “昨晚,我在军委会的通报上看到了派往独立师的副师长和政治委员名单了。”何文娟道。

    “啊,怎么会这样,谁当这个副师长?”陈飞道。

    “朱国文,听说是百里先生的高足”何文娟道。

    “是吗?蒋百里将军可是我的偶像啊,可惜将军早逝,哎,万语千言,只是告诉大家一句话,中国是有办法的,这句话我是一直记在心头。”陈飞动情地道。

    何文娟见丈夫动容马上道:“听说这位朱国文也不错,抗战爆发一直在美国协助夫人在上层游说,希望得到美国人的支持。”

    “那他回来干嘛,在美国不是很好啊。”陈飞道。

    “这个朱国文一直跟夫人说要回国参战,这不,刚回来,夫人说见过陈飞打仗这铁血英雄的称号名不虚传,所以这朱国文说一定要去独立师,这回是夫人点头同意的。”何文娟道。

    “夫人介绍,那我倒无话可说了,希望他不要让我失望。”陈飞道。

    “你好像很勉强嘛。”文娟道。

    “没上过战场的副师长,只能这么说。”陈飞道。

    “那总比这派哪个系的好。”文娟道。

    “那是肯定的,军人嘛,哪有这么多小九九。”陈飞道。

    “对了,那个什么政治部主任,怎么回事?”陈飞又道。

    “军统派的。”文娟道。

    陈飞一愣道:“戴笠真厉害,能不能不要?“

    “你想跟戴笠翻脸?”文娟道。

    “妈的,不要就翻脸了,我可刚帮了他。”陈飞道。

    “你干了什么,能让戴笠这么不放心你?”何文娟道。

    “宜昌鬼子发生瘟疫的事是是我干的。”陈飞道。

    “什么?你哪来的病菌?”何文娟不解道。

    陈飞把怎么得到病菌和老馒头安排张宁行动的事详细跟何文娟讲了一遍。

    “你啊,这么大的行动,你怎么能单干,这后续影响多大,你知道吗?”何家道。

    “没想这么多。”陈飞边咬着油条道。

    “大意了,如果戴笠盯上了老馒头,那还要麻烦,你这么大的情报网,能让委座对你产生怀疑。”何文娟严肃地道。

    “谁说不是。”陈飞懊恼道。

    “你也别担心了,事情既然发生了,好好补救吧,别把事情想得太复杂了。”何文娟道。

    陈飞点点头。

    “我先上班去了,晚上能早点回家,等我回来。”何文娟道。

    “好的,今天我不出去了,等你回来。”陈飞笑道。

    何文娟点点头,微笑地起身就出门了,而陈飞想着刚才文娟的话,咬牙暗骂道,王八蛋,关系再好,也是狼。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