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227章 扎营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27章 扎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由于全歼了庙村的鬼子和巴土村的鬼子伞兵,让鬼子大本营感到要过长江不是容易的事。一时间鬼子开始偃旗息鼓,近期内不准备进攻了,而鬼子不准备再战的消息通过各种渠道瞬间传到了重庆。

    这个好消息让委员长大为高兴,稳定局势,才有希望得到外援,才有希望反攻,苏联人也好,美国人也罢,都看重实力,只要能顶住鬼子进攻,就能在国际上说话,否则,屁都没有,所以委员长对陈飞的战果非常满意。

    考虑道陈飞连年征战,成绩突出,委员长决定调独立师到重庆,让其休整待命。

    而这时的巴土村是热闹非凡了,朱三带这大批银元到来了,这让土家族村民都感觉这支国军真心不错,虽然死了这么多人,担钱谁不喜欢,一个大洋至少能买二十只鸡,这还是现在的价,要换作早二年能换八十只,很多村民都只见过大洋,没有拥有过,这可是正儿八经的“孙小头”{比袁大头略小,有孙中山像}

    让陈飞等人没想到的事大洋一发,当地村民都踊跃报名来参军了,这倒让各个团长所料不及,只能说村民们相信独立师了。

    “报告!”陈飞跑进指挥部。

    陈飞点点头。

    “师长,军委会电,命我师移防,重庆林园旁的合心村驻防。”陈飞道。

    陈飞一听,心想,这回是当御林军了。

    陈飞又点点头道:“知道了。”陈芳马上就出去了。

    陈飞想了想对旁边正在整理沙盘的王亮道:“王亮,通知部队明天开拨到重庆,告诉各部队进入重庆要衣冠整齐,纪律严明。”

    “是,师长,要不要也通知一下老馒头长官?”王亮道。

    “对,一起通知吧。”陈飞道,

    “是!”王亮马上就出去了。

    陈飞心想,这回倒可以太平一段时间了,希望能趁这个机会好好休整等将来重新再战。

    而这时的军营可炸窝了,听说独立师要开进重庆当御林军了,那个高兴,各个主官都偷偷串门,都说到了重庆上餐馆逛窑子,好好乐乐。

    第二天部队开拨,那可真是人山人海,十里八村的当地村民都纷纷出来相送,这个场景让陈飞很是难忘,这种场面,陈飞在淞沪会战开战前也看到过,但不同的是这里的村民更加朴实真诚,而不像大上海,虽然慰问的人也不少,但都是看热闹的更多。

    “师长,真把重炮团留在这里了?”何文斌过来道。

    “没办法,军委会是看准了这几门重炮的威力了,有这几门重炮在,鬼子如果从这附近过江也得掂量掂量。”陈飞道。

    “对了,告诉黄水土在这里驻扎还得多加小心,一看不对就说没弹药了,赶紧撤人,别他妈倒时想走还走不了。”陈飞又道。

    何文斌点点头道:“他们留在这里再怎么说也算是我们独立师的部队,到时候其他部队要用他也不会乱来的。”

    “哎,世事难料,多联系吧。”陈飞无奈地道。

    “是!”何文斌回道。

    这时三毛跑过来大喊道:“师长,独立团已经走了,我们什么时候开拨?”

    陈飞看了看这依依不舍的场面道:“十五分钟后出发!”

    “是!”三毛回道马上去通知各团了。

    “师长!”朱三过来道。

    “老朱,有事?”陈飞道。

    “这回太危险了,我是真怕咱独立师被鬼子······”朱三道。

    陈飞拍了拍朱三肩膀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小鬼子针对我也不是一天二天了,对了,这回部队可能会休整一段时间,但你们情报部门可不能无所事事,该动动的行动,该扩张的扩张,明白吗?”

