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 第225章 壮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25章 壮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十八军两个师在浅龙湾没有像陈飞想得的那样打得很轻松,反而由于地形狭窄,不利于部队展开,一直被鬼子压着打,想炸桥难度重重。主要问题还是鬼子各种炮火,十八军两个师没有办法靠上鬼子建的木桥,而要求重炮支援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了,一点动静都没有,十八军军长彭善将军对陈飞很有好感,大家都是杀鬼子而出名的抗日将领,但是现在陈飞的重炮团一直没有动静让彭善将军郁闷不已,他也不好打陈飞的小报告去军委会告状。

    巴土村何文斌指挥部。

    “怎么样?鬼子退了吗?”何文斌对路子恒道。

    “退是退了,但不知在哪里等着,要不我们豁出去算了。”路子恒有点心烦气躁地道。他是被鬼子这种打法弄得焦头烂额了。

    何文斌看了看手表,离陈飞收到协助十八军的命令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了。

    “黄团长能不能打几发支援一下十八军,然后快速转移。”何参谋长道。

    “打几发可以但是转移到什么地方,我们原来准备的阵地估计现在被小鬼子炸的一塌糊涂了。”黄团长看了看何文斌道。

    “这样吧,不行把大炮拉到村里去。”旁边的巴土村头领道。

    何文斌想了想道:“进村可以,但村里道路太小了,到时候进不去,而滞留村口,那就麻烦了······”

    头领马上道:“放心,我把村口几户人家拆了,也要让大炮进村。”

    三人都一愣,相互看了看点点头。

    “这样,头领,你马上去通知村里,说是大炮要进村,叫村民准备一下,防止鬼子突然进攻村口,把年轻力壮的小伙都在村口布防。”何文斌道。

    “好的,我马上去。”头领说完就连忙回村了。

    “谁带钱了?”何文斌道。

    “我们团有,怎么了?”路子恒道。

    “待会儿,给头领,让他给那些受损的人家。”何文斌道。

    “是!”路子恒回道。

    “黄团长马上和十八军联系十二分钟后二个基数炮击。打完马上向村里转移,路团长注意警戒。”何文斌道。

    “我马上去和十八军联系,何参谋长我把弹药留下二个基数,其余的和油料车一起先转移了。”黄团长道。

    “行,叫你的警卫营一起,炮击后六团协助你们转移。”何文斌道。

    “是,是!”两人同时回道。

    “还有什么要补充的?”何文斌道。

    “没有了。”两人同时回道。

    何文斌点点头道:“开始行动吧!”

    “是!”两人回道马上开始准备去了。

    何文斌之所以这么小心谨慎,因为他被鬼子这支伞兵打怕了,他向陈飞发报,鬼子损失三百多人,可六团已经牺牲七百多名战士了,还不包括近两百名附近村的村民,这些村民一点也不比六团战士差,机灵勇敢,更可贵的是,不怕死,如果没有这些村民,怕是鬼子早就冲进六团阵地,现在怕是重炮也被鬼子发现摧毁了。

    让何文兵印象深刻的是鬼子三五成群,各自进攻,毫不畏惧,其中一个小组五个人竟然冲进六团阵地,要不是六团三营二连拼命抵抗,最后以牺牲38人的代价把鬼子五人小组赶出了阵地,仅仅是赶出阵地。

    但现在重炮发射了位置就很快能被鬼子发现了,也是双方见分晓的时候了,何文斌怕重炮不动会被鬼子干掉,又怕转移途中,被鬼子阻击,心里非常矛盾。

    不过现在命令下达了,也不好再改,只能硬着头皮干了。

    “轰轰轰~”巨大的炮击声,在巴土村附近传了开来,由于是夜间,150毫米重炮发射出一道道火舌,但在半空中时隐时现,再配上巨大的撕裂声。让人生畏,重炮一响,鬼子的进攻就来了,四面八方到处是枪炮声。

    何文斌也奇怪,这么一支一千人的孤军,打这么长时间,听枪声弹药还他妈这么充足。

    其实这股鬼子也是强弩之末了,弹药,人员损失都不少,但他们的任务是摧毁重炮,要不是被村民发现早就偷袭成功了,现在这样的鏖战不少使他们所想的,再说伞兵属于奇兵,战斗到现在哪还有奇兵这一说,只能战斗到底了。