    “明白,明白,我会多向老馒头长官学习的,放心吧。”朱三道。

    “不光要向他学习,也要向军统,中统,还有敌人学习。”陈飞道。

    朱三想了想道:“是这么个道理,我知道了。”

    陈飞笑了笑又拍了拍朱三的肩膀“对了,老馒头拿了两个葫芦的病毒现在怎么样了?”陈飞道。

    “老馒头长官这几天也正为这事心烦,听说张宁这几天失联了。”朱三道。

    陈飞一愣,不过马上道:“张宁不简单,下毒不是暗杀单一目标,放心吧,不出几日就会有消息了。”

    “嗯!”朱三马上道。

    “出发!”陈飞大喊一声道。

    独立师浩浩荡荡向重庆进发了。

    部队顺利进入合心村,只见村边一片临时搭建的军营,估计是军委会命令当地保安团突击建造的。

    陈飞一进入马上命令部队严禁外出。先休息一天,然后开始重新整合各团,训练新兵,说是休整,其实一点也不轻松。

    何文娟听说陈飞到重庆了,那个高兴啊,终于可以不用夫妻分离了,这回她下决心说什么也要怀上陈飞的种。

    可是让她没想到的事独立师竟然要先隔离几天,听陈飞意思,防止有人瘟疫没有痊愈。

    其实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主要还是陈飞不想这么多士兵到重庆乱逛,新兵连军装都没有,总不能说独立师出来像难民一样。

    独立师在酆都的人员物资二天后也到了,老馒头率领的情报处晚了一天才到,自此独立师全部驻扎合心村了。

    唐兵带人重新修建了一下军营,让兄弟们至少睡得舒服点。

    整整十天,独立师整合兵源,接收军委会的物资,训练新兵,陈飞看着差不多了,就召集各部队主官开会。

    唐兵在陈飞办公室边建了个会议室,众人进入坐下,一会儿功夫就腾云驾雾起来。

    电讯处长刘晓梅不停抱怨叫众人少抽点,孙军医夫唱妇随应声道:“就是,就是!”惹得众人哈哈大笑。

    “我讲一下!”陈飞道,陈飞一发话,下面马上安静了。

    “咱们这回是到重庆了,大家这几天也关的难受了,都想外出吧,明天开始可以轮流外出,不过我讲几点,第一:外出不能过夜,过夜要参谋长审批。第二:出去要衣装整齐,不能邋里邋遢,有损咱独立师形象。第三:不能酗酒闹事,骚扰百姓,如果发现军法处置,绝不留情。”陈飞严肃地道。

    “是!”众人都大声回道。

    “唐兵,这次新兵就不放外出了。三个月后再说,好好练练的这帮新兵。”陈飞又道。

    “是,师长,这回这些新兵不错,就怕来自一个地方的人太多,怕他们抱团。”唐兵道。

    “这不奇怪,初来乍到,大家好好待他们就行了,要抱团也是咱独立师整个抱团。”陈飞道。

    “是!”唐兵回道。

    “我就这么几句话,老馒头给各位长官发点军饷吧,让他们好好在重庆玩玩。”陈飞道。

    “对,对,对,这才是最重要的。”赵六连忙道。

    众人都哈哈大笑。

    “我也讲几句。”老馒头道,他抽出烟点上一根。

    “重庆市大城市,现在又是陪都,咱们在这里驻防责任重大,大伙要经得起诱惑,别到时候让鬼子汉奸的特务耍的团团转,那就哭都找不到门了,师长会放过你,我们情报处肯定不会放过你。“老馒头狠狠地道。

    众人都一愣,想想是这么个理。

    陈飞笃笃笃敲了敲桌子道:“大家明白了吗?”

    “明白了!”众人大声回道。

    “散会!”陈飞大声道。简短的会,不过让众人都感到很高兴,有军饷,有休假,这可是大家来重庆后最幸福的一天,众人纷纷离坐回营地。

    “何参谋长等等!”陈飞对何文斌道。

    “师长!”何文斌又坐下道。

    “咱们两个必须有一个在军营,你回家我就在军营,明白吗?”陈飞道。

    “是,师长,你先回家吧,小妹这几天打了我好几个电话了。”何文斌道。

    “行,我先回去休假三天,我不在,多和唐兵商量,这几天军政部的补充兵源也快到了。”陈飞道。

    “是!我明白了。”何文斌道。

    陈飞点点头道:“那行,这晚上就先回家了。”

    “是!”何文斌起身敬礼就走了。

    傍晚陈飞带着王亮,张永生,李氏兄弟就回家了。

    陈飞刚到何府,老馒头的电话就来了。

    “师长,张宁他们联系上了,行动成功了,张宁等人正在返回,已经过江了。”老馒头道。

    “好!”陈飞回道就提了电话,陈飞心里想让鬼子也尝尝自己病毒的厉害。

    “陈飞,快过来吃饭了。”何文娟对正在发呆的陈飞道。

    “好,好!”陈飞笑着回道。

    餐桌上,何父和何大哥都问了陈飞关于前线的战事,毕竟已经有鬼子过江来战了,不过陈飞让大家放心,小鬼子打不过长江的。

    “陈飞啊,以前不是说鬼子打不到南京的,还不是一下子就打来了,这回鬼子真打不到重庆?”何大哥担心地道。

    如果不是陈飞坚持,何家早就搬到国外去了。

    “放心吧,大哥,我怎么会跟你开这种玩笑呢,重庆是山城,许多地方一挺机枪就能封锁一条道路,鬼子又不是真的是鬼,还会飞不成?”陈飞笑道。

    “那就好,那就好。”何大哥道。

    “对了,陈飞,现在你部队到了重庆,有什么需要更我说,我来想办法。”何大哥又道。

    “好的,好的,大哥这回部队到重庆少不得麻烦你。”陈飞笑道。

    “一家人,不说二家话,再说陈飞可是抗日的,当时候可要尽心尽力啊。”何父道。

    “知道了,父亲。”何大哥回道。

    “来,来,来,陈飞吃,吃,对了,文斌什么时候能回家啊。”何母道。

    “哦,我回去了,他就来了,部队不能没有一个值班的主官。”陈飞道。

    “哦,好,好,好。”何母高兴地道,一场家宴,温馨而愉快。用过餐,何文娟早早把陈飞拉回卧室缠绵去了。

    清晨一缕阳光照进来,陈飞睁开眼,睡在旁边的何文娟早早就上班去了,陈飞想到昨晚的疯狂,微笑了一下,没想到文娟也这么放的开。

    “笃笃笃~”一阵敲门声传来。

    “师长,戴老板来了。”王亮在门外道。

    “哦,知道了,叫他等一下,我马上就来。”陈飞边说边马上就起床了。

    不会儿,陈飞来到客厅:“老哥,这一大早就来找我,有什么要紧的事?”陈飞笑着道。

    “还早,都快9点了,老弟可真是好福气,哈哈哈······”戴笠笑道。

    这时,何府佣人端上了茶水。

    戴笠喝了一口茶道:“首先恭喜老弟来到重庆,至少近期内部队不会有动作,可以好好休整练兵了。”

    陈飞一愣道:“老哥你总不会特意过来说这样一句无聊的话吧?”

    “老弟,这不无聊啊,哈哈,有多少人想来还不敢来呢。”戴笠笑道。

    “行了,行了,少打哈哈,说吧,什么事,我还没吃早饭呢。”陈飞道。

    戴笠想了想,脸上马上严肃起来,陈飞心想,正题来了。

    “是这样的,整个四川有不少袍哥道会,委座的意思不能为我所用的,全部清除,这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事,说小不小,说大不大,只是难度不小啊。”戴笠道。

    “你想让我给你干这事?”陈飞问道。

    “老弟,能干最好,那肯定是雷霆扫穴摧枯拉朽啊!”戴笠道。

    陈飞一愣,笑笑道:“高,你他妈说的真好。”说完竖起大拇指。

    戴笠马上尴尬地道:“老弟,这种事也只能你我联手干啊,不然委座的命令肯定得不到执行的。”

    陈飞想了想道:“有什么好处?”

    “啊,老弟,所有缴获都归老弟。”戴笠马上道。

    陈飞想,他妈的回答这么快肯定深思熟虑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