    鬼子大本营早就算到有敌阻击,但没有算到当地村民也这么厉害,无惧生死,拿着鸟枪长刀跟鬼子精锐拼杀。

    这里属于土家族,村民多以打猎捕鱼为生,对这个附近的一草一木了如指掌,夜间进攻本是鬼子强项,但当地村民一加入,就变得旗鼓相当了,鬼子的穿插渗透一点用都没有,往往一抵抗就掉进当地人设的陷阱了。

    一时间,六团阵地前枪声爆炸声异常激烈,一团团爆炸引起的火光在阵地闪耀。

    何文斌看着前方战壕,心想,这大概是鬼子最后一击了。

    庙村后方陈飞指挥部。

    “师长!”陈芳风风火火地跑进陈飞指挥部道。

    “轻点,夫人刚睡着。”陈飞道。

    “哦,师长,重炮刚才支援了十八军,彭善将军来电感谢,十八军已经炸毁鬼子的木桥,不过鬼子正在加紧重新建造。”陈芳道。

    陈飞点点头道:“知道了,198师和200师现在到哪里了,知道吗?”

    “不清楚,暂时联系不上,应该是在急行军。”陈芳道。

    陈飞点点头,陈芳见师长没有吩咐就出去了。

    而陈飞看着桌上的阵地防御圈,虽然有好消息,但他不敢一刻放松,毕竟还有鬼子逃了,说不定想着怎么杀回来。

    当时陈飞想得出神,刘晓梅亲自跑过来道:“师长,老馒头长官到酆都了,他来电说三合镇疫情控制了,侦察营和孙军医他们都撤回到酆都了。”

    “好,老馒头回来就好,回电,部队在庙村一带与日寇血战,兵力损失严重,再次开始招收兵源吧。”陈飞道。

    “是!”刘晓梅回道马上去回电了。

    陈飞苦笑了一下,又要招兵买马,真是打一仗招一次,有多少年轻人跟着他血染沙场,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

    “师长!”三毛偷偷进来轻声道。

    “有事?“陈飞白了三毛一眼道。

    “哦,附近发现鬼子残余部队,估计一千多人,怎么办?”三毛道。

    “他们有什么动作?”陈飞道。

    “没有,就在前面不远处盯着,师长,要不要干他一下,也就一千多人。”三毛道。

    “算了,等天亮吧。咱们也经不起折腾了,估计增援的两个师天亮就到了,让他们去解决吧。”陈飞道。

    “是!”三毛回道。

    “妈了个巴子,鬼子倒也硬气,怎么短时间又重新聚拢了,虽然也死了不少,但好像一点也不怕一样。”王亮咬牙道。

    “鬼子确实比我们强,这不是强一点点,而是太多了,等今后鬼子赶出去了,咱们一定要奋起直追,不然永无出头之日啊。”陈飞轻声道。

    王亮和三毛两人都点点头,表示师长说得对。

    陈飞看了看手表,快四点了,离天亮不远了,夏天的太阳总是最勤劳而清晨总是一天中最舒服的时候。

    而对独立师而言,这一晚过得太紧了,而现在确实最疲劳的时候。

    “三毛通知下去,都提高警惕,防止鬼子偷袭,重机枪值班,每二十分钟打上一梭子。”陈飞道。

    “是!”三毛回道,马上去通知各团勒戒。

    西瓜的侦察营不在,三毛的警卫营倒成了侦察部队,三毛机灵勇敢,比野牛强多了,让陈飞很放心。

    而在巴土村这时打得更加热火朝天。

    黄水土冲进何文斌指挥部大喊道:“参谋长,炮击完成,可是四面都是鬼子怎么行动啊?”

    何文斌这时也感到很无奈,没有想到鬼子这么厉害,炮声一起,竟然把炮团出路封得死死的,看来先前准备打了转移的想法现在有点难了。

    “妈的,一个团都不能击溃鬼子几百人,真是窝囊了。”何文斌咬牙骂道。

    “黄团长,这天快亮了,干不过鬼子命令部队坚守阵地,重炮不动先伪装起来,我就不信了······”何文斌有点抓狂了。

    “是!”黄水土大喊回道,自从来到独立师都是跟着何参谋长行动的,他一向信任何文斌,正当何文斌有点应付不来时,外面传来此起彼伏的怪叫声。何文斌和黄水土都一愣,两人跑出指挥部一看,借着天际余光,只见漫山遍野都是拿着明晃晃的各种大刀长矛的当地土家族百姓。

    “长官,长官~”巴土村头领这时跑进来大喊道。

    “哦,领头这是······”何文斌不解道。

    “这些尸巴的板命(土家族骂人的话),我把九乡十八寨的族人都叫来了,跟这些鬼子拼命了。”头领大骂道。

    “啊,是吗?通讯员去告诉路团长,不能放跑一个鬼子。”何文斌这下高兴地道。

    “是!”通讯员大喊一声马上通报了。

    “谢谢,谢谢头领了!”何文斌抓着头领的手高兴地道。

    “这些尸巴杀了我们一百多个族人,这笔血债是要还的。”头领道。

    鬼子伞兵这时迅速收缩,在六团阵地前300米外,一个废弃的河道,形成一个环形防御阵地。路子恒这时也高兴,这么多的援兵让他有些激动马上大喊道:“进攻!进攻!”

    六团和土家族百姓一起向鬼子冲锋了。等何文斌兴冲冲赶到一看,不由后悔,只见鬼子阵地前密密麻麻的都是尸体,有百姓的,六团的。

    “停止进攻,停止进攻!”何文斌大喊。

    六团战士一听马上就地趴下了,而百姓们还是拿着大刀长矛不停冲进鬼子火力网。

    “妈的,路子恒快,迫击炮,掷弹筒都上,说什么也要杀进鬼子阵地。”何文斌大喊道。

    “是!”旅长回道。

    六团八门迫击炮,13具掷弹筒顿时全力开火了。

    战斗是残酷的,当六团和土家族人冲进鬼子战壕,又开始血腥地拼杀。

    这时天际出现了一道红光,太阳出来了。

    庙村,陈飞指挥部。

    陈飞看了看手表,快六点钟了,他走出指挥部伸了伸腰。

    “王亮有烟吗?”陈飞道。

    王亮马上掏出烟递给陈飞,并马上掏出火柴给陈飞点上道:“师长,要不你也去休息一下。”

    陈飞吸了一口烟摇摇头道:“我不困,也不知道援兵到哪里了?”

    陈飞的话刚落,旁边通讯处刘晓梅也出来,伸伸懒腰。

    “刘晓梅有军委会电报吗?”陈飞道。

    “没有,师长。”刘晓梅道。

    陈飞点点头道:“大家都辛苦了,叫老张头做点吃的上来。”

    “师长!”这时陈芳拿着一张电报单出来道。

    “什么情况?”陈飞道。

    “十八军电,鬼子又在修桥。他们根本阻挡不了,问我们有什么对策。”陈芳道。

    “这,这,怎么来问我,叫他们问军委会去啊~问我们有个屁用,我们都自身难保了。”陈飞苦笑了一下道。

    “那师长,我们怎么回电啊?”陈芳道。

    “叫彭将军把实情上报军委会吧。”陈飞道。

    “是!”陈芳回道,马上去回电了。

    “晓梅,你去问问重炮团,现在什么情况了。”陈飞道。

    “是!”刘晓梅回道马上也去发报了。

    “师长!”这时唐兵走了过来道。

    “嗯!”陈飞点点头道。

    “前面这股残敌,一直虎视眈眈,我真是······”唐兵咬牙道。

    陈飞看了看唐兵道:“你不是看对方不爽,而是没有彻底消灭这些鬼子,心有不甘啊!”

    唐兵抓了抓头皮道:“妈的,是不甘。”

    陈飞拍了拍肩膀道:“鬼子是杀不完的,何况这些鬼子就是困兽,迟早会被消灭。”

    “那不是被我们独立师消灭的,我们牺牲了这么多兄弟。”唐兵咬牙道。

    陈飞一愣,说实话,唐兵,三毛都来问过,他不是不想消灭这股鬼子,但鬼子哪有这么好杀的,杀敌一千自伤八百这个道理,他是有体会的,何况现在重炮团情况不明,如果再把兄弟们拉上去,到时候可真是要战光了。

    正当陈飞想拒绝唐兵时,刘晓梅过来道:“师长,好消息,何参谋长来电,全歼鬼子伞兵大队,重炮团随时可以支援。”

    “什么?全歼?何文斌倒长本事了。唐兵,叫炮兵侦察兵马上侦察一下,晓梅通知重炮团三十分钟后炮击。”陈飞马上道。

    “是,是。”唐兵和刘晓梅同时回道。

    “王亮,通知各团,准备围歼正面残敌。”陈飞对王亮道。

    “是!”王亮回道也马上去通知了。

    陈飞心想,夜晚巴土村还一直说激战中,怎么天一亮,就全歼了,这次出来阻敌,何文斌包括六团,重炮团表现一直不佳,但这回算是立功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